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善心汇与太平军]
谢选骏文集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心汇与太平军

   谢选骏:善心汇与太平军
   
   (一)
   
   《北京发生群体抗议,善心汇会员反对政府传销调查》(纽约时报2017年7月24日)说:


   
   成百上千名中国投资人周一涌上北京街头举行抗议。他们参与投资的项目被警方定性为传销,但周一的抗议却不是针对这家有人投入了一生积蓄的公司,而是针对调查这家公司的政府。
   
   投资失败引发群体抗议在中国并不鲜见,但如此规模的抗议以及抗议发生的时间都不同寻常。抗议发生在北京南部的大红门,距离天安门广场数英里之遥,而且再过几个月,中共就将召开十九大。这场抗议似乎有意让政府难堪。
   
   抗议爆发几小时后,警方调来大巴,用来把抗议者拉走。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警方于周五逮捕了这家名为善心汇的公司的几名成员。新华社说,公司法人代表张天明和其他几人被捕的罪名是“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等为幌子”,“骗取巨额财物”。
   
   北京的抗议者打出横幅,声称善心汇遭到“迫害”,呼吁习近平和他的政府过问他们的诉求。中国社交媒体上有关于其他城市与善心汇相关的抗议的帖子出现。
   
   该公司的一名投资人、40岁的赵国胜(音)说,他今年在善心汇投了3000元。他说,湖南省永州政府官员以传销罪名相威胁,敲诈善心汇。
   
   永州官方否认敲诈指控,称这是“对国家公职人员形象的恶意损害和合法权益的严重侵犯”。
   
   “今天在大红门抗议的人想要向政府施加压力,让他们释放公司领导,让公司正常运转,”赵国胜说。他并未参加北京的抗议活动。
   
   谢选骏指出:善心汇这个名字不像是传销组织的,它的行为方式更像是宗教组织的,这可能才是善心汇的慈善行为遭到政府强力镇压的真正原因。
   
   (二)
   
   《善心汇投资者北京大规模请愿遭遣返》(2017年7月24日美国之音)说:
   
   数千中国民间投资者连日来在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天安门广场、大红门商品交易批发市场等地集体请愿,手持标语牌和表示爱国的小五星红旗,表达诉求。消息人士说,在北京市警方官员出面接见后,大部分请愿者星期一被大巴车遣返原籍地,其中包括一些残疾人员。
   
   这些请愿者与一个被当局指控为传销组织的机构有关。该机构称作“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的法人代表张天明和一些技术骨干本月早些时候被警方逮捕,他们被指控“以扶贫济困,均富共生”为由,在全国各地组织传销,骗取巨额财产。
   
   7月20日,一个以善心汇总部名义就该公司创办人张天明等人被捕一事发出的紧急通知说,所有善心汇残疾的会员们响应总部号召,明天(21日)紧急集合北京,请愿者前往北京的旅费由所属地中心上报公司商务中心报销。通知说,已经确定“张总和部分高层就关押在(湖南)永州公安局。”
   
   一名自称与请愿者近距离接触过的匿名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7月21日起,善心汇请愿人员从一些省份和地区赶到北京,前往中纪委等地集结,要求释放张天明等人。期间,一些请愿人员被扣在街道办事处,有人给送吃的、火腿肠、馒头和水。消息人士说,在几位北京市公安局的官员接见请愿者代表后,到7月24日晚上,大部分外地请愿人员被警方遣返。
   
   该消息人士把善心汇的集资获利方式称为“击鼓传花式”。他说,警方及早干预善心汇的集资活动冻结其账户,以免有人卷款潜逃,有利于返还投资人的被卷入资金。
   
   请愿者发布的视频显示,上百自称“家人”的善心汇会员一度在天安门广场静坐抗议,还有许多请愿者在街道两侧拉起红色横幅,表达诉求。视频显示,在北京市其他地方聚集的请愿者们要求立即释放张天明,让善心汇恢复正常运作。他们还呼吁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关注,他们拉起的横幅上写着:“习近平:依法及时解决群众合力诉求!”也有民众高喊“人民警察爱人民”及歌颂共产党的红色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也有视频显示大批警察拉走请愿者进行清场的情况。
   
   这是1989年当局出动军队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首次出现民众到天安门广场集体静坐抗议,也是今年2月数千退伍军人上访中纪委要求改善生活待遇以来又一次大规模群众请愿集会。有报道说,这次到北京请愿的投资者总数多达数万。
   
   美国之音试图联系仍在北京的请愿人员直接了解情况,但被婉拒。其中一位请愿者用微信表示,中国的事情中国人自己办,让外国的办,性质就变了。发微信者还将记者希望客观报道的采访请求理解为外媒企图抹黑。他表示,抹黑中国的事情不能做。
   
   总部在深圳市的善心汇号称拥有500万会员遍布中国各地。
   
   善心汇董事长张天明今年早些时候发布微信说,永州市公安局以传销的名义,在4月份开始敲诈上千万。网上有传闻称,当时善心汇被永州警方欺诈2000万元。
   
   张天明7月1日又发微信说,“今天是党的生日, 看到在善心汇家人们的群里都是祝福的声音、相信党的声音、跟党走的声音!”这位被指控传销诈骗的善心汇创办人7月4日还在微信中表示,“永远跟党走!”
   
