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周国平]
东方安澜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周国平

           说说周国平

   今早刷屏,看到朋友圈李天天在狂刷周国平,我平生最恨灌输心灵鸦片的人,就不得不说上两句。

   周国平是什么,周国平是抄写《毛延讲》的人。《毛延讲》是什么,我就不给大家普及了啊,哈。一个抄写《毛延讲》的人,你认为他有多少知识分子的独立风骨!况且,王安忆没抄,事实证明也没影响饭碗。一个向当下体制献媚的人,你作为有独立操守的民间人士,又何必推崇献媚者。人家在体制香饽饽,又向民间灌输心灵鸦片,两面赚好,两手得益,这是变相维稳,“哦,上帝啊,给我,给我一双慧眼吧”。

   周国平的流毒,比于丹更甚。于丹的流毒,大凡怀有民间立场的志士,一眼就能看清;但周国平不然,周国平的心灵鸦片,享有很高的受众,他的哲学体段子,很多多是煽情和滥情,一些是是是而非,很能滋润一些心灵枯竭的受众,说他是哲学界的琼瑶,实在恰如其分。

   近年来,接触到很多推崇周国平的人,他们大多有钱有闲有生活的群体,这个群体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漠视民生,对民间的苦难视而不见,甚至,连提及都懒得提及。更可气的是,把民间的苦难当笑料。他们只会过好自己,就是有余力,也不会顾及你我这些低端人口。可以明确地说,周国平,代表的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我只要提一个人,张鸣,两相比较,你就知道为什么利己主义者前面,还要加两个字,“精致”,究其本质,周国平和钱钟书杨绛是一类人。尽管我也姓钱,也曾经为同是钱姓的钟书先生自豪过。但是,当我醒悟过来,我就认为,我们这类和体制从不沾边的民间屌丝,就大可不必为这群精致的市侩者提鞋子了,因为,他们不配!

   为什么周国平能声名显赫,还不是得益于体制这个平台。周国平的东西,都是内向性的,和于丹一个德行,把一部分民间的苦难和怨恨,于无声处消弭于无形,周国平的层次更高而已。这是周国平对这个体制的回报,尽管我承认,这是也许是无意识的。但老人家说过,“如果你们不听话,就不给你们饭吃”,试想,如果周国平对这个体制不顺从,体制如果不待见周国平,完全可以封杀他,而我们现在看到,周国平也没有像张鸣那样,因为被禁言而移步网络。

   在当下的人文生态下,一个在体制内存活的人,一个漠视民间疾苦的人,一个谄媚体制抄写《毛延讲》的人,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公公。周国平,就是周公公,丝毫不值得推崇和尊敬。

                            2017年8月23日

(2017/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