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制度自信”的实质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2017-07-22

   

   设在德国波恩大学全球研究中心的费尔斯教授说:“担承领导要有前呼后拥的追随者,问题是G20成员国以及其他国家是否愿意追随中国。这一点我还没有看到。”

   原以为天下重要的话都被习近平说绝了,看来不是。一位有独立思考能力且又老老实实做学问的人,才能说出醒世的重要的话。当然,这种经过苦心研究,客观分析而说出的重要话,也绝非每个人都能听进去的。尤其对人格、灵魂缺失的人,就更是如此了。

   所谓重要的话,是要在大庭广众面前去说的,更要能引起大多数人的默许和赞同。其实说重要话的人,既不是为了出风头,更不是抱有任何私人目的。他只是把他的发现和看法说出来,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然后他便身退,继续增加的研究工作。在一个专制且又有暴力举动家庭的家长,通常是爱说重要话的。加上拳头、棍棒的硬实力,促成了他的重要的话的软实力多少产生些效果。但这仅能是在关起门来的家庭内部的运作,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行为,更是见不得光的病态情结。

   在地球村的年代,虽说有隐私法,但霸道的家长仍不能被各家各户所容忍和接受。共党可以关起门来将刘晓波先生虐待死,但永远做不到让国际社会噤声。无论将刘晓波先生致死的讲话有多么重要,都被淹没在国内外的一片谴责声中。于是,重要的话也就成了谎言和狡辩。

   美国派驻中国大陆的大使布兰斯塔德在声明中说:“刘晓波的去世,使得中国失去了一位有高度原则的典范。”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在声明中说:刘晓波的“狱中之死,代表了北京当局对刘晓波博士为之奋斗终身的基本人权的极度践踏。、、、、、、在残暴对待自己的公民的同时,中国还继续欺霸邻国。通过把南中国海军事化并支持朝鲜政权,中国给亚太地区带来不稳定。”

   美国民主党议员佩洛西说:“如果我们因为商业利益而对中国的人权闭口不谈,我们就失去了在世界其他地方谈论人权的道德上的权威。”

   曾被共党极力吹捧过的新加坡模式,这次也让共党灰头土脸。新加坡民众驱车巡游至共党使领馆,高喊“中国阴谋杀害刘晓波”。

   俄罗斯社会党发表声明说:刘晓波的去世“彰显中国当局的丑陋。”

   诺贝尔奖委员会指责共党政权,对刘晓波的事件背负着“严重的责任”。

   中国有一句老话是:“人命关天。”看来外国人把中国古人对生命的神圣和珍贵学走了,中国人反倒把生命看得稀松平常了。共党害死了亿万条中国人的生命,中国人似乎也习惯了,发声谴责的反倒是外国人。尽管这些年来外国人骂中国猪、骂中国人是猪狗的现象越来越多,虽说事关国格尊严,但无奈不少同胞无人格。这只能说是错在个人,过在政府了。

   所谓“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这个说法,本人过去一直是极力反对的。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说法有它的对的一面。共党把中国人当做蝼蚁般地滥杀,中国人也就顺从地权做蝼蚁默默无声地被杀。共党为发泄其自身的兽性贪婪的欲望,不惜以名利二字去诱发人的本能的丑陋,中国人便如同蛆虫一样蠕动在名利的罪恶中。

   正当共党陷于被国际社会严厉谴责中的时候,《新华社》却发表文章三呼习近平为“最高统帅”。近日喉舌们又在大谈习思想,似乎是寄望在“战无不胜”的毛思想臭遍街之后,习思想或许又能战无不胜了。

   凡是主义或思想,都属于哲学范畴中反复经过实践的验证后,可以上升为理论且又能为大众接受的理念。以马主义为例,它仅仅属于哲学范畴中的一个未经实践的观点。至于主义这个头衔,是由各国的野心家封的。野心家们打着马主义的旗号,经过几十年的实践,证明马主义不但是个错误的观点,更由于篡政成功的野心家们,都为了自己的独裁专制的统治,在马主义的基础上塞进了不少的私货,形成了它们统治的所谓理论根据。

   随着共党团伙一个一个地垮台,不但证实了这些思想的罪恶性,也说明了马主义正是这些罪恶思想的源头。朝鲜的金家政权祖孙三代霸占着公权力,给出的理由是金日成发明出个“主体思想”。只要能把这个思想一代代地传下去,朝鲜人民就会过上“穿绸缎,住瓦房,吃米饭,喝肉汤”的美好生活。

   金日成当政几十年,这种美好生活连个影子也没出现。但主体思想必须要坚持,最好的坚持办法就是帝王的世袭。金日成死后,由儿子掌权。不知是主体思想的问题,还是金正日无能,竟然活活饿死了两、三百万国民。尽管如此,金正日死后,他的儿子金正恩继续掌权。如此看来,所谓的主体思想,不过就是把属于朝鲜人民的国家变成了金家世袭的天下。

   毛泽东当初未必不想这样做,只是膝下荒凉,不得不把个据说是私生子的华国锋来继位。由于那场文革确实罪孽深重,苟活下来的共党高层毫不客气地把华国锋废掉了。不懂马列的毛在抗战时期的延安就已发明了以它命名的思想,这在共党匪类中成为了惊天之举,因此毛顺利地成为了共党团伙中的独裁者。及至侥幸篡政成功,毛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中国大陆地区的独裁者了。

