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悠悠南山下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被誇大的中國中心論-駁鄭永年的〈如何實現
·俄羅斯紀錄片: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
·“自古以來”有多理直氣壯?
·國際法之中有關「單方面宣佈獨立」是什麼一回事
·《21世紀資本論》-- 正在改變21世紀的一本書
·台灣人分析文革:原來紅衛兵是毛澤
·文革與中越關係
·「中國人」是一種宗教
·支那與大清,哪個叫法難聽一點?
·何賢在澳門 12.3 事件中的角色
·彭定康、葛劍雄:統一分裂歷史怎麼說?
·世事如棋,不過中國從來都只是棋子
·「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被誇大的东亞朝貢體系
·蘇聯檔案解密:還原真實的毛澤东
·特朗是商人總統?普京才更符合?
·亞洲與美中峰會
·中國為什麼堅持撐朝鮮
·韓國,曾經是中國的一部分嗎?
·民族主義已成中印關係絆腳石
·戴高樂將軍訪問魁北克50週年
·中印衝突無必要!
·中租界和法租界
·講法治只是語言遊戲
·黨國不分是中華傳統 忠君愛國即愛國愛黨
·瑞士時事片:《我老闆是中國人》
·1961年印度「解放果亞」如何使中共尷尬?
·特朗普推倒尼克遜
·鄧小平訪美:在西方的"大躍進"
·中國大分裂研究:雲南篇
·改變歷史的珍寶島事件
· 何不想想「 大东亞戰爭」?
【 歷史資料庫 】
1、【 特刊 】 陳光基回憶錄 : 《 回憶與思考 》
·按語與序言
·一、廿世紀七十年代的越南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三、《 維新 》大會
·四、CP87與柬埔寨問題三個層面的關係
·五、從反毀滅種族至《 紅色解決法 》!
·六、自我解困的一步 ﹕ 多樣化的關係
·七、為適應局勢﹐ 中國委身屈求
·八、第一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九、鄧小平為談及越南接見凱山豐衛漢
·十、藥苦但治不了病
·十一、政治局對90年6月會談之評價
·十二、欠精明的選擇
·十三、成都越中峰會
·十四、成都會晤 --- 我們的成功或失敗 ?
·十五、誰應是難以釋懷之人 ?
·十六、成都之債
·十七、仍爭論的國際形勢與外交政策之問題
·十八、第七屆黨大會以及與中國正常化所要付出的代價
·十九、第二輪關於柬埔寨問題的巴黎國際會議
·廿、旅程結束但歷史仍未打開新篇章
·廿一、我國安全與發展的挑戰 ( 附錄 )
·1975年至1991年大事記
·目錄
2、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
·美國中央情報局1979年檔案《中越邊界爭端》(續)
3、美中關係
·視頻:尼克松在中國-1972年
4、蘇、中、越共黨關係
·胡志明致史太林的兩封信
【 越戰反美陣營共黨領袖談話記錄 】
·1、周恩來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3月1日)
·2、劉少奇與黎筍的談話(1965年4月8日)
·3、毛澤东與胡志明的談話(1965年5月16日)
·4、周、鄧、康生與黎筍阮維幀的交談(1966年4月13日)
·5、周恩來對胡志明的談話(1968年2月7日)
·6、周恩來康生與范文同的談話(1968年4月29日)
·7、陳毅與黎德壽的交談(1968年10月17日)
·8、周恩來康生對越南南方中央局代表談話(1969年4月12日)
·9、鄧小平與黎筍談話記錄(1975年9月29日)
【 紀念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四十週年 】
·誰曾支持赤柬波爾布特?
·1975-78年:越南與柬埔寨互相误判
·回顧越南侵柬
·赤柬與柬埔寨的滅絕種族
·40年後越柬如何和平相處、消除猜疑
·越南報刊如何報導紀念越柬戰爭?
·戰後40年,柬埔寨逐漸改變與中、越的關係
·莫斯科悉鄧將攻越,但相信河內足以抗中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最近发表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作者:阮進興 ( Nguyễn Tiến Hưng ),前越南共和國政府部長

