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藏人主张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藏中文化交流的政治反思
   
   (澳洲)安樂業
   
     藏中(漢)之間什麼時候開始了文化交流?何時達到頂峰?筆者堅信這個話題有利於兩方在文化(包括宗教)領域的互動及反思。由於篇幅問題,這裡採用蜻蜓點水式的捷徑來討論藏中之間所發生的幾個文化交流高潮期以及當代較勁期。如果有人對細節感興趣,請參閱筆者拙作《國際藏學史導論》(二○一六年台灣出版)一書。


   
     遠古藏中文化交流
   
     第一次高潮發生於距今約四千年左右。如《左傳‧哀公九年》載:「炎帝為火師,姜姓其後也」,而且,《後漢書‧西羌傳》說:「西羌之本,……姜姓之別也。」藏史把「炎帝」稱作「韋曲加佈」,即「渭河王」。
   
     由此大家可以推斷「炎帝」為羌人。羌人又是當今藏人的遠古稱謂之一,主要指東部藏人(即康和安多)的姓氏。中國史稱「炎帝神農氏」部族帶著西藏文化從西東遷融入中原皇帝部族,並在促使遠古華夏(中國)進入農耕社會上發揮了可貴而名垂史冊的貢獻。
   
     中古藏中文化交流
   
     第二次高潮發生於大約一千多年左右,也就是蕃(吐蕃)唐(唐朝)時期。由於吐蕃前後從唐朝迎娶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蕃唐之間方方面面展開了文化交流,其中典型的例子就是當今藏人仍視之為寶的佛祖身像來自唐朝。據藏史記載:「印度國一達爾瑪巴拉為感謝中國國王資助他擊潰入侵者,使佛法重放光明,特將其中一尊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奉送給中國國王。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時,唐太宗將這尊像作為嫁妝,由都城長安送抵拉薩。此後,這尊佛像便與藏傳佛教共榮辱。」
   
     另一例為因佛教在吐蕃的主導地位,中(漢)僧和印僧之間展開的辯論。七五五至七九七時期,中(漢)僧摩訶衍那在拉薩、昌珠、瓊結等地傳授禪法,信受弟子達到五千餘人。上自宮廷,下至普通僧人,習禪蔚然成風。中國史稱「頓門巴」;藏史稱「和尚教」。同時,吐蕃自印度佛教引進以來「漸門巴」(藏密,即苯教和佛教混合產物)的傳播和發揚最廣,因此,「頓門巴」和「漸門巴」之間發生了正統之爭。
   
     當時,吐蕃贊普邀請印度僧人蓮華戒,並親自主持印僧與中僧摩訶衍那一場決定誰為正統,由誰來主導吐蕃佛教的大辯論。辯論之前,贊普預備好兩個花籃分別交給中印兩僧,並對兩僧說:「請你們兩人辯論吧,負者應向勝者獻花,而且不許留在吐蕃,必須離開此國。」最後中僧敗陣,印僧勝利。但是,這對吐蕃文化,尤其是把藏傳佛教推向高潮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非常值得肯定的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一日至三日,十四世達賴喇嘛和聖嚴法師(台灣)共同主持的跨世紀法會,即《文殊菩薩智慧法門──漢藏佛教世紀對談》在美國紐約登場。在這場法會上,兩位佛教領袖化解了藏傳佛教「漸門巴」和漢傳佛教「頓門巴」之間從八世紀延續至二十世紀末的千年怨仇。應當說這是佛教界的一件大事,也是對人類社會的一種啟示。
   
     近古藏中文化交流
   
     第三次高潮始於十三世紀,由於元朝對中國的統治和藏傳佛教被尊奉為國教,推動了藏中文化交流以及又一次達到高潮期。這主要體現於從元朝第一任帝師吐蕃政教合一領袖八思巴以來,一直由藏傳佛教薩迦派高僧繼任而延續,總共產生十幾位帝師,隨著元朝在中國的統治結束而終止。
   
     八思巴帝師經過先後對忽必烈皇帝三次灌頂,不僅把吐蕃三區還贈八思巴,而且依據帝師的教誨,廢除了蒙古軍隊在中國實施的「人填河渠」的政策,拯救了數以萬計的生命,因此,八思巴在當時中國人中享有「孔子第二」的聲譽。史料中有「英宗初即位,亦詔各郡建帝師八思巴殿,其制視孔子廟有加」的記載,從而看到當時藏中文化交流的盛況及其規模。
   
