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谢选骏文集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习近平主义必须及时进行研究》(夏流烟2017-2-17 10:35)说:
   
   (网民老夏按:习近平主义的概念提出后,基本上在2015年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认同。而在2016年,认同的网友就更加多了。只是此前老夏在本系列反复讲到的原因,因为习近平同志目前还在一线工作,并且这个主义的实践,以及理论的提出,时间还不长,既不适合立刻在党内提,也不符合理论和实践结合的认识论,所以暂时老夏觉得只适合在民间提。但对这个概念的理论探索,以及对这个概念的意义性认识,却必须时不我待地进行。这是中国和世界两个革命和建设形势的需要。)


   
   世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持久战之三十四:习近平主义要及时进行深入研究
   
   今天在红德智库看到一位网友发言,说是“习近平主义”的提法太超前,应该由党内先来定论,然后才能跟上。这是一种典型的认识上的右倾,实践上的左倾。
   
   右倾和左倾并非极右和极左,只是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面,存在着先天的不足。只有当右倾和左倾发展到极端,才会成为极右和极左。但右倾和左倾本身,也会存在问题。轻则失去机遇,重则造成损失。
   
   我给这个网友的回答是:毛泽东主义在1931年的时候没有得到及时总结和研究,所以才会有王明主义。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思想认识的右倾,必然导致实践行动的左倾,不能与时俱进,做时代的绊脚石,做敌人的忠实朋友。
   
   例如张宏良同志,在这方面就有着典型的这种毛病。张宏良同志爱国爱党爱人民不?从张宏良自己的内心,当然是爱的。但他认识上右倾,死抱着自称马列毛主义的教条睡大觉。也就是只想保守,不想前进。马列毛说过的,他就认;否则,就当作一文不值。正因为有这种思想作祟,他才会连邓小平同志的革命性都不承认,纠集一帮喽啰组成所谓的反邓统一战线。张宏良同志非常可爱啊,你看他马列毛主义学得好不好?他都知道统一战线。但问题是,他的战线今天统一了吗?没有。
   
   张宏良也认为,习近平同志继承了马列毛主义,但是他嘴上拥习,却又反邓,这能够拥习吗?习近平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毛泽东主义也不是睡上几十年觉就能够凭空醒来的。没有邓江胡思想,就没有毛泽东主义的传承,也不会有习近平主义的诞生。
   
   这几天,左派又在兜售苏联某党的思想,这个党是全然不承认毛泽东之后的中国,认为中国离开了毛泽东主义的道路。他们依旧糊涂地以为,斯大林才是正确的道路,毛泽东传承了斯大林的道路。按照这个思想,他们一万年也绕不出来。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说过了,斯大林的道路,是连列宁主义也没有完全坚守的道路,是一条死路。斯大林之所以没有倒,是因为他终究坚持了部分的列宁主义,同时也得到了毛泽东主义的营养。但苏联变修,根子还在斯大林那里,因为斯大林没有及时用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形成正确的革命和建设的思想,他是一个将才,而不是帅才。
   
   只有毛泽东主义,才深入研究了革命在一国胜利后以及革命在本国胜利后的革命和建设问题,才给后来的革命和建设指出了正确的方向。邓江胡思想继承了毛泽东主义的道路,虽然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没有走偏。所以中国的胜利,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胜利。而苏联的失败,则是唯心主义和经验主义的失败。如果不弄清这个问题,就不能认识到马列毛习主义在今天的意义。
   
   所以张宏良同志倒是组建了反邓的统一战线,但他这个战线成功了吗?就反邓这一点来说,他们是越来越失败。因为他们解决不了既要坚持马列毛习主义又要唯心批判邓小平同志这个矛盾。所以他们的统一战线,只能逐渐变成分裂战线。他们完全脱离了实际,每当形势发展的时候,总会有很多问题是他们的机械理论不能解决的。毛泽东主义当然伟大,但你把毛泽东主义造成机器,那就再也伟大不起来了。
   
   右倾,就是保守,就是制造机器。而制造机器的结果,必然是行动上、实践上的激进,今天要打倒这个,明天要打倒那个,唯独想不到,最该打倒的其实是自己。所以左倾天天在讲“左右合流”,他们不知道,左右合流是有必然性的。因为没有左就没有右,没有右就没有左,要不然网络上也不会出现一位名曰“右而左”的网友。
   
   1931年,当毛泽东在红军进行了三年实践之后,中国革命已经选择了自己的领袖,也已经突破了主义,而中国的革命者却没有认识到这个伟大的时刻已经来临,依旧坐在屋子里故步自封,依旧在斯大林的瞎指挥之下没有任何革命章法。此后四年的惨痛损失,甚至在张国焘那里持续了六年的惨痛损失,就是没有及时与时俱进,没有及时总结出毛泽东主义并进行深入研究所惹的祸。
   
   当我们对已经出现的科学指导理论熟视无睹的时候,当我们不主动去接受和发展这种理论的时候,我们就必然要坐在故纸堆里坐失时机,并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如今,时不我待,世界革命和建设史最难得的战略机遇期正在等着习近平主义来指导我们的战斗,这个时候我们如果不能及时拥护这种正确的主义,就必然要犯1931年的错误。
   
