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崩溃点]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时评---崩溃点

   拈花时评---崩溃点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无论多么坚固的堤坝,只要有了缺口,就会迅速扩大,从而导致整条堤坝完全崩溃,产生毁灭性的破坏力。
   
   瓷器国的经济、社会乃至国家便是如此。瓷器国大崩溃始于经济大崩溃,经济大崩溃始于几个潜藏的蚁穴。这几个蚁穴就是大崩溃的崩溃点。崩溃点何在?一是房地产业,二是银行业,三是保险。


   
   房地产业是瓷器国第一高危行业,原因在价格疯狂虚高,泡沫之大无与伦比。疯狂虚高到了什么地步?卖掉半个北京的房子就能把整个英国买下来!就是说一个北京城的房产按现价格计算就等于两个英国。而瓷器国的任何一项经济指标除了GDP总量以外没有一项能跟英国相比。
   
   还有一个关键就是这个价格不但虚高,而且是哄抬起来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真实的价格受两个因素主导,就是供应与需求,也就是经济学最基本的两条曲线。房地产的库存高到足够供应瓷器国几代人居住的。在供应如此充足的情况下,价格不可能如此虚高,所以必然是哄抬起来的,哄抬者就是正腐和国有企业。
   
   在供给如此充足远大于需求的情况下价格必然走低,否则整个经济学就无法成立了。如此虚高的价格说明了严重泡沫化,风险巨大。而房地产业我认为有两个支撑点,一是央行超量发行的货币,二是贪腐的黑金。
   
   为了拉高GDP增长量,正腐不断几万亿几万亿地砸钱,超量发行的货币最后基本上都流入了地产业,地产业成了资金的贮水池。而各级贪官所贪腐的黑金在无处可去又有利可图,还可以洗钱的情况下也流入了地产业。一个县城的科级芝麻官家里就可以藏币一吨,想象一下全国各级贪官贪取的黑金总额何等巨大。这几年无论是抓到的老虎和苍蝇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拥有多套房子,就能说明这一点。地产业还能支撑,资金链还没有断裂的主要原因便在此。
   
   但是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必须要靠真正的需求,真正的买家--住房子的人。房子只有当流入住家才算是真正完成了交易。但是虚高的价格令大部分买家止步了,地产业处于多空相持局面。买家持币待购,卖家拥价惜售,其实是一种大家都预期崩溃,等待崩溃的局面。大型楼盘,新的大型社区建好后无人问津,鬼城遍布全国。资金链迟早断裂,只要一小部分甚至几个楼盘发生恐怖性抛售,就会蔓延全国,整个地产业崩溃脆断。从而蔓延到其他行业乃至所有行业,就是瓷器国经济灾难的开端!
   
   地产价格一旦崩溃,社会财富的损失难以计量。你的房子买的时候花了五百万,价格一跌只值五十万了。如果贷款没还清你还要补楼价给银行,于是你的房子成了负资产!
   
   另一个高危行业是银行业。银行业受取的存款不能躺在银行里因为要支付利息,必须贷出去牟利。但是贷出去就有风险,赚取的只是利息,一旦亏损则可能将本金都赔光了。瓷器国的几大银行如建行农行中行工商行都是巨大的企业,国家财富的象征,看起来绝对不可能出问题的。实际上坏账的真实情况比大家知道的想象的要糟糕得多。
   
   如闻桂的爆尿所言,银行贷款只要汇入企业,就会被通过无数个账号流入私人腰包,那么多少钱都不够各级官员贪的。贪腐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家族一个人,而是无数家族无数人。我在融资租赁公司工作过,对那些国有的银行和投资公司如何窃取国有财富有一定了解,蛆虫遍地,吸吮不止。坏账一旦达到极为严重的地步,就可能发生资金链的断裂从而发生挤提,一旦挤提发生,神仙难救。正腐会包底吗?有那么多钱包底吗?我不乐观。关键的是银行业是跟所有行业和每个人相关的,哪个人、哪家公司没有银行账号、存款和汇兑业务?银行坍塌的破坏力还要远远超过地产业,很多人毕生积累的财富一夜之间打了水漂,多少人要跳楼自杀?
   
   再一个崩溃点是保险,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险。这几年社保基金医保基金亏空巨大的新闻不绝于耳,处于勉强维持的状况。如何度过则都不知道,大概是正腐悄悄包了底。
   
   几项基金都被掏空了,以至于延迟退休的建议在一片反对声中悄悄执行,否则已经发不出退休金了。这个也要正腐包底,那个也要正腐保底,正腐有多少钱保那么多底?何况正腐本身也在被掏空,要发钞维持,能永远印下去吗?一旦发生恶性通胀,又是脆断。
   
   崩溃点可能发生在这些行业,但绝不仅仅会发生于这些行业。让我们期待古国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一个自由、敏主、宪正的国家出现在东亚,让我们参与这次大变局,改天换地!
   
   拈花时评于2017.07.10广州五羊新城
(2017/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