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郑恩宠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这是我于2017年5月28日,在博讯博客发表的文章。今天是周日,上午九点到了上海市中心的一个教堂,参加10时开始的第二场主日礼拜。见到了熟悉、不熟悉或第一次遇见的弟兄姐妹,其中也有曾经被政府强迁的弟兄姐妹,应他们的要求现将《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重新发表。
   
    我先量了血压,结果是80-120,教堂的医生说非常健康。有个姐妹说,她找了我好长时间,她参加了8时-9时第一场礼拜,回家得要一小时三十分许,要为家人准备午饭。她说在教堂正门已经等了我一会,但是我九点是在教堂边门进入。她特意送几块甘蔗糖做的巧克力给我,代她在美国就读的孩子来看望我。我说,为了几块巧克力,来回花三小时的路程值得吗?

   
    此时,有人告诉我沈佩兰明天出狱,我相信沈是基督徒,她应首先到教堂敬拜上帝,与弟兄姐妹在一起,首先去探望她的辩护律师杨绍刚,杨律师也是基督徒;而不是继续与已那些已经被社会边缘化、有奶就是娘、乌合之众的访民混在一起。
   
   
    今天教会牧师证道的题目是《生命的影响力》,教堂散场后,有弟兄姐妹问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的案例?
   
    我说,在1985年春任实习律师时,受理了上海华东纺织工学院的拆迁案件,直到1987年6月才结案。当时我在上海街道工厂工作,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业余实习,同厂电工高小弟的家就住在华东纺织工学院的附近,私房业主是他的父亲,他华东纺织工学院职工食堂的工人。
   
    当时上海第一个开发区-虹桥商务开发区正在起步建设。开发区通往市区的路,要从华纺工学院的校区穿过,再接长宁区的道路通往人民广场,华纺工学院和虹桥开发区都位于长宁区。作为补偿,长宁区将华纺工学院附近地块划给该学院,地块上有许多居民,由大学组织工作组负责居民的拆迁安置。
   
    当时,华东纺织工学院不归上海管,归纺织工业部管,他们称后台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郝建秀。郝建秀原先是只有小学文化的全国劳动模范,由周恩来等保送到该学院学习。文革后,邓小平要实现干部队伍的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
   
    郝建秀先后任纺织工业部部长、全国妇女联合会领导。胡耀邦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有个口头语“启用石秀”,胡耀邦要重用中共中央书记处的三个年轻干部,胡启立、乔石和郝建秀。
   
    华东纺织工学院的干部就用中共中央书记处的郝建秀来吓唬我,我这个实习律师所遇到的压力确属空前。当时的长宁区政府和法院自然要站在华纺工学院一边。当时,我在上海长宁区天山内衣厂工作,家也住在长宁区。根本没有多少人能理解自己所承受的压力,但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我就没顾得那么多了。
   
    1985年,芮杏文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任上海市长。
   
    我的转机是在1987年的4月,当时的中共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被赵紫阳调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书记,我的姨夫曾在芮杏文任国务院城乡建设环镜保部部长时,任该部的外事局局长。芮部长接待外国代表团或出国访问,都是我姨夫当翻译。
   
    我的姨夫比我大八岁,从小就是我家的邻居,他的父亲与我母亲同在上海达丰一长工作,姨夫的父亲是该厂烧锅炉的工人,我母亲是纺织工人。姨夫于1964年在北京外交学院毕业,中共预备党员,立即分到外交部新闻司工作。
   
    芮杏文到上海任职后,姨夫给我家几张他与芮的彩色合影照,于是我将合影照放在皮夹中,每天放在口袋中,必要时还真派上用场。
   
    也就在1987年的4月,江泽民在上海市政府福州路礼堂,接见进驻上海冶金工业局所属十大钢铁厂的工作组组长,我先后任进驻上海第一和第十钢铁厂工作组的组长。江泽民与我们一一握手、合影后,江泽民向全体到会人员发表讲话,江离我只有五公尺。有关这一节,我已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过三千五百字的文章。
   
    我所在的工作组,由上海市工商局和长宁区工商局的干部、上海工交财贸经济法法律顾问培训中心三个毕业学员、复旦大学法学院毕业前实习的两个女学生,带队的是复旦大学法学院一位女教授组成。上海工交财贸培训中心主任是上海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颜茨青,柴俊勇与我同是该中心第五期学员,柴参加哪个工作组我现记不清了,柴毕业后任中共上海市委政法委副秘书长。
   
    上海工交财贸经济法律顾问培训中心和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律研究所办的上海律师培训学院,是当时上海培养律师的两个黄埔军校。陈良宇是培训中心第三期函授班的学员,我的良师益友杨绍刚律师是第二期的学员。学员起点是国家承认的大专毕业以上学历,之前我参加了司法部律师函授学院学习,还参加了上海法学会主办的振兴比较法学院的学习,该学院有一半课程是全英语的课程,是由美国华裔法学博士生到上海来实习,业余给我们上课,他们的华语只会百分之五。
   
