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谢选骏文集
·希特勒余党扶植北韩对抗美国
·从学而优则仕到仕而优则学
·韩国是一个落井下石的民族
·极权体制往往崩溃于顶层核心
·千穿万穿只有马屁不穿
·为何有人老给习近平“抹黑使坏”——毛女李敏的女儿做小三
·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张力可能撕裂整个社会
·禽兽不如的朱棣父子可以进去迪尼斯世界纪录
·没有公民社会——何来打压一说
·专制制度与后宫社会
·千里之行,溃于足下
·摄像机可以颠覆国家政权
·照相机下出政权
·阿奎那是天使博士还是魔鬼博士
·莎士比亚是否一个雇凶杀人犯
·一个幽灵正在台湾徘徊
·中国成语PK英国诗剧
·中国整合世界都15年了,欧洲人假装不知道
·习近平要是真搞封禅大典就好了
·海峡两岸终于对等了
·崖山之后再无封禅
·中国何时举行真的封禅大典(文字版)
·禁止饿鬼罗斯进入大西洋、印度洋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谢选骏: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刘晓波死于英语不行?》(韩尚笑)说:
   
   刘晓波被害死了。

   
   他是被中共害死的,已经是国内外的共识。他是六四的“黑手”,零八宪章起草人之一。
   
   这些,其实都是表面现象,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我认为,刘晓波是死于英语不行,也就是说,他是死于他主修的中文。刘晓波自己生前也承认。(请详见附件)
   
   刘晓波生前曾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有自身无法摆脱的局限:语言问题。”
   
   “我没法用英语那样好的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将来有可能用英语表达的意思,但语言的味道会一点儿也没啦。所以,语言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
   
   “我最大的悲哀就是因为语言的局限性,还不得不为中国说话,我是在与一个非常愚昧、非常庸俗的东西对话,这种对话只会使自己的水平越来越低。”
   (香港《解放月报》1988年12月号)
   
   刘晓波的水平,最后真的就低的不能再低,低成了中国人的水平,低成了坑爹的中文水平!低成了毁了自己,也没救了别人的水平!
   
   刘晓波的悲剧,就在于误判。
   
   刘晓波,仅仅是因为英语的局限,以及为了虚无缥缈的理念,一个完全不合时宜的错误理念,却丧了卿卿性命,永叹的长恨歌……
   
   他被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瓜分的一点不剩,只剩下了我没有敌人。
   
   遗憾的是,刘晓波自己却全然不知,敌人是客观的存在,而非主观的想象,想象不当饭。
   
   我三十年前逃离中国的行动,今天我仍在苦口婆心地劝说中国人:尽快逃离!中国人,真的是会累死人!
   
   刘晓波没把别人累死,却被肝癌晚期病死了!死的让人痛,死的让人恨,无尽的痛和恨……
   
   刘晓波如果早认识我这个专修英美文学的长兄,或许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英语有我啊!
   
   可惜,他所认识的,都是一个不如一个装逼的傻逼中文……
   
   英语里有句话,我常引用,叫做 The proper words in the proper places are the true definition of style.(风格的真正定义,就是恰当的词语用在恰当的地方。/韩尚笑译)
   
   把甘地曼德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生搬硬套地挪到中国,本身就是大有问题,对象也驴唇不对马嘴,哪还有什么风格可言?
   
   诺贝尔和平奖,只是个虚设,如果拿着抽象当事业,是不是浪费生命,亵渎生命?!为个奖而坐牢丧命,值吗?
   
   如果真值,为什么别人不做?中国人,唯利是图的中国人,见到好处,会轮到你刘晓波?
   
   看看世界,看看中国,放眼望去,哪里有值的地方?
   
   如果没想到会遭此厄运,那么刘晓波不是轻敌就是判断有问题。何况刘晓波比轻敌还严重,明明虎狼当道,硬是全然不见,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有敌人?!
   
   是为了暂时的策略,还是从一开始在战略上就有问题?
   
   这是什么认知,这是什么判断,这是什么榜样?如果中国人人都去学习,中共统治一定会万年长,中国人会被宰割的最后一个不剩,真可谓,一片大地真干净!
   
