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郑恩宠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杨匡被刑拘随牧青律师受理
·祝陈子明获奖!
·上海劳动争议案增四成
·上海访民主诉求的进步!
·中共对粉丝十万律师等统战?
·我为何要祝唯色、王力雄夫妇获奖!
·西安、湖南教师抗议、罢课!
·上海市民要求释放深圳杨林!
·刘士辉律师被拘禁大东派出所
·谁在真正帮助李玉芳?
·我为何关注陈建芳案?
·基督徒律师列中国基督教十大事件
·劳教受害者要求赔偿及追责!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6日)
·袁裕来律师青岛执业被抓
·中国、香港两律师团体声明!
·肖国珍律师的绝食感言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张千帆是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其知名度不亚于贺卫方教授。昨天(8月18日周五),是2017年上海在展览中心举行一年一度的全国性书展,并在其他书店设立了40个分场。我在三个警方人员的护送下去购书。
   
    没想到有两本大部头的书,其中有刊载我的案例,呼吁公开为我等40个案平反的文章,这都是北京出版社所出版的书。
   
    张千帆教授关于中国走向宪政的书,还很热销。张千帆教授获美国物理学博士,再获法学博士。谁说中国律师和法律人中缺乏英语人才,不能与世界文明沟通?谁说中国律师、法律人只懂法律,其他一窍不通,不能从政,治理国家?

   
    大量阅读了张千帆教授的文章、著作,我们的宪法是坚持“科教兴国”,还是主张“制度兴国”?这是走出中国民主困局的一条光明大道,今后这条路无论是快还是慢,总是方向对了。
   
    什么是“制度兴国”?就是接受普世价值,宗教自由,中国人大多数脱离无神论(乱神论),法律多、律师多,律师兴、国家兴,国家上面还有上帝!打破对科学的迷信!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切主张中国要变革制度的人,无论是主张非暴力,还是主张暴力?都要有自己的律师队伍,他们是自己阵营中的中流砥柱和主导力量。
   
    这样中共和他的各路反对力量都可以走出困局。
   
    张千帆教授还在体制内,可以将他划入红色律师、法律人中。今天中共体制内的红色工程师掌握大权,红色工程师与红色律师、法律人的矛盾,是否可以调和?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空间。
   
    张千帆:中国能否走出“制度雾霾”?(转载)
   
    刚过去的“五一”长假,北京、河北等北方地区又被雾霾笼罩。如今北京等许多城市的空气完全是“靠天吃饭”,“风和日丽”再也不可能。因为要空气干净,就得使劲刮风。一日无风,就没有“日丽”了,雾霾立马聚集起来,一两天就能达到重度污染的地步。车辆限行、排污限制、产业升级政策似乎统统不管用。
   
    岂止是雾霾,当今许多直接关系民生的问题都是政策“不给力”造成,而政策不给力的背后是制度“不给力”。今日中国问题的症结不是没有新鲜的空气,而是缺少控制污染所需要的发展模式调整;不是没有土地,而是缺少良好的土地制度和管理政策;不是没有教育,而是不合理的招生、考试、教育政策剥夺了人性化的教育;不是没有经济发展,而是缺少将财富和产品公平分配到国民不同阶层的机制;不是没有能干的官员,而是缺少正直、廉洁、对人民负责的官员。归根结底,问题的总根源是我们缺少人民能够参与决策并监督政府的制度,以至不能制定和落实能有效解决各种社会问题的政策。
   
   
   
    我不是说西方没有问题,他们也有债务危机、种族矛盾、恐怖袭击等各种问题,但是西方和中国所面临问题的性质是不一样的。西方面临的是政策问题,有好的制度,但好的制度未必总能产生好的决策者,好的决策者也未必总能制定出有效的政策来应对社会问题,偶尔失手甚至会产生所谓的“危机”。但是制度摆在那里,执政失败就要下台,最后在台上的决策者终究会制定和实施能够有效解决社会问题的政策。而中国面临的则是制度问题。
   
   
   
    有人说,好的制度不一定能得到好的结果。这不错,问题是,难道坏的制度才会出好结果?制度决定决策者是谁、决策机制是什么。这种决定作用不是绝对的,但是不绝对不等于不存在。制度和政策之间的关系是必要而非充分条件。好制度不是好政策的充分条件,但显然是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
   
   
   
    张千帆:中国能否走出“制度雾霾”?
   
   
   
   
   
    现在有的人为了否定制度的重要性,竟然说日本明治维新本质上不是制度变革。如果明治维新都不算制度改革,那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当年美国“黑船”造访日本,把闭关锁国的日本人吓坏了。日本的启蒙“公知”福泽谕吉宣扬“脱亚入欧”,就是因为日本原来学中国文化,但是到了明清,中国已经堕落了,他们找到了更好的学习榜样。1868年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相继照搬法国和德国的法律体制,极为迅速地建立了现代法律体系。现在中国教科书里的法学和科学词汇,基本上都是从日本引进的。1889年,日本模仿普鲁士宪法制定了“明治宪法”。
   
   
   
    中日之间的差距就是在这二三十年之间体现出来。在日本全面吸收西方法治文明的时代,中国还是放不下架子,依然纠结于“中体西用”还是“西体中用”这样的大而无当的形而上问题。直到甲午战败,中国朝野才受到震动,认识到制度改革原来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儿。康梁借此造势宣传,中日之间的根本差距在于有没有一部宪法。这是19世纪末期中国朝野的共识,但今天似乎被彻底遗忘,甚至还有否定明治维新是一场制度革命的显然违背历史常识的说法。
   
   
   
