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谢选骏文集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谢选骏: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纪思道:刘晓波历尽磨难,他人才得享自由之光》(纽约时报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说:
   
   亲爱的刘晓波:

   您可能是我最钦佩的人。数十年来,您为推进人类的自由而不断抗争并备受磨难,您为此付出了自己的自由,如今看来,您也将付出自己的生命。
   
   您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曼德拉,但您的结局却和他有着骇人听闻的差别。纳尔逊·曼德拉最终成为南非总统,您却最近才从中国的监狱转移至医院,并且仍然处在监控状态之中。您的妻子说,您的肝癌无法进行手术治疗,而中国政府残忍地拒绝允许您赴国外就医,以挽救您的性命。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部分原因是吁请习近平主席允许您出国就医。但同时,我写下这封公开信也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些身处西方“成熟”民主国家的人可以从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作为一名记者,我看到太多的煽惑、矫饰和虚伪,而身陷囹圄的您却比我们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们更真诚、更热忱地体现着民主的价值观。
   
   我必须说,我很好奇,看到我们西方人如何处理我们自己手中的自由,您会作何感想。为了实现自由,您奉献了您的一生。但是,您对民主的信仰是否会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那些推文而动摇?
   
   上世纪80年代我和妻子前往中国时,我第一次遇到了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的您立即返回中国,并很快成为这场运动的领袖人物。
   
   当中国军队向示威者开枪以镇压这场运动时,您本来可以逃亡。但您却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军队谈判,为聚集在纪念碑前的数百名抗议学生开辟安全撤离的通道。
   
   有些学生想留在现场并准备赴死,但您劝导他们撤退,好好活着,以俟将来。您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可您自己却被逮捕,投入秦城监狱的深渊,这一走就将近两年。
   
   20世纪90年代,您有机会可以安全地搬到国外,但您却选择留在中国。您继续不懈地推动自由,并因此再次入狱。
   
   出狱后,您在2008年参与起草了一份措辞温和、合情合理的文件,呼吁民主和自由。那是最后一次我和您交谈。
   
   我当时在北京,曾打电话到您家,希望可以安排一次会面。您接了电话,但我刚刚用中文说出我的名字,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监视人员就立刻掐断了电话,而且让您的电话再也无法拨通。
   
   那之后不久,您再次入狱,被判刑11年。作为对您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中国政府还开始迫害您的妻子刘霞。
   
   我记得您写给刘霞的一封感人至深的情书:“你的爱,就是超越高墙、穿透铁窗的阳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肤,温暖我的每个细胞……让狱中的每分钟都充满意义。”
   
   您经常谈到中国有哪些地方可以向西方学习。但坦率地讲,我们这些身处西方的人能从您那里学到很多——甚至是民主的意义。
   
   首先,您宣扬温和与妥协的美德,而今天我们中的许多人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而忘却了这些。这个时代,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和解是软弱的表现,您却提醒我们,政治意味着倾听和务实。您正是通过倾听和务实,抢救了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些生命。
   
   第二,您的思考超越了您的族群。您勇敢地签署请愿书,呼吁给西藏更多的自治,并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谈判;尽管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非常反对这个建议。拂逆公共舆论需要道德上的勇气,我真希望更多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也能展现出这种勇气。
   
   第三,您是政治活动中高贵品格的楷模,表现出那种不失高节的气骨;尽管这个政权如此残酷地对待您和您的妻子。
   
   我们美国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坍塌,诋毁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如果一个孩子想与另一个政治派别的人结婚,越来越多的人会表示反对。您完全有理由心怀恶意,但您却声称“我没有敌人”。对那些控告您的人,您甚至格外地使用充满爱的语言去谈论他们。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您在监狱的牢房中这样解释。您告诫我们,“敌人心态”会“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
   
   在汉语里,您有时被称为“刘老师”,而我们,您的学生,希望并祈祷您能寻得一些宽慰,因为您的牺牲已在我们所有人心头留下印迹。您真的不愧为这个世界的老师。
   
   谢选骏指出:纪思道先生,你在文中自称“西方人”,但我觉得你更像一个东方人,一点没有耶稣基督的精神。首先因为“这个世界”不被上帝的儿子看好,只有基督给人的才是真自由。其次,你太注重这个世界的结局,这也不像“西方人”的精神,而更像“东方人”的心思,当然你可以辩解说,今天的西方人已经东方化了,不仅注重享受,也信仰佛教……那样,你就不必自称西方人还是干脆就自称东方化人或东方化了的西方人吧。最后,你贬低了刘晓波所属的族群,不知道这也是对刘先生的贬低吗?你还说“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请问你又知道谁在代表中国?恕我直言,你的思维很像“整体性的东方人”,而不像“分析型的西方人”,你谈问题靠的是直觉,而不是理性——纪思道太像东方人而不像西方人了。相比之下,刘晓波先生倒更像一个“西方人”,因为在他身上体现了更多的基督之爱。而你所抨击的美国社会的种种怪现象,也无非是由于远离了基督的精神。
   
   (请大家转告《纽约时报》的纪思道先生)
   
