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诺贝尔奖的贬值]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奖的贬值

   谢选骏:诺贝尔奖的贬值
   
   《最失败的G20峰会 与会首脑台前幕后均闭口不谈刘晓波》说:
   
   2017年G20峰会开幕前,全世界都寄于厚望;2017年G20峰会闭幕后,全世界都极其失望。


   
   从华盛顿专程飞赴汉堡的博闻社首席记者与先期抵达的博闻社驻欧州记者和G20峰会特约记者终于汇合,他们在汉堡的不同地点,从不同角度对本届峰会进行了全方位的现场报道和实地观察。
   
   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来了,俄罗斯总统普京来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了……多国元首齐聚已经担任德国总理长达12年的默克尔的故乡,在共商“天下大事”的同时,也尽享德国美酒佳肴。
   
   梅拉尼娅来了,彭丽媛来了,布丽吉特来了……包括阿根廷总统和加拿大总理的美女夫人在内的多国首脑的配偶们,则在默克尔丈夫绍耳的陪同下,饱览汉堡这座美丽海港城市的迷人风情。
   
   为了本届峰会的“圆满成功”,主办方可谓煞费苦心;不仅特意在汉堡地标性的易北音乐厅奏响了《欢乐颂》,更史无前例地刻意打破了G20官方晚宴中与会首脑与配偶的座位顺序,以期达到最佳“互动”效果。
   
   众多的“亮点”,尤其是“吊足了胃口”的特朗普与普京的“双普会”,都让本届峰会“原本应该”成为史上最受瞩目的峰会;“形单影只”的普京不仅实现了与特朗普的历史性会晤,也可以在席间向“同桌又同座”的梅拉尼娅“眉来眼去”。
   
   已经参加了北约峰会和G7峰会的特朗普,没有在G20峰会上再出“洋相”,但在官方晚宴时,眼睛却不停地“盯着”普京。出于对梅拉尼娅的“报复”,“醋意十足”的特朗普,向邻座的阿根廷总统夫人也“大献殷勤”。
   
   或许这一次“甩手”的是特朗普,而不是梅拉尼娅;“双普会”后,不知道FBI对特朗普政府“通俄门”的调查,“就此作罢”还是“愈演愈烈”。
   
   遗憾的是,堪称出席G20峰会最多的“铁娘子”默克尔,没有向自己的“江东父老”们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由中国竭力主导的有关气候变化的本届会议重要“成果”,因为美国的退出,未能就《巴黎协定》达成一致,导致“无果而终”。
   
   来自世界各地的抗议者们,对本届峰会的预测,才是准确的——“欢迎来到地狱”;他们不仅以此作为口号,更将其付诸行动,并让遍布数万名军警压力山大。
   
   “神经紧绷”的不仅是作为2017年G20首脑峰会的东道主,已经来到“地狱”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谓“如坐针毡”,他最担心的当然就是听到“噩耗”。
   
   博闻社记者从多个不同消息源独家获悉,尽管中国代表团在离京前,已经做足了功课;但为了应对各种潜在的风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抵达汉堡后,又在第一时间亲自召开了中国代表团高层会议。
   
   知情者对博闻社记者独家透露,习近平在专机上就与其核心智囊,重新评估了G20峰会期间中国代表团的“安全隐患”和可能遭遇的“难题”。一抵达下榻的酒店,“大内总管”栗战书便紧急召集中国代表团高层;在非常简短的“碰头会”上,习近平向他们下达了最新“禁令”。
   
   博闻社记者从知情者独家了解到,习近平严令中国代表团全体成员,在本届G20峰会期间,必须全程恪守“三不政策”;其主要内容包括:“一不许使用包括固定电话在内的所有通讯设备,二不许单独离团和擅自接受采访,三不许回答外媒任何有关刘晓波病情的问题。”
   
   知情者对博闻社记者独家表示,因前美国CIA雇员斯诺登早已曝光,欧美国家曾经多次利用国际会议,对与会国家首脑实施监控;此次与会的多国代表团,都非常的“谨慎”,尤其是美国和中国,都“留有一手”,实施了非常周密的“反监控”手段和措施,为本国代表团特别专门定制了“防火墙”。
   
