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谢选骏文集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共和党美国和共产党中国正在趋同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十月革命其实在1921年就失败了
·反优生学的列宁是安乐死还是自杀
·铁杆汉奸毛泽东不吃美国的救济粮却纳粮救济苏联
·战场经济不存在债务问题
·求仁得仁就没有被打败
·班农和习近平遥相呼应
·列宁是个充满自信的独裁者
·列宁主义就是战场经济的核心
·澳大利亚被人血馒头撑死了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废垃社会不镇压行吗
·穷寇莫追的美国设计
·穆斯林比共产党更会做交易
·洪秀全死于力量悬殊的肉搏
·克服不均主义
·美元百年贬值五十倍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和平统一就是武力统一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谢选骏: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纪思道:刘晓波历尽磨难,他人才得享自由之光》(纽约时报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说:
   
   亲爱的刘晓波:

   您可能是我最钦佩的人。数十年来,您为推进人类的自由而不断抗争并备受磨难,您为此付出了自己的自由,如今看来,您也将付出自己的生命。
   
   您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曼德拉,但您的结局却和他有着骇人听闻的差别。纳尔逊·曼德拉最终成为南非总统,您却最近才从中国的监狱转移至医院,并且仍然处在监控状态之中。您的妻子说,您的肝癌无法进行手术治疗,而中国政府残忍地拒绝允许您赴国外就医,以挽救您的性命。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部分原因是吁请习近平主席允许您出国就医。但同时,我写下这封公开信也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些身处西方“成熟”民主国家的人可以从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作为一名记者,我看到太多的煽惑、矫饰和虚伪,而身陷囹圄的您却比我们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们更真诚、更热忱地体现着民主的价值观。
   
   我必须说,我很好奇,看到我们西方人如何处理我们自己手中的自由,您会作何感想。为了实现自由,您奉献了您的一生。但是,您对民主的信仰是否会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那些推文而动摇?
   
   上世纪80年代我和妻子前往中国时,我第一次遇到了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的您立即返回中国,并很快成为这场运动的领袖人物。
   
   当中国军队向示威者开枪以镇压这场运动时,您本来可以逃亡。但您却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军队谈判,为聚集在纪念碑前的数百名抗议学生开辟安全撤离的通道。
   
   有些学生想留在现场并准备赴死,但您劝导他们撤退,好好活着,以俟将来。您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可您自己却被逮捕,投入秦城监狱的深渊,这一走就将近两年。
   
   20世纪90年代,您有机会可以安全地搬到国外,但您却选择留在中国。您继续不懈地推动自由,并因此再次入狱。
   
   出狱后,您在2008年参与起草了一份措辞温和、合情合理的文件,呼吁民主和自由。那是最后一次我和您交谈。
   
   我当时在北京,曾打电话到您家,希望可以安排一次会面。您接了电话,但我刚刚用中文说出我的名字,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监视人员就立刻掐断了电话,而且让您的电话再也无法拨通。
   
   那之后不久,您再次入狱,被判刑11年。作为对您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中国政府还开始迫害您的妻子刘霞。
   
   我记得您写给刘霞的一封感人至深的情书:“你的爱,就是超越高墙、穿透铁窗的阳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肤,温暖我的每个细胞……让狱中的每分钟都充满意义。”
   
   您经常谈到中国有哪些地方可以向西方学习。但坦率地讲,我们这些身处西方的人能从您那里学到很多——甚至是民主的意义。
   
   首先,您宣扬温和与妥协的美德,而今天我们中的许多人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而忘却了这些。这个时代,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和解是软弱的表现,您却提醒我们,政治意味着倾听和务实。您正是通过倾听和务实,抢救了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些生命。
   
   第二,您的思考超越了您的族群。您勇敢地签署请愿书,呼吁给西藏更多的自治,并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谈判;尽管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非常反对这个建议。拂逆公共舆论需要道德上的勇气,我真希望更多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也能展现出这种勇气。
   
   第三,您是政治活动中高贵品格的楷模,表现出那种不失高节的气骨;尽管这个政权如此残酷地对待您和您的妻子。
   
   我们美国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坍塌,诋毁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如果一个孩子想与另一个政治派别的人结婚,越来越多的人会表示反对。您完全有理由心怀恶意,但您却声称“我没有敌人”。对那些控告您的人,您甚至格外地使用充满爱的语言去谈论他们。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您在监狱的牢房中这样解释。您告诫我们,“敌人心态”会“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
   
   在汉语里,您有时被称为“刘老师”,而我们,您的学生,希望并祈祷您能寻得一些宽慰,因为您的牺牲已在我们所有人心头留下印迹。您真的不愧为这个世界的老师。
   
   谢选骏指出:纪思道先生,你在文中自称“西方人”,但我觉得你更像一个东方人,一点没有耶稣基督的精神。首先因为“这个世界”不被上帝的儿子看好,只有基督给人的才是真自由。其次,你太注重这个世界的结局,这也不像“西方人”的精神,而更像“东方人”的心思,当然你可以辩解说,今天的西方人已经东方化了,不仅注重享受,也信仰佛教……那样,你就不必自称西方人还是干脆就自称东方化人或东方化了的西方人吧。最后,你贬低了刘晓波所属的族群,不知道这也是对刘先生的贬低吗?你还说“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请问你又知道谁在代表中国?恕我直言,你的思维很像“整体性的东方人”,而不像“分析型的西方人”,你谈问题靠的是直觉,而不是理性——纪思道太像东方人而不像西方人了。相比之下,刘晓波先生倒更像一个“西方人”,因为在他身上体现了更多的基督之爱。而你所抨击的美国社会的种种怪现象,也无非是由于远离了基督的精神。
   
