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金融时报》的骗术]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融时报》的骗术

   谢选骏:《金融时报》的骗术
   
   
   法国剧作家莫里哀(1622—1673年)的《吝啬鬼》阿巴贡有一句名言:“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而是吃饭为了活着。”又馋又懒的法国人把这句话当作嘲笑的对象,其实现代医学证明,这句话才是对的,所以现在的富人都选择减肥而不是增重,结果“老板肚”反而成了歧视的对象。
   


   《你没有你想的那么聪明》(2017-07-10 22:20:19FT中文网)说:
   
   心理学家发现,我们对事物的理解往往比我们以为的要粗浅。在解释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诉诸于直觉而非因果推理。
   
   10年前,心理学家丽贝卡-劳森(Rebecca Lawson)发表了一篇有关“自行车学”的有趣论文。她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们能否画出自行车的基本构造?
   
   包括那些自信能画出踏板和车前叉的人在内,大约40%的人发现他们画不出来。基本错误包括画出同时连接前后轮的车架,这样的自行车是无法操纵的,还有画出同时环绕前后轮的链条(问题同上)。甚至连自行车手也犯了难。
   “看起来,很多人几乎完全不了解自行车的工作原理……尽管自行车是人们非常熟悉的事物,大多数人也学过怎么骑自行车,”来自利物浦大学(University of Liverpool)的劳森总结道。
   
   哪怕是对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我们个人掌握的知识也是粗略和浅显的。就个体而言,我们都是浑噩无知之人,却总能把智慧汇集起来,然后厚颜沉浸在这种集体荣耀之中。劳森发现的这种现象,在最近一本新书中得到详细阐述,这本名为《知识幻觉》(The Knowledge Illusion)的着作揭露出我们的智慧是假象。
   
   本书的两位作者——心理学家史蒂文-斯洛曼(Steven Sloman)和市场营销研究人员菲利普-费恩巴赫(Philip Fernbach)提出,知识是一种集体努力,但我们对我们自己掌握的知识之少却认识不足。智慧来自于外部,而非来自我们自身,因此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为什么我们从未独立思考?
   
   在劳森提出她的自行车挑战之前,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家弗兰克-凯尔(Frank Keil)已经指出,我们对拉链、手机和抽水马桶等寻常事物的工作原理的理解并不扎实。人们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他们能够解释这些事物。但当他们真的坐下来试图清楚地说明其中原理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被难倒了。
   
   凯尔和他的同事列昂尼德-罗森布利特(Leonid Rozenblit)把这种现象叫做“解释深度的幻觉”(illusion of explanatory depth),他们对此的定义是“大多数人感觉他们对世界的理解非常细致、连贯和有深度,但实际情况比这差远了”。我们对我们所掌握知识的反思或者检查是远远不够的。
   这种现象——它也表明人们在自己的不足暴露后会对自己的认知更谦逊——对于我们思考政策的方式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费恩巴赫教授和他的同事们此前进行的研究表明,在医保筹资方式或碳排放交易系统等问题上持极端立场的选民,会在被要求解释这些政策后变得更温和。看起来,被强制进行“因果推理”或许能够缓和激进的想法。
   
   “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也值得一提:最无能的人往往也是对自己的能力最自信的人。换句话说,最无知的人也是最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足的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说得通的:只有获取知识,才能看到差距。非常能干的个人往往会低估自己的能力——如果一名宣扬某项事业的政治人士承诺一个天堂却完全不提隐忧,有必要记住这一点。
   凯尔教授认为,当被要求解释事物的时候,我们并不进行因果推理——这就是我们如此不擅于此的原因——而是凭直觉做出反应。这是因为,世界是一个建立在海量的复杂因果关系之上、由相互关联的事物和活动组成的极其错综复杂的网络。我们诉诸于直觉——即时抽取我们更了解的信息的本能——是一种减少认知超负荷的明智做法。
   
   当然,科技让我们能够更广泛、更快速地接触更多信息。在谷歌(Google)上的每一次搜索,得到的每一次回答,都会维持和深化一个人对于自己怀才不遇的信念。不过要记住,这是一种错觉。科技只是强化了一种谬见:在一个愚蠢的世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像爱因斯坦那样的指路明灯。
   
   谢选骏指出:英国《金融时报》不懂这个粗线的道理——“人活着不是为了求知,而是求知为了活着。”人类,天生就不是为了“客观地认识”而发展起来的,而是在“主观地意识”中繁衍的。《金融时报》故意扭曲事实真相,无非是骗人多买一点他的报纸,但问题是,《金融时报》读的越多,老百姓就越是被内线交易的金融骗局牵着鼻子走,永远贫困、不能喘息。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