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苏明张健评论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2017-07-02

   

   美国的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将军6月27日在美国安全中心与该机构的共同发起人之一弗洛尔罗伊进行对话时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利益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威胁有两类:第一类是以新的方式挑战美国及其盟友的敌对国家和修正主义大国。他说:“他们试图做的就是摧毁,至少是削弱二战后以及冷战后的政治、经济和安全秩序,以更加同情他们利益的新秩序取而代之。当然,我所说的是中国和俄罗斯。除外是拥有核武器的朝鲜。”

   第二类威胁则是与跨国恐怖组织有关联的跨国威胁。

   如此看来,这个世界并不糊涂。在几十年反复的受骗上当后终于明白了,共党治下的中国大陆是严重威胁世界安全和新秩序的敌对国家。更是一语挑明共党的所谓改革开放,不过是在坚持马主义、毛思想基础上的修正主义的小打小闹而已,根本谈不到极权制度或政治制度的丝毫改变。

   纵观百年来的世界大战或地区战争,都是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在作战。越是野蛮落后的政治制度,反而越是醉心于去统治世界。这应该是属于哲学和心理学上的问题,但也可以由此看出,要人们去独立思考、学习一下新东西,培养自己的天下为公的胸怀是多么的难。

   对于野蛮制度里的既得利益者,我们也就无需多说了。剥开这些盗匪、流氓、小人的画皮,发觉它们真正的本性也是需要时日的,假恶丑永远登不上真善美的大雅之堂。它们妄图以适合它们的意愿去把大雅之堂改造成群魔乱舞的肮脏之地,唯独它们忘记的是国民大众的意愿是什么。没有一个草民、百姓打算与人类为敌,更不愿世界把自己当做公敌。

   中国古籍《大禹谟》中说:“可爱非君,可畏非民。”统治者绝非可爱的对象,民众的力量也不是令人敬畏的。问题的关键是能否走上一条符合人文自然属性的法治之路,才是既可爱又可畏的根本。全天下的极权者、独裁专制者、恐怖主义者都犯有一种通病,那就是中国古人所说的,“足未离跬步,两眼空四海,毁天下之行远者。目未涉经书,而空腹高心,呵天下之读书者。虽三尺童子,亦知其背謬矣。”

   从马、恩、列、思、毛到邓、江、胡、习,从日本裕仁天皇到希特勒、墨索尼里,从本拉登到伊斯兰国的狂徒,哪个不是少见无识且又目空一切?哪个不是不读书且又迫害读书人?更是自以为才高八斗而要天下人服从它所说的话。

   古人劝人要读书,但又提醒人们说,“尽信书不如无书”。我们可不可以把这句话改成“尽信一个人不如无这个人”呢?本人这样说,也是有个道理在其中的。唐宋五代时期,道家出了个杜光庭。此人笃信道教,力排佛学。在搜集道家的遗书的同时,又伪造了许多道家的书,自以为聪明地去充实道家学术思想。直到宋代,人们才发觉许多道家的书偏离了道家思想。于是后世的人就把这种师心自用,乱造文字的书或话叫做“杜撰”。

   其实平心而论,从马主义到毛思想,从毛语录到习语录,哪个不是在用它们的臆想、狂想、梦想、幻想在乱造文字的杜撰?更为可恨的是它们把杜撰吹捧成宇宙真理,把国人民众当做了阿斗,师心自用地想当圣贤。这种可笑的事情就只能发生在极权专制制度下的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国家里。

   古人说,“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这个说法简直是警世名言,时至今日仍在中国大陆泛滥成灾。毛泽东想当专制的皇帝,当上了皇帝就搞独裁,当上了独裁者又为自己造神,爬上了神坛才几年就跌得粉身碎骨。然而装神弄鬼去欺世盗名,受愚夫愚妇衷心崇拜的风光场景,确实激起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野心。文革后民间出现了众多的荒诞不经的崇拜信仰,而这些创立崇拜信仰的人又无一不是自称神的。

   邓、江、胡们接受了毛当神的教训;可哪知四十年后的习近平又在重提走毛的老路。在东方差点又红起来的时刻,被一批大智大勇之士连批判带挖苦地终于没能红起来,也算解救了中国人的一个大不幸。

   宇宙天地化生万物,万物中却唯独没有神仙。绝大多数的宗教都崇拜某个创世主,但却无法解释创世主又是谁创造出来的。宋钦宗好道,一次封了几个道士为天师。一位大臣当即问皇上:“天有师乎?”皇帝半天回答不出来就退朝了。难道装神弄鬼真的就那么好玩?其实不过就是为了吃饭。稍微读一点书就知道,神是有的,每一个来到人世的人就是神。

   太史公司马迁说:“凡人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身也。”这里的神就是灵魂。有灵魂才有人身。灵魂就是人的根本,人身是和灵魂同时来到人世间的。所以《中庸》中说:“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就是说,人不同于万物,是因为人有灵魂。所以人能思考,有思考才有所追求。尽人的自然属性去创造,去发明,甚至不惜用一生的精力去做。这就是孔夫子所说的,人人可以成为圣贤的本意。

   道家要人们明白自然物理的道理,于是就可以成为至人、真人、神人。这个神仙不是跳到天上当神仙,而是去做人中之神,也就是人世间的楷模和典范的意思。佛说,人人可以成佛。是要人们冥思静想,参透人世价值。在修行期间,根据参悟的程度,而得到罗汉、金刚、菩萨和佛的果位。

