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郑恩宠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这次到上海书展收获不小,见到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张千帆的著作,一堆堆放在展台上,这或许是大气候中难得的小气候吧。本我以为他与贺卫方教授一样被禁言,张千帆教授在《律师与宪政》一文中的要点是:
   
    一、 任何国家都离不开律师,
    说白了任何人都离不开律师。


    二、 百年来中国有宪法无宪政,重要原因是缺乏律师参与。
    三、 世界各国,哪里有宪政,哪里就有律师。
   
    四、 没有律师,民法就得不到实施;没有律师,刑法就得不到实施,这是有法律无法治。 说白了,没有律师,行政诉讼法就得不到实施,民告官就成一纸空文。
    五、 中国律师已经为中国法治和人权进步做了许多事情。
    六、 公民权利不是天上掉下了的,而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七、 宪法诉讼是公民的一项重要权利,也是律师的权利。
   
    我认为,张教授讲的并不是很高深的理论,而是每个想维权公民应了解的ABC。每个人的理解能力有不同,有快慢,但是你参加了维权、上访三年后,若不掌握这些ABC,必然走向死胡同,走向失败。特别是在中国、上海、广州等大城市普通公民的权力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律师帮助公民抗争的结果。
   
    职业和半职业的访民就是寄希望共产党政府有一天给自家下馅饼,希望有一天美元雨、人民币雨能下到自家的头上。
   
    从中国司法考试改为全国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各类法律顾问均与律师、法官、检察官一样参加国考来看;从今年报考人员最小18岁,最大75岁来看,各类自称自己是公民法律顾问的人,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
   
    若对其他公民的维权有热心,应帮助他人找适合的律师取得帮助,这是你为中国法治作贡献,这也是积德的善事。若你帮助他人买衣服,根据他人的经济条件,可买一千元一件,也可买一百元五件。别人不想买衣服,你就不要帮倒忙,若他人属于救济对象,你就劝他到救济中心领取衣服。
   
    若他人要将钱花在喝酒、帮助家人、或旅游、炒股票、玩女人等方面,你就没有必要劝他买衣服了。若他人不去挣钱,做职业、半职业访民,你就不要劝他找律师了。
   
    有的人是难以改变自己的,自己不是律师,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还要他人跟着自己走,是将他人的利益作为与政府博弈的筹码,不惜将他人当作自己的炮灰,将他人的维权引向死胡同。
   
   
   
    张千帆:律师与宪政
    (博讯2017年06月27日发表)
   
    任何国家的宪政都离不开律师,中国当然也不例外。如果从1908年的《钦定宪法大纲》算起,那么到今年中国宪政恰好走过了一百个年头。这个百年对中国来说真是风风雨雨、磕磕碰碰,换了许多部宪法,但是宪政却仍不尽如人意。之所以一直有宪法而无宪政,重要原因就在于缺乏律师的充分参与。
   
    综观世界各国,哪里有宪政,哪里就有律师。典型如美国,那里的律师不仅可以手捧宪法吃饭,而且这碗饭吃得还很好,因为宪法诉讼对于法律人来说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在其它国家,宪法律师的地位或许没有那么崇高,但也大差不离,至少不会落得在法院大门外流浪的境地。
   
    当然,宪法律师的存在只是宪政的必要条件,而未必是充分条件;在有些国家,即便律师可以在法庭上拿宪法说事儿,宪政也可能出于种种原因而落实得不好。但是反过来,如果没有“宪法律师”这个职业(哪怕只是“兼职”的),那么这个国家的宪政就凶多吉少了。
   
    除非它有大不列颠那样深厚的民间宪政传统,律师参与的缺失简单意味着宪政的缺位。事实上,处于例外行列的无非也就是英国、荷兰几个屈指可数的国家,连以色列这个“不成文宪法”国家都有宪法诉讼。朝鲜、古巴以及正在改变但还不到位的越南等国则没有实质性的律师参与,其宪政状况也可想而知。
   
    之所以没有律师就没有宪政,其实道理很简单。你能想象民法可以没有民法律师就能得到实施吗?刑法是否能没有律师而得到实施呢?如果一般的法没有律师就得不到实施,也就是说有法律而无法治,那么宪法为什么会例外呢?没有律师,宪法也同样得不到实施。
   
    既然在法庭上没有效力,宪法规定得再好也是一纸空文。由于宪法说了不算,政府官员当然视之为可有可无,宪政也就没指望了。因此,就和法治一样,宪政也只有通过律师才能实现。
   
    由此可见,中国百年宪政的状况之所以不乐观,很大程度是因为没有律师的参与。当然,我没有丝毫怪罪中国律师的意思。中国律师显然不是不想参与国家宪政建设,而是我们目前的制度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事实上,一百年来,我们制定了那么多部宪法,至今还没有哪部宪法规定任何形式的宪法诉讼。既然法院不能受理宪法诉讼(即便是齐玉苓案也只是间接被最高法院“批复”了一下,因而也称不上“宪法诉讼第一案”),律师当然无法通过宪法来推动宪政。
   
    不过我要说的是,既然中国律师已经为中国的法治和人权进步做了许多事情,不妨将宪政作为下一个考虑对象。毕竟,权利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律师抗争的结果。宪法诉讼首先是一种权利——不仅是宪法权利受到侵犯的当事人的权利,而且也是律师的权利。
   
    转自:作者同名微信公众号
   
    来源:新公民运动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6/201706271055.shtml)
(2017/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