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谢选骏文集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习近平主义的终结》(Sep 25 2015 8:27PM任协华)说:
   
   一、习近平主义第一步:红色血统加中国梦

   
   习近平并不是第一个提出以“红色血统”,主导政权方向的中共党魁,但毫无疑问,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公然以血统论进行意识形态灌输,则意味着统治集团的危险倾向,已经成为使历史倒退的事实。作为当下中共权贵的标志人物,习近平所倡导的中国梦,其实质依然是进行高压统治,依靠武力清洗政治异议,制定并施行新的政治规矩,继续愚民宣传,并一步步通过其特有的出身背景,最终登上并巩固在中共极权集团内、集所有权力于一身的宝座。
   
   因此,中国梦,就是习近平的皇帝梦。于是,假借反法西斯斗争胜利这一大好机会,来满足皇袍加身后所需要的登基大典,并且不仅如此,还要在此之前,用宣布大赦营造帝皇作派,以表明不仅“依法治国”,更要“仁治天下”,却又同时,对大陆民众尤其是维权访民大打出手,抓捕刑拘之外,仍不忘随意捏造罪名,对大爆炸之后丧失家园成为流民、灾民的民众置之不理,绑架民意,达到逼迫签约的目的。
   
   正是在这种草木皆兵的病态心理下,习氏极权把北京(包括周边地区)打造成了一座活生生的社会大监狱,就连树上的鸟窝也不放过,带着自以为是的傲慢,竭力在国际上扮演万国来贺的强盛形象,甚至邀请被国际组织通缉的反人类罪犯。然而,谜底终究还是会被揭开,凡此种种,无不是用金钱和利益收买而来。即便几代中共领导层集合登台亮相,也掩饰不了专制利益体已经失效并即将倒台的沮丧心情。
   
   二、极权也高喊“人权”与“民主”
   
   而这一切,又在预示着中共极权通过有意抽空历史内涵,以专制下的暴力洗脑,包装伪普世话语的真实意图。正如每个独裁政权都首先要向世人标榜惟有自己才正义那样,中共向来擅长用意识形态的各种宣传机构,形成并提炼出极权意义上最具有迷惑性的政治话语。他们将专制改头换面,为不正当的政治权力来源进行鼓吹,试图用表面民族主义掩盖其政治思维的僵化和反常,在口头上比西方世界还要重视人权。不仅如此,甚至已经编造出了大陆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这样的欺世谎言。
   
   然而,正是在习近平自以为高明的政治权谋下,他很遗憾地忘记了反法西斯不仅是历史的一个篇章,也同时是当代政局的必然事实。那就是他和他的中共政治集团一样,都属于法西斯阵营,是一切邪恶政权经过历史变异后,所产生的反人类文明的构成部分。
   
   由此,无论是纪念反法西斯斗争的胜利,还是荒唐透顶的特赦,亦或炫耀武力的阅兵,都不过是对中共执政合法性的诡辩,等于公然告诉人们,他们有枪,所以是合法的。并且不但如此,还要君临天安门,表演登基大典。但却又忽而右手挥舞,忽而左手招摇,究其根源,绝不是一时疏忽,而是在更深的层面上,准确地折射出了习近平内心里得意之极形同暴君的粗鲁举止。他所谓的政治规矩,不过是为了架空法律,而这些法律本来就是他们自己制定的。这种背离文明的荒唐行径,说穿了,就是对民众权利的践踏和抢劫。
   
   三、习近平主义再深入:抢劫经济学
   
   同样,经由极权包装产生的强国形象,就其实质而言,既不在经济学及其政治伦理的基点之内,也不可能成为极权优势的核心支撑。因为极权所收获的社会资本增长,并不是建立在创造性体系之内。极权或专制形态下的经济也不会与社会整体的格局相融,更不会与国际金融形成衔接。因为极权经济是通过掠夺和抢劫得来的,并不在金融正向流通的范畴内。依靠暴力维稳体系,卖地、卖矿、卖环境,对庞大的人口数量进行盘剥,从而获得天价红利,同时对大陆民众不断压榨、驱赶、追杀获得巨额财富……这一切,不但和经济发展无关,反而是权力罪恶的体现。也即:极权经济所累积而成的庞大金库,其中的每一分硬币,都在折射着民众被奴役的悲惨景象。
   
