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謝田文集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汽车屁股朝向和尊重的价钱
·开发商的夜壶论和卖乖实践
·捕头密档对中美的差异价值
·重庆刀光和台湾商贾的梦魇
·重庆模式怎么拯救经济中国
·中国乱不乱与稳不稳的思辩
·中国当前局势的毕马龙效应
·三叉口的中国政经向何处去
·经济出现危机时是什么景象
·白种人优势与共产党员优势
·好莱坞给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花四分之一国库是什么概念
·【谢田】:美国在经济上应该学习德国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纽约印象:世界商都的众生相
·东西方投资者的叫屈与叫苦
·《致翻墙中国大学生的公開信》
·崛起为何得不到内外的欢呼
·傅高义邓传与辜布塔的传奇
·巨商辜布塔留下的深刻教训
·中国转型:宏观拐点微观缘由
·外企设党支部的司马昭之心
·欧洲负利率或燃起货币战火
·美国农业部的半个万亿美元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克鲁格曼险些爱沙尼亚翻船
·越南,从中国后尘变成先导
·罗姆尼奥巴马经济政策对比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中国何以缺乏衰退中的选项
·美国商业史上最大的劫持案
·彭博商周的中国观误在何处
·拉法耶特啖盒饭其实很自然
·美国大选的中国牌该怎么打
·梅赛德斯-奔驰在美国和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商管智慧(第524期 20170330)

   曾經是自由先鋒的《紐約時報》,已經落入共產圈套。圖為《紐約時報》記者張彥(Ian Johnson)的 著作《野草》的不同版本。(亞馬遜網路)

   共產主義的追隨者們在前蘇聯篡奪政權,是1922年,但奠定這個共產國家基礎的,是1917年的俄國二月和十月革命。到今天,100年過去了。共產政權百年之際,出現了許多反思共產主義對人類荼毒的文章。美國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也發表一系列有關共產主義的評論。但《紐約時報》中文版今年2月張彥的文章〈共產黨是如何引導中國走向成功的?〉,卻真正的讓人們跌破了眼鏡,感嘆紐時為何如此自相情願的走入了共產主義的圈套,發出了《人民日報》才能發出、中共大外宣計畫夢寐以求的聲音?

   張彥是加拿大人,後來歸化成美國人,英文原名是Ian Denis Johnson,主要工作在中國和德國。他曾是《華爾街日報》駐北京的記者。2001年,張彥因報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獲得當年的普利策獎(Pulitzer Prize)。2004年,張彥出版了他的《野草—當代中國的變化的三個故事》(Wild Grass)。筆者十幾年前寫的〈開高速公路鎖不鎖車門?〉一文中,還提及張彥(炎恩‧約翰遜)的這本書。張彥在德國研究穆斯林世界,報導伊斯蘭恐怖主義,於2009年再回中國。

   令人遺憾的是,張彥的這篇文章中,許多觀點和例證都站不住腳、經不起推敲。張彥的標題,直稱中共引導了中國「走向成功」。人們不禁要問,張的「成功」定義是什麼?如果GDP數字有假呢?除了經濟,中國的傳統文化、國民的道德水平、人們的政治權利、自由權利、沒有污染的環境,難道不是衡量「成功」的標準嗎?還有,張是從什麼角度去評價「成功」的?如果從中國人民的角度看,中共特權階層、既得利益集團之外的人民都不會認同;但如果從中共的角度看,中共也許是相當「成功」的,因為中共即便在共產政權的鼻祖前蘇聯垮臺、東歐共產國家解體之後,居然還能支撐到如今……。

   張彥所稱道的,是中共的幹部制度。他承認,在西方,政策是通過法律制定的,然後由公務員來執行。但在中國,「政策的實施取決於幹部。他們得到完成業績的明確指標和目標,然後被告知去做事情。」「政策轉變的方案是通過幹部制度來管理的,而不是通過制定法律。」如果張彥認為這也是中共管治的「成功」之處,這簡直是在侮辱中國人民的智慧,並認為中國人民不配享有一個完美的法治體系。人治在中國造成的災難,從毛澤東到江澤民,中國人民深惡痛絕;一個不需遵從法律、而任由貪官肆意橫行的社會,不是後共產黨時期中國人民的選擇。

