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时评原创--也谈免费医疗]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时评原创--也谈免费医疗

   
   拈花时评原创--也谈免费医疗
   
   在重庆,有天一位妇人怀抱两岁多的孩子进了医院。一番检查过后,诊断出孩子得了重病,但是可治,母亲却抱着孩子走出了医院。
   


   母亲把孩子放在马路牙子上,自己跪下来给儿子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抱着儿子回家了。为什么?母亲给儿子磕头是逆伦的,是要折儿子的福寿的!因为儿子的病太重,需要一大笔医疗费,母亲没钱治不起,只能把儿子抱回家等死!天下为人父母的,哪个不深爱自己的儿女?母亲觉得实在对不起儿子,于是出现了给孩子磕头的一幕。何其令人心酸之至!
   
   有个东北汉子,得了脚病,脚坏死了需要截肢。他也没有钱,最后实在忍不住,用锯子把脚生生锯了下来。还是重庆,有位农妇腹积水肚子大得象十月怀胎。最后忍不住给自己开了膛,水都流出来了,连同自己的生命。
   
   许多国人一旦得了大病,都选择不治等死,这叫人亡家不破。如果选择治,往往变得家空物尽,还债台高筑,最后只能是家破人亡。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还需要讨论是否该有免费医疗吗?免费医疗绝对不属于高福利,而是必不可少的最基本的社会福利,世界上绝大部分的国家都提供。冢国人承担了全世界最高的税费,有什么道理不能享受全世界最基本的社会福利?
   
   是国家没钱吗?据统计全冢国实行免费医疗每年的成本只需要不到两千亿,而去年冢国GDP总量是十一万亿美元超过七十万亿人民币,财政收入十六万亿。对比这两个数字,两千亿不过杯水车薪。同时冢国公车支出、正腐接待费支出、因公出国支出相加超过万亿。对外投资超过十一万亿,对外援助数千亿。每个财政年度正腐都有几万亿预算支出没有用完要“突击花钱”。就是说这个国家的钱没花完宁愿拿去打水漂玩都不肯给与国民最基本的社会福利。
   
   不但有钱也不给基本福利,他们还要用国民的医疗支出来赚钱!美其名曰“医疗改革”,是“改革福利”!于是国外几百元进口的医疗器械国内医院收取几万元费用,几块钱出厂价的药物医院收几百块。猪绒基的医疗改革实际上就是剥夺国民享受最基本社会福利的权利。黎可强要把医疗卫生做成支柱产业就是掐着国民的脖子抢钱,盘剥!这二十年因医疗费用过高而无法医治惨死的人至少过百万!奸相狗管杀人不用刀,用钞票!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的一家医院能够年收入超过千亿?这样的医院在中国有好几家!
   
   最基本的人泉是生存泉,接受医疗的泉力就是生存泉,我们被剥夺了最最基本的人泉!黎可强居然用我们应分享受的基本人泉作为牟利的工具,还要做成支柱产业,何其丧尽天良之至!
   
   居然有人说免费医疗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所以不应该实施,这是在犯贱!杜绝资源浪费、防止滥用免费医疗难道不是正腐的责任吗?做不到难道不是正腐无能吗?治理毒食品做不到,治理环境污染也做不到,治安一年比一年差,贪污腐败一年比一年严重,国民素质一年比一年低,社会一年比一年道德沦丧!这样的正腐早就该滚蛋去死!什么都做不好我们养这个正腐是吃屎用的!他们控制了立法、控制了执法、控制了司法,整个国家任其为所欲为,却说无法控制医疗资源浪费!
   
   正腐无能无法治理医疗资源的浪费国民就没有资格享受该有的最基本的社会福利?这是什么逻辑?正腐无能无法治理空气污染我们就该被憋死?他们犯病药全给我们吃?你一个拿几千块钱死工资苟延残喘的屁民去操冢理的心?去替冢输记说话?你丫犯贱到了极点!
   
   冢国经济反规律式增长了近四十年,国民生活水平却几乎没有大的提高,连应该享受的基本福利都被剥夺了!这样的锅家怎么可能有稳定?你拿一个高压锅煮饭,却把减压阀堵死了,你就只能期待最后的爆炸。
   
   实施免费医疗吧!至少给社会减减压,效果比增加抗压能力好得多。否则无论你如何加厚你的锅子,你能期待的,只有最后的爆炸。
   
   拈花时评2017.07.22于广州五羊新城
   
   自从我开了文章的打赏功能,就有人说我把追求泯主做成了生意,甚至有人指责我谋财骗钱!我想我不得不介绍一下我本人的一些信息,以免误解或授人以柄。
   
   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祖籍重庆但已经几代人没有回去过了。我拥有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二十年前也就是1997年已经是一家著名的食品公司(新加坡上市公司后被一家日本的财富五百强公司收购)的部门经理,月薪七千,这在当时是全国大部分普通工人的年收入。
   
   后历任一家财富五百强公司和香港上市公司的物流经理。十一年前也就是2006年我开始推墙并被迫辞职。当年我被北京一家非常知名的上市集团公司聘用为全国物流总监,后遭到国家安全部阻挠未能成行。2007年我被某欧洲公司聘用为中国区首席运营官(COO,相当于副总裁),因国安局劳动到该国总领事出面阻挠而失败。这些年无论我求职还是做生意都被当局破坏,失去了一切经济收入!
   
   这些情况都被公安局收入他们的数据库,有一次他们在传唤我的时候打开电脑读给我听以炫耀他们对我了解的程度从而恐吓我。所以只要有亲戚朋友在公安局任职,就可以在系统里核实我的资料。那上面甚至有我的DNA,因为有一次他们采了我的血样。
   
   我大学是学英文专业的,我能用英文写万字长文。广州市越秀公安分局拘留所的狱卒们对我的印象就是我能用英文跟外国人整天地闲聊。假如我一直能够有正常生活正常发展,现在我至少年薪百万。
   
   如果你们管这叫生意,请帮我算算我亏了多少!这十一年我没买过超过百元的衣物,假如我生活正常一百元还不够付我一个小时的工资。
(2017/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