   
   2017年7月4日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圖一、1955年於北京,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與中共總理周恩來。KEYSTONE-FRANCE, GETTY IMAGES
   
   

中國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於2014年香格里拉對話論壇上說:“ 九段線的地圖是反映中國兩千年的歷史。”

   
   之所以他如此果斷地表態是因為中國的資料常肯定的說:是中國的水手曾於兩千年前已發現黃岩島等。
   
   至今輪到這名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更強烈的如此宣布。
   
   據新華社所述,剛在( 6月18日 )訪越時,范長龍將軍曾強調表示:“ 南海的全部海島自古以來均屬於中國的領土。”
   
   在以往的數年裡,中國的傳媒和領導人常使用兩千年的歷史來證明在東海( 即南中國海 )的主權。
   
   由此,年青的一代可能不知或不記得正是偉大的老大哥---周恩來先生曾承認在兩千年前中國曾侵略越南。此是本文所要論述的要點。
   
   

九段線的始創者

   
   
   1948年,在蔣介石統帥時代下,所公佈的中華民國正式地圖就出現了一份附錄《 南海諸島位置圖 》內有11段線。
   
   然而,蔣政府只模糊確定那些島嶼位置,並沒有向聯合國呈交地圖存案。
   
   1949年,毛澤東佔領大陸後,中國在北越灣( Vịnh Bắc Việt。即現稱的北部灣;法屬時期稱東京灣。譯者註 )放棄兩段及重新製劃出具有細節九段線的地圖。
   
   這幅地圖的創立者正是周恩來( 1898-1976 ),一名擁有權力的人,曾逃脫出多次的政治風暴如文化大革命及紅衛兵,保持其總理職位足足27年直至去世的一刻。
   
   在世時,周恩來曾熱衷於九段線的鬥爭,可是在其生涯的黃昏末期,在那種封閉的政治氣氛中,他卻又指責自己的祖先曾剝削越南。由此,以間接的方式,他作了自我批評的行動。
   
   

黃沙及長沙的問題

   
   
   至於黃沙群島及長沙群島屬於越南的問題已有諸多歷史學家、法律學者等清晰論述及確定。在此我們只重提幾宗歷史事件涉及到周姓總理與亨利-基辛格博士( 尼克松總統顧問 )交談關於兩千年前的歷史及越南人。
   
   1945年3月,推翻法國在印度支那的統治後,日本將領土的主權交還越南。1945年3月11日,橫山正幸 ( Masayuki Yokohama )大使以日皇的名義將獨立授予保大( Bảo Đại )皇:
   
   “ 奏皇上,昨夜,我們已停止法蘭西在此國的主權。” 橫山正幸大使對保大皇說道。
   
   “ 我授權將越南的獨立交還皇上。” 意為將全部領土包括各海島的主權交還。翌日,保大皇召見橫山正幸,將一份越南獨立宣言的副本交給他。
   
   1951年9月8日,由48個國家參與並簽署了一份 “ 與日本和平公約 ” 或 “ 舊金山公約 ”( 因在舊金山紀念歌劇院 [ Memorial Opera House ] 簽署 )。所有的國家中,沒有兩個中國的政府( 北京和台灣 )參與,但有越南國出席。因為這份公約並沒有提及黃沙及長沙群島,又將東沙群島( 英文 Pratas )交給聯合國,由此,在簽署之前和後( 1951年8月15日和9月18日 ),周恩來總理強烈宣布舊金山公約不合法和確定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主權。
   
   在此時,周恩來向國際正式公佈一份具細節的地圖:中國領土和包括南海地區在內,劃出九段線,形似一條牛舌,涵蓋幾百個群島和淺灘。
   
   七年後,這立場再次被提及:1958年,當周恩來宣布12海里範圍的決定時,還提及長沙及黃沙群島。
   
   

