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谢选骏文集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按照下文的意思,中国拿下世界第一的宝座已经指日可待了,这样,离开谢选骏2004年提出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全球》已经不远了。但是他忽略了一个短板,中国现有的体制是军事管制性质的,不是社会创新性质的,所以还有一个鸿沟需要跨越。正如谢选骏一再指出的,这一鸿沟的跨越类似于秦——汉之间的跨越和隋——唐之间的跨越——虽说汉承秦制、唐承隋制是一种流行说法,但其间的差异却在于“政权是否向全民开放”。秦朝和隋朝表面上完成了统一,实际上没有弥合征服者和被征服之间的裂痕,这一社会和解的任务结果不得不留给汉朝和唐朝来完成。何况,共产党现在连表面的“祖国统一”也还尚未完成呢。如果大陆能够并吞台湾,则是相当于北朝(隋朝)并吞了南朝(陈朝),离开盛唐只差一步了!
   
   
   谢选骏: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美国军事霸权将崩溃,撑不过20年?》(2017-07-16 20:01:01占豪)说:
   
   中国是美国的挑战者,是美国的全球战略对手,这是美国给中国的明确定位。虽然,中国并不把自己定位为挑战美国的角色,也不会去刻意挑战美国的全球霸权,但客观上中国却是正在终结美国霸权最有力的推动者。
   
   由于当今世界经济融合得已经非常紧密,中美彼此的战略分歧虽然很大,但共同利益一样很大,再加上大国之间恐怖的核平衡,中美之间既有博弈也有合作,过去一二十年这种格局越发凸显,未来也必将如此。中美之间爆发直接对抗的几率并不高,更多的将是体现在政治、经济、科技和军事几个方面的竞争。
   
   经济竞争方面,从战略视角看中国正在对美国实现弯道超车。这种弯道超车不是体现在中国在未来10年内将会实现对美国GDP的超越方面,而是在战略层面。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战略简直天上地下,前者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共同协作发展共同致富繁荣,后者是撕毁签好的协议耍流氓玩“美国优先”吃拿卡要。这种战略性质的区别,在数年之后将逐渐体现出优劣来,一旦长期的优劣势积累下来,莫说特朗普两个任期的时间,就是一个任期的时间对美国国家信誉方面的打击都不是10年能补回来。何况,一向自我的美国人又怎么可能放下姿态补这种漏洞呢?
   
   科技层面,中国无疑还与美国整体有很大差距,但中国在科技方面的投入在增加,中国巨大的市场会推进科技进步,中国的科研能力在快速提升,中美之间的差距在很多领域都在快速缩小,局部中国正在追上甚至赶超,这意味着再有20年中国将会在大部分领域与美国不相伯仲。
   
   在笔者看来,中美之间的大国竞争最主要的还是体现在政治和军事层面,而政治层面更多还是基于军事层面。因此,中美军事领域的竞争是竞争的核心。由于中美两国直接爆发大规模战争概率很低,那么这种竞争更多的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军队的规模和综合战力,二是军事科技的发展水平。这两个方面,军队的规模和战力某种程度上不是很容易准确衡量出来,最终往往在比较的时候还是装备实力的叠加。在综合国力不相上下的情况下,装备数量的多寡只是时间问题,装备的科技水平才是关键。所以说,中美之间的军事竞争,估计有一半的着力点都在军事科技水平方面。
   
   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在军备方面一直世界绝对领先,从没有落后过。美苏冷战时期,虽然苏联一直和美国搞军备竞赛,但由于在综合经济实力上苏联与美国差距太大,苏联整体落后美国不说,最终苏联还在对抗中崩溃了。
   
   苏联当时之所以与美国竞争一直处于下方,除了本身科技水平就有差距外,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苏联没有足够大的市场和市场经济,不能把更多的人和资源通过市场需求给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经济机器。而美国则不同,他不断地通过市场的力量来聚集资源并推动科技进步与经济发展,并最终在与苏联的竞争中取得胜利。在笔者看来,苏联其实已经做得不错,其集约式的发展模式使其可以尽最大努力做到节约资源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对抗,并最终保持近半个世纪不败。但是,这种竞争是长期的竞争,所以最终苏联在不能将中国纳入自己体系的情况下竞争落败是必然的。
   
   然而,现在的中国与当年的苏联是有本质不同的。
   
   一方面,中国在经济上已经与西方融合在一起,大家彼此不能随便进入对抗状态,因为那样必然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西方内部的利益也发生了大的战略分歧,这都决定了虽然美国想搞东西方冷战,但都不可能搞成。利益融合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环境就不可能像冷战那样,中国就不会有苏联那样的环境压力。
   
   另一方面,今天的中国是将苏联的计划经济发展模式的优势和市场经济发展模式优势都融为一体的经济体。在计划方面,中国从国家层面有大的“五年计划”,有战略规划,有区域经济发展规划等等各种计划;在市场方面,中国的市场放得越来越开,甚至某些方面开放程度已经超越了西方市场经济。这两种模式的融合,意味着中国在发展上更具方向性、规划性和节奏性的同时,还充分利用了世界市场和中国14亿人的内需市场,内外两个市场给中国经济所带来的可持续循环动力非常之大。
   
