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胥志义:国界与消费自由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能不能把因“刑讯逼供”定罪的人都放出来?
·胥志义:歌功颂德永远不会有改革
·胥志义: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带来“权贵资本主义”
·胥志义:正义的人都应对金三专制政权说不
·胥志义:只有政府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苹果公司的“盾”与美国政府的“矛”
·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正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的分离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国家崛起”是什么崛起?
·胥志义:生存权与“贫民窟”
·胥志义:政权的脆弱性或导致旧体制回归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胥志义:打倒黄世仁能否解放喜儿?
·胥志义:国企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伟大的自由女神
· 胥志义:外汇是中国经济的命脉
· 胥志义:全球化终将埋葬凯恩斯主义
·胥志义:特朗普能不能挽救美国的就业岗位?
·胥志义:奥巴马的“不跟你玩”与特朗普的“国家对抗”
·胥志义:保护私有产权最重要的是保护自由
· 胥志义:中美差距——“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
· 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胥志义:监控十八年,费用超千万,食物中下药,强迫人犯罪
·胥志义:寻求律师帮助
·求助
·胥志义:求助SOS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一种“软暴行”——写给新闻界的朋友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胥志义:“扶贫”与“返贫”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的哥德巴赫猜想
·胥志义:消灭私有制颠覆了基本的社会秩序
·胥志义: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中国落后的政治经济体制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与爱国主义
·胥志义:“陈伯达现象”与智力异化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广义民主是社会均衡机制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乌坎的民主为什么会失败?
·胥志义: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中国落后的政治经济体制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漫谈市场经济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关于改革的最后呐喊
·胥志义: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陈伯达现象”与智力异化
·胥志义:歌功颂德永远不会有改革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落后不一定挨打,专制政权却很可能挨打
·胥志义:落后不一定挨打,专制政权却很可能挨打
·胥志义:市场化全球化下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广义民主是社会均衡机制
·胥志义:论消灭贫富差距之不可能与不可以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全球化正从商品流通阶段向生产要素流通阶段转变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职能的分离
·胥志义:写给中国的“左派”
·胥志义: 市场经济与贫富差距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三,“卖国”是一顶子虚乌有的帽子
   
   当我们潜意识中把爱某种血统文化,或爱某种制度,或爱国家的某种地域范围(比如大国或帝国),甚至爱某个领袖,当成爱“国”,国家就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国家的概念则产生变异。“爱国”成为一种容易走极瑞的动员口号,“卖国”则成为攻击对手、压迫民众、并且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林彪逃离中国,王立军进美使馆,是否“叛国”?离开这块土地,脱离某个国家有罪吗?他们或有其它行为,而构成犯罪,但与国有何干系?“叛国罪”从何说起?中国人想到国外谋生,为何成“偷渡”,并以此获刑?一个国家的制度,限制人的自由流动,是侵害人权。因为制度被迫“偷渡”,“偷渡”就是一种莫明其妙的“罪行”。中国人与外国人有通婚、交往,能说是“里通外国”?血统与文化互相影响并非固定不变。经济人际社会交往更是人之常情。用国的边界限制交往范围,也是侵害人权。“里通外国”何偿不是莫须有的帽子?“颠复国家”,国家能够颠复得了吗?你可以颠复掌握国家机器的政权,但你能颠复国家机器吗?你可以颠复一个国家的制度,但你能颠复这块土地吗?既然国家不等于政权,为什么“颠复政权”,要说成是“颠复国家政权”?是否一个很轻的罪,扯上国家,就变成很严重的罪?
   
   李鸿章签割地条约,被认为是“卖国”。他卖的是谁的“国”?当然是满清朝廷的“国”,朝廷的管理地域缩小了。这些地本来就是满清暴力集团打出来的,送不送给他人是满清统治集团的事,与中国的老百姓有何干系?如果说他有罪的话,只是他没有问过被割地上的人民,愿不愿意接受外国人的管理。如果外国人对老百姓更凶狠,他便有罪,如果外国人对老百姓更好,老百姓还要感谢他。所以凡是两个专制统治集团割城争地,只是他们的私事,与国有何关系?那来的“卖国”?
   
   有人说,民主国家难道不要领土完整?就可以随便把土地送给他国?如果某块土地无人居住,当然民主国家不会轻易送人。因为土地是一种资源。但目前世界上除南极之外,几乎没有无人居住的土地。所以我们现在说的领土,基本上是指有人居住的土地。有人居住的土地,土地的主人便是居住于此的人民。这块土地便不是一种资源,而是一个社会体。他们通过民主建立了自己的管理机构(民主国家普遍的地域自治),并认可某种契约,即认可某个国家。如果他们不愿脱离这个国家,国家的当权者能有权力把这个社会体送给他国吗?如果别国想用暴力把这个社会体纳入本国管理,这个社会体的人和这个社会体所在的国家一定会进行反抗。但这不是捍卫“领土完整”,而是捍卫这个社会体人民的民主选择权利。苏格兰闹独立,卡梅伦只能劝说,并用大家庭的情感来引导,却不能动用武力镇压,因为这是苏格兰人的权利。澳大利亚为留不留在英联邦而展开一场全国大辩论,赞成与反对的各有理由,说明民主正在缓慢却又不可逆转地摧毁传统的国家观念。
   
   “叛国”或“卖国”,不仅在法理上难以成立,而且是利用民众的地域民族团体情感,打击人的一种手段。一个专制者,为了打击政治对手,往往无中生有的说对手是“卖国”。这不但使自己好象站在真理一边,也使对手陷入民众的某种情感包围之中。崇祯皇帝说袁崇焕与鞑子勾结,处死于菜市口,那些有着浓厚民族情感的人围观,争食其肉。可见民族情感力量的强大。中国人现在争民主自由,那些“五毛”不是来讨论民主自由究竟好不好,而是开口大骂民主自由人士是“卖国”,就是想利用大多数中国人都有的民族地域团体情感,以围剿民主自由人士,阻碍民主自由观念的传播。即便是民主自由人士,也不敢丢掉“爱国”这个屏障,说实现民主自由就是“爱国”。其实实现民主自由是爱人权、爱自由、爱民主、爱法制、爱公平正义,并不是“爱国”。
   
   当“爱国”成为一种主义时,国家便成为一种神、一种膜拜的偶像、一种要为其献出生命的图腾、一种社会个体行为的主宰、一种侵害人权的棍棒。专制者最喜欢制造这种神。因为专制制度下,他就是国。把国神化,便是把自己神化。中国要摆脱专制,走向文明,真是任重而道远。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7/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