   尽管刚刚在柏林对德国进行了国事访问,但习近平并不完全信任德国;而且因为担心欧美国家“故伎重演”,习近平并不希望包括其自身在内的中国代表团,成为监听目标和再次中招。
   
   知情者还向博闻社记者独家披露,每次陪同习近平外访,所有随行人员和中国代表团的其他成员,都必须遵守严格的“纪律”;单独离团和擅自接受采访,则是其中的大忌。如果有代表团成员胆感越雷池一步,轻则永远不再享有“随行”资格;重则以“严重违纪”为由,而乌纱帽不保,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中国首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病情,可谓“讳莫如深”。知情者对博闻社记者独家暗示,尽管中共和官媒至今未公开刘晓波病情详情,但也一直“牵动”着习近平的“心”;栗战书每天都会与中南海“后院”保持联系,并亲自向习近平汇报刘晓波的最新病情。
   
   随着癌细胞的不断扩散和“吞噬”,刘晓波的病情已经岌岌可危;知情者对博闻社记者独家指出,在中共官方没有正式发布相关消息前,中国代表团的任何人已被告知“绝不允许回答外媒任何有关刘晓波病情的问题”。
   
   没有人愿意听到“噩耗”,即使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不例外,甚至某种程度的“提心吊胆”。知情者向博闻社记者特别道出了习近平的“个中滋味”:如果在G20峰会期间,“噩耗”传来,习近平势必成为与会首脑们的“众矢之的”,甚至近5000名各国媒体记者们的“千夫所指”;这或许正是G20峰会一结束,习近平便匆匆离开汉堡回国的主要原因。
   
   至博闻社首席记者与博闻社驻欧州记者和G20峰会特约记者记者联合发稿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终于“成功牵手”,“双普会”已经落幕;官方欢迎音乐会的“最后一个音符”,也已嘎然而止。
   
   曲终人散,2017年G20汉堡峰会,终于结束了其“漫长而丰富”的全部议程和各项活动;各国首脑及其配偶们,已经“酒足饭饱”和“心满意足”地踏上了归途。
   
   尽管本届峰会只有短短2天,但从G20峰会的“大会”,到金砖国家的“小会”;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各国首脑,几乎都进行了多边或双边会晤。
   
   匪夷所思的是,与会的各国首脑们,似乎都“给足了”习近平“面子”;无论是在台前,还是在幕后,竟然没有一人当面向习近平询问有关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病情。
   
   20国首脑没能“换回”刘晓波的“自由”;但从这一层面而言,2017年的“地狱”汉堡,“上演”的,也无疑更是史上“最失败”的一届G20峰会。
   
   博闻社此前早已独家披露,“操纵”国际会议已沦为中共外宣“新常态”,习近平意欲“霸占”主席台亲讲“中国故事”;在2016年终特稿中,博闻社也率先“敲响了警钟”——当世界“屈辱”于中共“淫威”!
   
   漫步在在汉堡的夏日午夜,博闻社记者顿感心情沉重,“阵阵凉意”不断袭来。
   
   “多么希望”——联合国或其他国际组织尽快召开紧急会议,以“敦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尽快“还”刘晓波和刘霞夫妇“自由”!
   “多么希望”——尽快组建全球最好的医疗团队,并“直飞”中国沈阳,与“时间”赛跑,以全力“抢救”一个“伟大”的生命!
   “多么希望”——习近平和第一夫人彭丽媛,能够“代表”各国政要名流以及遍布世界各地的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和外国人,尽快前往医院“亲切探望”病榻上的刘晓波及其“患难与共”的夫人刘霞!
   
   “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太晚了”?
   “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不重要”?
   “一切的一切”,世界需要“刘晓波”!
   
   谢选骏指出:刘晓波的遭遇,首先说明诺贝尔奖的贬值,其次说明中国人的命不值钱——不仅在国内如此,在国际上也是这样。最后说明所有蚁民都一个命,不论他是刘晓波还是刘少奇。毛泽东只是没有倒台,否则的话,还不是同样的命。看看他的亲侄子毛远新就知道了。至于中国领导人的未来呢?只有天晓得了。也许就是现在的访民。
(2017/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