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謝田文集
·謝田新書《赤龍的錢囊》序與跋
·重访台湾:士林的夜市与早市
·重访台湾:福兮祸所伏的服贸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商管智慧(第528期 20170427)

   

   中國放棄反美的國策,意在加速棄共的步伐。 圖為韓國大漢門之前的川普蠟像。(Getty Images)

   美國如果對北韓動武,中國一定會袖手旁觀。中國答應的、習近平對北韓進行最後勸告,應該是最後通牒,或要金正恩放棄政權,甚至勸他流亡海外。但金正恩肯定不會首肯,中國也就樂得撒手不管,任由美國動手。當年,是蘇共的史達林把中國拖入了朝鮮戰爭,中國損兵折將幾十萬,朝鮮半島又回到戰前的狀態。今天,習近平不會重複當年的悲劇。國際局勢就是這麼詭異,上次中國和美國在朝鮮交鋒,是「抗美援朝」;而這次中國和美國再度在朝鮮半島相遇,可能就是「援美坑朝」、或「聯美滅朝」了。

   下一步,中共可能不得不廢除《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條約全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友好合作互助條約》,於1961年7月11日在北京由周恩來與金日成簽訂。條約保證締約一方在戰爭狀態時,對締約另一方進行「全力軍事及其他援助」。雙方「不參加任何與對方敵對的同盟、集團、行動或措施」等。實際上,中國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在履行條約了!豈不見,中國參與聯合國對北韓核武的制裁時,就直接違反了《條約》中「雙方不參加任何與對方敵對的同盟、集團、行動或措施」的條款!該條約經兩次自動延長,現今有效期到2021年,還有四年。但金正恩可能絕望的發現,他沒有四年的時間了!

   放棄北韓,就是拋棄朝鮮的共產黨政權,意味著甩掉中國的共產主義小夥伴,使得國際共產主義國家更加形單影隻。北韓之外,古巴和越南也在變色,意味著共產主義在全世界的徹底滅亡。中國拋棄中共,此其時也。俄羅斯媒體說,北京在北韓邊境屯兵15萬,專家稱北京已開始在北韓問題上配合華盛頓,一旦戰事爆發,中國將會「乘機占領北韓」。中共自顧不暇,現在應該還沒有這個意願。

   中國和北韓為何交惡?北韓不是中共「唇齒相依」的戰友嗎?北韓不是在經濟上非常依賴中國嗎?中國視北韓為戰略緩衝,應該不會放棄這個盟友,難道不是嗎?中朝交惡,最早始於中韓建交,就在韓國與臺灣1992年斷交之後。1980年代,中韓只有少量的互動。1989年6月,中共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北韓立即表示支持,南韓則不置可否。在歐美對中共實施制裁之際,中國經濟面臨危機,需要外貿市場,韓國由於其地理位置、經濟狀況,和中國朝鮮族裔的天然聯繫,自然而然成了中國經濟的救命稻草,中韓也於1992年建交。到了2004年,中國就成為韓國的主要貿易夥伴。

   韓國和美國2007年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後,中國立即尋求與韓國的自貿協定。早在2010年,美國洩露的外交電報就指出,中共高官告訴韓國副外相,中國支持由南韓主導、統一的韓國,只要這個國家對中國不構成威脅。北韓對中國的不滿和憤怒,可想而知。北韓媒體稱,中國已經「屈服於」美國,成為美國打擊北韓的馬前卒了。

   川習會結束的當天,川普就和韓國代總統黃教安通話,指出中國對處理北韓問題的三條底線:對北韓的核打擊不能對中國東北造成污染;中國不能承受大量輸出難民的動盪;鴨綠江對岸不能出現與中共敵對的政權,美國軍隊不可推至鴨綠江邊。

   這三條底線對美國和韓國來說,都不是什麼問題。美國有精確的空中打擊和情報,不太可能使核物質洩到中國。中國有足夠的軍警可以沿鴨綠江布防,阻擋北韓難民進入中國。北韓難民最可能的去處,可能是俄國的遠東部分。金正恩政權覆滅後,韓國接管北韓全境,這本來就是中國支持的設想,統一的朝鮮半島自然不會對中國構成威脅。現代武器的突破能力和投送距離,已經使北韓作為「戰略緩衝」的意義消失殆盡。朝鮮半島統一,美軍可能就沒有駐紮的必要,也不可能推至鴨綠江邊。所以,中國關於北韓的三條底線不會突破,中國對美韓可能對北韓的動武,就一定會作壁上觀、袖手旁觀。

   對中國放棄反美,加速棄共的步伐最敏感、最害怕的,當然是毛左勢力、江派勢力,和中共既得利益集團中的死硬派力量。下一步會發起反撲的,也是毛左、江派、和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綜合體。他們可能三方合圍,施壓要求習近平繼續反美、延緩中共壽命。

   毛左和江派的觀察家已經發覺轉向的奧祕了,他們在質問,中國對敘利亞的經濟制裁方案都要連連出手否決,為什麼軍事打擊反倒可以「理解」?在敘利亞問題上,中國在聯合國投了棄權票,表明中國立場的巨大轉變。此前,中國曾連續6次否決關於敘利亞問題的決議。毛左們哀嘆川習之間關於北韓的共識:「說白了,把朝鮮賣了,當年的志願軍也白死了。」還有的毛左認為,這是一個「重大外交失誤」,他們認為習近平「缺乏對重大國際事件最起碼的敏感和最基本上的判斷,懵懵懂懂地順著美國給的竿子往上爬。」「習總被川普利用。」「如此離間中俄關係,只能說明習周圍的人草包太多,沒看清問題的本質。」「把敘利亞賣了等是於把俄羅斯賣了!」

   有的五毛認為,「習是當代的赫魯雪夫」。這其實是指出了習可能的歷史地位!赫魯雪夫最大的舉措,是在前蘇聯實施了一系列的「去史達林化政策」,為共產黨大清洗中的受害者平反昭雪。習近平會這樣做嗎?我們拭目以待。

   川普說,他跟習近平建立的關係是「傑出的」,盼望以後有很多機會在一起。「我相信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習說此次中美元首會晤是一次「匠心獨具」的安排,對中美關係未來發展具有「特殊重要」的意義。習的「匠心獨具」是什麼意思?「匠心獨具」的說法跟唐朝詩人孟浩然有關,孟的《春曉》千百年廣為傳誦。孟浩然去世後,宜城王士源稱「文不按古,匠心獨妙。」所以,「匠心獨具」的匠心比喻巧妙的心思,指在技巧和藝術上的創造性。

   川普「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所指,最有可能的,就是解除中國和北韓的共產主義勢力和共產黨政權。習近平「匠心獨具」的安排,可能正是達成這一目的的手段。川習海湖莊園會談的「創造性」就在於,習近平借用訪問芬蘭、「順道」訪美的機會,繞過了中共的體制,克服了許多障礙,用了一個不是正式「國是訪問」、但又勝似正式國是訪問的有效的、「匠心獨具」的安排,其最大的可能,就是傳遞了在美國問題上轉向,和解體中共、拋棄中共的決心和計畫。◇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