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诺贝尔奖在中国]
非智专栏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奖在中国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渐地有几人获得诺贝尔奖,最早是在1989年达赖喇嘛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当时,中国政府即刻不予认可,一是认为达赖喇嘛不属于中国,二是认为达赖喇嘛是个搞分裂者,不应该获得“和平奖项”,这当然听起来有些矛盾,既然达赖喇嘛不属于中国,那么就不存在分裂之概念。不过,在中国,尤其是中国政府总是喜欢玩矛盾的概念:凡是有利于政府的,即便是谎言,也不妨用用。
   
    这也就是于2000年,当“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旅居法国的中国作家高行健时,中国政府也还是说:高行健不属于中国,是法国人。高行健入了法国籍,这是事实,但他出生于中国,从中国到法国已年届中年,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用中文写作。如果高行健不是曾写了批评中国政府文章书籍,如果高行健是个 “歌德派”,是个歌颂中国政府的作家,我相信,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国内准定是一件大事,而且,多数的中国官方媒体还会大张旗鼓地为这位获奖者撰写有关他如何“爱国”的文章。
   


   
    这种官方媒体撰写文章报道的机会,终于在莫言201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出现,这次中国政府是必须承认莫言是中国作家,而且还是官方作家。那时全国确实为莫言获奖而兴高采烈了一阵子,但随着有人批评莫言的小说是揭露中国人及中国文化的丑陋给外国人看的文章出现后,官方对莫言获奖的赞美言辞就少了,批评冷淡的氛围增加了,这就使得善于察言观色,还在吃皇粮的全国作协副主席的莫言,在公开场合说了些有如汉朝东方塑所说的话,即拍马搞笑地吹捧当今“皇上”。其实,即便如此,这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并没有被当政者看好,于是,这位史上最没骨气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渐渐躲缩起来,目前据说,多数时间,只写些鸡汤文学一样的东西。再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是屠呦呦,这位于2015年获得医药奖的84岁老人,姓氏和名字都很为奇特,如果没有这次的获奖,说实在的,在中国还没几人认识她,因为是医药奖,没有涉及意识形态,没有任何政治风险,故此,官方媒体高度赞扬私下鼓励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唯有人还在中国的监狱里,在2010年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这位获奖者不仅不被官媒报道,而且似乎海外的多数华人媒体也少有报道,似乎刘晓波的获奖,同华人没有任何关系,似乎刘晓波不是中国人,似乎这个奖是颁给一个不存在的人。
   
    中国官方大学将一个沽名钓誉的,已不能再做任何贡献的1957年“诺贝尔物理奖”两位获奖者之一的杨政宁高价养起来,却将同样也是获得诺贝尔奖的有思想有正义感的人权领袖刘晓波关进监狱,这显见了中国政府的道德价值观和政治趋向。一个害怕和平,不讲人权,畏惧批评的政府,再怎么自视伟大,也是外强中干,前苏联的崩溃就是最好的说明。一个将诺贝尔奖获得者关进监狱的国度,是一个太阳照不到的国度,是一个阴霾遍布的国度,在这样的国度,人们即便享受着一点点经济上的富裕,但在灵魂和思想上已完全被奴化和被痴呆化,这种失去灵魂过安逸生活的“猪圈里”的理想,目前正在中国大陆盛行,同时也在西方国家盛行,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刘晓波逝世后,国人没有哀悼的声音,海外少有吊唁的队伍之故。
   
    记得国际上曾进监狱而后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有:三十年代德国的卡尔•冯•奧西茨基,因为反对希特勒的军备竞赛而被关进监狱,还有因为反对韩国军方独裁的金大中,以及反对种族隔离的南非的曼德拉等,不过,他们还是好运气,能都活着走出监狱接受“诺贝尔和平奖”,唯有不幸的刘晓波,虽然被授予了“和平奖”,自己却连一点“和平”的日子都没有,致死没能亲自接受这个伟大的“和平奖”。
   
    在百度上列出了中国,包括海外华人诺贝尔奖获得者共有12位,其中不包括达赖喇嘛,而这之中,最伟大并将为后人所纪念者,我想一定是非刘晓波先生莫属。因为他如此卑微,是个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囚徒,但他却如此伟大,在中国宣扬非暴力地争取人权;他是如此被暴力折磨,却乐观地担任向全世界传播和平的使命;他如此平凡,平凡到从获奖到过世多数人不认识,同时他又是那么英武,英武到连迫害他的人提到他的名字都心存胆颤。
   
    远在世界大洋这头的我们,不能亲自到刘晓波的灵位前寄怀我们的思念,我们仅能像鲁迅一样,悲痛地表达到:“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2017年7月18日
   

此文于2017年07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