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谢选骏文集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发展习近平主义进行开创性的内部创业》(2015-01-19 11:40:30吴迪)说:
   
   


   如果说毛是开天辟地者,邓是守成者,那么习要做的不亚于全面的内部创业。创业不易,守成更难,内部创业就更难。眼下不应是羞于打旗帜的时候,应该全面系统地搭建起习近平主义,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虽然西方一直在渲染中国的强大和对美国霸权的巨大威胁,但在我的眼里,中国正处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之后最危险的时期,所谓大厦之将倾,谁人击楫中流。危险在哪里?最大的危险就在于自己。最大的一个忧患就是社会体制(Social Institutions)的塌陷,新的社会体制又没有被系统性地搭建。苏联的教训就是一个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最惧怕的——社会体制的塌陷;光靠国家机器,无法把这么多民族捆绑在一起。
   
   社会体制是在特定社会中,管理不同种类个人行为的可持续性的社会结构和社会秩序。最重要的社会体制包括信仰、国家治理、经济体制和法制体制。只有强大的社会体制,才是像中国这样的历史性的多民族国家繁荣统一的保证,才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最广泛的可能。
   
   搭建新的社会体制,首先是个打旗帜的问题。我以自己的经济学训练为基础,写过一系列的文章,阐述中国社会体制的问题,提出过很多解决方案。所以我看懂了习近平目前的一系列改革,可以说是击中了中国社会体制问题的七寸。
   
   如果说毛是开天辟地者,邓是守成者,那么习要做的不亚于全面的内部创业。创业不易,守成更难,内部创业就更难。眼下不应是羞于打旗帜的时候,应该全面系统地搭建起习近平主义,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美国有许多以总统命名的主义,比如里根主义、克林顿主义,中国为什么不可以?
   
   习近平主义的建设,将是系统性地搭建中国新的社会体制的开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将是继续完成现代中国尚未完成的国家建设(Nation Building)最关键的一役。正如我在《中国的毛泽东困境》中所阐述的,习近平主义要面临的信仰领域最大的挑战,就是共产主义已经失去了凝聚力和号召力,很难用来动员全体人民投身未完成的国家建设。面对皇帝的新装,不能再视若无睹。关于这点,其实习已提出了良策,那就是“中国梦”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国梦绝不仅仅是汽车和高收入,而更多在于每一个男人和女人,都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实现最高的社会地位和认可,不论他们出生时的富裕状况和家庭地位。我在《走进习近平的中国梦》中提出,要用社会流动性等经济学工具把“中国梦”量化,接上地气。“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历史性多民族国家,作为现代国家的Nation Building极为重要。我在英国6年,填过无数表格,发现英国的种族划分极为简单,比如我很想填自己是汉人,但每次我只能和印度人等归为亚裔(Asian)。
   
   中国的民族太多了,像汉人、满人、维人这些划分应该统统消失,打造成一个中华民族就够了,甚至可以为此特造一个新词在全球范围推广。中国要想在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现代国家,这一条路是无可回避的。民族是历史的包袱,中国要轻装前进。
   
   讲完了信仰,接下来谈国家治理。福山的新著《政治秩序和政治衰败》我读了,深契我心。如果政府的执行能力软弱,再好的社会制度也只是摆设,这当然也包括民主。福山很敬佩中国政府的国家治理能力,西方不少媒体对中国强大的“中央集权”充满了艳羡之词,但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中国的政治现实。这些洋大人要是能在中国下基层,当村长、乡长、县长,一路当到省长,就该知道“中央集权”在中国是很弱的,只是弱的程度不同罢了。
   
   “政令不出中南海”是句大实话。财政是关键,看看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在各级层次的零和博弈就知道了。中国的国家治理,在本质上并未打破延续千年的“门阀政治”和“藩镇割据”格局,面子千变万化,里子始终如一。关于这一点,我在《中国央企改革事关大国兴衰》中做了详细的阐述。中国国家治理的里子上千年都打不破,现在就能打破吗?回答是肯定的,国家治理也是生产力,而技术进步能带来生产率的飞跃。能给中国的国家治理带来革命性变化的技术进步已经来了,并且趋向成熟,这就是高铁、大数据和云计算。“门阀政治”和“藩镇割据”需要宽广的地理缓冲区和信息缓冲区,而高铁、大数据和云计算可以有效打破这些缓冲区,成为推进全面深化的改革的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最后要谈的是经济体制和法制体制的大戏,那就是建立健全财产权法制度,和对资产征税的法规体系,唯此“依法治国”才能打破利益集团固化和制衡缺失的僵局;被垄断禁锢的财富才能更多地涌向农民、中产阶级和农民工这些阶层。他们才能拥有更多资源加入内需的洪流,中国经济才有可能成功转型。
   
   但问题是立法容易执法难,因为中国自古以来便是一个人情大于法,权大于法的社会,能否打开执法环节的死结,将是“依法治国”的成败关键。要杜绝“人亡政息”,形成长治久安的稳定局面,就必须把解决方案法制化。中共要想百年执政,唯此一途。
   
   习近平主义是创造性地解决中国社会体制坍陷挑战的理论体系,为中国再争取30年和平发展,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实现有期。
   (作者是中国经济研究学者)
   
   谢选骏指出:为了突出“内部创业”的重要与更难,可怜的邓小平就被打成了“守成者”。其实,邓小平与其说是毛这个“开天辟地者”后面的“守成者”不如说是一个“颠覆者”。正因为如此,习近平才能够扮演“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仲裁角色。由此可见,历史确实是由胜利者写的。同时,也说明了、证明了,在彷徨之中莫衷一是的中国社会,现在对于一个新的“主义”的需求是多么强烈。大家甚至在“还搞不明白这个主义是什么”的时候,就打出了这个主义的旗号——这个主义就是习近平主义。
(2017/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