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谢选骏文集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谢选骏: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麻省理工的名誉教授:美国一头扎向悬崖》(2017-07-05 07:45:00  澎湃新闻)说:
   
   近日,88岁高龄的麻省理工学院名誉教授、语言学家和哲学家诺姆·乔姆斯基在麻省理工学院的一次座谈会上接受了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简称RT)“联络”栏目(On Contact)主持人克里斯·赫杰斯(Chris hedges)的采访,赫杰斯本人是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在采访中,乔姆斯基表示,最低工资应该是每小时20美元,“新自由主义是暴政”,而共和党则“致力于摧毁人类生存”,“我们正朝悬崖走去,而我们面临的最糟糕的悬崖是由市场体系带来的。”
   
   乔姆斯基追溯了现行新自由主义的历史,从上世纪70年代晚期的左派起源与右派起源,一直到唐纳德·特朗普时代。“新自由主义转向将决定权从公共舞台转移到了市场,”乔姆斯基说,他关于“美国梦之安魂曲”(Requiem for the American Dream,2015年同名纪录电影对乔姆斯基进行了深度访谈,译者注)主题的着作在今年早些时候出版。“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宣称自己正在增加自由,而实际上它只增加了暴政。”
   
   乔姆斯基说,把资本的利益——尤其是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的利益——置于人民之上,导致了“民主的削减”,“大多数人工资增长停滞或者下降”。而乔姆斯基则自称是社会主义者,主张更加合理的工资分配。“新自由主义让全世界的劳动人民互相竞争,却允许资本自由流动,事实上是对资本的高度保护。比如,知识产权对人民来说是一项巨大的税收,”乔姆斯基指出,微软对垄断技术专利和苹果的避税计划都是剥削普罗大众的手段。
   
   乔姆斯基是1992年杰出的媒介研究《制造共识》的共同作者,他指出,这些变化通过“教化”(indoctrination)将反对者钉在“反美”的耻辱柱上,被边缘化甚至被解散。“除了美国,我不知道还有其他哪个非极权主义、非威权主义的国家存在这一概念。这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概念。如果你批判政策——你就是‘反美’的。”乔姆斯基因普遍语法理论获得学术声誉,如今则主要关注气候变化,尤其是最近美国退出了前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
   
   “美国资本主义的野蛮派——共和党的立场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他们真的正在走向悬崖。历史上有哪个组织像这样致力于破坏人类生存?”一直以来,乔姆斯基不断批评特朗普。“当这个世界尝试做些什么的时候,美国却一头扎向悬崖。”赫杰斯对乔姆斯基的访谈共分为两部分,7月2日,今日俄罗斯刊出了第一部分。
   
   今日俄罗斯(以下简称“RT”):你在基于纪录片《美国梦的安魂曲》撰写的着作中,列出了十个财富与权力集中的要义(principal)。你第一个谈论的是“削减民主”,这是什么意思?
   
   诺姆·乔姆斯基(以下简称“NC”):首先我要评论的是,十大要义的建构主要归功于编辑的贡献。他们通过这种形式,将无数个小时的访谈和讨论进行了非常有效的整合。“削减民主”意味着人民的逐渐边缘化;削弱普通民众在公共决策制定中的作用,这是对70年代及其后的新自由主义转向的引介中,可以预期和预测的结果。战后美国社会经济史基本上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有时候被称为监管资本主义(regulated capitalism),在50年代到60年代嵌入到自由主义中,这是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平等主义也在增长,60年代一些运动致力于社会公正,这是个大幅增长和民主参与的时代——人们真正参与到公共舞台。所有的这些拥有不同的影响。一个影响是衰退,利润率的下降,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二个影响是人们过度热衷于参与公共事务。
   
   RT:这是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说的“超量民主”(excess of democracy),不是吗?
   
   NC:“超量民主”。事实上,两本非常重要的出版物都在70年代早期出版——都是针对这一理论的。有趣的是,它们处于政治光谱上对立的两端,却基本上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尽管采取了不同的修辞方式。第一个是《鲍威尔备忘录》(The Powell Memorandum),由一个在烟草公司工作的公司律师撰写,后来他成为了尼克松治下最高法院的法官。他撰写了一个备忘录,本应是保密的,但它被泄露给了美国商会(the US Chamber of Commerce)的商业团体。这一修辞相当迷人:他表达的观点在那些真正统治世界的人中并不罕见——他们的控制非常轻微地减弱了——就像被宠坏的三岁小孩没能得到一块糖果——这意味着世界末日。所以你真的需要去阅读这一修辞来领会它。
   
   RT:这时有一个对美国自由企业制度的攻击,不是吗?
   