   (请大家转告《纽约时报》的纪思道先生)
   
   纪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直译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1959年4月27日-)美国著名记者,《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评论家。
   
   1989年,曾亲身采访六四事件。纪思道曾两度获得普利策新闻奖。
   
   《纪思道:刘晓波历尽磨难,他人才得享自由之光》(纽约时报Damon Winter/The New York Times)说:
   
   亲爱的刘晓波:
   
   您可能是我最钦佩的人。数十年来,您为推进人类的自由而不断抗争并备受磨难,您为此付出了自己的自由,如今看来,您也将付出自己的生命。
   
   您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曼德拉,但您的结局却和他有着骇人听闻的差别。纳尔逊·曼德拉最终成为南非总统,您却最近才从中国的监狱转移至医院,并且仍然处在监控状态之中。您的妻子说,您的肝癌无法进行手术治疗,而中国政府残忍地拒绝允许您赴国外就医,以挽救您的性命。
   
   我写这封公开信的部分原因是吁请习近平主席允许您出国就医。但同时,我写下这封公开信也是因为我认为,我们这些身处西方“成熟”民主国家的人可以从您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作为一名记者,我看到太多的煽惑、矫饰和虚伪,而身陷囹圄的您却比我们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们更真诚、更热忱地体现着民主的价值观。
   
   我必须说,我很好奇,看到我们西方人如何处理我们自己手中的自由,您会作何感想。为了实现自由,您奉献了您的一生。但是,您对民主的信仰是否会因为唐纳德·特朗普的那些推文而动摇?
   
   上世纪80年代我和妻子前往中国时,我第一次遇到了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爆发,时为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的您立即返回中国,并很快成为这场运动的领袖人物。
   
   当中国军队向示威者开枪以镇压这场运动时,您本来可以逃亡。但您却冒着巨大的风险与军队谈判,为聚集在纪念碑前的数百名抗议学生开辟安全撤离的通道。
   
   有些学生想留在现场并准备赴死,但您劝导他们撤退,好好活着,以俟将来。您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可您自己却被逮捕,投入秦城监狱的深渊,这一走就将近两年。
   
   20世纪90年代,您有机会可以安全地搬到国外,但您却选择留在中国。您继续不懈地推动自由,并因此再次入狱。
   
   出狱后,您在2008年参与起草了一份措辞温和、合情合理的文件,呼吁民主和自由。那是最后一次我和您交谈。
   
   我当时在北京,曾打电话到您家,希望可以安排一次会面。您接了电话,但我刚刚用中文说出我的名字,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门的监视人员就立刻掐断了电话,而且让您的电话再也无法拨通。
   
   那之后不久,您再次入狱,被判刑11年。作为对您施加压力的一种方式,中国政府还开始迫害您的妻子刘霞。
   
   我记得您写给刘霞的一封感人至深的情书:“你的爱,就是超越高墙、穿透铁窗的阳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肤,温暖我的每个细胞……让狱中的每分钟都充满意义。”
   
   您经常谈到中国有哪些地方可以向西方学习。但坦率地讲,我们这些身处西方的人能从您那里学到很多——甚至是民主的意义。
   
   首先,您宣扬温和与妥协的美德,而今天我们中的许多人因为神经绷得太紧而忘却了这些。这个时代,我们中的一些人认为和解是软弱的表现,您却提醒我们,政治意味着倾听和务实。您正是通过倾听和务实,抢救了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些生命。
   
   第二,您的思考超越了您的族群。您勇敢地签署请愿书,呼吁给西藏更多的自治,并与达赖喇嘛进行真正的谈判;尽管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非常反对这个建议。拂逆公共舆论需要道德上的勇气,我真希望更多我们自己的领导人也能展现出这种勇气。
   
   第三,您是政治活动中高贵品格的楷模,表现出那种不失高节的气骨;尽管这个政权如此残酷地对待您和您的妻子。
   
   我们美国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坍塌,诋毁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左的人;如果一个孩子想与另一个政治派别的人结婚,越来越多的人会表示反对。您完全有理由心怀恶意,但您却声称“我没有敌人”。对那些控告您的人,您甚至格外地使用充满爱的语言去谈论他们。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您在监狱的牢房中这样解释。您告诫我们,“敌人心态”会“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
   
   在汉语里,您有时被称为“刘老师”,而我们,您的学生,希望并祈祷您能寻得一些宽慰,因为您的牺牲已在我们所有人心头留下印迹。您真的不愧为这个世界的老师。
   
   谢选骏指出:纪思道先生,你在文中自称“西方人”,但我觉得你更像一个东方人,一点没有耶稣基督的精神。首先因为“这个世界”不被上帝的儿子看好,只有基督给人的才是真自由。其次,你太注重这个世界的结局,这也不像“西方人”的精神,而更像“东方人”的心思,当然你可以辩解说,今天的西方人已经东方化了,不仅注重享受,也信仰佛教……那样,你就不必自称西方人还是干脆就自称东方化人或东方化了的西方人吧。最后,你贬低了刘晓波所属的族群,不知道这也是对刘先生的贬低吗?你还说“中国人出于本能的民族主义”,请问你又知道谁在代表中国?恕我直言,你的思维很像“整体性的东方人”,而不像“分析型的西方人”,你谈问题靠的是直觉,而不是理性——纪思道太像东方人而不像西方人了。相比之下,刘晓波先生倒更像一个“西方人”,因为在他身上体现了更多的基督之爱。而你所抨击的美国社会的种种怪现象,也无非是由于远离了基督的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