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徐水良文集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徐水良

   
   

   
   2017-6-25日

   
   我前一段时间的帖子说:
   
   “这些年,广大民众低度暴力抗争,风起云涌。那是民众的选择。也是对中共特线们不断污蔑暴力抗暴的有力回击。是民众用自己的暴力抗争,对胡平及花瓶民运们的反暴力或和、理、非谬论,进行有力的批驳。”
   
   可是,这段时间,胡平、杨建利不断重复他们的陈词滥调,继续宣扬他们的长期谬论。
   
   本文,我主要对杨建利的两个帖子,《对非暴力抗争的几条简述》和《杨建利给国内外暴力革命派的调查问卷》,仅仅对其中的要害问题,进行最简要的批驳。其他许多问题,只好放到今后适当的时机,再来进一步批驳。
   
   
   一、简驳杨建利《对非暴力抗争的几条简述》(杨文见附1)

   
   暴力抗争还是非暴力抗争,改良还是革命,和平改良还是暴力改良,和平革命还是暴力革命,这些,都仅仅是保护自己的权利,以及实现自由民主的策略,它们本身不是目的。
   
   任何策略,都是根据客观实际情况制定的。暴力抗争还是非暴力抗争,改良还是革命,和平改良还是暴力改良,和平革命还是暴力革命,都是由客观历史条件和实际情况决定的。而且是随着客观实际情况的不断变化而不断发展变化的。
   
   在毛时代,民主派或者广大民众反对毛共的斗争,毫无疑问必须采用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方法,举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子,小心翼翼地去批判和反对毛和毛共的某些具体东西。否则,不打红旗,直接采用毫不掩饰的批判方式,那是冒险主义。那样的做法,不仅不可能产生大的、有效的效果,而且几乎肯定要掉脑袋。
   
   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仍然采用这种办法,打起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旗,去批判马列毛和中共,那就纯粹是不识事务。
   
   同样,用过去极度艰难情况下严格的和平非暴力策略,来反对和限制目前广大民众根据自己实际情况不断采取的低度暴力抗争,同样也是不识事务。
   
   而坚持用过去(和目前的)非暴力抗争,或者坚持目前的低度暴力抗争,来放弃未来可能条件下,比较高度的暴力抗争和暴力革命的权利,反对一切情况下以暴制暴的权利,或者坚持告别革命的谬论,反对未来一切和平革命或暴力革命,甚至反对一切暴力改良和激进和平改良(改良,一般都是激进变革),只坚持和平、渐进或者缓进,只要量变,不要质变,那就是纯粹的叛徒行为。
   
   顺便说,在无敌派那里,非暴力抗争,非暴力不合作,往往只剩下非暴力,没有抗争或不合作。相反,在他们那里,一般是非暴力合作,非暴力“良性互动”,非暴力“和解合作”、妥协合作,建设性“反对”派,等等。看刘晓波和花瓶民运许多人过去的文章,就可以知道,非暴力不合作,他们往往只抓住非暴力,相反,他们从来不强调不合作,而是强调妥协,强调“和解合作”,“良性互动”。相信大家还记得那无数次关于“和解合作”、“原谅”宽容中共罪犯等等问题的辩论。而且,那没有敌人,那和解合作,那良性互动,只对中共有效。相反,他们把反共革命派看作敌人,不断污蔑攻击。你看那柴玲,提倡宽容谅解邓小平李鹏,但绝不宽容谅解对她有不同意见的民运人士。就是例子。
   
   胡平、杨建利,花瓶民运,中共特线,和一切没有敌人的无敌派,他们扶植起来的,中国特有的,以伪造历史事实和历史规律、肆意撒谎为特点的告别革命派,都非要把以前某些特殊情况下的特殊策略,包括和、理、非,变成永久的策略,甚至变成不可动摇的原则。
   
   当现在国内低度暴力抗争早已风起云涌的时候。胡平杨建利坚持鼓吹的非暴力白衣行动、黑衣等行动、杨建利的走路秀等等,既没有风险,但也没有意义,因此没有人参与,不断遭到失败,已远远落后于客观实际,远远落后于民众的觉悟水平。他们这个时候还要坚持他们的那一套,不断否定或者反对民众的必要的低度暴力抗争,站到革命民主派和广大民众的对立面,纯属不识时务。
   
   他们那一套所谓没有风险的低门槛策略,所谓和平非暴力没有风险或者低风险的东西,如黑衣行动,白衣行动,杨建利的走路秀等等,他们以为只要门槛低,群众自然就会踊跃参与。但实际上,恰恰相反,没有人对他们那一套和平非暴力没有风险或者低风险低门槛的东西感兴趣,他们的那一套不断失败。
   
   将近十年前,我就早已经指出,他们那一套必然失败,失败的原因是:你那种低风险的东西,早已远远落后于客观需要。你那一套,风险确实很低,可是,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所以,你风险再低,你也无法吸引民众去参与这种现在已经没有意义的儿童式的游戏,因此只能搞得冷冷清清,以失败告终。结果,你们那种低门槛、低风险的游戏,不断出于你们自己的意料之外,不断遭到失败,那是是必然的。
   
   相反,包括低度暴力抗争在内的民众抗暴运动,那风险自然比胡平杨建利的低门槛、低风险游戏大的多,但因为那不是游戏,而是真正的有重大意义的抗争,所以,这些高风险的抗争,仍然在全国风起云涌。
   
   实际上,决定人们行动的,往往是人们的收获和付出之比,或者利益和风险之比,这才是许多人常常在实际中,考虑和决定自己行动的东西。你风险再大,可是获益更大,还是有许多人会去积极参与。你风险再低,门槛再低,但几乎没有意义,徒劳无功,就没有人会去参与。
   
