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谢选骏文集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谢选骏: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犹太人的吝啬已经构成了一种遗传特质,难怪自视甚高并企图统治欧洲的德国人会不服气,于是趁火打劫,采取极端手段,从生物上一举消除自己的竞争对手。
   

   
   《犹太人命运与金融规则》说:
   
   莎士比亚的剧作《威尼斯商人》描绘了一个名叫夏洛克的人。这是一个犹太人,一个放债者,一个放高利贷者,刻毒而贪婪。莎士比亚描绘的夏洛克被称为世界文学史上四大吝啬鬼之一。这个嘲弄犹太吝啬鬼的戏剧还被称为“喜剧”。当夏洛克要求欠债者按合同割下身上的一磅肉,这位欠债者的辩护人体现了机智。辩护人要求夏洛克割肉的时候,不能多一点,也不能少一点,更重要的是,割肉的时候不能有“一滴基督徒的血”,否则,将按照法律,以谋杀罪论处,财产全部充公。于是,这个喜剧还包含了宗教、法律、金融等内容。可以说,莎士比亚描绘的夏洛克是早期典型的银行家形象。那么,早期的银行家为何会这么恶毒,这么招人恨?银行家的这种形象,与其犹太人的身份有什么关系?这种关系发展到今天,对于当今银行等金融领域的经营规则有什么影响?
   
   莎士比亚描绘的故事发生在欧洲中世纪,在那个年代,欧洲普遍存在着对于犹太人的强烈歧视,这种歧视正是造成犹太人“贪婪”、“恶毒”的重要原因,而非犹太人的天性如此。欧洲中世纪的统治者是教会,教会因为宗教原因,制定了很多针对犹太人的歧视政策。比方说,不能与犹太人通婚,因为犹太人在欧洲历史上,长期都是被宗教和法律确定的劣等民族。再比方说,教会认为放高利贷是罪恶,但是,即使是教会统治下的世界,也需要借贷这类金融活动,于是,教会就把这种“罪恶”的活动交给犹太人做。因为,反正犹太人天生就是“有罪”的,让他们从事这种罪恶的金融活动,教会既保持了自己的高尚,又维持了社会的需要。
   
   所以,在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夏洛克这个犹太高利贷者一出场,就是一个被社会看不起的劣等人物。中国读者对此的背景不太了解,而当时所有的欧洲人对此都心领神会,天经地义。因此,嘲弄犹太吝啬鬼的戏剧被称为“喜剧”,就变得很正常,因为,这几乎是每一个欧洲人最开心、最解恨的事情。而且,在教会的统治下,很多正常的社会职业都不允许犹太人做,例如教师、农民、公证人等等,经商几乎是犹太人唯一可做的职业。那么,经商的犹太人为何在欧洲社会都成为吝啬鬼、守财奴的形象?
   
   第一个原因是,被允许从事金融罪恶活动的犹太人毫无安全感,他们的钱财随时都会被剥夺。比方说十字军东征时,教会为招募更多的十字军战士,颁布了一条命令:参加十字军的人,如果欠犹太人的钱,一律赦免,不用还了。谁来还?没人还。犹太人白白遭受莫名的损失。而且,欧洲很多君主也向犹太人借钱,但是,君主会随时宣布债务无效,或者以其他方式剥夺犹太人。比方说,西班牙国王曾经下令驱逐犹太人,同时下令,出境的犹太人不得携带黄金,只能携带一头毛驴和一定量的粮食。于是,被驱逐的犹太人不得不将黄金兑换成毛驴和粮食,造成毛驴和粮食价格大涨。犹太人的财产就这样被整体性地剥夺,不需要任何理由。有些犹太人试图将黄金吃下肚子带出西班牙,结果死了。这种方式不过是欧洲各国君主随意剥夺犹太人财产的一个小例子而已。  在这种局面下,犹太人为了防备各种意外损失,不得不在放债活动中尽量多赚钱,由此便形成了他们不得不贪婪的传统。同时,为了保障自己财产的安全,犹太人也不得不与君主勾结在一起,甚至是巴结和献媚,利用自己的金融手段,借助君主的权力,帮助君主赚钱,以保障自己的安全。因此,当今金融圈的贪婪和官商勾结,在早期犹太人那里就已经形成了,而这个金融传统的真正原因,就是欧洲宗教和世俗政权对于犹太人的歧视。
   
