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謝田文集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中)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下)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中)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下)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中國家庭的自殺性資產配置
·聯合國演講披露的川普使命
·中國人全都為中共付加班費
·幸災樂禍會害了中國人自己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上)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下)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上)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下)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吳家
·吳家
·吳家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上)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玩弄法律的紅朝被正義所懲
·川普該怎麼喚醒達沃斯論壇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上)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下)
·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謝田:中美貿易戰的續集-經濟北約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上)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中)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下)
·強大的美國背後真正的原因
·美強硬外交驅使中共邊緣化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商管智慧(第524期 20170330)

   曾經是自由先鋒的《紐約時報》,已經落入共產圈套。圖為《紐約時報》記者張彥(Ian Johnson)的 著作《野草》的不同版本。(亞馬遜網路)

   共產主義的追隨者們在前蘇聯篡奪政權,是1922年,但奠定這個共產國家基礎的,是1917年的俄國二月和十月革命。到今天,100年過去了。共產政權百年之際,出現了許多反思共產主義對人類荼毒的文章。美國主流媒體如《紐約時報》也發表一系列有關共產主義的評論。但《紐約時報》中文版今年2月張彥的文章〈共產黨是如何引導中國走向成功的?〉,卻真正的讓人們跌破了眼鏡,感嘆紐時為何如此自相情願的走入了共產主義的圈套,發出了《人民日報》才能發出、中共大外宣計畫夢寐以求的聲音?

   張彥是加拿大人,後來歸化成美國人,英文原名是Ian Denis Johnson,主要工作在中國和德國。他曾是《華爾街日報》駐北京的記者。2001年,張彥因報導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獲得當年的普利策獎(Pulitzer Prize)。2004年,張彥出版了他的《野草—當代中國的變化的三個故事》(Wild Grass)。筆者十幾年前寫的〈開高速公路鎖不鎖車門?〉一文中,還提及張彥(炎恩‧約翰遜)的這本書。張彥在德國研究穆斯林世界,報導伊斯蘭恐怖主義,於2009年再回中國。

   令人遺憾的是,張彥的這篇文章中,許多觀點和例證都站不住腳、經不起推敲。張彥的標題,直稱中共引導了中國「走向成功」。人們不禁要問,張的「成功」定義是什麼?如果GDP數字有假呢?除了經濟,中國的傳統文化、國民的道德水平、人們的政治權利、自由權利、沒有污染的環境,難道不是衡量「成功」的標準嗎?還有,張是從什麼角度去評價「成功」的?如果從中國人民的角度看,中共特權階層、既得利益集團之外的人民都不會認同;但如果從中共的角度看,中共也許是相當「成功」的,因為中共即便在共產政權的鼻祖前蘇聯垮臺、東歐共產國家解體之後,居然還能支撐到如今……。

   張彥所稱道的,是中共的幹部制度。他承認,在西方,政策是通過法律制定的,然後由公務員來執行。但在中國,「政策的實施取決於幹部。他們得到完成業績的明確指標和目標,然後被告知去做事情。」「政策轉變的方案是通過幹部制度來管理的,而不是通過制定法律。」如果張彥認為這也是中共管治的「成功」之處,這簡直是在侮辱中國人民的智慧,並認為中國人民不配享有一個完美的法治體系。人治在中國造成的災難,從毛澤東到江澤民,中國人民深惡痛絕;一個不需遵從法律、而任由貪官肆意橫行的社會,不是後共產黨時期中國人民的選擇。

   張彥所引述的,中共制定長期政治目標,比如工業或技術現代化,把資源集中到優先領域,在發展初始階段「是一種長處」。這看起來是一種長處,但實際上是短處。即便在發展初級,中共的資本主義工商改造,也遏制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所謂的集中國家資源,就是「舉國體制」,中國人知道的很清楚。舉國體制在體育上的「成功」,除了讓中共有可以自詡的資本,跟中國百姓沒有一毛錢的關係。如今,連中共自己都發現打「舉國體制」的體育牌沒有太多的用處,中國人也不那麼在意中國運動員在奧運會上的表現了。

   張彥推崇中共的一個關鍵因素——試驗。「中國深度官僚的體制是如何出人意料地靈活。」「這種靈活性誕生於共產黨的革命實踐。」西方人可能覺得這種全國性的「試驗」是高效、迅速、而有效的,因為西方民眾經常詬病民主制度在決策、實施方面的緩慢和低效。但中國人民卻更清楚的知道缺乏民主機制、監督機制、和草率決策的惡果。從土法煉鋼到三峽大壩,到江澤民倉促決定鎮壓法輪功,中共的深度官僚體制不是高效,而是專制、獨裁、盲目、浪費和隨意。

   張彥覺得疑惑的是,「一個社會主義官僚制度是如何得到這種在東歐沒有看到的適應性的」?他認為「這是由於中共的具體歷史經驗」。這個結論也非常荒謬。中國社會的「適應性」,不是中共獨有的特點,中華民族向來就具有極強的包容性、適應性、同化能力和學習能力。中國五千年歷史中,融合了五十多個民族的文化特徵,包括對統治了中原幾個朝代的外族勢力的高度同化和融合。

   張彥發現「中國模式不可重複」,「因為這些其他的國家沒有一個具有中國特殊歷史和特徵的共產黨」,「當人們想知道西方模式是否是世界上最好的時,中國的經驗是一個永恆的問號。」

   的確,中國模式是不可重複的,因為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比中共更邪惡、更殘暴、更嗜血的暴力集團,也沒有比中國人更容忍、更能吃苦耐勞、忍氣吞聲的人群。中共是「集大成者」,它不是集了世界各國優秀民族的長處,集了自由世界民主和法治的特徵,而是集了中國歷史上的專制、歐洲歷史上的黑暗、俄國人的暴政等人類最卑劣、最低下的品質和性格與一身的邪惡團體。中共模式不是好的,中共模式在東南亞、在委內瑞拉、在非洲國家的借鑒和實施,給當地人民帶來災難。實際上,共產主義的經濟政策,在希臘、冰島、在歐洲各國,也把西方文明拉下了水。中國人民知道,西方模式可能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但中共的共產主義模式,肯定是世界上最壞的!

   三年前筆者在〈馬克思的詛咒正在中國實現〉中指出,中國經濟的全面危機,加上中共政權的政治危機,使得即使是鐵杆的中共文人,也在反思馬克思的理論。馬克思理論雖然是一百多年前針對資本主義的預測,但其憤怒和充滿敵意的詛咒及臆測,描述的現象,正在當今中國展現。中國目前面臨的產能過剩,正是馬克思所預見的「生產過剩」。這些會導致資本主義「滅亡」的特徵,正導致中國經濟陷入迷茫。中國不光有房地產的過剩,還有原料過剩、產能過剩、運輸過剩和能源過剩。

   張還擔心,如果習近平患重病,中國政治制度會發生什麼?「這個制度已變成圍著他轉的。或者,如果發生小的軍事衝突,民族主義力量將會如何反應?」是的,這恰恰就是共產政權的弊端,而不是其「成功」之處。美國人不擔心川普生病,或共和黨下臺,但中共和金正恩都擔心生病或下臺。現在,紐時的編輯部裡,看來也有人在擔這個心……。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