    和甲午之前的中国一样,今天中国的根本问题首先在于,是否承认制度改革是一道绕不过的坎儿。归根到底,当今中国社会所有重大问题的根本症结都会归结为同样的几个关键词,因为制度问题就那么几个。比如说雾霾问题,近几年中国意识到该问题的存在,这是一个进步,但是解决起来不会那么容易。即便在西方工业化国家,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很难,在中国更难,因为首先这个问题就不让充分讨论。
   
   
   
    记得去年柴静制作了一个视频“穹顶之下”,点击量很高。让全民都来讨论雾霾,当然很好,这样能够把雾霾的形成机制、有效的治理方案弄清楚。也许一时实现不了,但首先要把雾霾的来源、可能的对策、涉及的成本都搞清楚,这是治霾的基本前提。西方之所以最后治理了雾霾,首先因为他们有公开讨论这个问题的自由:大家先把这个问题弄明白了,然后把适当的议员、政客选进去,制定有效的立法并监督实施,所以才解决了雾霾。但是在我们这儿,柴静的视频播了没几天,网上就不见了。如果这个问题说都不让说,解决问题的基本条件就不存在。
   
   
   
    即便让说,最后大家达成了共识,产生雾霾的“真凶”是什么、如何治理,这个问题也未必得到解决,因为政府未必会制定有效的立法,制定了也未必去积极实施。如果我们的结论是解决雾霾就必须关停并转众多污染企业,政府会干吗?现在北京周边关停并转了不少污染企业,但是这些企业出了北京,不还是在中国污染吗?关闭企业会涉及很大的经济成本,让已经放缓的经济发展雪上加霜,直接危及执政基础,所以政府是不会干的。它不会先去碰硬的东西,而是先捡“软柿子”捏,譬如机动车实行限号、限行,甚至传言要把奥运期间实行的单双号限行常态化。在这种制度下,哪个最好管,先把哪个管起来,但是限制机动车究竟多大程度解决了雾霾呢?给公民交通带来了多大不便、增加了多少成本?这笔账似乎没有算,或也许算过,但至少没有对我们公开,我们也就没有机会评判它算得是否合理。
   
   
   
    问题的根本在于,大众的逻辑和执政者的逻辑是不完全一样的。执政者首先考虑某一项政策是否有利于稳固自己的执政根基,大众则主要考虑自己的生活是否幸福,空气和水是否干净,食品、药品和疫苗是否安全。当然,这两种逻辑没有必要矛盾,但是要做到基本一致,人民必须通过周期性选举选择决策者;如果执政者没有这层压力,那也就没有什么能保证他们会以大众的逻辑而不是自己的逻辑做出决策。如果决策者的选择机制出了问题,执政者按照自己的逻辑决策,那么雾霾也是解决不了的。
   
   
   
    雾霾问题涉及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发展模式选择。上世纪80年代,北京也没有这么严重的雾霾问题。发展了三十年,经济大干快上了,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雾霾只是整个资源环境中的一个方面,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水污染、土壤污染、各种食品污染等等,也都很触目惊心。经济发展速度快是政府的主要政绩,而由此带来严重代价则是我们广大老百姓来承担的。如果发展慢一点,但是发展方式更加有利于我们的资源环境,我相信今天中国该有的还是会有,会有电脑,会有手机,会有各种网络技术······但是这种发展的成本、大家付出的代价是不是会小一些?问题是,我们对发展模式并没有选择的自由,执政者替我们选择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中国模式”原先被奉为一个不可置疑的神话,绝大多数中国甚至外国学者都对它顶礼膜拜。现在出问题了,今天的经济似乎发展到了所有人都不满意的地步,不仅“右派”不满意,“左派”好像也不满意。经济问题在中国还是可以相对自由讨论的,问题是讨论完后没有什么用。即便全社会都形成了一个共识,说我们想换一种发展模式,但是如果政府不同意,还是没有任何办法。
   
   
   
    政府的决策逻辑跟民众是不一样的,执政党首先要确保经济不能放缓,失业率不能太高,否则会影响社会稳定。当然,民众也很在乎社会稳定,但是“稳定”的定义未必一样。执政者认为,你只要上街抗议就是不稳定,但民众认为,这只是公民表达诉求的一种方式;不让表达,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不受重视,恰恰会损害稳定。如果我们自己来选择中国发展模式,在自由讨论和充分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很可能会选择一种不同的模式。
   
   
   
    土地和产权是经济的命脉,但是现行土地政策当中就有不少不可触碰的红线。一线城市房价这么高,泡沫很严重,土地政策脱不了干系。中国“地大物博”,显然不缺地,我们缺的是合理的土地产权制度和管理政策。比如以18亿亩“耕地红线”为由,不允许农村建“小产权房”。不是说这些红线绝对不能划,小产权房也许也可以受到一定限制,但是限制的逻辑从来没有交代清楚。如果政府有责任回应民意的要求,鼓励全社会讨论并公开某些自己掌握的调查数据,这个问题是不难讨论清楚的,政府的土地管理政策肯定会变得更加合理。在一个合理的土地制度和管理政策框架下,有效的土地供给会增加,京沪等大城市的房价肯定会下降,老百姓对房屋的占有率肯定会提高。这一切为什么没有发生?根本还是因为决策者不是我们选的,民意可听也可不听。
   
   
   
    最后,举一个和经济也有关系的教育问题。中国教育领域问题实在太多了,各种政策不合理真是“罄竹难书”,导致全国数以亿计的儿童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状态之下。这么说是一点不夸张的。而且跟我们成年人不一样,我们有什么苦闷和郁闷还可以说说,他们连表达和抗议的自由都没有,甚至都不知道怎么表达,因为他们从出生就把这种教育模式当作是一种正常状态。我们小时候放学回家,甩了书包就可以去玩,但是教育“改革”了三十多年,却从小学开始就把每个孩子都变成作业和考试的奴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