   欧洲社会还有一个对于犹太金融家和广大犹太人的普遍观点,就是犹太人吝啬。在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中也有一个具体的描述,就是说犹太人光攒钱,不愿花钱。欧洲后来有经济学家把只攒钱不花钱的人及其行为视为对经济的破坏,稍稍有点类似当前有人指责中国不花钱的意思。因此,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吝啬鬼仿佛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对于吝啬的道德和经济学评价,这里就不说了。需要指出的是,犹太人、犹太金融家之所以成为“吝啬鬼”,在欧洲是有深刻的社会、政治、历史原因的。
   
   前几天的文章里提到十九世纪欧洲最强大的犹太金融家族,罗思柴尔德。当时,这个家族银行的总部在维也纳,负责人是罗思柴尔德家族第二代五兄弟中的老二,所罗门-罗思柴尔德,他还是奥地利政府的财务顾问。用今天的话说,属于有权有势的人物,还有大量的高层关系。所罗门-罗思柴尔德常年住在宾馆里,宾馆既是他的生活住处,也是办公的地方。这个现象在今天看来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但是,犹太大银行家所罗门-罗思柴尔德常年住在宾馆里,却有他的苦衷。1831年,所罗门-罗思柴尔德给奥地利总理、外交大臣梅特涅写了一封信。在19世纪的欧洲,梅特涅是有巨大权力和影响的政治人物。当时梅特涅正因为一个财务问题,决定向罗思柴尔德家族求助。因此,所罗门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信中向梅特涅提出了一个要求。他在信中写道:
   
   现在我代表我和我的兄弟们冒险提出的请求是,在奥地利帝国境内我们应该享有购买不动产和其他实质财产的权利。我很清楚这个要求和法律规定的相悖。然而,希望仁慈明智的殿下能够法外开恩。而且我预感到,如果殿下有一丝乐意,您的努力斡旋一定就能成功说服这位最仁慈开明的君主(指奥地利国王)。
   
   所罗门信中的这段话,首先表现出明显的卑躬屈膝,其次,这段话的第二个重点就是“不动产”和“其他实质财产”。所谓不动产和其他实质财产,包括房子、土地、矿山等。欧洲历史上绝大多数时间里,犹太人不允许拥有不动产和实质财产,也就是说,法律规定犹太人不可以买房子,不可以拥有土地。前者致使犹太人只能在政府指定的区域集中居住,居住条件由政府决定。这造成了欧洲各地的犹太人聚集区,后来发展成为集中营(由此我们是否能够理解,日后在西方依然盛行很久的种族隔离政策?)。犹太人不能买土地,决定了他们不能当地主,也不能当农民。“其他实质财产”的内容包含很多。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后,教会的统治力量下降,君主专制占据欧洲政治舞台,欧洲各国对于“其他实质财产”内容的规定也开始有所不同。但是,有一条是很明确的:犹太人不可以拥有房产。所以我们就能理解,犹太大银行家所罗门-罗思柴尔德不得不常年住在宾馆里,因为他不愿住在条件简陋的犹太人聚集区,又不能自己买房子。对于这封信中请求,梅特涅因为有求于罗思柴尔德家族,因此有些心动,倾向于替犹太银行家说情。再说,用今天的话说,这么有钱的犹太银行家,如果法律允许他买房子,肯定是百万级别的宫殿型房产,对于刺激消费、拉动经济是有好处的。然而,奥地利政府和国王最终还是否决了犹太银行家的这个请求。犹太银行家虽然钱很多,虽然地位很高,依然不能拥有不动产。这项法律的真正废除,是在几十年以后。于是,我们就可以理解犹太人为何普遍“吝啬”。法律不允许犹太人从事很多正当职业,不允许犹太人拥有实质财产,犹太人往往只能从事与金钱有关的职业,因为,在基督徒的理论中,金钱是肮脏的。而且,犹太人即便拥有金钱,也没有安全感。于是,犹太人不得不吝啬,在能赚钱的时候不顾一切地拼命赚钱,而金钱又是他们唯一能够拥有的财产。为了防止被无端掠夺,有一点钱都要想方设法地藏起来。但是,有了钱的犹太人,除了吃穿之类的日常用品,有钱也没地方花。在那些社会地位比他们高的基督徒看来,犹太人不是吝啬是什么?
   
