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谢选骏:中共外交部沦为“西奴”
   
   《中国外交部: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亵渎”》2017年7月14日说: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7月13日在中国沈阳病逝,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星期五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把和平奖授予这样一个人,完全违背了这一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
   
   但是中国外交部发表在其网站上的记者会记录里没有有关刘晓波的问答。
   
   中国最著名的良心犯刘晓波星期四去世,享年61岁。刘晓波死于肝癌,他的逝世与他的一生一样充满争议。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生命的最后八年是做为政治犯在狱中度过的。他肝癌晚期才获准保外就医,最后在沈阳一家医院去世。沈阳司法局宣布,死因是多脏器功能衰竭,抢救无效。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的声明说:“中国失去了一位有高度原则的典范,刘晓波应得的是我们的尊重和赞美,而非牢狱之灾。”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也就刘晓波逝世发表声明,称刘晓波的逝世中国政府负有主要责任。诺奖委员会主席安德森在声明中写道:“我们对刘晓波在其病情转为末期癌症前未能被送往有关机构接受足够的治疗深感不安。中国政府对于刘晓波的早逝负有重要责任。”
   
   中国对德国、法国、美国和联合国人权专员对中国的批评表示抗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指责“某些国家”干涉了中国的“司法独立”。
   
   耿爽表示,中国是法治国家,刘晓波事件属于中国的内政,外国无权指手画脚。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13日发表未署名的社论,指责刘晓波保外就医期间,西方舆论“扰乱”无助于他平静接受治疗。社论写道,中方一直把精力放在对他的救治上,但“西方的一些力量”却试图把此事政治化。
   
   《环球时报》的社论还写道:“刘晓波生活在中国几百年来发展最快的时代,这是被广泛称为‘中国奇迹’的时代,但他却在西方势力支持下示范对国家主流的对抗,从而决定了他的人生悲剧。”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呼吁中国解除对刘晓波妻子刘霞的软禁。蒂勒森在声明中表示:“我谨向刘晓波的夫人刘霞以及他所爱的所有人致以诚挚的悼念。我呼吁中国政府解除对刘霞的软禁并允许她按照自己的意愿离开中国。”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在声明中表示,中国当局在刘晓波生命的最后时刻仍然控制并孤立他和他的家人,拒绝让他自由选择医疗方式。她说:“中国政府的傲慢、残忍和冷酷令人齿寒──但刘晓波为中国人权与民主奋斗的理念必将长存。”
   
   谢选骏指出:说“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某人就是对和平奖的‘亵渎’”,这就把诺贝尔奖神圣化了,这种神圣化诺贝尔奖的做法,无疑是“西崽”、“西奴”的行径。这一行径,其实不是现在“沦为”的,而是共产党诞生那天就开始“预设”的——俄国共产党是西崽西奴,中国共产党也是西崽西奴;俄国共产党是德国特务,中国共产党是苏联特务,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茬不如一茬。德国真是世界的祸根,英国的图书馆让这个祸根长大成人。马克思这个德太祸根,造就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腥风血雨。共产党为什么如此忌惮刘晓波,因为他们享有共同的精神资源——“来自西方的真理”不能“亵渎”。这就是兄弟阋墙的惨烈,甚至超过了外人。国民党和共产党这两个西崽西奴党国也是如此凶残相待。所以王希哲1996年忽悠刘晓波一起签署《双十宣言》,这就犯了大忌——结果刘晓波进了监狱,王希哲却逃之夭夭。对刘晓波的受难,王希哲真的没有一分责任吗?还是王希哲本来的任务就是充当诱饵、给刘晓波设下一个精心围猎的圈套?这是人心险恶还是世风日下才人心不古?
(2017/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