    我的学杂费每学期300元以上,已经超了我们夫妻的全部收入,1985年底,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我们1984年结婚,在10年后的1994年才买了家具,之前的衣物都放纸板箱中,书本放在床底下。我们的生活费、学费无人资助,全靠朋友借的,房子也是借的。对中国律师的成长历程,大多数国人对此是误解大于理解。婚后的十年理应是人生最幸福和最重要的十年,我们全献给了中国的法治事业了。待中国法治春天到来时,我们无怨无悔,我们为这条路铺过石,种过草。
   
   
    华东纺织工学院的拆迁案,我受理所涉及本校的三户居民家,按照市政府115号文件安置和本校职工福利分房的双份待遇结案;其他居民分别由他们自己请律师与区政府动迁组协商,若达不成协议,由长宁区法院调解或判决。请律师和不请律师的结局并不一样。
   
    上海市民为不服政府强迁到北京上访,发生在1994年后,以40岁左右的居民为主。每个上海访民第一次到北京上访,基本是在40岁左右。一些老上访当时均比我小10-20岁,文革前都未完整读完小学、中学。
   
    当我在1985年任实习律师,受理第一个拆迁案时,上海那些后来被称呼为所谓的老上访,还不知在哪儿?那年我35岁,那些比我小20岁的老上访,当年还是15岁左右的少男、少女。当时比我小10岁的人,还是25岁的姑娘和小伙,未成家的人,哪知柴米贵?没生过小孩的人,哪知道父母恩?
   
    1985年,那年我才35岁,沈佩兰是在2003年遇到马桥乡的征地、拆迁,当时沈佩兰已经是51岁了。至今上海一些所谓的老上访,还认为拆迁维权抗暴、上访是他们发起的,与律师们的奉献无关,事实证明律师已是推进法治中国进程中的中流砥柱。公民的权利从来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是一代代律师们为公民抗争和争取来的。百年的中国,一代代人的奋斗,换来的是从清末王朝-蒋家王朝-中国式的马列王朝。儒家文化教化每个人尽无边的义务,但是权力呢?
   
    这些所谓的老上访,至今不仅自己的问题未解决,这些年来,还将一批无知的访民带到了死胡同。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据5月24日《中国青年报》:
   
    近日,北京市出台了《关于推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实施方案》,提出要在该市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国有企业分类推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到今年年底,北京全市处以上党政机关普遍设立公职律师。
   
    什么是公职务律师?他们首先是律师,也是公务员,说白了是由执政党和政府养起来的律师,专职为执政党和政府服务的律师,他们也有干部级别,例如属国级、副国级、部级、副部级、局级、副局级到科员级别。他们的办公室、他们的交通、通讯、办案等经费全部由党和政府支出。
   
    对于一个现代法治政府,公职律师是“标准配置”。据统计,美国四分之一的律师在政府机关任监察律师、检察律师或公职律师。在香港约有450名公职律师活跃于律政司、法律援助署、破产管理署、注册总署等政府工作。
   
    公职务律师才是真正提供免费法律服务的律师。上海人口是香港人口的3.5倍,应有1500名公职律师,由他们为上海市民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
   
    但是,上海有些访民不仅不向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要免费的法律援助服务,而向没有政府和企业薪酬、福利的上海社会律师、尤其是维权律师要免费的法律服务,要上海律师自己拿养家糊口的钱为访民提供服务,这些维权律师还得冒着失去饭碗或坐牢的风险。这些访民还是正常的人吗?还是一个有基本道德和教养的公民吗?
   
    有些访民中的能人,希望律师丢饭碗或坐牢,他们就可做上海访民的领袖人物,这些人不是很可耻吗?
   
    上海访民为何不向习近平要免费律师,为自家提供服务?
   
    习近平主政五年来,全国访民的问题解决了吗?习近平还有五年主政,会向访民让半点步吗?中国维权律师为中国公民,包括访民在内提供了多少法律援助服务,他们为中国访民提供的公益性的服务还少吗?难道他们不是新时代的雷锋吗?
   
    今天指望中国领导人,中国各级政府的干部全部成为精通法律的“全才”和“专才”,显然不现实,也是乌托邦。每个海洋国家都有岛争律师,就是在国际上专门处理国与国之间岛屿争端的律师。中国有岛争律师吗?南海仲裁的成与败,有多少中国公民冷静思考过?
   
    在今天中国公民大量的民告官案件中,作为被告方的政府有多少公职律师出庭应诉?访民不是与一个法盲政府的代理人在打官司吗?今后中国真正实现法治的一天,民告官中政府的公职律师代表政府出庭了,难道公民不请律师就有胜诉的把握吗?到了实现法治那一天,中国公民更应请律师出庭,律师价格是市场化的,好的律师自然价格高,每个公民应量力而行,选择适合自己经济能力的律师。
   
    每个国家中的人权律师都是极少数,美国的人权律师占美国律师总数还不到百分之一。要求现中国30万律师人人成为人权律师,那才是中国访民们乌托邦的梦。中国有百分之三的律师属于不听话的律师,这9000律师是中国希望,难道一个觉醒的中国公民对这9000律师,不应像保护熊猫那样保护这些国宝吗?
   
    可以说,习近平心急如焚,让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党政机关,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向依法治国迈出高明的一步,发出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强烈信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