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谢选骏文集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漫谈习近平主义:新共党、新权威模式与“一党三分”》(2013-06-11 10:40:52《“微”言耸听》系列短篇之三)说:
   
   习近平他“舍不得”这个罪恶累累的党啊,舍不得它就此走向败毁结局,这与他老爹习仲勋不太一样——老子比儿子更多些人性,少些党性。——所以,习近平要“救党”。


   他要用“非激烈”清洗江泽民势力的方法,补救这艘即将下沉的破船。
   
   习近平的“蛇属性”让他在没把握时不出手,可以暂时向江示弱,然后反扑。
   
   可是,“打老虎”何其难也!拍苍蝇容易。有的苍蝇拍大些,拍疼了老虎的屁股,老虎的怒视怒吼,正让习老板及其打手左右为难啊。
   
   习近平要重振被江泽民毁坏的中共形象,治理起新加坡似的“权威与清廉”,维持“大一统”的强势和民心的民族主义凝聚,以“反腐”收拢中下层民心。
   
   可是,他的“新共党”、新民族主义、大国英雄主义“梦想”,到底能给他带来多少“自信”?“三个自信”其实并不比“三个代表”高明多少,都是掩耳盗铃似的自我蒙蔽而已。
   
   习近平说,自己与普京性格相似。确实,动作姿势、表情、走路的微晃等等,都显示这一点。习比普个子高,显得更随意一点、低调一点。
   
   习近平心目中要搞个“新共党”,类似新加坡的“永久执政党”,以其“新权威主义”为楷模?
   
   可惜,此非当年蒋中正期待陈独秀成立的“新共党”内涵,那是建立在真正多党制前提下的。
   
   习近平难成陈独秀、赵紫阳那样痛下决心跳出“党性”维护人性的人物,也不愿成为解散共党的前苏联戈氏、叶氏那样的人物。——前景何其堪忧!
   
   近来,许多人沉浸在于彭丽媛形象为习近平“加分”的梦中,忘记了横隔在那里的通往正常国家的鸿沟。
   
   江青没有彭丽媛这种“运气”,没能让老毛牵手出国晃悠。
   
   人们其实也不用感叹彭丽媛表现出的“女人性、人味”。她如果进入体制,也会被迫说假话、违心做事,正如许多中共体制内女官员一样。
   
   如果中共官员那一天,脱去了中共的邪恶外壳,也许每个女官员、夫人、官员,都会显得突然可爱起来,不像当初温家宝、汪洋等人这样被迫说些“精神分裂”式的话语。
   
   如果有一天,习近平的“新共党”在经过内部一番斗争、分化后,“一分为三”,左中右三派各自以不同的纲领称号居之,以“多派制”演绎多党制的竞争与制约、竞选,大家应不要感到惊讶:或许,这是和平通向民主与宪政的唯一机会啦!
   
   温家宝离退前所说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不就是偷偷隐晦的告诉大家:如果哪天中共统治帝国要变天,大家也不要害怕,国家会更好;中共老祖宗的邪法不足道哉!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对于习近平主义的诠释是多种多样。如果真是按照这位作者四年之前的预测,那么习近平主义就是最后的晚餐了。当然不是达芬奇画画的那种,而是一种二十一世纪的百年晚餐。无论以怎样的方式,新的南北朝都是要结束了,不论细节如何。2021年再见。
(2017/07/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