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謝田文集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商管智慧(第536期 20170622)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呢?似乎沒有。圖為臺北的單車共享U-Bike。(U-Bike)

   文 _ 謝田(中華民國外交部「台灣獎助金」獲獎學人、國立台灣大學公共經濟研究中心訪問學者、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

   今年夏天在國立臺灣大學做訪問研究,臺大校園很漂亮、很大,跟北大校園差不多大小,格局都有些像,辦公樓、教學樓、員工宿舍、學生宿舍等。從住的地方去辦公室,最佳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車(腳踏車)。來臺大已經一個月了,這個月騎的腳踏車的里程,比在美國三十年騎的都多,跟當年在北大校園六年騎車史中的使用頻率差不多。當年在燕園,常聽同學說丟自行車的,所以都記得上鎖;但丟得更多的,是自行車鈴蓋兒,就是那種扣過來像小碗兒一樣、用螺絲固定在底座上的東西。逆時針旋轉鈴蓋兒,就會把它擰下來。到現在還弄不懂為什麼有人要偷自行車的鈴蓋兒,這東西好像也沒有什麼其他用處。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有人丟了一個鈴蓋兒,隨手把別人的鈴蓋兒偷來了,被偷的人,又把另外一個人的偷來了,然後如此這般,繼續下去,一個平庸的惡,就這樣傳播開來了。不知是誰開始的這個惡作劇,真是造了一個小小的孽。

   在臺大騎腳踏車,是用租的U-Bike,它很實用,車子顏色鮮豔,小巧精緻,騎在漂亮的車上很神氣的。問學生,他們說有的人用,也有的不用,而是用自己略顯破舊的腳踏車。臺北的YouBike(U-Bike)是臺北市政府交通局為了推廣民眾騎乘自行車作為短程接駁工具而辦的,利用市區自行車道路網,搭配自行車租賃站服務,鼓勵民眾使用低污染、低耗能的公共自行車,作為短程接駁的運具,以減少機車的使用,改善交通擁擠和環境污染。這是臺北市政府與自行車全球大廠臺灣捷安特聯合創辦的,稱為「YouBike微笑單車」。單車使用無人自動化的管理系統,可甲地租乙地還,主要接駁居民住家和捷運站點。用臺北的悠遊卡、信用卡或手機去借,借車的方便程度據說是全球之冠。

   共享單車的問題之一,是用過的腳踏車的重新分放。因為人們大多從自己家附近的出租點取車,然後騎到捷運站(地鐵站)歸還腳踏車,再坐捷運去上班。這樣,大量的腳踏車會留在捷運站旁邊,早晚上下班之際,腳踏車的分布就會過於集中。目前,據說是捷安特這個贊助公司,在組織人員調配車輛。以後解決的辦法,也許是用電動的、自走的腳踏車,甚至自動駕駛的汽車,來解決問題。

   共享單車模式也在近些年從中國興起,最主要的運作公司有「摩拜單車」、「ofo單車」等,據說有30多家。大陸共享單車最大的優勢,是不用停車樁,所謂的「無樁型」租借,省去尋找固定停車點的麻煩。但車子的調配、使之能讓需要的人在最方便、最近的地方取到車,仍然是個挑戰。管理跟不上,車輛亂放形成城市視覺污染、人為的破壞、偷竊,都是大問題。中國Kala單車曾經分批投放600多輛單車,但丟失率達到77%,投資人因此撤資,公司只好收回全部車輛。中國單車共享需要押金,押金從99元到299元不等,臺北的則不用押金,只要手機與悠遊卡聯合登記,這樣一旦車子丟了,市府可以找到你。即使這樣,臺北的車子丟失、偷竊的情況似乎並不多見。

   共享單車是「共享經濟」的一部分,美國的「共享汽車」(Car-Sharing)好多年前就有了,也一直在運作,比較知名的有ZipCar和Car2Go。現在很流行的Lyft和Uber,也屬於汽車共享。美國還流行過「度假屋共享」(Time Share),造成了很多麻煩和陷阱。在大陸,共享對象已經開始氾濫,據說還有什麼「共享籃球」!這似乎就走過頭了,太過滑稽,說不好是那些燒著別人的錢、玩自己的電子商務IPO的人,實在是走投無路,所想出來的餿主意。

   很多人共享的結局,常常應了那句「Tragedy of the commons」(公地悲劇),亦即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對資源分配有所衝突的社會陷阱。這個理論起源於英國作家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其最好的註解是亞里斯多德的名言:「那由最大人數所共享的事物,卻只得到最少的照顧。」共享的單車,可能照顧不好,弄不好就構成了新的污染,成為實體污染和視覺污染,成百上千的破舊腳踏車隨便堆放街頭,是個很難看的風景線。

   在臺大的一個研討會上,結識了一位公司董事長,他的企業與共享單車的產業相關,他認為共享單車具有「社會主義」的成分。他去大陸開公司,盈利都留在了大陸,我問他錢能匯出來嗎?他顧左右而言它,說是用於再發展了。換句話說,所有的投資收益,都繼續投入了,所有的成長,也都是紙面上的。他幸運的話,錢可能拿得出來;不幸運的話,可能永遠也拿不出來了。但這位董事長所說,單車共享是否具有「社會主義」的成分呢?

   什麼是社會主義?共產黨人認為,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也就是說,是為了向共產主義過渡而採取的社會形式。按現代人的理解,「社會主義」(Socialism)是一套經濟體系和政治理論,主張公共、或整個社會作為整體,來擁有和控制生產資料,包括產品、資本和土地,其管理和分配是基於「公眾」的利益的。也就是說,由集體或政府擁有與管理生產工具,並進行分配。顯然,在中國這個「社會主義」社會,共享單車運作的並不理想,反而臺灣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共享單車似乎在造福社會的同時,又沒有允許政府對生產工具及產品擁有絕對的控制、管理和分配權。所以,臺灣的這個共享經濟的實踐,還不能說是一種社會主義的形式,而最多只能說是一種社會共享的財富和資源最大限度的利用。有人稱大陸的共享單車是一種「烏托邦實驗」。有趣的是,在號稱「社會主義」的中國大陸,這個「烏托邦」實驗還談不上成功,反而在資本主義的臺灣,實驗倒是進行得有聲有色。

   其實,免費的共享,在臺北街頭、店面之外、工作場所、辦公室外面,就能看得見,筆者說的是臺灣的「雨傘共享」模式!這個簡單的共享模式是免費的、自願的、出於善心和善意的,沒有政府參與,沒有政府主導,更沒有政府管轄。善的真實流露,在富裕社會,就直接的在造福社會。所以,單車共享在臺海兩岸,看來還不是一個它是否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意識型態的問題,而更是一個道德和社會公德心的問題。◇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