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自由主义的限度]
谢选骏文集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主义的限度

   谢选骏:自由主义的限度
   
   《旅美作家余杰揭露中国对美国各层面“软性渗透”》说:
   
   旅美作家余杰爆料中国大陆当局对美国各层面进行“软性渗透”的严重性,呼吁美政府审慎立法因应。


   
   人在台湾的旅美作家余杰,2017年7月13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分析中国大陆透过留学生、访问学者、移民、基督教会、孔子学院等管道,对美国媒体、影视产业、大学教育、宗教文化等全面性的“软性渗透”,比冷战时期苏联对美国的渗透更严重,西方政府应审慎立法因应。
   
   逃亡至美国的中国大陆富豪郭文贵,首次接受美国媒体专访爆料中国大陆情报系统在美国布署的间谍逾四万人,引起热议。
   
   旅美作家余杰受访则警告,北京当局靠有钱、腰包很鼓,为所欲为,比起真正有间谍身分的少部份人,透过更加广义的影响跟渗透更危险。
   
   余杰指出,美国各州的华裔同乡会、陆生学生会,几乎都被中国大陆驻美大使馆控制,他曾受邀到大学演讲,批评中共,演讲完后,学生会就投票把邀请他的会长罢免,背后就是有大使馆补贴运作。
   
   此外,北京通过“孔子学院”控制研究中国大陆问题的学者,余杰说:“比如说你如果为中国(大陆)说好话,孔子学院就会邀你到中国(大陆)去访问,住星级酒店,甚至安排跟中国(大陆)官员一起吃饭见面,你如果批评中国(大陆),孔子学院就负责收集你的言论,你就会被列入到黑名单,你甚至连去中国(大陆)的签证都得不到。”
   
   余杰还提到从他订阅的《华盛顿邮报》,发现媒体被渗透的严重性:“每隔一两个星期里面,就会有一张四个整版的报纸,看上去跟《华邮》的正文报纸一模一样,因为它夹在一起,它的报头是『中国观察』,如果你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华邮》做的关于中国(大陆)的报导,结果它的报头最下面写着最小号的字,写着这几页内容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供。后来据我所知,这四个版面的报纸插进《华盛顿邮报》,就像广告的插页一样,他们每年给《华盛顿邮报》数百万美元。”
   
   余杰还说,西方大媒体中文网明显有大量为北京说话的内容,不仅美国华文媒体、中文报纸、广播几乎沦陷,他住的大华府地区有约十份中文免费报纸都受控制,经常全篇引用《人民日报》,这种渗透力对西方主流媒体也开始攻城掠地,这已是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危害。连华府智库专家也揭露有好莱坞电影上映前竟容许北京中宣部审查。
   
   余杰透露这次访问台湾也亲身经历“中国因素”,一场原订在台中的新书发表会生变:“昨天就传来消息,酒店老板拒绝提供这个场地,他说他们的酒店有很多中国(大陆)客人,如果得罪了中国(大陆),他就没有这些客源,他希望我们能理解他。”
   
   余杰还说,最近澳洲也揭露中国大陆政府支持亲中华裔澳洲人参选议员,澳洲方面立法禁止。余杰呼吁欧美、日本等西方大国重视北京当局全面性渗透的现象。
   
   谢选骏指出:以前被目为“自由主义”的,一旦自己的生存遇到问题,就会放弃自由主义了。按照同样的道理,一国政府之所以能够宽容反对意见,无非是因为没有遇到生存问题。由此可见,自由主义往往是一个富裕社会的流行,在不那么富裕的社会里,自由主义则是为了富裕社会的人们提供间接服务的。这就是所谓的“思想买办”。等到思想买办无法从业的时候,就会放弃自由主义,甚至转向暴力革命。而在暴力革命之前,也会有一个主张立法“限制自由”的阶段。什么是“限制自由”?限制自由,就是鉴别良莠,禁止“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自由主义。所以从“超越意识形态的词汇”看,“西方政府立法禁止中共渗透”和“中共反腐斗争”其实异曲同工,都是反对自由主义、反对市场规律。自由主义就是自由贸易,那是强者的武器、弱者的道具。
(2017/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