     這一時期,藏中文化交流史上還出現了一個特殊案例,筆者把它稱為「藏僧中國皇帝」。據記載:宋恭帝趙(一二七一年十一月二日──一三二三年五月),宋朝第十六代、南宋第七代皇帝,在位二年。一二七六年二月,宋室投降元朝後,封為「瀛國公」,又被迫剃髮出家,最後因寫詩被賜死。
   
     元二十五年(一二八八年)十月詔遣瀛國公趙?入吐蕃習佛法、吐蕃字經。他在今薩迦寺出家,取藏文法名「卻季仁欽」。藏人尊稱他為「蠻子拉尊」。「蠻子」是蒙古人對宋人的稱謂,「拉尊」是藏語對出家王族的尊稱,中譯「合尊」。後為薩斯迦大寺住持,嘗取中藏佛經互譯比勘,校訂異文。
   
     近代藏中文化交流
   
     第四次高潮開始於十七世紀,滿清入主中原,於一六四四年順治帝即位以來,前後三次派使臣入蕃邀請達賴喇嘛進京。
   
     一六五二年正月,五世達賴喇嘛率隨行人眾三千人,自吐蕃啟程,前往清都會晤大清順治皇帝,互贈尊號。大清皇帝把五世達賴喇嘛封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五世達賴喇嘛向皇帝贈送「金光四射,銀光普照,旋乾轉坤,人世之天,文殊大皇帝」的尊號。大清歷代皇帝繼承了這個尊號,這標誌著藏傳佛教格魯派(漢史稱「黃教」)被確立為大清國教,尤其是之後享有文殊菩薩聖地之稱的五台山在中國人心中的地位等因素,而使藏中文化交流以佛教為主線推向了高潮。
   
     元朝和清朝把藏傳佛教奉為國教,明朝和民國又把藏傳佛教視為拉攏藏傳佛教高層的手段,藏中文化交流便推向了一個新的頂峰,所以,元明清民國時期的史料中除了藏僧進京傳法之外,找不到中(漢)僧進藏傳法的記載。二十世紀中期,在拉薩取得第一位藏傳佛教格西(佛學博士)的中國僧人成為中共統戰藏人的特使,「文革」中他被迫害致死。總體而言,以往的藏中文化交流取得了輝煌而燦爛的成果。
   
     當代藏中文化較勁
   
     當人類步入當代,過去的藏中文化交流被較勁取代,馬克思主義主導的中國文化和西藏文化的碰撞與較勁令人深思。從「班禪靈童爭奪」到現今「達賴喇嘛靈童決定權爭論」,拉開了圍繞西藏文化核心價值觀輪迴轉世的「否定」與「反否定」的序幕。毋庸置疑,這是一場變相的「文化戰爭」,現已升級為「最危險」的階段。
   
     一方強大,另一方就必需要滅亡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因此,藏中兩個民族已經站在歷史進程的十字路口,相互間理應學會既有競爭又有合作的關係。筆者前面講過,八世紀的吐蕃贊普都對中(漢)僧和印僧給了充分發揮自己智慧的公開平台,難道二十一世紀中國領導者連八世紀藏人領導者的智慧高度都沒有嗎?
   
     那麼,西藏文化有何價值?國際藏學交流成為當今時期的特點,從一九七六年在匈牙利舉行首屆國際藏學學術討論會至二○一六年已經召開十四次。同時,在十四世達賴喇嘛倡導下於一九八七年十月開始,幾乎每一年在達蘭薩拉和美國輪流召開的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至二○一七年已經召開了二十七次。
   
     相比之下,中共的藏學研究還沒打開局面,更沒有恢復藏語文主導藏人社會的功能(即自治政府語文),幾乎所有的研究課題側重於政治需求而失去了在國際藏學界的地位和尊敬,甚至其反作用遍佈於世界每一個角落。
   
     與此同時,中共在藏實施的「選擇性信仰、文化和社會政策」導致了人心的動盪和製造了全民性的恐懼。如位於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遭到強拆,又在藏展開了鎮壓知識分子的「新反右運動」和正在實施「中文取代藏文」政策。但是,面對國際社會,中共政府採取派遣所謂「中國西藏文化交流團」來應付。中國有句俗話說得很好,「想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這句話概括了當今藏人殖民地文化實況。
   
   摘自《争鸣》杂志 2017年7月号,总第477期,香港。
(2017/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