   但就在这种貌似腰缠万贯、傲视全球并寄生当下世界第一大极权经济体的形象下,中共却遭受到了来自经济趋势的重创,大陆股市及证券市场的崩溃之所以无法拯救,哪怕用尽一切政治手段,也不可能产生有效控制,是因为这是所有掠夺式经济都将抵达的必然归宿,不存在任何意外可言。由此,对于正受到极权入侵的大陆民众,他们的觉醒和抗争力量,就不会因为中共日益加强的洗脑而丧失,也不会因为持续升级的暴力镇压而结束。而对于西方世界,也正在从刚开始的半信半疑,逐步转变为对中共明确的不信任。最重要的改变是,在国际政治的平台上,极权体制已经丧失和文明世界进行对话的可能。
   
   四、坐享其成的极权本质
   
   极权带来的另外一个社会噩梦是,它在运用政治手段不断进行社会抢劫外,同时也运用一切堂而皇之的借口进行专制式的强迫众筹,也就是将统治领域内的一切,作为要挟民众屈服的一党货物,并不断随意更改价格,鼓吹泡沫,以累积方式征收社会保护经费,压垮创造肌体,从而不但能在长时期内坐享其成,还要勒令全社会将极权视之为唯一主体。
   
   此种必须服从且不得申辩的反历史进程形象,从习近平接掌中共大权,到以比法西斯更为邪恶的阅兵,都在以非常清晰的脉络展现于世界的视野中。因此,不要以为阅兵前后不准民众开火做饭是可笑的,也不要觉得极权动用一切手段,包括上厕所都要检查身份证是荒唐的,而是恰恰相反,习近平阅兵的目的之一,就是要驯服民众反抗极权的信心,并要证明极权作为统治载体的不可动摇性。同时,除了公然威胁民众之外,还要对人权和正义进行武力示威,以便进行更大范围的政治剥夺和清洗。这一点,正如同中共既然敢于公开篡改历史,编造谎言,那又为什么不祭出更暴力的、比法西斯主义更邪恶的大旗一样,用比法西斯还要恐怖的手段纪念反法西斯胜利,这样的荒谬举动,就是他们正在昭示于全世界的宣言。而这就是极权本质的体现,是极权宣告其合法统治的具体行为。
   
   五、习近平主义作为骗术:表演超能力
   
   由极权包装并经宣传机器的渲染,构成的就是中共用伪民主话语营造的通向奴役的道路,而这也是所有共产主义神话中最为顶级的谎言,如同习近平主义这种玄而又玄的骗术一样,在本质上,和江湖术士王林没有区别。也即:极权用反文明进程的架构,进行政治特权的诡辩和演变。具体而言,中共一向是用表演自身具有和普通民众不一样的超人类能力,来表明统治的专有性和不可替代性,“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是其中最经不起推敲但又影响最广的口号,通过这种刻意替换和没有任何逻辑关联的话语,在统治时期内进行不断重复和涂抹,并由此获得超社会群体的特别权力。
   
   尽管,无论是经济形态还是文化领域,中共治下的社会整体,毫无可能以正当方式获取进行发展的动力,然而,中共可以通过抢劫、恶意牺牲环境和掠夺民脂民膏,以及不断扩充、修订仅有利于极权的法律,来迫使民众为极权的延续付出一切。因而,从这个意义来说,所谓的习近平主义,不仅是法西斯主义在东方版图上的再生,也是中共专制共同体滥用武力、构陷人权,对治下民众实施侵犯的统治性话语。
   