   可是,胡平和杨建利们,迄今都不明白这些道理,或者装作不明白这个道理,迄今都在不断重谈他们那种地门槛、低风险的陈词滥调。坚持站到风起云涌的民众低度暴力抗争的对立面,客观上或者主观上起到帮助中共维稳的作用。
   
   实际上,武装到牙齿的是中共。中共掌握着国家暴力,军队和警察的暴力的是中共。胡平杨建利们应该向中共去宣扬和平非暴力,他们无的放矢地、喋喋不休地对目前手无寸铁的民众宣扬和平非暴力,完全是搞错了方向。
   
   劝胡平杨建利们,你们无的放矢地喋喋不休地宣扬和平非暴力,完全是不识事务。也许,未来革命中,当军队起义或倒戈,反共队伍及民众手里掌握武器的时候,你们载来宣扬,也还不迟。不过,到那个时候,也许你们早就从一个非暴力极端走向另一个暴力极端了。即使你们仍然坚持宣扬你们的非暴力那一套,民众恐怕也早就把你们当作噪音,或叛徒内奸了。
   
   因篇幅限制,我的批驳无法写得很长。包括许多概念上的混乱以及许多胡说八道的东西,这次都只好放在一边。为了节省篇幅,请朋友们参阅本人过去文章:
   附3:《花瓶民运可以休矣!》附4:《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胜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附5:《驳胡平:人人学习杨佳邓玉娇反抗精神有什么不好?》
   
   
   二、对《杨建利给国内外暴力革命派的调查问卷》的批驳(杨文见附件2)

   
   胡平贴出:《杨建利给国内外暴力革命派的调查问卷》
   
   本人认为,杨建利这个问卷,完全是误导。
   
   革命,无论是暴力还是和平,最重要的是客观历史条件的成熟。
   
   64以后,目前仍然没有产生新的革命,原因不在于某个人或某些人、某些组织的主观愿望,而在于客观历史条件迄今没有成熟。
   
   可是,调查却没有这一类非常重要的选项。
   
   第二、没有判断当代互联网时代历史条件下,将会产生或必然产生的革命形式。调查没有这个选项。
   
   当代互联网时代的革命,完全是突发事件形式的革命。而突发事件的产生,完全取决于客观实际情况。常常取决于突发偶然事件,谁也无法预见、更无法决定突发偶然事件和突发革命在哪一天、在哪个地方发生。
   
   参见附6本人文章:《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偶然事件》。
   
   杨建利的调查,不仅没有这一类选项。恰恰相反,杨建利按照孙中山和毛时代的陈旧革命思维,来误导他人,似乎互联网时代的革命,还是孙中山和毛时代的就是革命,是由某个人、某些人、某个组织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搞出来的。这完全是地地道道的误导。
   
   此外还有其他重要问题其他选项,也都缺少。
   
   互联网时代的革命不一定是暴力革命,互联网时代的革命,一般是天鹅绒革命,或者花季革命,很难归入暴力革命的范畴。
   
   实际上,革命派的一切努力,都是努力推动和创造历史条件。并且按照互联网时代的革命特点,去推动历史的发展。去促进和制造产生突发偶然事件的客观条件。但突发偶然事件的发生,却不是任何人可以凭主观愿望来决定的。
   
   没有历史条件,或者思想停留在孙中山毛泽东时代的旧式革命上,不懂得、不符合互联网时代崭新的革命形式,不知道必须按互联网时代的特点,就无法推进革命。像杨建利及胡平那样,那纯粹就是走歧路,搞空想及误导。
   
   因此,任何人,只要到互联网批判揭发中共,鼓吹推翻中共的革命,都是为突发偶然事件,以及突发偶然事件产生的革命,创造历史条件,都是为革命做贡献,都属于革命派。
   
   相反,中共的维稳,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制造的各种谬论,包括造谣污蔑、攻击抹黑革命或者暴力革命,都是在阻挡革命的发生。包括胡平、杨建利、刘晓波、余杰、小乔和其他花瓶民运大量攻击、污蔑、抹黑和反对革命和革命派,以及污蔑攻击必要并可能的暴力抗争等等各种陈词滥调,都是站在革命对立面,给革命制造阻力,来阻挡革命。
   
   可是,中国革命的这些阻力极其强大,并且,其中大量阻力,包括攻击和污蔑革命、无条件顽固坚持“和、理、非”,无条件反对一切合理并且可能的暴力的大量谬论,还有其他许多谬论,都是其他任何国家所没有的。中国革命民主派处境,在中共庞大的国家力量及其情报机构庞大力量,以及他们的庞大特线和花瓶们的巨大压迫下,异常艰难。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革命派,像中国革命民主派一样,不得不几十年长年累月与这些谬论作战,不得不经受特线们和花瓶们长年累月的造谣、污蔑、围攻和攻击。
   
   但是,杨建利却通过他自己调查问卷这种误导,就把革命是否产生,变成暴力革命派想不想搞的问题,这样,调查变成误导,就变成强迫人们按照杨建利主观空想、主观误导,做出回答。
   
   无敌派、告别革命派就是故意完全违背这些最重要的问题,孙中山和毛泽东时代的旧思想来攻击污蔑革命派,企图逼迫革命派走旧道路,或者走恐怖主义冒险主义道路,从而帮助中共当局扑灭革命,其用心,极其险恶。
   
   实子(批评胡平杨建利):h.现在还不具备条件
   
   为什么没有这一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