中國籌備慶賀2049年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米高-飛斯布利( Michael Pillsbury )在2015年出版的《 百年馬拉松跑 》 ( The Hundred Year Marathon ) 明確指出:中國正準備取代美國的角色,將於2049年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這是北京百年慶賀的勝利日。
   
   為達到此目標,中國集中力量建設一條海上國防線。在《 海上萬里長城 》( 2010年出版 )一書中,作者百納德-哥樂( Bernard Cole,亞洲問題專家、美國國防大學助教 )指出,中國的戰略是 “ 海上陸地化 ”( territorialization of the sea ),爭奪一個涵蓋從沿海岸至外海二百海里的海域控制範圍。
   
   這兩人的判斷說明了為何以往數年內中國在東海的行動,製造了今天的緊張形勢。
   
   在此背景下,在剛結束的香格里拉對話論壇(2017年6月3日)上,美國國防部長占美斯-馬蒂斯( James Mattis )指責中國忽視其他國家的利益和不遵守國際法。中國則激烈反對及反駁那是 “ 無責任的判斷 ”。
   
   

建造綠島領土

   
   
   被指控 “ 忽視其他國家的利益 ”,其清晰的體現在最近的行動。不再提及2014年981號海洋鑽井台和跟著所發生的事件,最近中國又將 “ 藍鯨一號 ” ( Blue Whale 1 ),相當於有34層高樓( 約118米 )的巨大海洋鑽井台拖進入東海。
   
   除了“ 藍鯨一號 ” 鑽井台和在各海島、淺灘建造軍事基地之外,三個月內的行動還有:
   
   一艘長樂公主 ( Changle Princess ) 旅遊船,載有308名遊客,從海南島的三亞啟程,開往黃沙群島的月鐮島( đảo Lưỡi Liềm。中國稱永樂島或永樂群島。譯者註 ),實行四日三夜的旅行。( 2017年3月3日新聞 )這艘新的旅遊船,載客量可容達500人,擁有82間房,提供各種飲食、休閒、購物、治療和電訊服務等。之前,中方曾透露在月鐮島和其他島嶼上,已建立各設備如旅館、別墅和各類商業服務。
   
   華南的海南省政府宣布還會在2020年經常籌辦前往南沙群島的旅遊行程。中國傳媒透露海南省正加強各港口設備建設,有計劃組織在南中國海,包括“海上絲綢之路”沿途國家海域內的旅遊船行程。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圖二、中國在永樂島舉辦潛水活動。VCG, GETTY IMAGES
   
   
   招募遊客前往各海島欣賞海上仙景:藍天與白雲、遼闊的大海,不須聚居在稠密的大陸上,又可嘗試新鮮的海產,必然是極之成功的計算。如此,不須太久,移民往海島的潮流將會爆發。如此,來自四面八方的投資者也將湧入各海島。
   
   與此同時,北京又組成一支勞動大軍,在黃沙及長沙群島海域附近開拓氣油。建築房屋和製造業將隨之發展:食品業、製衣、消費品和服務業,滿足海島新居民的生活需要。
   
   如此,到了2049年,北京又多獲一個 “ 中國海島 ” 的領土,因為已完成建造一個綠色和美好的領土。
   
   

兩千年歷史

   
   
   “ 兩千年前中國曾侵略越南。”
   
   這不是任何一位法律學者、史學家或學者的論說,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著名的總理的說話。
   
   白宮資料( 已解密 )有一份周恩來總理與亨利-基辛格顧問1971年7月9日在北京秘密會議的談話記錄。那時基辛格會晤周恩來是為籌備尼克松訪華之行程( 1972年2月 )。
   
   奇怪得很,在這次會晤中,周恩來曾確認:“ 兩千年前,中國曾侵略越南,…… 我們的祖先是剝削者,但被兩名女將打敗。”
   
