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谢选骏文集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北朝鲜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印度为什么不如中国?因为缺乏王者意识!
·印度准备先打垮中国再说
·没有中国压力,印度瓦解更快
·英国通过并吞印度才成为帝国
·中国共产党的“去共产党化”
·共产党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
·成吉思汗没有理念
·德皇威廉二世的精神后裔
·印度是不是天安门广场
·独裁比寡头更有效率
·一切刚刚开始还是一切即将结束
·小国时代的哀的美敦书(最后通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谢选骏: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内幕消息:针对中文新闻网站的入侵活动》(2017年7月6日【博闻社】)7月5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人权和科技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发布针对中文新闻网站入侵活动的内幕消息研究报告。
   
   公民实验室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一个跨学科的实验室,研究各类信息控制,如网络监控和内容过滤的影响,互联网的开放性和安全性,威胁人权等问题。该机构曾公布微信内部敏感词审查“潜规则”、iOS致命隐私漏洞等。


   公民实验室研究人员发现了多个假冒中文新闻网站的域名和网站。这些中文新闻网站包括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明镜新闻(Mingjing News),大纪元新闻(Epoch Times),香港01(HK01)和 博闻社(Bowen Press),它们经常报道被中国政府认为是禁忌或具有争议性的话题。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多语新闻聚合网站,专注于报道中国政治话题以及搜集记录在中国被审查的内容。2017年2月,该网站记者陆续收到一系列网络钓鱼邮件,发件人声称自己掌握一场针对明镜新闻网的黑客行动的内幕消息。邮件里的链接指向的实际上是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国数字时代内容管理系统登录页面的虚假网页——一个试图盗取记者帐号信息以进入该系统发布内容的聪明手段。不过,该手段没有如愿以偿地落实。这些邮件让中国数字时代工作人员产生怀疑,他们继而与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分享了这些邮件以作进一步分析。
   
   对这些针对中国数字时代的网络钓鱼攻击牵连出一起更广泛的网络攻击行动,这场攻击利用网络侦查、网络钓鱼及恶意软件来复制明镜新闻、大纪元时报、香港01和博闻社网站上的内容,并使用相似域名来冒充这些网站。目前尚未清楚这些新闻机构是否是这起网络攻击的直接目标,但该网络攻击连接的服务器同时也绑定了多个看起来像是不同新闻机构的虚假网站。
   
   例如对于博闻社:真正博闻社的域名是bowenpress.com?,虚假博闻社的域名是bowenpress .org。虚假网站可能用博闻社做诱饵来传播恶意软件。
   
   这起行动是又一个针对中国报道记者和新闻机构的网络间谍活动。近几年来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各大新闻机构都曾报道针对它们计算机网络和系统的入侵,入侵者的地理位置在中国。
   
   这些被攻击的新闻机构经常报道被中国政府认为是敏感的政治话题,它们的网站在中国大陆内也是被屏蔽的。不过,并没有确切证据指向这次的网络攻击来自被公开报道过的攻击者或者受国家赞助。
   
   这次网络攻击反映了报道中国的新闻机构乃至全球新闻媒体所面临的越来越多的安全挑战。公民实验室及其他研究人员此前也报道了许多记者被迫对网络间谍保持高度警戒的案例,比如最近公民实验室发现了一起针对墨西哥的记者的大规模网络攻击,该攻击使用的是只有该国政府才有途径接触的间谍软件。
   
   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的报告显示,2017年是全球新闻自由集体下滑的一年,不管是威权政府还是民主国家都在保护记者的安全和廉正上表现更差。
   
   谢选骏指出:其实,真正有效的还不是入侵这些中文网站,而是直接派出内鬼潜入这些中文网,或者干脆就是秘密收买这些中网站。这就是“不需要入侵的入侵”。总之坏办法很多,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就是爷”,呵呵。独裁者说了,花钱办上十八个报纸,就有舆论了。呵呵。这些都属于“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此文于2017年07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