   纪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直译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1959年4月27日-)美国著名记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评论家。
   
   1989年,曾亲身采访六四事件。纪思道曾两度获得普利策新闻奖。
   
   《纪思道:刘晓波历尽磨难,他人才得享自由之光》(纽约时报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说:
   
   亲爱的刘晓波:
   
   您可能是我最钦佩的人。数十年来,您为推进人类的自由而不断抗争并备受磨难,您为此付出了自己的自由,如今看来,您也将付出自己的生命。
   
   您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曼德拉,但您的结局却和他有着骇人听闻的差别。纳尔逊·曼德拉最终成为南非总统,您却最近才从中国的监狱转移至医院,并且仍然处在监控状态之中。您的妻子说,您的肝癌无法进行手术治疗,而中国政府残忍地拒绝允许您赴国外就医,以挽救您的性命。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部分原因是吁请习近平主席允许您出国就医。但同时,我写下这封公开信也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些身处西方“成熟”民主国家的人可以从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作为一名记者,我看到太多的煽惑、矫饰和虚伪,而身陷囹圄的您却比我们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们更真诚、更热忱地体现着民主的价值观。
   
   我必须说,我很好奇,看到我们西方人如何处理我们自己手中的自由,您会作何感想。为了实现自由,您奉献了您的一生。但是,您对民主的信仰是否会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那些推文而动摇?
   
   上世纪80年代我和妻子前往中国时,我第一次遇到了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的您立即返回中国,并很快成为这场运动的领袖人物。
   
   当中国军队向示威者开枪以镇压这场运动时,您本来可以逃亡。但您却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军队谈判,为聚集在纪念碑前的数百名抗议学生开辟安全撤离的通道。
   
   有些学生想留在现场并准备赴死,但您劝导他们撤退,好好活着,以俟将来。您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可您自己却被逮捕,投入秦城监狱的深渊,这一走就将近两年。
   
   20世纪90年代,您有机会可以安全地搬到国外,但您却选择留在中国。您继续不懈地推动自由,并因此再次入狱。
   
   出狱后,您在2008年参与起草了一份措辞温和、合情合理的文件,呼吁民主和自由。那是最后一次我和您交谈。
   
   我当时在北京,曾打电话到您家,希望可以安排一次会面。您接了电话,但我刚刚用中文说出我的名字,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监视人员就立刻掐断了电话,而且让您的电话再也无法拨通。
   
   那之后不久,您再次入狱,被判刑11年。作为对您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中国政府还开始迫害您的妻子刘霞。
   
   我记得您写给刘霞的一封感人至深的情书:“你的爱,就是超越高墙、穿透铁窗的阳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肤,温暖我的每个细胞……让狱中的每分钟都充满意义。”
   
   您经常谈到中国有哪些地方可以向西方学习。但坦率地讲,我们这些身处西方的人能从您那里学到很多——甚至是民主的意义。
   
   首先,您宣扬温和与妥协的美德,而今天我们中的许多人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而忘却了这些。这个时代,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和解是软弱的表现,您却提醒我们,政治意味着倾听和务实。您正是通过倾听和务实,抢救了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些生命。
   
   第二,您的思考超越了您的族群。您勇敢地签署请愿书,呼吁给西藏更多的自治,并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谈判;尽管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非常反对这个建议。拂逆公共舆论需要道德上的勇气,我真希望更多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也能展现出这种勇气。
   
   第三,您是政治活动中高贵品格的楷模,表现出那种不失高节的气骨;尽管这个政权如此残酷地对待您和您的妻子。
   
   我们美国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坍塌,诋毁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如果一个孩子想与另一个政治派别的人结婚,越来越多的人会表示反对。您完全有理由心怀恶意,但您却声称“我没有敌人”。对那些控告您的人,您甚至格外地使用充满爱的语言去谈论他们。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您在监狱的牢房中这样解释。您告诫我们,“敌人心态”会“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
   
   在汉语里,您有时被称为“刘老师”,而我们,您的学生,希望并祈祷您能寻得一些宽慰,因为您的牺牲已在我们所有人心头留下印迹。您真的不愧为这个世界的老师。
   
   谢选骏指出:纪思道先生,你在文中自称“西方人”,但我觉得你更像一个东方人,一点没有耶稣基督的精神。首先因为“这个世界”不被上帝的儿子看好,只有基督给人的才是真自由。其次,你太注重这个世界的结局,这也不像“西方人”的精神,而更像“东方人”的心思,当然你可以辩解说,今天的西方人已经东方化了,不仅注重享受,也信仰佛教……那样,你就不必自称西方人还是干脆就自称东方化人或东方化了的西方人吧。最后,你贬低了刘晓波所属的族群,不知道这也是对刘先生的贬低吗?你还说“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请问你又知道谁在代表中国?恕我直言,你的思维很像“整体性的东方人”,而不像“分析型的西方人”,你谈问题靠的是直觉,而不是理性——纪思道太像东方人而不像西方人了。相比之下,刘晓波先生倒更像一个“西方人”,因为在他身上体现了更多的基督之爱。而你所抨击的美国社会的种种怪现象,也无非是由于远离了基督的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