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李登辉母校游记]
曾节明文集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登辉母校游记

    七月二十三日游康奈尔大学
   
   
   
   


    七月二十三日驱车去拜访距我最近的中国异议人士——一平先生,一平先生热情邀我参观美国排名前十的康奈尔大学,并义务担当导游。
   
    康奈尔大学在小城ITHACA中,距纽约市约五小时车程,象座山城,我们去的时候多云有雾,有点山城重庆的味道;这个城市分布于几座丘陵上及其缝隙中,街道多狭窄,沿街房屋多有细高的PORCH,有点法国风味。康奈尔大学整个校园建在最高的一座丘陵上。
   
   
    本以为这所名校应该很堂皇,谁知还不如雪城大学气派、新潮;但是规模很大,几乎有两个雪城大学的规模。
    校中几乎全是一百年前的古老建筑,与中国古代相仿的精雕细琢,并结合中国古代不具有的仿真雕塑、立体塑形艺术和高层建筑技巧,睹之十分养眼:有一座剧院式的建筑,巴洛克味浓郁,有着德国议会大厦式的圆顶,甚堪玩味;有一处米黄色的哥特式的尖塔,四面挂钟,有点象伦敦大笨钟、、.然色彩都是米黄、灰白、蓝灰、泥巴色之类的淡雅低调色。
   
    有一处据说是校中最古老的建筑,建于1817年,是一座复合的哥特式砖楼HOUSE,是第一任大学校长的府邸,现在已成文物,那砖红色已褪成泥巴色。
   
    移步创始人康奈尔的雕塑前,只见那康奈尔长头高额,身材挺拔,高级士绅着装,衣冠楚楚,蓄着林肯式的胡子,表情严肃,气质高贵,犹若英国公爵,又有林肯检阅军队的神态。
    余睹之感叹:特朗普比之远不能及也!一平在侧,说:这种高贵气质的美国人,早已没有了;从当时美国人衣着的考究,也可以看出,美国已在衰退当中、、、、、、
   
    我以为,这种精神上的衰退,是抛弃传统的结果,美国与当年北美殖民地的主流的英国和德国新教传统渐行渐远;但今天连英国和德国自己都抛弃了基督教的传统,何况美国乎?
   
    抛弃民族传统的结果,是过份依赖商业和科技,最终导致精神创造力的枯萎。莎士比亚、莫扎特、牛顿、莱布尼茨和爱因斯坦的时代过去了。
   
    随着一平先生进入了康奈尔出资修建的教堂,纯然的巴洛克风格,壁画和雕塑均细腻而精彩纷呈,是耶稣、圣徒的形象和宗教故事,内部宽敞,穹顶高阔,在桔黄壁灯的映照下,望之仿如有阵阵天使的歌唱,隐隐从天堂传来。
    而唱诗班演奏台上是一台钢琴和一台宏大的管风琴琴箱,后墙上耸立着一排粗大的光风琴风管,金黄色,两边高,中部低,错落有致,巨大如轮船的烟囱。
   
    第一次亲眼目睹德国人发明的此种宏伟器乐,我不禁感概于欧洲人无与伦比的音乐成就。意大利人圭多达莱佐发明了当今世界最完美的记谱法——五线谱,而德国人发明了大部分古典音乐乐器。
   
    平心而论,此种突出的创造力和巨大成就,这是中国人远远无法比拟的:记谱法的落后和乐器制作技术的低下,极大地限制了中国古典音乐的成长,令其只能长成灌木丛,而无法长成西方古典音乐的森林。
    其实,中国在近代的落后,早就蕴藏于欧洲中世纪中期高度发达的古典音乐当中了。
   
    然而,风水轮流转。今天,欧洲古典音乐在西方衰落了,却在中国奇特地逐渐兴起。
   
    我们进入了教堂中康奈尔绅士的墓室,在三具棺木上面,分别陈放着康奈尔和他两个女儿的石膏睡相,都是盛装的睡相,我差点以为是遗体雕塑,惊呼:怎么康奈尔两个女儿这么年轻就死去了!
   
   
    与建筑的古旧和淡雅对映的,是农学院实验基地的规模宏大和技术的新潮感,白色的钢架塑料棚一眼望不到头,半月锅炉型的实验室凸显着技术质感——这就是现代文明了。
    然而转基因和各种抗病、生长激素在增产的同时,其毒副作用把人类推向何方?尚在未知。至少美国白人不如百年前那样漂亮了,胖子和癌症都大大增加。
   
    和我一样,一平也认为物极必反,优美来自平衡;而平衡仅是发展过程中的阶段现象,不可逆更无法葆有。故有的华人网民今日还膜拜于大英帝国维多利亚时代的优越感中,是在做别人的梦,英国也有许多人残梦未醒,撒切尔就是其中一位。
   
   
    康奈尔是李登辉的母校,农学院就是他的专业所在。瞒过了蒋经国和多数国民党高层的李登辉,几乎仅凭一个人的力量,就断送了“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这恐怕不是人力所能成就的事情,而是某种天意了;如今蔡英文对国民党的打击,比李登辉、陈水扁都更为凶狠,是经济截断、政治搞垮的灭党式总攻,一平叹息说:在蔡英文的打击下,国民党已经差不多了。
    这或许也是好事,国共同归于尽,中国历史翻过了近代以来最痛心的一页。
   
   
    一平带我去看那壮阔如纽芬兰峡湾般的CAYUGA湖,据说那湖平均深度达数百英尺,在来时的路上,我即从高耸的湖岸,判断出这个一个深水湖。抵达湖滨时却暴雨倾盆,水天迷蒙,无景可观。
    这或许预示着中国的暴风骤雨很快来临?如今的中国,处于否极而泰未来的阶段,蓄积了三十年的政治危机、经济危机、道德危机总爆发不可避免,即将来临,而一个没有道德基础的社会发生剧变,是何种浩劫?辛亥革命、苏东变天,都有社会道德基础,故劫难只会超出世人的想象。
   
    与1949年一样,国将大难,富人先知,方今富商大碗掀起的富人去国出逃潮方兴未艾,“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再次预示了大难将起。
    在校园的一处观景台,我们遇见了一对无锡夫妇,带着个十岁的眼镜女儿,男的牛哄哄,一副大陆老板常态,女的热情攀谈询问,对我们的移民身份流露出不可抑制的羡艳神情,他们是专程来看康校的,大有为女儿就读名校打前站之态。
   
    就此可见中国即将来临的悲苦命运。中华文明的大势是复兴,但是重生的代价是浴火,而我和一平只看得见浴火。
   
   
   
   
   曾节明 2017.7.24丁酉丁未壬子于阴雨纽约州
(2017/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