   届时,我相信,大家在地狱里一定会恨死了这狗娘养的和理非!坑爹坑爷坑祖孙!
   
   可见,英文就是如此重要!
   
   我用英语思维,在澳洲率先绝食抗争,仍活着,因为我是在民主的英文世界。可刘晓波是用中文思考,是在专制的大陆乞求宪政,却被病死了!
   
   英中之毫厘,谬误之千里。
   
   这也正是黄河与海洋之别。
   
   刘晓波的中文殉道成功了,而我的英文殉道竟逆转了!这说明了什么?请诸位深思。
   
   这是不是说明了黄河的混浊不堪,海洋的透明湛蓝?
   
   刘晓波是怎么死的?
   
   让我告诉大家:刘晓波是死于英文不行,是中文的误判招致杀身之祸!难道不是吗?
   
   
   附
   
   刘晓波著名言论:中国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
   
   《转载》刘晓波著名言论:中国至少需要被殖民三百年
   (香港《解放月报》1988年12月号)
   
   问: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
   部分摘要:
   
   问:您在大陆被视为一匹“黑马”,言论“偏激”,他们怎么会放你出来的呢?
   
   刘晓波:我出国没感到多大阻力,手续办
   得非常顺利。邀请递上去,先由系里批准,再由学校批,我只去过国家教委两次,一次送材料,一次拿护照与签证。这在中国人中是非常顺利的,人家出国不知道要跑多少趟,简直要扒掉一层皮。我一次也没去过挪威大使馆!
   
   问:你自己会不会面临抉择呢?
   
   刘晓波:我有自身无法摆脱的局限:语言问题。我没法用英语那样好的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我将来有可能用英语表达的意思,但语言的味道会一点儿也没啦。
   
   所以,语言如果可以过关,中国会和我根本没有关系。
   
   我最大的悲哀就是因为语言的局限性,还不得不为中国说话,我是在与一个非常愚昧、非常庸俗的东西对话,这种对话只会使自己的水平越来越低。
   
   问:为什么会这样呢?中国人智能不低啊。
   
   刘晓波:那我回答不了。从制度、文化推到人种上去找?我无力去天空几十万年前的历史。中国人一直傲称古代四大发明,西方古代以来几百大发明都有了,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四大发明对中国今天惟一的意义,就是遮羞布!
   
   问:你曾宣称要彻底埋葬孔孟之道,在它的废墟上能建立现代中国文化,如果一个民族完全否定了她的传统文化、失去了基础,如何建设一个新文化?
   
   刘晓波:传统文化只是提供了一个否定的基础和起点,不是继承和承袭的基础。我认为孔子是个庸才,孟子比他有智慧,他承认的天才是庄子,从哲学上说,孔子什么都不是,孔子的学说是一种入世的为政治服务的学说,汉代把它变为统治工具,它的生命到汉代就该死亡了,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还没有死亡!不过,它面对新世界已经死亡了。
   
   西方有人喜欢孔子,不奇怪,因为是多元社会,但是在一元化的社会中,最好的东西也没用。所以孔子在东西方的意义不一样,如果中国是个多元化的政体,我不反对别人信仰马克思、信仰基督教、信仰孔子,但当前的中国,你信仰马克思就等于信仰一种思想独裁,因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是统治阶级的工具,是棍子,不具有理论意义。
   
   问:有人认为亚洲四小龙经济上的成功是儒学的胜利,证明儒学还有现代价值。
   
   刘晓波:这是胡说八道!也是忘恩负义。台湾、南韩、新加坡都有美国支持,日本也是,如果没有美国的人权观念的约束,这些国家可能什么都没有!这是东方人的丑恶,东方人面临着人的解放的问题,中国是一架政治机器,日本是一架经济机器,每个人都是机器上的一个螺丝钉。台湾、日本的人权问题表示解决,香港解决了西方近代的个人主义是功利化的,它争取的是政治与经济的权利,但现代存在主义哲学追求的则是生命意义上的个性解入,这是一种“纯哲学”。
   
   问:哲学问题我们只能点到辄止了。不如你说说,你如此反传统,是否同意全盘西化?
   