   夏流烟从小学习毛泽东主义,后来又长期研究邓江胡思想,为什么没有提出邓江胡主义的概念?为什么单单提出习近平主义?并不是因为习近平现在在当政,夏流烟要拍马屁。如果要拍马屁,十年前夏流烟最穷困的时候,完全可以去拍其他人的马屁,不用等到现在。在网络上,夏流烟在2001年,就已经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但那时候夏流烟宁愿贫穷,也没有出来说类似的话。今天,夏流烟虽然还是贫穷,但毕竟比那时已经好些了,更不需要去拍任何人的马屁。
   
   但为什么夏流烟要首先提出“习近平主义”这个理论概念呢?说明一个新的主义的确诞生了,这个主义也的确能够指导我们应对新局势,抓住新机遇,解决新问题。这是从1928年以来88年间,共产革命最新的理论和实践突破。一个真正的革命领袖已经诞生,我们不必对他盲目崇拜,却必须埋头学习他的革命理论。
   
   而夏流烟提出“习近平主义”这个概念之后,野渡战友立刻表示对概念完全认同,并进而提出了“马列毛习主义”的概念。伴随着野渡战友和夏流烟进行了一个月的深入研究之后,现在又有新的战友认同了这两个概念。夏流烟深信,伴随着形势不断发展,这两个概念也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到。
   目前来说,党内已经认识到了习近平主义的意义,之所以没有这个提法,夏流烟前面已经论述过了,一方面在对“韬光养晦”的理解上还有分歧,但更多还是因为党内的新传统,尽量不在领导人当政的时期提出以这个领导人命名的概念。这个传统很好。党内不做,民间来做,这才是真正的新常态。党内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就可以了。
   
   昨天我看到了“习近平治理布局”的提法,我觉得这种提法,不如党内的表述更加科学。“习近平同志的系列讲话”,这是“习近平主义”,是一种完全的表述。而仅仅用“治理布局”来描述,则有点以偏概全,是人为地给习近平主义套上锁链。
   
   习近平主义的指向,是全世界范围内全面的革命和建设,而不仅是治理布局那么简单。如果单单讲治理布局,那就没有习近平主义了,只有习近平思想,而且是非常非常偏的思想。而且治理布局虽然大方向不会变,但随着形势的发展,随时都会有小调整,如果单单关注布局,必然给了极左和极右更多借尸还魂的机会。
   
   极左和极右最喜欢的,就是你给他一些条条框框和公式,他自己去填空就可以了。但习近平主义不是填空,马列毛习主义从来拒绝填空。思想是活的,填空是死的。填空必然走向僵化,走向教条,不是左的教条,就是右的教条。只有用活的思想来进行学习和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只要永远着眼于中国革命建设和世界革命建设两个大局,就可以在习近平主义的指导下,得到更多正确的结论,进行更多正确的实践。从前的邓江胡思想,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毛泽东主义的。今天我们依然要用这种态度来对待习近平主义。我们要用马列毛习主义来提高认识,指导实践,而不是再次拿来作为教条。
   
   其实对于网友不认同“习近平主义”的提法,我在前面的文章也说过,至今党内都还不认同“毛泽东主义”的提法,依旧讲“毛泽东思想”,但现在有人反对“毛泽东主义”的提法么?我想是不会有人反对的。习近平主义也是一样。仅仅因为这两个主义是中国人提出的,党内有些羞羞答答。
   
   其实这是不必的。列宁主义,不也是从马克思主义诞生的么?既然有列宁主义,为什么不能有毛泽东主义和习近平主义?
   
   我在提出“习近平主义”这个概念的时候,已经清晰指出了马列毛习主义产生的条件和任务:马克思主义,提出了辩证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并给出了共产革命的方向;列宁主义,指导一国革命胜利并初步进行建设,但因为列宁死的早,后一个任务没有完成;毛泽东主义,完成了列宁没有来得及完成的任务,同时给出了在更加广泛的范围内革命和建设的方向和方法;习近平主义,在完成以上任务的基础上,带领全世界人民进入共产革命的战略决胜阶段,并解决这个阶段的新问题。
   
   所以习近平主义,是历史在正确的时刻选择了正确的人,提出了正确的主义。全世界革命者都必须抓住机遇,确立习近平主义的科学指导地位,并在习近平主义的指导下,团结一致,共同迎接最后的胜利。
   
   如果不走1931年的回头路,我们就必须在2015年做好这件大事。目前看来,我们勉强算是及格了,但还需要继续努力,不骄不躁。
   
   谢选骏指出:毛泽东盛赞群众,因为他知道群众白痴居多,而且卑怯居多、匿名居多,可以愚弄,可以吆喝,可以挥手前进……现在网民亦复如是。他们竟然搞不懂毛泽东都不敢自称主义,结果他们追随文革期间的红卫兵崽,把那毛泽东思想僭称为毛泽东主义。在他们的嘴里如此吐出来的“习近平主义”,那就只能比毛泽东思想等而下之了,那就无法超越毛泽东思想了,甚至无法超越邓小平理论,不过是换装的“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群众的赞扬,等于是毒药。当然,就更加无法超越马列主义,把中国从文化亡国的状态里解放出来。
(2017/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