   而由此形成的极权之链,又具有着令人生疑的巨大吸附力,尤其是在表面正当的反法西斯口号之下,这种迷幻不但导致了民主阵营的犹豫不决,也同时构成了对民主意愿的真实伤害。这是因为有很多人将极权的非逻辑循环,理解成了极权的胜利而不是崩溃。其中最常见的思维是,在中共的领导下,大陆的经济发展了,民众生活比过去提高了。但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大陆的经济实际上并不是通过发展获得的,也不是通过中共实现的,就象民众的生活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保障一样。乃是因为这一切假象,都是中共通过不断加强对民众的奴役和剥削强制收割的。这就是为什么要反复强调,民众血汗和专制暴利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假象产生了巨大的迷惑性,更严重的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民众的人权和自由予以彻底剥夺的基础上。一个反对并压制民众人权的政治集团,是没有经济和未来可谈的,就象极权没有胜利可谈一样。
   
   六、极权、执政合法性与共产主义:偷换逻辑
   
   依照习近平主义的辩解,和所谓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如同之前的“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其实都在反映着极权思维对逻辑的偷换。也就是,运用反逻辑的宣传机器灌输极权的逻辑,不仅是中共,也是习近平政权对大陆继续实行高压统治的一贯选择。这种选择,既是血腥极权的传统,也是对一切人道精神和思想源流的摧毁,但是,习近平主义又忘记了,任何一种反人类的政治运行,必然会激发起社会机体渴望摧毁极权的正义力量。
   
   在习近平主义之下,借王歧山之口,以含糊其辞的“历史选择”,为中共执政的合法性进行诡辩,但却只字不提执政本身就是中共的编造。也不提历史的选择到底是来自宣传欺骗还是武装阴谋。浅薄地把人心向背看成执政基础的危机,但又时刻不忘誓死维护红色特权,找不到理由解释暴力维稳不仅依然存在,同时更为加剧的当下现状,就象解释不出习近平抛出的“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论调一样,这种矛盾,无不是来自极权对人权的侵犯,根本不具有合法的理论基础和现实依据。
   
   七、走向终结
   
   极权体制在本质上是一种衰弱体制,它除了终结自己别无选择。因此,中共式的极权,实际上就是无政府主义的恶意扩展,不仅在一般层面上与民争利,更是极尽全力,用党的组织窃取、代理并渗透一切。
   
   由此,建立在反市场经济下的极权扩张体系,已经步入到最黑暗的空间,是因为中共奴役下的社会状况,不仅对剩余价值进行掠夺,也开始上升为对整个价值产业的毁灭,经济整体日趋凋亡,民众企业遭受重伤,尤其是社会整体价值被中共强行作为政权暴利时,大陆就不会是什么最民主的国家,而是相反,大陆仅仅是权贵中共的乐园,但却是底层民众的炼狱。但是,这依然不是极权胜利的标志,而只可能是习近平主义的终结。
   
   谢选骏指出:上文的逻辑很不严谨。这里限于篇幅仅举一例证明——“红色血统”和“皇帝梦”不是一个东西,而且是相反的东西。“红色血统”是以军事贵族主义为基础的;“皇帝梦”则是以等视天下苍生的平民主义为基础的。军事贵族主义,是古代南北朝政治的特点,也是现代南北朝政治的特点,不管南朝还是北朝都是如此,不管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如此。尽管古代的北朝和现代的共产党,要比古代的南朝和现代国民党,具有更为清冽的军事贵族特点,所以才能战而胜之、甚至统而一之。“皇帝梦”则是完全相反的东西,那是平定六国军事贵族以后形成的。袁世凯的错误,就在于他没有认清形势,企图在一个军事贵族(军阀)势力方兴未艾的时代,推行平民主义的治国方针。毛泽东的文革之所以失败,也是由于类似的问题,他最后不得不向陈再道等军阀低头,而他的家族也被叶剑英等军阀一扫而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