   毛深知自己的做法是倒行逆施、背离民心的,于是在全部的毛思想中反复强调的则是暴力的阶级斗争。国民被划分为三六九等,阶级不同就该彼此互相仇视,乃至彼此打杀也是应当应分的。至于治国、经济,毛不懂也不想懂,反正总有5%的阶级敌人在破坏,在捣乱。毛太喜欢搞运动了,更喜欢找个借口大批地处死人。由于阶级敌人太多,也太猖狂,于是国民就必须凭票、凭证吃饭,还必须饿死五、六千万人,并且始终苟活在低收入、低待遇、无福利的境况中。但毛本人却成为了世界革命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了。

   我们的文化和历史证明了凡是不好好做人,只想装神弄鬼去骗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毛这个红太阳被林彪这个后羿射了下来,它的僵尸成为了展品。

   1978年共党宣布不搞阶级斗争了,只搞经济建设,但却不敢抛弃马主义、毛思想。这也有它的原因:一个政党的建立必须基于一个理论的基础上。共党明知马主义不是个理论,仅仅是个极不成熟的观点而已;毛思想更是祸国殃民的异端邪说。但共党团伙内无人才,也发明不出个理论,只好在万般无奈之下,恬不知耻地把马主义、毛思想生硬地弄进了宪法。

   既然宣布了要搞经济建设,那就不但要遵循经济规律,更要立基于政治经济学、人文哲学,乃至社会学的理论。然而共党的本质决定了它既不具有这个能力,更不可能出现这种人才。就以习近平、李克强这两个所谓经济博士为例,五年间把频于破产的大陆经济搞到了全面崩溃的现状,不就很说明问题了吗?!

   毛以后的共党虽然依旧愚蠢,但却没人敢于再去发明主义或思想,只限于搜肠刮肚地编造些所谓的理论。首先是邓屠夫发明了改革开放的理论:一个是猫论,另一个是过河论。如果这就是理论的话,从此可以烧尽天下的书。接下来就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这个所谓的理论完全是为了共党的继续存在,而编造、臆想出来的完全脱离事实的胡浸。庸人胡锦涛居然也发明出个科学发展观。它或许尚存不多的自知之明,所以不敢说是理论,仅称其为观点。但是这种观点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就已经具备了。

   现在轮到习近平去发明了。习的文化程度在这五年中的多如牛毛的“重要”讲话中早已暴露无遗了。本人在以前的评论中不止一次地提到“无知者无所畏惧”,更是好意地企图奉劝他不说话或少说话,也是藏拙之道。但是良言善意对于一个狂妄的野心者是丝毫不会起作用的。果不其然,这个人又在发明习主义、习思想了。

   科学共有三个范畴,分别是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纵观人类全部的历史,首先脱离原始宗教的是自然科学的物理理论;继而人文哲学的伦理、道德,又从自然科学的范畴中脱离了出来。

   两千五百多年前古希腊的苏格拉底,印度的释迦牟尼,中国的孔子、老子都是人文科学的创始人、先圣和大师。他们的主义、思想始终规范着人类的思想、修养和行为至今。这些古圣先贤留给我们的这笔财富,就是形成越来越深入人心的普世价值理念的理论基础。

   “好人做好事,坏人做坏事。”虽然这个说法构不成理论,但是一伙匪类领导着愚氓建成了一个强国,确也令人难以置信。古人说,“立德、立言、立功乃三不朽之业。”没有养正养性,又何以立德?没有逆耳的良言,又何以立功?自以为好生了得的毛泽东发明了异端邪说的思想后,继而又为自己戴上了四个伟大的帽子。首先在伟大领袖的招牌下残杀了亿万中国人;接着在伟大舵手的引领下,把国家经济驶向了破产;又在伟大统帅的头衔下,带着一群残兵败将到处去割地赔款。最后,这个伟大导师终于获得了世界魔头的身后铭。

   共党成立了自然科学院和社会科学院。因为人民在它们的眼里是草芥,所以排除了人文科学。其后果就是近七十年来占世界人口百分之二十二的大陆人民,没有任何的发明与创造贡献给人类。更何况其中不少的人终日常戚戚,成为了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止的另类。习近平难道不就是这种另类吗?也只有这个另类,才敢在上台不久就把共产邪说捧为宇宙真理。

   近日川普已经签署了把中国大陆定为汇率操纵国的总统令,同时还在考虑钢铁的进口限制。一旦这份总统令宣布,就意味着美国政府将向中国商品征收45%的关税,同时意味着中国大陆的GDP每年将下降3%。

   近二十年来,中国每年从对美贸易中赚取3,500亿美元的顺差。经济博士应该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美国幡然悔悟要改变这个局面,经济博士则束手无策了。在特权之下,拿个经济博士的学位易如反掌。想弄出个习主义或习思想,更不是个难事。

   人类的思维方法只有演绎法和归纳法两种,说得直白一些就是推理式的思维和实践证明了的思维。首先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习近平不可能发明出第三种思维方法。那么剩下的问题就简单了:且无论是习主义还是习思想,是否经受得起严格的逻辑推理的检验,是否具有足够的成功的实践检验,以及足以令绝大多数人信服的实证。

   以习近平的见识和程度,就连平时说出的话都经不住人们的推敲,又何论演绎和归纳了?共党从来自作聪明地用自然科学的办法去解决社会问题,又用社会科学的办法去解决自然科学的问题,唯独有意忽略人文科学这个基本科学。自然与社会这两大类科学是随着地球的形成而出现了几十亿年,是人研究发现了这两大科学并把它们分门别类。科学进步到了今天,完全是人本、人文的因素所促成的。任何脱离、忽略、对抗人本、人文的主义、思想或学说,都是反人类的异端邪说。这个习主义或习思想,也必将是变不出新花样的异端邪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