   此后,罗思柴尔德家族利用君主有求于他们金钱力量的机会,还不断向欧洲的君主提出请求,要求给予犹太人自由居住权,给予犹太人从事艺术、新闻、法律等正当职业的权利。然而,获得这种权利是一个非常艰难和漫长的过程。罗思柴尔德家族第三代在英国的负责人名叫莱昂内尔-罗思柴尔德。1857年,莱昂内尔第四次被选入英国上议院,在此前的十几年时间里,他虽然靠金钱的力量三次被选入英国上议院,但徒然拥有一个议员的名头,从来不能履行任何政治权力,为什么?英国法律规定,议员履行职责之前,有一道必备的程序,就是向《圣经》宣誓。换句话说,英国法律规定,议员必须是基督徒,哪怕是假装的。而犹太银行家莱昂内尔-罗思柴尔德信奉犹太教,只能向希伯莱《圣经》宣誓,不能向《圣经-新约》宣誓,英国的法律又不愿改变。直到1858年,英国为莱昂内尔一个人修改了这条法律,非基督徒才能真正成为议员。
   
   回顾历史我们就会发现,犹太人在欧洲遭受2000多年的歧视,是造成犹太银行家贪婪、吝啬的重要的原因,其中,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欧洲教会。19世纪后期,欧洲各国在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思想近百年的影响下,才渐渐从法律上改变了对犹太人的歧视。然而,这种歧视在欧洲社会依然存在,迫使很多想有所发展的犹太人改变自己的信仰,其中有些是真心的,有些是被迫、假装的。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残杀犹太人的行为,是欧洲历史上一贯迫害犹太人这一传统的继续。纳粹的这一行为,使得欧洲各国刚获得自由不久的犹太人,在精神上再次遭受严重摧残,冷漠无情成为很多劫后余生犹太人的内心特征。我觉得,犹太人的这种冷漠无情的心理,也影响到当今金融界的很多游戏规则。
   
   美国金融界有多少犹太人,数字并不精确。我看到一个数字说,华尔街从业人员中,犹太人超过20%。与犹太人占全美国人口的比例相比,这个比例是相当高的。如今,大银行家中犹太人的比例更高,犹太人在银行等金融业有着很牢固的传统和很深的根基。在莎士比亚时代以前,犹太银行家就形成了以贪婪为特征的银行经营规则。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残害犹太人的暴行,使得犹太银行家的冷漠再次加剧,他们只对金钱的增长感兴趣,对人对事没有温情和关爱,除非小圈子里的自己人。而且,对于获得金钱增长这个目标,他们常常不择手段,没有道德顾忌。随着国外金融方式日益进入中国,相信很多中国人也开始有所感受。但是,这个现象并不能只怪犹太人,真正的祸根在于欧洲人数千年的坏传统,其不良影响也不是短期可以消除的。 至今,在美国社会看起来如鱼得水的犹太人,依然时常会遭遇歧视。例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经常用“犹太人”来骂人。美国普利策奖得主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他的一本书中说,“911”灾难发生后,纽约流传了一个消息,说是纽约的犹太人在9月11日上午都提前得到警告,要求他们不要去世贸中心上班。虽然弗里德曼说这个消息是谣言,但是,这个谣言的出现,说明即便在当今美国社会,依然存在着对犹太人的歧视或“恨意”。原因很简单:如果犹太人提前得到了警告,那么,“911”事件的幕后策划就很可能与犹太人有关、有联系。而在“911”灾难发生之前,美国股市遭遇了一次巨大的泡沫破灭,华尔街上犹太人疯狂赚钱的行为,引起遭受损失的美国股民的不满,于是,谣言便将“911”事件与贪婪的犹太人联系在一起。每当我想起这个谣言,我真的为美国犹太人今后的处境感到担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