   張彥所引述的,中共制定長期政治目標,比如工業或技術現代化,把資源集中到優先領域,在發展初始階段「是一種長處」。這看起來是一種長處,但實際上是短處。即便在發展初級,中共的資本主義工商改造,也遏制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所謂的集中國家資源,就是「舉國體制」,中國人知道的很清楚。舉國體制在體育上的「成功」,除了讓中共有可以自詡的資本,跟中國百姓沒有一毛錢的關係。如今,連中共自己都發現打「舉國體制」的體育牌沒有太多的用處,中國人也不那麼在意中國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的表現了。

   張彥推崇中共的一個關鍵因素——試驗。「中國深度官僚的體制是如何出人意料地靈活。」「這種靈活性誕生於共產黨的革命實踐。」西方人可能覺得這種全國性的「試驗」是高效、迅速、而有效的,因為西方民眾經常詬病民主制度在決策、實施方面的緩慢和低效。但中國人民卻更清楚的知道缺乏民主機制、監督機制、和草率決策的惡果。從土法煉鋼到三峽大壩,到江澤民倉促決定鎮壓法輪功,中共的深度官僚體制不是高效,而是專制、獨裁、盲目、浪費和隨意。

   張彥覺得疑惑的是,「一個社會主義官僚制度是如何得到這種在東歐沒有看到的適應性的」?他認為「這是由於中共的具體歷史經驗」。這個結論也非常荒謬。中國社會的「適應性」,不是中共獨有的特點,中華民族向來就具有極強的包容性、適應性、同化能力和學習能力。中國五千年歷史中,融合了五十多個民族的文化特徵,包括對統治了中原幾個朝代的外族勢力的高度同化和融合。

   張彥發現「中國模式不可重複」,「因為這些其他的國家沒有一個具有中國特殊歷史和特徵的共產黨」,「當人們想知道西方模式是否是世界上最好的時,中國的經驗是一個永恆的問號。」

   的確,中國模式是不可重複的,因為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比中共更邪惡、更殘暴、更嗜血的暴力集團,也沒有比中國人更容忍、更能吃苦耐勞、忍氣吞聲的人群。中共是「集大成者」,它不是集了世界各國優秀民族的長處,集了自由世界民主和法治的特徵,而是集了中國歷史上的專制、歐洲歷史上的黑暗、俄國人的暴政等人類最卑劣、最低下的品質和性格與一身的邪惡團體。中共模式不是好的,中共模式在東南亞、在委內瑞拉、在非洲國家的借鑒和實施,給當地人民帶來災難。實際上,共產主義的經濟政策,在希臘、冰島、在歐洲各國,也把西方文明拉下了水。中國人民知道,西方模式可能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中共的共產主義模式,肯定是世界上最壞的!

   三年前筆者在〈馬克思的詛咒正在中國實現〉中指出,中國經濟的全面危機,加上中共政權的政治危機,使得即使是鐵杆的中共文人,也在反思馬克思的理論。馬克思理論雖然是一百多年前針對資本主義的預測,但其憤怒和充滿敵意的詛咒及臆測,描述的現象,正在當今中國展現。中國目前面臨的產能過剩,正是馬克思所預見的「生產過剩」。這些會導致資本主義「滅亡」的特徵,正導致中國經濟陷入迷茫。中國不光有房地產的過剩,還有原料過剩、產能過剩、運輸過剩和能源過剩。

   張還擔心,如果習近平患重病,中國政治制度會發生什麼?「這個制度已變成圍著他轉的。或者,如果發生小的軍事衝突,民族主義力量將會如何反應?」是的,這恰恰就是共產政權的弊端,而不是其「成功」之處。美國人不擔心川普生病,或共和黨下臺,但中共和金正恩都擔心生病或下臺。現在,紐時的編輯部裡,看來也有人在擔這個心……。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