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1“息邪说,距诐行,放淫辞”,使“邪说者不得作”,是“正人心”和“闲圣人之道”的需要,是历代圣贤君子的道德责任和文化使命。但重点辟什么,因时而异,因时制宜。孟子辟杨墨,杨雄辟申韩,宋明儒辟佛道,各有所辟。当今儒者所辟的重点对象应该是什么呢?

   2当今中国,异端邪说层出不穷泛滥成灾,可谓狐狸纵横豺狼当道。儒家面对的是一个空前复杂艰难的文化和政治局面。然异端有善恶,邪说有大小,应该分清轻重主次,知所先后,把批判的武器对准最大的豺狼,即邪恶性、危害性最大的邪说,以捍卫先圣之道,弘扬中华价值。

   3杨墨佛道,影响和危害曾经极大。故孟子说“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陈白沙说“未有真儒不辟佛”。然世易时移,杨墨早已衰微,佛道影响有限。它们的负作用可以忽略,并凸显出一定的正面意义。只要不反儒,杨墨佛道自由主义都可以成为儒家之友,为重建中华贡献各自的力量。

   4墨家“摩顶至踵以利天下”,是真诚的利他主义,有助于对治极端利己主义的流行病,其“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的追求与儒家有一致性;杨朱学毫无利他精神,但能够守住利己不损人的底线,其“杀一人而得天下不为”的坚持与儒家有相通处。

   5佛道两家如果深入上层建筑,会产生不良影响,王夫之说,其上申韩者,其下必佛老;其教佛老者,其法必申韩。故宋明大儒大多严辟佛道。然佛道不仅各有正义性,亦各得道体之一端。相比完全悖道的马毛有正邪之别。故从马毛归于儒家难,从佛道归于儒家易。古今不少大儒都是从佛道过来的。

   6自由主义作为西方价值和政治,与儒家五常道、王道与固然道不同,但完全可以并行不悖,并可择其善者而从之。有儒生谓“中共与大陆新儒家同样反对西方普世价值”云,不知道那些人属于大陆新儒家,但可以肯定,任何地方的儒家都不会反对自由主义的价值和制度。这个黑锅,儒家不背。

   7不完全认同、不认同和反对是两回事。择善而从、从善如流、海纳百川是儒家一贯的精神,对于创造了颇为可观的现代文明的自由主义,不可能毫无肯定、认同和尊重,决不会持反对态度---那是政治恐怖主义和宗教恐怖主义的特色,不仅儒家,任何正派皆不宜沾染也。

   8西方价值和现代文明是马家及宗教极端主义的大敌。坐视马主义毛思想在上,任凭伊斯兰基督教泛滥,却一味反对不仅是怕硬欺软,怕恶欺善,而且有恩将仇报、助纣为虐之嫌。这么做非正人所宜,况儒生乎?在现中国,能言距马毛者, 君子之风也,圣人之徒也。未有真儒不辟马。

   9意识形态决定政治和经济制度。各国马帮在野时,都擅于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一旦上台,无不与民主自由背道而驰,无不建设极权制度,实行恐怖政治。这是马学的经典和原则所注定的。马学导不出民主制度和任何良制来。对于马家来说,民主只是工具,或借以政权上位,或用于国家犯罪。

   10流行儒马结合的主张。网友黑老虎说:“让儒跟马结合,好比把女儿嫁给猴子。”妙喻可喜。论理论,儒学是圆学,极高明而道中庸,放之四海而皆准;马学是邪说,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理论无不错误百出。论实践,儒学缔造了五千年的文明辉煌,马学制造了大半个世纪大半个地球的空前浩劫。冰炭如何结合?

   11马列邪,毛更邪。论政治,可以称毛氏为北狄,也可以称为西奴。盖苏俄在北方,亦属于亚西方。论思想,毛氏是赤化杂家:立足于马列,结合了商韩,混夹着民粹,杂染了诸子,集古今中外歪理邪说之大成。职是之故,毛氏毛思毛氏的邪恶无以伦比,远超各国马学大腕和马帮首领,包括马恩列斯。

   12无论内政外交,毛氏都犯下了无量罪行,种下了无数恶果。外援也是种恶和犯罪,是对中国人民和受援国人民的双重犯罪。越南这颗恶果已经让吾民之泪、吾军之血交流成河,朝鲜这颗恶果又将熟透。或者说,毛氏用中国人民血肉喂养的这头恶狗,正面向中国蠢蠢欲动……

   13看到一篇署名张宏良的奇文:《伊斯兰国(isis)究竟是恐怖组织还是人民武装力量?》,想当然地为isis鸣冤叫屈,可见政治恐怖主义与宗教恐怖主义精神相通,同病相怜。张宏良将isis誉为人民武装力量,亦可见毛左所谓的人民,就是一种暴民、暴徒和恐怖分子。

   14有文章题曰:《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改造成了“七无”》。“七无”者,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无赖也。文革是毛思想全面实践的结果,故信奉毛氏、信仰毛思者皆可称为“七无牌”。毛左有权,以权谋产,或可富极一时,但不坚不久,返贫迅速,代价惨重,虽然有产,还不如无。

   15毛左是拜物教的原教旨派,特别反人性、反人道、反中华、反人类。极端四反的基因就从毛思想而来。被毛思洗过脑,中了毛思的毒,比中了任何尸毒、邪毒都可怕。一为毛族,便难救药,无论男女老少,一样凶恶疯狂。只要有机会,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唯儒学是最好的解毒药。

   16当代学人,批马比批毛更罕见罕闻,要因有二:一是不能,知见不行,不能见马学之错误;二是不敢,不敢碰意识形态高压线。但要深入开展体制改革,真正推动政治转型,就不能不突破这个学术禁区,展开意识形态批判,先从思想上摧邪显正,再在政治上拨乱反正。

   17耶教、伊教、法家、马学、毛思都有危害性,但程度和性质各不相同。耶教不过皮肤之病,伊教也只四肢之疾,马学和融汇了商韩马列之邪恶的毛思,才是中国的膏肓之疾,心腹大患。将它们批倒批臭并争取早日从宪位和意识形态地位驱逐出去,是现代儒生奉天承运的使命。2017-7-14余东海

(2017/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