   NC:商业世界在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和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的率领下遭受严重的攻击。我们是对美国生活一切重要方面仅存的攻击。然后,他说:“好吧,照顾我们,商人从根本上说拥有一切。我们是大学里的可靠伙伴。我们没必要让孩子们变得疯狂。我们终归可以控制媒体;我们拥有权力。”它要求商业世界动员起来保卫它们自己。这对右翼智囊团的增长有着很大的影响——大部分意识形态都是极右的。所以这是光谱上右翼的一端。然后你要进入光谱的另一端——基本上是卡特政府的自由主义。事实上,为卡特政府工作的三边委员会(the Trilateral Commission)——这一委员会基于工业民主国家:欧洲、日本和美国,基本上都是自由主义的国际主义者。他们出版了一本书,叫做“民主的危机”(The Crisis of Democracy),而这里的民主的危机指的是过量的民主。在60年代之前大多数人都是消极和冷漠的,而60年代,人们开始参与政治舞台、施压实现需求及其他事务的应然方式,有时候被称为特殊利益——意味着年轻人的利益、老年人的利益、农民的利益、工人的利益,换而言之,每个人的利益。只有公司部门的利益没被提到——因为它们是国家利益。然而,特殊利益给国家施加了太多的压力。所以,我们不得不在民主上更加自我节制。人们不得不回到消极和冷漠……带着些许怀旧,塞缪尔·亨廷顿提到杜鲁门时期,总统在一些华尔街律师和总经理协作下能够运转这个国家,而那时候并没有民主的危机。
   
   RT:让我们进入下一个点,关于“意识形态塑造”。你讨论过麦迪逊和亚里士多德的区别。他们都明白,只要存在不平等,富人和穷人之间就会存在紧张。麦迪逊呼吁政府削减民主,而亚里士多德的解决方式,你显然会赞成,是减少不平等。你的第二个点——意识形态塑造。我们提到了《鲍威尔备忘录》,提到了三边委员会,但是具体而言,他们针对的是社会的不同阶层。你曾讨论过他们为大学制定结构性方案的方式,利用债务将学生变成债奴,从而让大规模游行示威变得不可能,摧毁了公共机构。谈一谈将意识形态重新装配进新自由主义形式的过程。
   
   NC:我不想指出,是三边委员会领导了这些事态发展。这或多或少表达了自由主义精英在这些议题上的共识。因此,这是非常有趣的,教化青年当然是他们的说辞——众口一词的说辞,而负责教化青年的机构正在失责。
   
   RT:这是一种对教育机构有趣的描述方式。
   
   NC:这有点类似于刚才提到的怀旧论调,杜鲁门能够在很少的公司律师的协助下运转这个国家,然而这有点理想化了。应该有教化,学生不应该自由思考,他们当然不会这么说,但其真实含义就是学生不应该自由问询、思考和挑战——而这恰恰是一个好的教育体系中,学校和大学里的年轻人被鼓励去做的。但是这是危险的,因为他们质疑太多永恒的真理,包括精英统治和控制是不是必需的。这一点在整个历史中被不断表达。
   
   RT:你认为他们有多成功?
   
   NC:他们阐述的共识导致了许多事态的发展。这是相当成功的。例如,学院和大学开始实行一种商业模式,官僚主义已经实现了极大的发展,倾覆了教员控制和官僚控制之间的平衡。学费急剧增长,产生了强大的规训效果。在60年代,年轻人可以说:“OK,我可以休学一年,参与反战运动,或者女权运动,或者别的什么,然后我可以回来继续我的生活。”但是,如果你的头上悬着债务负担,你就做不到这些。如果你出身于法学院,想着:“我很乐意成为一名公共利益律师,但我还要偿还20万美元的债务。”你就只能去一个公司法律事务所,被吸收进这种文化。并且,有许多不同的方式施加规训影响。
   
   RT:你还谈到,一些对美帝国或美国资本主义突然的批评被安上“反美主义”的标签。
   
   NC:反美主义是一个有趣的概念。这个概念只存在于极权主义国家。打个比方,一个人在意大利批评贝卢斯科尼政府——他不会被指控为“反意大利”。在前苏联你可能被谴责为“反苏”,在巴西军事独裁中你可以是“反巴西”。但是除了美国,我不知道还有其他哪个非威权主义的国家存在这一概念。这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概念。如果你批判政策——你就是“反美”的。当然,它有非常有趣的圣经起源。最初使用这一概念的是亚哈王(King Ahab,圣经里的古以色列国王),他是圣经中极端邪恶的王者。他叫来先知以利亚(Prophet Elijah),问他为什么仇恨以色列,也就是为什么谴责邪恶国王的行为。这是一个基础概念:如果你挑战权威,你就是反社会、反文化、反社群的。
   
   谢选骏指出:乔姆斯基虽然是极左分子,却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大太平洋,跳下去吧,不会有事的,反而是一场精妙绝伦的高空花样跳水赛——中国领导人向美国领导人保证过了——“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还有,乔姆斯基不懂,为何有“反美”而没有“反意大利”,让我来教教他:因为美国虽然不是极权主义的,却是政治正确主义的,“反美”不就是“反对政治正确主义”。
(2017/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