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曾节明文集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中国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先生在其近作《中国未来转型的几种可能方式》中说:


   
    指望中国发生经济危机纯属幻想,中国不可能发生经济危机,因为只有真正的市场经济才会出现经济危机,而中国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
   
    于建嵘还以朝鲜为例说:“你听说朝鲜有经济危机吗?”
   
   
    这些论断说明:于建嵘根本就不懂经济。
   
    今天的朝鲜社会,还停留在类似于中国毛泽东时代,因此,拿朝鲜与今日的中共国类比,完全是胡乱类比,尤其是经济方面。
    试问于建嵘先生:朝鲜有市场吗(除了黑市之外)?朝鲜有股票吗?朝鲜有楼市吗?、、.朝鲜是一个私有经济比例过半的经济体吗?既然朝、中的经济已经大不相同,那么朝鲜没有经济危机,如何能够证明中国就不会有经济危机呢?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梦呓。
   
    我实在告诉你于建嵘:只要有市场存在,就必受市场规律的支配!中国已经是一个市场经济体,当然这个市场,是由权贵官僚资本家垄断和操控的;但是有市场和无市场,是根本不同的!
    市场是什么?市场就是交换。有市场就有交换,无市场则无交换,完全由行政权力分配。
    只要有市场存在,市场规律就会起作用,权贵官僚资本家对市场的垄断和操控,只会扭曲和延迟市场规律的作用,而不会消灭市场规律的作用!
   
    只要有市场存在,那么成本高于收益,企业就会关门,企业关门多了,商品和服务就短缺、、.严重了人们就会没饭吃、、这个市场规律是不会改变的!除非政府把企业包下来,成本高于收益,你也得生产,老子包买包卖,你的亏损我来填补!如果政府对企业普遍这样包,就不是市场经济了,而是计划经济了,只有这样,才会不受市场规律的影响。
   
    毛泽东时代就是这样包的,试问现在绝大多数企业还有这样包的么?
   
   
    事实上,计划经济也不是没有经济危机。
   
    什么是经济危机?说白了就是收益差,成本大于收益——这可能因为东西卖不出去(如资本主义国家的过剩危机);可能因为浪费严重,效率低下,企业成本高昂(如共产党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国家);可能因为政府税费太高,勒索太重,企业不堪重负(如当今中共国)。
   
    而经济危机的最高形式就是经济崩溃。
   
    计划经济照样有收益差的问题,而且因为缺乏竞争,普遍收益低下。只不过,计划经济以社会成员普遍贫穷短缺的方式,极大地抵消了收益差带来的冲击,以强制的平均,造成普遍贫穷,但基本上“人人平等”,大家都有一口饭吃。所以计划经济一般是“超稳定”经济体
   
    但是,如果收益差超越了临界点,计划经济体照样发生没饭吃的危机,而且危机程度往往比资本主义国家惨得多,试看:
   
    前苏联饿死几百万的大饥荒,中共国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朝鲜的大饥荒、工业崩溃和难民潮、、.这难道不是经济危机!?
   
    我实在告诉你于建嵘,如果不是中共大力输血,朝鲜金家政权早在2000年左右,就已随经济崩溃而崩溃!
   
    相比以平均主义抵消经济危机冲击的计划经济,中共国今日的权贵市场经济,要脆弱得多,虽然它在顺利时期的效益,也比计划经济好得多。由于权贵官僚盗国贼集团癌细胞般的膨胀,而急剧增加的贪欲,以掏空金融的方式逐步掏空市场创造的财富,导致企业和普通个人的负担越来越重(天价房价、越来越高的物价和“负福利”),这迟早会越过临界点,造成楼市、金融、制造业、、.的全面崩溃。
   
    之所以没有在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时倒下,无非是中南海“拆东墙,补西墙”应急手法,以及印钞(大撒币救市)和“庞氏骗局”——伪造利好忽悠中产阶级和民众入市接盘,以新资金掩盖旧亏空。
   
    这就是房价居高不下,而物价节节高涨的原因。
   
    中共国的经济,就是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
   
    但“庞氏骗局”不可持续,总有玩完的一天,这一天来临之时,也就是中共的垮台之日。
   
   
    于建嵘说,历朝历代农民起义都不是因为饥饿引起,越贫困越造不起反,并以毛泽东时代饿死几千万人也没有造反为例。
   
    这完全是胡说八道。试问:李自成、张献忠农民起义、元末的大规模农民起义,难道不是饥荒引起的?而经济最发达、饥荒很少的宋朝,农民起义也最少。
   
    毛泽东时代饿死几千万人没有造反,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正处于共产党意识形态鼎盛时期,民众普遍都是傻子、脑残,而且毛共造谣说饥荒是因为苏联逼债,几乎迷惑了所有人。
   
    而现在相信共产党意识形态的有几个?你现在公务员、军警发不起工资看看,有几个人会继续帮你共产党卖命?
    其结果必然是民众大规模上街,而公务员军警消极怠工、、.届时,王岐山们还能不跑吗?中共还能不倒吗?
   
   
    既然“中共不怕经济危机”,那么怎么呢?于建嵘开出的药方竟是:“培养自由信念美感”。
   
    这完全是迂腐的梦呓!中共怕不怕经济危机,它自己的态度最有说服力,现在中共严打“经济谣言”、严防挤兑、严保经济安全、、.这是它不怕经济危机的标志?
   
    其实中共现在根本不怕于建嵘主张的“自由、民主、人权”理念传播,它根本不吃你这一套,而且它控制着文宣传媒教育,你启蒙一个,它洗脑十个!中共现在也不把普世价值和国际舆论放在眼里,病死刘晓波就是最新的证明;
   
    而中国老百姓早已丧失了八十年代的理想热情,道德败坏,人心冷漠,现在的中国老百姓,决不会为了自由民主而献身,但是为了房产、存款,却可以拼命。
   
   
    因此,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非政治,具体地说在金融,更具体地说在对经济的信心!彭明早在十六年前,就看到了这一点。
   
    于建嵘的梦呓,再次反映出老一辈异议人士普遍存在的两大硬伤:
    不懂技术;
    不懂经济。
    这是不能够带领反对派战胜中共的。
   
    能够带领反对派战胜中共的,非郭文贵这样既了解官场、高层,又懂得中国经济,并具有操盘能力的企业家不可。
   
   
   
   曾节明 2017.7.25丁酉丁未癸丑凌晨于阴雨纽约州
(2017/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