   所以,从宏观方面说,中国在经济发展的制度层面已经远远优于西方。面对后危机时代,西方毫无办法,只能用资本在内部空转的方式稳住经济,然后再用危机输出的方式来达到转嫁危机的目的。现实情况是,经济虽然暂时稳住了,但后危机时代的发展问题一直没能解决,危机转嫁得也不彻底。相比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中国立足于自身的市场需求,立足于自身的工业能力,再尽量融合更广泛的资本,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一下子给世界指出了发展方向。这种将自身、世界经济资源放在一个棋盘上去看,并且提出了具体的战略规划布局和落实策略,一旦最终完全实现,其价值岂是十个二十个诺贝尔经济学奖能比的?经济学奖的那些专家玩的是策略或局部,是小修小补,而“一带一路”倡议玩得是战略是全局。
   
   就内部而言,西方国家现在已经无法解决国家利益和资本利益之间的冲突问题,所以很多国家决策并不能准确代表整个国家的根本利益,或者说资本利益与普通百姓的利益诉求已经发生了路线分歧,这是由西方长期的自由经济发展模式决定的,国家手里掌握的资源太少。中国则不同,一方面政府掌握了大量的资源调动权,另一方面私有资本掌握的资源也越来越大,但由于战略资源和国家权力掌握在中共这一专业政治家群体手里,所以中国最终在十八大提出了混合所有制和深化体制改革的思路。所谓混合所有制,本质上就是将国家全民的利益与资本(包括国有资本、私有资本、世界范围内的各种资本等,来者不拒)的利益融合在了一起,并且将这些利益以体系的方式固定在中国这个国家平台上。
   
   基于上述,我们可以说,无论是世界范围内的国家战略,还是国家经济发展模式的政治经济体制,中国都已优于西方,而且这种优势是独有且无法复制的,西方的政治经济体制基因决定了无法复制中国模式。而这种体制,又是军事科技发展体制的基础,在这种体制上已经落后的情况下,虽然美国在军事科技领域依然领先中国很多,但这种领先优势会越来越小,并且会在一二十年逐渐消失。
   
   就军事装备发展方面,陆军、火箭军笔者认为就不必比较了,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在这两个方面并不比中国先进很多,另一方面是因为中美在世界范围内体现政治影响力差距的主要还是海、空军。所以,我们就拿最近中美军舰和战机的发展来做个比较。
   
   中国军事装备的发展是装备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采取了小步快跑的策略,即一种装备研制出来后先小批量装备,装备的同时赶紧研制升级版,并尽快研发下一代。如此模式,使得中国可以用很少的军费投入,更快地研制出先进的装备,中国用这种方法正在军事科技领域追上领先国家。
   
   海军方面,以中国刚刚下水的055大型驱逐舰为例,用中国特色的发展模式,已经发展出了技术层次上明显高于美国现役最先进驱逐舰的水面舰艇。美国之所以在这方面正被中国赶超,根本原因在于两点:
   
   一、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的战略误判。苏联的解体让美国认为未来50年美国在海上不会遇到挑战,所以发展了“朱姆沃尔特级”的濒海战斗舰,结果现在这艘舰不但造价高,更是战略上跑偏、不符合未来作战要求的战舰,最终迫使美国放弃了发展该舰。而美国现在用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则是上世纪80年代的技术底子,随着时间推移和055将逐渐拉开差距。
   
   二、美国的军事装备发展模式。美国不是和中国这样的发展策略,而是在选型确认一种装备后,通过大量装备让军火商获得巨大的利润,然后再用这些利润发展更先进的武器。这种模式在过去很奏效,因为过去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是苏联。现在,这种模式显然已经落后,由于中国没有全球霸权的军事压力,所以小步快跑让中国用更少的投入获得了更快的军备科技进步产出。现在,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和军事装备需求增大,这种投入产出速度越来越快。而且,在这方面中国由于是国有资源的循环,这使得中国的军事装备发展在面对自己时不以盈利为目的,盈利的钱同样属于国家的另一个口袋,这使得中国的军事装备发展的成本更低、效率更高。这方面,可以看看中国过去几年研发军舰、战机的速度和效率就知道了。如果未来在制造领域再能赶上美国,中国在军事装备发展领域将会比美国有效率得多。
   
   在水面舰艇方面,美国现在比中国更具优势的就是航母。笔者相信,再有10年中国的10万吨航母一定也会面世,到那时中国在这方面也将不再弱于美国。
   
   空军方面,以J20为例,中国从2011年1月11日首飞到装备部队,实际上只花了6年时间,这比美国发展F22和F35时速度快得多。既然J20装备了,那么根据中国装备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的发展模式,我们的五代机(也有称六代机)应该也在研制之中了。这种进程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中国和美国在研制战机进程上已能保持基本一致节奏了,换句话说在战机发展进度上已经不输于美国了。现在与美国的差距,主要是局部技术(譬如发动机)和四代机的装备数量上。譬如,美国的F22和F35的数量比中国J20装备数量多得多。
   
   但是,再来看美国战机的发展计划和速度上,战略节奏上已经明显慢了。据美国国防部最近的一份采购报告显示,F—35战机项目可能还要再涨价275亿美元。美国媒体评论,这一旷日持久、预算严重超标的武器项目是五角大楼历史上最“烧钱”的项目,战机的采购总耗资可能高达4065亿美元,比先前预计多出275亿美元。美国国防部F—35战机项目负责人马特·温特解释说,涨价主要是由于F—35战机生产计划有所调整。美国空军把每年采购这款战机的数量上限从80架下调至60架,这就意味着整体采购期将延后6年,即从2038年延长至2044年。报告预测,今后50年间,F—35战机项目的培训和保养费用可能达到1万亿美元。加上4065亿美元的采购费用,这一项目总耗资有望超过1.4万亿美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