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谢选骏文集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谢选骏: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内幕消息:针对中文新闻网站的入侵活动》(2017年7月6日【博闻社】)7月5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人权和科技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发布针对中文新闻网站入侵活动的内幕消息研究报告。
   
   公民实验室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一个跨学科的实验室,研究各类信息控制,如网络监控和内容过滤的影响,互联网的开放性和安全性,威胁人权等问题。该机构曾公布微信内部敏感词审查“潜规则”、iOS致命隐私漏洞等。


   公民实验室研究人员发现了多个假冒中文新闻网站的域名和网站。这些中文新闻网站包括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明镜新闻(Mingjing News),大纪元新闻(Epoch Times),香港01(HK01)和 博闻社(Bowen Press),它们经常报道被中国政府认为是禁忌或具有争议性的话题。
   
   中国数字时代是一个多语新闻聚合网站,专注于报道中国政治话题以及搜集记录在中国被审查的内容。2017年2月,该网站记者陆续收到一系列网络钓鱼邮件,发件人声称自己掌握一场针对明镜新闻网的黑客行动的内幕消息。邮件里的链接指向的实际上是一个看起来像是中国数字时代内容管理系统登录页面的虚假网页——一个试图盗取记者帐号信息以进入该系统发布内容的聪明手段。不过,该手段没有如愿以偿地落实。这些邮件让中国数字时代工作人员产生怀疑,他们继而与公民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分享了这些邮件以作进一步分析。
   
   对这些针对中国数字时代的网络钓鱼攻击牵连出一起更广泛的网络攻击行动,这场攻击利用网络侦查、网络钓鱼及恶意软件来复制明镜新闻、大纪元时报、香港01和博闻社网站上的内容,并使用相似域名来冒充这些网站。目前尚未清楚这些新闻机构是否是这起网络攻击的直接目标,但该网络攻击连接的服务器同时也绑定了多个看起来像是不同新闻机构的虚假网站。
   
   例如对于博闻社:真正博闻社的域名是bowenpress.com?,虚假博闻社的域名是bowenpress .org。虚假网站可能用博闻社做诱饵来传播恶意软件。
   
   这起行动是又一个针对中国报道记者和新闻机构的网络间谍活动。近几年来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各大新闻机构都曾报道针对它们计算机网络和系统的入侵,入侵者的地理位置在中国。
   
   这些被攻击的新闻机构经常报道被中国政府认为是敏感的政治话题,它们的网站在中国大陆内也是被屏蔽的。不过,并没有确切证据指向这次的网络攻击来自被公开报道过的攻击者或者受国家赞助。
   
   这次网络攻击反映了报道中国的新闻机构乃至全球新闻媒体所面临的越来越多的安全挑战。公民实验室及其他研究人员此前也报道了许多记者被迫对网络间谍保持高度警戒的案例,比如最近公民实验室发现了一起针对墨西哥的记者的大规模网络攻击,该攻击使用的是只有该国政府才有途径接触的间谍软件。
   
   国际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的报告显示,2017年是全球新闻自由集体下滑的一年,不管是威权政府还是民主国家都在保护记者的安全和廉正上表现更差。
   
   谢选骏指出:其实,真正有效的还不是入侵这些中文网站,而是直接派出内鬼潜入这些中文网,或者干脆就是秘密收买这些中网站。这就是“不需要入侵的入侵”。总之坏办法很多,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就是爷”,呵呵。独裁者说了,花钱办上十八个报纸,就有舆论了。呵呵。这些都属于“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此文于2017年07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