   刘晓波:现代化是至明真理:私有制、民主政治、言论自由、法律至上。这是无可争议的,中国不存在理论问题,只有政策问题,全盘西化就是人化、现代化,选择西化就是要过人的生活,西化与中国制度的区别就是人与非人的区别,换言之,要过人的生活就要选择全盘西化,没有和稀泥及调和的余地。
   
   我把西化叫做国际化、世界化,因为只有西化,人性才能充分发挥,这不是一个民族的选择,而是人类的选择,所以,我很讨厌“民族性”这个词。中国就讲不清什么是“中国特色”。
   
   问:据了解,大陆思想界对你阁下的这些高见,颇有一些如“走极端”、“绝对化”的批评,你有何辩解?是否有意赋予它的特
   殊意义?
   
   刘晓波:不是,我的声音只属于我自己,那只是中国的一种声音,别人搞条理很清晰、论证很严密的学问,我不反对,但我的方式就是这样,无以名之,但并不妨碍我欣赏西方的科学哲学。它严密的论证环环相扣,但我不会那样写,我的极端应有存在的理由,我并不要求别人和我一样。我不喜欢钱钟书那样写一条后引好几十条考证式的文章,那是他的一绝,我承认他的价值,虽然我可能认为他很荒谬。
   
   问:你的思路和表达方式有鲜明的个人色彩,是怎样形成的?通过思辩、经验还是人生的独特背景?
   
   刘晓波:我向来不喜谈“我的治学之道”,没什么道,只不过我与别人不同,其他没什么好谈的。有的人动辄谈成材之路……他妈的,你有什么资格给青年人做楷模,当青年导师!我很欣赏无法之法,每个人只有自己的方法,无统一的方法,做学问做人皆如此。任何一个人的成功,都是别人的坟墓,不要走别人的路。
   
   问:请你介绍一下,海外所说金观涛、李泽厚、方励之、温元凯是中国四大思想领袖,符不符合实际?
   
   刘晓波:某种情况下是符合的。不过,方励之要除外,只有李泽厚、刘宾雁、金观涛,他们和青年的关系是伯乐和千里马。他们的“伯乐欲”特别强,他们要不断发现人,给青年人写作,而年轻知识分子又要依靠大树来生活,进入名人圈子。中国不是千里马多,而是伯乐多,故尔千里马多。中国名人征服人的办法不是打不是骂,是抚摸你、关怀你,用类似女性般的温柔去同化你。
   
   问:他们四大领袖的思想在中国究竟有多大影响力?
   
   刘晓波:非常大。金观涛、李泽厚很有市场,尤其在大学生中,青年导师嘛。我演讲时,别人请教,我就说不向任何人教任何东西……我为什么要演讲,一是自我感觉好,二为了挣钱,不给够一小时多小钱,我就不去。
   
   钱是一种自我评价,有了一定数量的钱,你的生命也就随着开放到一定的广度。(众笑)我太清楚了!有次去北京友谊商店,见到一瓶160元外汇券的酒,当时我站在那瓶酒前面,感到自己是个弱者,完全被粉碎了!他妈的,你刘晓波出名、演讲,有什么用,这瓶酒都不能征服它!
   
   问:四大思想领袖对青年的引导,你认为是否全是正面的?有无负面的成分?
   
   刘晓波:我先要排除方励之,我认为他不是青年导师,他要自封的话,我也不喜欢。
   
   (问:为什么?)
   
   他有什么资格!!
   
   (问:他事实上已经是导师!)
   
   这叫做中国人制造偶像的先天遗传,有些人不愿当偶像,是别人把他推上去的,就像一个为掌声而跑的运动员。方励之人过的最大的关,不是和当权者的关系,而是和崇拜者之间的关系,是面对鲜花和掌声应该怎么办?我认为,他们每个人对青年的引导基本上是负面的。
   
   问:这样说来,中国思想界对青年一代的影响是一片空白了?
   
   刘晓波:中国现在的“文化热”是虚幻的,中国人的素质这样低,一个农业文明生存方式的国家,在十年内走完了西方两千年的精神进程,从古希腊到后现代派,似乎都接受了,但什么也没有接受,什么都玩了,什么都不地道、不深入,新名词只能满足人们的虚荣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