   侵略的行動並不易,因為一開始就被擊敗,又是被兩名女將擊敗。
   
   講到越南人的氣概,周恩來承認:“ 這兩名女英雄打敗了我們的祖先,他們是剝削者 ( These two heroines who defeated our ancestors who were exploiters ) ”。
   
   
   白宮保留的會談記錄版本如下:
   
   -- 周總理:“ 越南是一個英雄的國家。”
   
   -- 基辛格博士:“ 他們是一個英勇的民族,偉大的民族。”
   
   -- 周總理:“ 他們是一個偉大、英勇和值得佩服的民族。兩千年前中國曾侵略他們,中國被打敗。又被兩名女人,兩女將打敗。”( 原文: They are a great and heroic and admirable prople. Two thousand years ago China committed aggression against them, and China was defeated. It was defeated by two ladies, two woman generals )。
   
   很少人,包括中國人在內知悉這故事:正是周恩來總理本人在一次訪越時,曾來到二徵夫人廟奉拜。周繼續說: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圖三、1972年,周恩來宴請來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松。BETTMANN,GETTY IMAGES
   
   
   “ 以及當我以新中國的代表前往越南北方時,我曾親自去參拜這兩位女英雄的墓並獻了花圈,以示我對兩者的敬重。她們打敗了我們的祖先,剝削者。”( 原文: And when I went to Vietnam as a representative of New China on a visit on North Vietnam, I went personally to the graves of these two women generals and left wreaths of flowers on the graves to pay my respects for these two heroines who had defeated our ancestors who were exploiters )
   
   

越中的歷史書籍如何撰寫二徵夫人

   
   
   關於二徵夫人,歷史學家陳仲金( Trần Trọng Kim )寫道:“ 甲午年 ( 公元34年 )光武帝派蘇定任交趾太守。蘇定性邪惡,行暴政,交趾人極為怨恨。庚子( 公元40年 ),他殺詩索( Thi Sách ),朱鳶( Chu Diên,地名,亦寫為 Chau Diên。譯者註 )人 ( 朱鳶,屬永祥府 [ phủ Vĩnh Tường ], 前屬山西 [ Sơn Tay ] 省,現屬永安省 [ tỉnh Vĩnh Yên ] )。
   
   詩索之妻名徵側( Trưng Trắc ), 麊泠( Mê Linh ) ( 下雷村 [ làng Hạ Lôi ], 安朗縣 [ Huyện Yên Lãng ], 福安省 [ tỉnh Phúc Yên ]) 雒將之女,與妹名徵貳 ( Trưng Nhị )起兵抗擊蘇定。蘇逃返南海郡,那時九真、日南和合浦郡民眾皆隨從二徵夫人,共起兵。不久義兵奪得65城。兩姐妹則稱王,都治麊泠,其家鄉也。”
   
   陳仲金評:“ 二徵夫人稱王得三年,以女人才智,大義取勝,漢帝亦驚恐,二徵名傳萬代。至今多處立祠祀之,敬祭我越南兩位女英雄。”
   
   正是中國歷史也記載二徵夫人的勝利,但仍然傲慢地稱越人為 “ 南蠻 ”。
   
   《 後漢書 》( 五世紀 )五卷86章 “ 南蠻西南夷列傳 ”( 作者引自英文版的後漢書,中文版應是卷八十六•第七十六。譯者註)寫道( 以下譯自本文作者的越譯文 ):
   
   “ 建武16年,交趾郡有兩女子名徵側、徵貳叛亂,攻打太守府,徵側為麊 泠雒將之女,嫁予詩索為妻。此女子驍勇善戰,熟讀兵略,曾被交趾太守律之,故怒發叛反。九真、日南、合浦眾蠻同隨之作反,佔56城及自稱王。”
   
   中國的書籍沒有寫及中國軍隊和官員對越人的殘暴,包括殺死徵側的丈夫。
   
   二徵夫人事後,中國經常轉返侵佔越地,但不能完全佔領,儘管幾百年後也先後被擊敗。一千年內四次越南曾被 “ 北屬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