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谢选骏文集
·全球之光第三部: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
·全球之光第四部: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著
·全球之光第五部:集中力量、一以贯之
·全球之光第六部: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
·全球之光第七部:一位天子退隐苍穹
·《中国精神形式》第一章至第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九章至第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十七章至第二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二十五章至第三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三十三章至第四十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一章至第四十八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四十九章至第五十六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五十七章至第六十四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111
   2014年6月4日 8:39
   猪和人是有区别的,人有思想,而猪只知道吃饱了等着挨宰。你到底是属于什么?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7:38
   关键是你的奴隶地位变了没?
   
   张恺
   2014年6月4日 11:31
   你们是什么东西呢?总是说别人是猪、奴隶。这就是你们所向往的普世价值和言论自由吗?鄙视!!!!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2:57
   呻吟管用的话还用看毛片么?别呻吟了啦,人早就爽呆了。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7:40
   政治流氓能谈出什么正经话来?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12:04
   经济的发展是怎么来的?
   1. 巨量超发人民币
   2. 挖光地下资源
   3. 环境污染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12:00
   25年前这么说,今年这么说,25年后还这么说。什么时候能说对呢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11:55
   VOA今年特别卖力,把以前不出来的人都拉出来上镜头。这些人很多国内连名字都不熟悉,更不要说什么影响力。他们25年就说中国完了,中共马上要垮台了,这些预言什么时候能实现,美国的智库都不相信。
   
   虞 (中国(共产轴心))
   2014年6月4日 11:18
   《河殇》对我们的影响巨大深远得无以言表,六四屠城之后,《河殇》查禁之后,解说词手抄本在民间流传,本人就抄写五遍之多,影响一小圈人。
   
   中国的民主自由解放运动,屠城之后更深入广泛了,也从天安门枪声响起那时,民众就认清了中共绑匪的反人民反人权反人类反人性的本质,是党卫军的坦克自毁专政合法性的根基,即,这个非民选的非法的极权特权中共八旗统制集团,是这个人类星球最大最邪恶最嗜血最淫暴的政教合一的共惨轴心!!
   
   维基揭秘 (China)
   2014年6月4日 11:13
   中共强权专制法西斯六十多年使中国人既失去物质家园又失去精神家园,没了信仰、没了道德、权钱主义。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举步维艰、坎坷多舛一方面是由于中共当局的严密控制和恐怖高压,一方面与中国几千年封建专制形成的奴性和儒家中庸文化不无关系,人们应该清楚的是:韩台的民主变革都是在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的强力支持或强大压力下发生的。
   
   苏晓康的确老了 (他以前说的是对的,但今天反而糊涂了)
   2014年6月4日 8:39
   记者提问说:“问:“你刚才提到了文化跟政治的关系。我想顺着这个问题再问一下。有批评者说,你当年主笔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电视片《河殇》批判中国传统文化,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可能是文不对题。因为南朝鲜北朝鲜是一种传统文化,西德和东德是一种传统文化,台湾和中国大陆都是一种文化。但两边文明发展截然不同,可见传统文化不能左右一个国家的发展。对这种批评,你如何看?” 苏晓康在回答是却不如当年河殇纪录片解说词回答了。显然苏老了。其实,台湾、南北朝鲜、东西德的确已经民主转型了,但是中国的问题在于,体量太大是前者们不可比的。中共就是以体量大的13亿人做人质,才能无恶不作的,西方却无可奈何,但中国本质上还是奴才文化造成的。
   
   田力 (中国)
   2014年6月4日 8:27
   苏某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除开坏境比25年前差外,我看其余都比25前好!不过苏某这么说也有体谅他的地方,因为他要吃饭,当然要讨好一些人,有时是言不由衷。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9:49
   你发这条,主子付你多少钱?呵呵。
   
   不具名
   2014年6月4日 9:55
   五毛,你说自己呢!好可怜!要发十条才有五块呢,马上就要不够买一个馒头了。
   
   谢选骏指出:苏晓康是报告文学作家,观察敏锐,文笔犀利,但是文史哲方面不是他的专长。当年我们在一起讨论《河殇》的思路时,我就发现这个问题,所以我才受命写作《河殇第一稿》。我去他家的时候,发现他的书柜里有许多现代作品和一些翻译的书,但是没有一本中国的古书。这一点与远志明倒是很像,所以他们两人倒是比较谈得来。这也使得他们对于中国问题的理解缺乏深度。所以在他们批判传统的时候,就以为中国的传统很简单,就像1980年代的共产党中国那样。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告诉他们中国的传统十分丰富,我们需要回到祖辈文化,进行中国的文艺复兴。所以,我批判传统是有分寸的,是指桑骂槐的。他们不是,他们是一刀切的。例如,就上面的话题说,苏晓康凭借他的敏感知道中国和苏联先后陷入共产党统治是有其文化原因的,但却说不出这些原因具体是什么。而对历史比较熟悉的人就会知道,这是因为中苏两国都有蒙古统治的背景,甚至都有蒙古统治遗留下来的共同血脉,所以有些中国人看到苏联人就觉得那个亲哪,因为他们的祖上都是被蒙古人杂交过的。所以他们知道“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他们现在努力挣扎,无非就是想避免这个历史的宿命。所以,我给《河殇》的第一稿命名是“走出黄河心理”,也就是“走出延安精神”。也就是因为这一点激怒了共产党当权派。而关于对“龙”、“黄河心理”、“长城精神”的批判,也都来自谢选骏的主意。后来,《河殇》激起了八九民运(《人民日报》对此定性为“《河殇》是反革命暴乱的蓝图”。),而八九民运直接推动了“苏东波”,导致共产党阵营的全面瓦解。这个巨大的历史功勋(它起码解除了苏联对中国的地缘威胁)不是偶然的,而是基于深刻的历史共振——原因是蒙古帝国旧有板块的内部裂变。
   
   据历史记载:蒙古第二次西征(1236-1242年)于窝阔台汗在位时期发动,以拔都为主帅,先后征服伏尔加保加利亚、保加利亚人的卡马突厥国、基辅罗斯,进而灭亡位于东欧平原的基辅罗斯,而后击溃波兰王国和神圣罗马帝国、波西米亚与捷克、摩拉维亚与斯洛伐克、奥地利大公国联军、大败匈牙利王国、打败保加利亚第二帝国,远达当时意大利的威尼斯共和国的达尔马提亚(前锋已经进军到今东北意大利)、原南斯拉夫地区的拉什卡……这个范围,岂不是正好画出了斯大林的社会主义阵营吗?所以,成吉思汗的各族后代那么热爱“斯大林同志”这头怪胎,即使被他残害了,临死还高呼“万岁”,这就是延安精神。
   
   不知道思考这一点,那就是真的很肤浅啦。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7/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