   在唐朝的陈玄奘取回大乘佛法之前,传入中国的是小承佛法,据说只能参悟到罗汉的果位。大承佛法可以把人提高到菩萨的高度上。于是掌管十八层地狱的地藏王菩萨说,不渡尽地狱中的恶鬼,誓不成佛。这是位实实在在搞全民教育的工作者,毫不在乎什么教授、博导之类的名利。由此可见,凡是装神弄鬼企图欺世盗名之徒,一要杜撰,二要装模作样地为自己涂脂抹粉地包装一番。但其后果都如古人挖苦扬州下等妓女的一句诗:“冬瓜霜后频繁添粉。”所以,毛泽东这个自封的神,就被国际社会评为上个世纪世界三大魔头之一。

   习近平提心吊胆地去香港,发表了不少言不由衷的“重要讲话”。然而香港已被习的去港折腾得人仰马翻,鸡犬不宁。于是在香港的街头出现了多个“香港沦陷二十年”的标语;又在金钟路上出现了用黄油漆写的“港人自主,杂种过主”八个大字。请教了一位广东人,才明白“过主”者就是走开的意思。那么杂种指的是谁,不必说明,大家也就知道了。

   一心想当神仙的汉武帝被群臣评论为“内多欲而外施仁义”,比较习近平应该是“内多欲而不施仁义”。外施仁义的汉武帝尚且把国家搞得乱七八糟,自己的下场很惨。那么不施仁义的习近平又会怎么样呢?据说他时刻提防着被暗杀。其实一个人做的事的动机何在,他自己最清楚。

   习近平去港的6月29日,英国大臣约翰逊发表声明说:“法治、独立司法体系和自由媒体,是香港取得成功的关键。香港未来的成功无疑将取决于《中英联合声明》赋予香港的权利和自由。”

   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发言人也说:“对任何侵犯香港公民自由和新闻自由的行为表示关切。美国支持香港民主体制继续向前发展。”

   6月30日,共党发言人陆慷在回应记者就此事的询问时回答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意义。希望上述人士认清现实。”

   一个政府竟然可以任意否认自己已签了字的契约,这只能使世界更加认清共党政府的流氓本质。自以为底气十足的习近平,在面对香港记者提问是否释放刘晓波时,就假装没听到,显然底气已经泄了。

   最令人莫名其妙的是,香港新特首就职前要宣誓,这在大陆体制中是没有的。宣誓就任是应该的,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是这样做的。就任的政治人物在宣誓时,不是面对着大法官,就是面对着大主教,再不然就是一只手抚摸着圣经,面对着宪法或宪章举手宣誓。

   令人没想到的是,习近平迈着蹣跚的脚步爬上台,这位女特首举手对着习近平宣誓。誓词的内容已经无所谓了,只是这一场景无疑是宣誓效忠习近平这个个人。这就不得不令人们万分警惕了:个人独裁的国家永远是人间地狱。

   另外,习近平让宣誓人面对他宣誓,究竟他代表了什么?如果说他是国家主席,是代表了国家的话,事实上他这个主席没有经过人手一票的全民大选。即便在共党编造的宪法中,也没有这条款项。

   如果说习是军委主席,可宣誓人不是军人,就任的是行政职务。习的最后一个头衔就是共党总书记。那就可以证实这位女特首是香港地下党的党棍。也就是说,这位女特首的人性已被邪恶、流氓的党性取代了。

   习近平喜欢阅兵,但在阅兵时又总是显得无精打采。这次在港阅兵倒没有用左手敬礼。当士兵喊叫出问候他的吼声时,也没见到他有丝毫的精神头。这恐怕就是“治大国如烹小鲜”的人的德性,确实不讨人喜欢。

   香港民众也没打算讨习近平的喜欢,两天期间各种抗议、示威的活动不断。习是被军警包围着,远离民众和各个团体。如果说他不知道香港民众的诉求,那是瞎话。世界各国的主要电视台连续报道了两天的民众活动。7月1日香港居民有一场要求坚持一国两制,及要求普选的大游行。习便选择了在大游行开始前悄悄地离开了香港。

   苛政猛于虎。但搞苛政的人更怕平民百姓。这是定而不移的铁律。习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先是因为讨了美国总统川普的喜欢,就可以撒泼打滚地任意胡来。没想到讨了川普一个人的喜欢,却没讨到美国政府的喜欢。

   6月29日美国财政部发言人说:“中国丹东银行为朝鲜非法金融活动提供渠道。”同时宣布,“将大连的有关公司和个人列入制裁名单。”美国政府也在同一天宣布:“对沈阳的明正国际贸易公司提出诉讼。”理由是:“该公司为被制裁的朝鲜实体洗钱。”“并将罚该公司两百万美元。”

   美国的Albright Group的一位高级副总裁近日对媒体说,“中国人安逸地认为他们在关键的问题上已经搞定了川普政府”,所以“采取这一系列行动,为的是在G20讨论前敲的一个警钟。”

   国际秩序不容流氓胡作非为。共党想打台湾,美国就卖给台湾高、精、尖武器。更让爱党贼们无地自容的是,中国大陆竟然是一个人口贩卖的猖獗大国。此时此刻不值钱的骄傲、自豪,恐怕都跑去爪洼国了。

   说实话,总是被一群人骂,至少也是不讨人喜欢。但是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每个人的生活是真实的。当谎言与实话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时,拨冗一听实话也不为过。本人曾几次说过,现时的中国大陆,比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穷二白更加一穷二白。一百八、九十万亿的国家债务是以前所没有过的。而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民间百姓被骗、被损失的私人财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不久披露,“这个的影子银行体系,在2008年发展迅速。中国天量的货币发行,使得社会产生大量融资贷款需求。传统银行无法承载这些金融要求,非银行的金融中介开始大举介入。2008年以来,影子银行业务增长三倍多。在整个社会融资增长总量中占了一半。甚至超过了传统银行的贷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