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杂家的自我写照]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杂家的自我写照

   杂家的自我写照

   驳杂和渊博是两回事。儒家贵博不贵杂,强调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杂家则误以杂为博,以杂为荣,停留于博学阶段,未能审问慎思,更无明辨功夫。有个叫郁土的学者写了篇《《孔孟心肝及其他》的短文,其中说:

   “作为后人,我们就是要汲取前哲的‘心肝’,来滋补与壮大自己的精神,作一个人格独立、能自由思考的人。如此说来,则我们非唯要食孔孟的‘心肝’,凡对我们有益的,如苏格拉底的心肝、亚里士多德的心肝、斯宾诺莎的心肝、尼采的心肝、卢梭的心肝、柏克的心肝、伯林的心肝、爱默生的心肝,及王充的心肝、李贽的心肝、鲁迅的心肝,都是我们所需要的。”

   这就是杂家的自我写照。上述人物中,唯孔孟至善至美,非其余人所能媲美。其中苏格拉底是最受中西学界推崇的,然与孔孟相比,依然天地悬殊。

   从流传下来的苏格拉底的思想和格言看,此人不无见识,但颇为偏激混乱,儒眼相看,最多二流学者而已,与孔子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有这样的老师和奠基者,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柏拉图思想和西方哲学皆品质不高,为什么历史上西方文明逊于中华文明。

   其人之死亦无意义。可以死可以不死,死伤勇,苏格拉底有机会逃亡而不逃,认为那会破坏雅典法律的权威,又担心他逃亡后雅典再没好导师了。两个理由皆不成立。一他是被雅典法庭以腐蚀青年思想的罪名判死的,这种恶法即使无力改之,也不值得以身殉之;二更荒唐,自己死了雅典才有好导师?

   苏氏被处死前,朋友悲伤地说:“我是多么不希望你被如此不公正地处死啊!”苏格拉底平静地说:“朋友,难道你希望看到我被公正地处死吗?”这个被广为引用的传说,恰恰说明了苏氏思维的僵隘,似乎除了“不公正地处死”和“公正地处死”别无选择了。如果法律公正,苏氏又怎么会死?

   苏格拉底及亚里士多德、斯宾诺莎、尼采、卢梭、柏克、伯林、爱默生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不能与孔孟并论,没必要过于抬举。

   例如尼采。其超人哲学超到最后,只能是失常和疯狂。少年时曾痴迷尼采多年,后来才逐渐发现,其深刻是伪,肤浅是真。哲学应该是智慧学,助长仁爱快乐,提升生命质量。如果一种哲学让人心灵狭隘、精神失常、烦恼丛生、痛不欲生,其学术品质必有问题,或者干脆就是伪哲学。那些发疯和自杀的哲学家,就是伪哲学的受害者,哲学家头衔应加引号。

   又如卢梭。他的不少观点正确或近乎正确,如人性本善论,天赋人权说,社会契约论,个人自由大于集体自由论,法治结合德治论等。最大的贡献则是提出国家主权属于全体人民的人民主权论。主权在民也是儒家王道原则之一。王道政治,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其思想亦有错,如认为财产私有是人类不平等根源,主权高于人权等。

   王充、李贽、鲁迅等人更是等而下之,它们的心肝都有毒。

   就拿李贽来说吧。那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半吊子。学儒学佛浅尝辄止,都不能通,言论不无道理、为人不乏正义又极其偏激狂妄。身入空门却不受戒,强调“人生自适耳”。赞美暴君嬴政是“千古一帝”,牝鸡武瞾为“政由己出,明察善断”的“圣后”。贬低孔孟批判儒经,非圣无法。

   其代表作品《童心说》说六经和《论语》《孟子》“大半非圣人之言”,又说:“纵出自圣人,要亦有为而发,不过因病发药,随时处方,以救此一等懵懂弟子,迂阔门徒云耳。医药假病,方难定执,是岂可遽以为万世之至论乎?然则六经语孟,乃道学之口实,假人之渊薮也”云,一派胡言!

   他《与曾继泉》说:“其所以落发者,则因家中闲杂人等时时望我归去,又时时不远千里来迫我,以俗事强我,故我剃发以示不归,俗事亦决然不肯与理也。又此间无见识人多以异端目我,故我遂为异端以成彼竖子之名。”为了逃避家人和与人赌气而落发为僧,拿佛当挡箭牌呢。

   他故意自我贬低,拿缺德当个性:“其性褊急,其色矜高,其词鄙俗,其心狂痴,其行率易,其交寡而面见亲热。其与人也,好求其过而不悦其所长;其恶人也,既绝其人又终身欲害其人。志在温饱而自谓伯夷叔齐,质本齐人而自谓饱道饫德,分明一介不与而以有莘借口,分明毫毛不拔而谓杨朱贼仁”云。

   其人死得比苏格拉底更无意义,应已精神失常。七十六岁以“敢倡乱道,惑世诬民”的罪名被捕,“大金吾笑其倔强,狱意无所置词,大略止回籍耳。”听说朝廷要押解他回福建原籍,写下绝命诗:“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我今不死更何待?愿早一命归黄泉”。呼侍者剃发而夺剃刀割喉,气不绝者两日云。

   学儒不成无妨,学佛不成也无妨,各学了一点皮毛,反过来批孔批儒,难免走火入魔误人误己。其《童心说》将童心真心与道理道学对立起来,要在道理和儒经之外求所谓的童心,真是痴心妄想。其绝命诗引用圣人之言而以志士勇士自诩,令人哭笑不得,反儒反成了神经,呜呼!

   王充、李贽、鲁迅都是杂家。王充是道门杂家,李贽是佛门杂家,鲁迅是赤化杂家,其人心肝更是剧毒之物,食之必然中毒。关于鲁迅,东海有十多篇文章批判之,兹不详论。余东海2017-7-25首发于儒家网

(2017/07/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