   中国近年来已经发生过多起令众多投资人血本无归的非法集资骗局,其中e租宝和泛亚等案件涉案金额高达数十亿美元,受害人数多达几十万,他们在北京等地举行了数次集体抗议示威活动。
   
   将会关系到未来数年中国权力结构布局的中共19大预定今年秋季举行。在离19大只有几个月的高度敏感期,在天安门广场、中纪委等极为敏感的北京心脏地段发生了如此罕见的善心汇群众请愿活动,而且目前看来事件并未平息,这给当局造成的维稳压力显然非同一般。
   
   谢选骏指出:善心汇显然不是一个传销组织,因为它的领袖具有高度的政治意识,知道如何进行合法的组织运作。但即使如此,依然遭到政治敏感度极高的极权势力的打击消灭,因为他们才不管你的口号是否合法,就害怕你的实力足够强大。请记住,在中国的现行体制下,越有实力的就越危险,不论是郭文贵,还是刘晓波,还是孙政才,还是这位张天明。
   
   (三)
   
   《善心汇成员北京请愿促释放被抓高层 据称现场多达6万人》( 2017年7月25日博闻社)说:
   
   来自中国各地的数万名“善心汇”成员7月23日、24日连续两天在北京聚集维权。此前,“善心汇”被指涉嫌非法传销,法定代表人张天明被警方抓捕,会员的钱款全部遭到冻结。
   
   24日请愿行动升级,号称组织6万人到北京大红门国际中心外请愿,并准备到最高检请愿,要求释放被拘留的骨干成员。事件为北京十八年来罕见的大规模民众请愿,当局为防示威扩大,并封锁现场及屏闭手机讯号,动员多市公安入京城戒备。
   
   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善心汇)据称有数百万名成员,遍及多个省市。上周湖南永州警方闯进当地善心汇的会场,将董事长及多名高层等数十人带走后,当地连日出现小规模示威行动,未几蔓延至山东、湖南及北京等多个省市。
   
   其后成员分批进京进行浪接浪的示威请愿。上周六(22日)先有成员在中纪委大楼下跪请愿,翌日(23日)有成员在天安门广场先游行后静坐请愿。当局其后派员捉走示威者,送到关押访民的久敬庄。
   
   网传组织成员周一再到天安门请愿,岂料是声东击西。号称多达6万名成员到北京丰台区大红门国际中心集合,准备前往最高检请愿。网传短片显示,示威民众包括大批残障人士及妇孺,高呼“抓捕(善心汇人员)是冤案”,另展示要求中央、中纪委介入事件,平反冤案的横额。
   
   由于不断有外来示威者加入,有传示威人数一度达10万,挤满大红门国际中心外围广场及行人路,期间有人不支晕倒。警方其后封锁现场外围多条街道及北京地铁大红门地铁站,导致现场外围交通瘫痪。附近巴士乘客不甘困在车上,下车步行,令现场交通更加混乱,不少北京市民怨声载道。
   
   这是1989年当局出动军队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后首次出现民众到天安门广场集体静坐抗议,也是今年2月数千退伍军人上访中纪委要求改善生活待遇以来又一次大规模群众请愿集会。
   
   总部在深圳市的善心汇号称拥有500万会员遍布中国各地。
   
   善心汇到底是什么?
   
   内地公安部上周五(21日)通报,深圳市善心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善心汇)法定代表人张天明等人,目前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据内地传媒报道,善心汇打着慈善布施为幌子,以高额回报引诱受害人在善心汇平台上进行投资。通过收入门费、拉人头等推广模式,利用新投资者的钱来支付旧投资者的利息和回报,而该模式已涉嫌构成传销、非法集资等违法行为。
   
   报道又指,受害人每年向善心汇缴纳300元,便可在“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注册成为一个会员帐号,然后每次以1至2个、每个100元的“善心币”进行投资,总收益将分为投资及推广两部分。
   
   会员只要“捐款”,几十天内就能获得高额回报,且捐款金额愈多回报率愈低,从而体现富人少赚、穷人多赚的慈善概念。
   
   在投资收益上则以投资额度的多少作为收益的多寡,并分为“特困区”、“贫困区”、“小康区”、“富人区”及“德善区”5个“布施区”,当中以投资额度1000元至3000元的“特困区”及“贫困区”回报最快及最高,投资7至10天后便分别可获50%及30%的收益。从投资模式可见,善心汇完全符合传销的“缴纳入门费”、“组成层级团队”及“按层级团队计酬”的3大特征。
   
   谢选骏指出:“慈善布施”是宗教纲领,“善心汇众扶互生大系统”是宗教组织,“特困区”、“贫困区”、“小康区”、“富人区”及“德善区”是宗教部队——显然,两极分化的中国社会已经出现了一支“太平军”。这可能就是中国社会开始重组的萌芽,谁说中国除了共产党之外没有任何有组织的力量呢?谁说中国除了共产党领导之外没有任何组织可以领导呢?我看善心汇就可以,不信的话,把他的领导人从监狱里放出来试一试如何?

此文于2017年07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