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善心汇与太平军]
谢选骏文集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心汇与太平军

   谢选骏:善心汇与太平军
   
   (一)
   
   《北京发生群体抗议,善心汇会员反对政府传销调查》(纽约时报2017年7月24日)说:


   
   成百上千名中国投资人周一涌上北京街头举行抗议。他们参与投资的项目被警方定性为传销,但周一的抗议却不是针对这家有人投入了一生积蓄的公司,而是针对调查这家公司的政府。
   
   投资失败引发群体抗议在中国并不鲜见,但如此规模的抗议以及抗议发生的时间都不同寻常。抗议发生在北京南部的大红门,距离天安门广场数英里之遥,而且再过几个月,中共就将召开十九大。这场抗议似乎有意让政府难堪。
   
   抗议爆发几小时后,警方调来大巴,用来把抗议者拉走。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警方于周五逮捕了这家名为善心汇的公司的几名成员。新华社说,公司法人代表张天明和其他几人被捕的罪名是“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等为幌子”,“骗取巨额财物”。
   
   北京的抗议者打出横幅,声称善心汇遭到“迫害”,呼吁习近平和他的政府过问他们的诉求。中国社交媒体上有关于其他城市与善心汇相关的抗议的帖子出现。
   
   该公司的一名投资人、40岁的赵国胜(音)说,他今年在善心汇投了3000元。他说,湖南省永州政府官员以传销罪名相威胁,敲诈善心汇。
   
   永州官方否认敲诈指控,称这是“对国家公职人员形象的恶意损害和合法权益的严重侵犯”。
   
   “今天在大红门抗议的人想要向政府施加压力,让他们释放公司领导,让公司正常运转,”赵国胜说。他并未参加北京的抗议活动。
   
   谢选骏指出:善心汇这个名字不像是传销组织的,它的行为方式更像是宗教组织的,这可能才是善心汇的慈善行为遭到政府强力镇压的真正原因。
   
   (二)
   
   《善心汇投资者北京大规模请愿遭遣返》(2017年7月24日美国之音)说:
   
   数千中国民间投资者连日来在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天安门广场、大红门商品交易批发市场等地集体请愿,手持标语牌和表示爱国的小五星红旗,表达诉求。消息人士说,在北京市警方官员出面接见后,大部分请愿者星期一被大巴车遣返原籍地,其中包括一些残疾人员。
   
   这些请愿者与一个被当局指控为传销组织的机构有关。该机构称作“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张天明和一些技术骨干本月早些时候被警方逮捕,他们被指控“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为由,在全国各地组织传销,骗取巨额财产。
   
   7月20日,一个以善心汇总部名义就该公司创办人张天明等人被捕一事发出的紧急通知说,所有善心汇残疾的会员们响应总部号召,明天(21日)紧急集合北京,请愿者前往北京的旅费由所属地中心上报公司商务中心报销。通知说,已经确定“张总和部分高层就关押在(湖南)永州公安局。”
   
   一名自称与请愿者近距离接触过的匿名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7月21日起,善心汇请愿人员从一些省份和地区赶到北京,前往中纪委等地集结,要求释放张天明等人。期间,一些请愿人员被扣在街道办事处,有人给送吃的、火腿肠、馒头和水。消息人士说,在几位北京市公安局的官员接见请愿者代表后,到7月24日晚上,大部分外地请愿人员被警方遣返。
   
   该消息人士把善心汇的集资获利方式称为“击鼓传花式”。他说,警方及早干预善心汇的集资活动冻结其账户,以免有人卷款潜逃,有利于返还投资人的被卷入资金。
   
   请愿者发布的视频显示,上百自称“家人”的善心汇会员一度在天安门广场静坐抗议,还有许多请愿者在街道两侧拉起红色横幅,表达诉求。视频显示,在北京市其他地方聚集的请愿者们要求立即释放张天明,让善心汇恢复正常运作。他们还呼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关注,他们拉起的横幅上写着:“习近平:依法及时解决群众合力诉求!”也有民众高喊“人民警察爱人民”及歌颂共产党的红色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有视频显示大批警察拉走请愿者进行清场的情况。
   
   这是1989年当局出动军队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首次出现民众到天安门广场集体静坐抗议,也是今年2月数千退伍军人上访中纪委要求改善生活待遇以来又一次大规模群众请愿集会。有报道说,这次到北京请愿的投资者总数多达数万。
   
   美国之音试图联系仍在北京的请愿人员直接了解情况,但被婉拒。其中一位请愿者用微信表示,中国的事情中国人自己办,让外国的办,性质就变了。发微信者还将记者希望客观报道的采访请求理解为外媒企图抹黑。他表示,抹黑中国的事情不能做。
   
   总部在深圳市的善心汇号称拥有500万会员遍布中国各地。
   
   善心汇董事长张天明今年早些时候发布微信说,永州市公安局以传销的名义,在4月份开始敲诈上千万。网上有传闻称,当时善心汇被永州警方欺诈2000万元。
   
   张天明7月1日又发微信说,“今天是党的生日, 看到在善心汇家人们的群里都是祝福的声音、相信党的声音、跟党走的声音!”这位被指控传销诈骗的善心汇创办人7月4日还在微信中表示,“永远跟党走!”
   
   中国近年来已经发生过多起令众多投资人血本无归的非法集资骗局,其中e租宝和泛亚等案件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受害人数多达几十万,他们在北京等地举行了数次集体抗议示威活动。
   
   将会关系到未来数年中国权力结构布局的中共19大预定今年秋季举行。在离19大只有几个月的高度敏感期,在天安门广场、中纪委等极为敏感的北京心脏地段发生了如此罕见的善心汇群众请愿活动,而且目前看来事件并未平息,这给当局造成的维稳压力显然非同一般。
   
   谢选骏指出:善心汇显然不是一个传销组织,因为它的领袖具有高度的政治意识,知道如何进行合法的组织运作。但即使如此,依然遭到政治敏感度极高的极权势力的打击消灭,因为他们才不管你的口号是否合法,就害怕你的实力足够强大。请记住,在中国的现行体制下,越有实力的就越危险,不论是郭文贵,还是刘晓波,还是孙政才,还是这位张天明。
   
   (三)
   
   《善心汇成员北京请愿促释放被抓高层 据称现场多达6万人》( 2017年7月25日博闻社)说:
   
   来自中国各地的数万名“善心汇”成员7月23日、24日连续两天在北京聚集维权。此前,“善心汇”被指涉嫌非法传销,法定代表人张天明被警方抓捕,会员的钱款全部遭到冻结。
   
   24日请愿行动升级,号称组织6万人到北京大红门国际中心外请愿,并准备到最高检请愿,要求释放被拘留的骨干成员。事件为北京十八年来罕见的大规模民众请愿,当局为防示威扩大,并封锁现场及屏闭手机讯号,动员多市公安入京城戒备。
   
   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善心汇)据称有数百万名成员,遍及多个省市。上周湖南永州警方闯进当地善心汇的会场,将董事长及多名高层等数十人带走后,当地连日出现小规模示威行动,未几蔓延至山东、湖南及北京等多个省市。
   
   其后成员分批进京进行浪接浪的示威请愿。上周六(22日)先有成员在中纪委大楼下跪请愿,翌日(23日)有成员在天安门广场先游行后静坐请愿。当局其后派员捉走示威者,送到关押访民的久敬庄。
   
   网传组织成员周一再到天安门请愿,岂料是声东击西。号称多达6万名成员到北京丰台区大红门国际中心集合,准备前往最高检请愿。网传短片显示,示威民众包括大批残障人士及妇孺,高呼“抓捕(善心汇人员)是冤案”,另展示要求中央、中纪委介入事件,平反冤案的横额。
   
   由于不断有外来示威者加入,有传示威人数一度达10万,挤满大红门国际中心外围广场及行人路,期间有人不支晕倒。警方其后封锁现场外围多条街道及北京地铁大红门地铁站,导致现场外围交通瘫痪。附近巴士乘客不甘困在车上,下车步行,令现场交通更加混乱,不少北京市民怨声载道。
   
   这是1989年当局出动军队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首次出现民众到天安门广场集体静坐抗议,也是今年2月数千退伍军人上访中纪委要求改善生活待遇以来又一次大规模群众请愿集会。
   
   总部在深圳市的善心汇号称拥有500万会员遍布中国各地。
   
   善心汇到底是什么?
   
   内地公安部上周五(21日)通报,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善心汇)法定代表人张天明等人,目前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据内地传媒报道,善心汇打着慈善布施为幌子,以高额回报引诱受害人在善心汇平台上进行投资。通过收入门费、拉人头等推广模式,利用新投资者的钱来支付旧投资者的利息和回报,而该模式已涉嫌构成传销、非法集资等违法行为。
   
   报道又指,受害人每年向善心汇缴纳300元,便可在“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注册成为一个会员帐号,然后每次以1至2个、每个100元的“善心币”进行投资,总收益将分为投资及推广两部分。
   
   会员只要“捐款”,几十天内就能获得高额回报,且捐款金额愈多回报率愈低,从而体现富人少赚、穷人多赚的慈善概念。
   
   在投资收益上则以投资额度的多少作为收益的多寡,并分为“特困区”、“贫困区”、“小康区”、“富人区”及“德善区”5个“布施区”,当中以投资额度1000元至3000元的“特困区”及“贫困区”回报最快及最高,投资7至10天后便分别可获50%及30%的收益。从投资模式可见,善心汇完全符合传销的“缴纳入门费”、“组成层级团队”及“按层级团队计酬”的3大特征。
   
   谢选骏指出:“慈善布施”是宗教纲领,“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是宗教组织,“特困区”、“贫困区”、“小康区”、“富人区”及“德善区”是宗教部队——显然,两极分化的中国社会已经出现了一支“太平军”。这可能就是中国社会开始重组的萌芽,谁说中国除了共产党之外没有任何有组织的力量呢?谁说中国除了共产党领导之外没有任何组织可以领导呢?我看善心汇就可以,不信的话,把他的领导人从监狱里放出来试一试如何?

此文于2017年07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