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劉曉波病危,慘淡心願,共產黨何以無情冷對?]
陈破空文集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曉波病危,慘淡心願,共產黨何以無情冷對?

   近日,從中國傳出消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病情進一步惡化,他的生命終點以日或小時計,當局要求家屬隨時準備辦理後事。針對劉曉波要求出國治病的願望,中國醫院聲稱:“病情已經過於嚴重,無法承受長途旅行。”但抵達瀋陽參與會診的德國和美國醫生認為:“還可以安全轉運到國外治療,但是必須儘快。”雙方說法不一,中方顯然另有盤算。(順便說一句,與外國醫生一起會診的中國醫療組裏,定有披白大褂的中共特務,全程監控。)
   
   6月下旬,劉曉波罹患晚期肝癌的消息傳出的當天,筆者曾與一位雜誌主編通電話,他談到,有民運朋友認為,劉曉波可能很快獲得出國治療的機會,到達德國或者美國。筆者立即回應他說:這種可能性很小。中共當局斷不會輕易讓劉曉波出國治病。
   
   事態的發展證明,筆者的判斷基本正確。這基於對中共領導人的心理分析和心態解剖。筆者當時告訴這位雜誌主編:


   
   試想,身為當今中國頭號人權鬥士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如果劉曉波出國就醫,無論是到達德國還是美國,必引發巨大轟動。他所在的醫院,將吸引世界各國的媒體和記者蜂擁而至,日夜守候,水泄不通。劉曉波的病況發展,將成為各國媒體的頭版頭條。這絕非心理脆弱的中共領導人所能承受。
   
   而還可能出現的情節是,劉曉波坐在輪椅上或躺在擔架上,被推到或抬到奧斯陸,補領諾貝爾和平獎。一位瀕臨生命終點的人權鬥士,從諾獎委員會主席手中接過諾貝爾和平獎,場面將是何等的悲壯!全世界聚焦的這一歷史性鏡頭,絕非心胸狹隘的中南海當權者所能容忍。
   
   劉曉波要求出國治療的臨終遺願,微薄而慘澹,竟遭中南海冷漠地拒絕。中南海決意讓劉曉波死在國內。
   
   (當然,也不排除一種極其微小的可能性:如果德國、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壓力足夠大,經緊張談判,中共當局可能要求德國或美國政府接受中方條件:若放劉出國治療,只能讓他留在醫院,不得對外曝光,更不得舉行頒獎、領獎儀式等。)
   
   眼下,中共當局同意讓德國或美國的醫生前往中國為劉曉波會診,表面上看來,是折中方案,部分滿足劉曉波的臨終願望;實際上,這不過是中南海的權宜之計,充滿狡詐和算計。因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於七月上旬到德國漢堡出席G20峰會,必面對劉曉波這個大話題,必受到眾多領導人和媒體的詰問。習近平只要用“劉曉波已經病重得不能出國”為藉口,並聲稱中方已經同意德國和美國醫生前往中國參與救治、因而展示了一些“人道主義”為由,大致就能搪塞過去,勉強度過這一外交難關。
   
   中南海冷拒劉曉波出國治病,還事關劉曉波忽然病危的秘密。也是在劉曉波病重消息傳出的當天,筆者做了一段視頻,筆者當時分析:肝癌晚期,絕非一朝一夕發展而來,從肝炎到各類肝功能故障如肝腹水肝硬化等,都是肝癌的前期徵兆。即便依照中共自家法規,任何患肝病的犯人,都應該及時得到保外就醫。劉曉波已遭中共當局關押8年,其肝病,無論出現在關押之初還是關押期間,早就達到保外就醫的條件。拖到罹患肝癌、甚至肝癌晚期,才突然宣佈保外就醫,嚴重違反中共自己的法規。
   
   中共曾對外宣稱劉曉波在獄中受到良好待遇,包括良好營養、良好醫療條件、定期身體檢查,沒有體力勞動,更沒有重體力勞動。包括筆者在內,外界基本相信中共的這些宣稱。畢竟,中共當局知道,他們關押的,是第一位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政治人物,受到舉世關注。外界判斷,中共還不至於公然對劉曉波施以虐待。
   
   那麼,劉曉波的晚期肝癌如何而來?筆者曾在當日(6月26日)的視頻中進一步分析:這裏存在三種可能性。其一,當局一早就獲知劉曉波患有肝病,比如慢性肝炎或肝硬化,但有意忽視,故意延誤治療,刻意拖延至肝癌、直至晚期肝癌;其二,當局獲知劉曉波罹患肝癌,但不願讓他就此獲得自由,拒不給他保外就醫,堅持把他關在獄中,以至於,劉曉波無法獲得專業治療,致使癌症發展到晚期;其三,從關押劉曉波之日起,當局就發現他患有肝病,或肝功能障礙,由此制定秘密計畫:暗中對劉曉波下毒,專門針對其肝臟,比如在其食物和飲水中下毒,讓他慢性中毒,導致肝功能逐漸衰竭,最後惡化至肝癌,而直到肝癌晚期,人之將死,當局才突然宣佈“保外就醫”。
   
   無論出現上述哪種情況,都是謀殺,間接謀殺或直接謀殺,都是中南海對劉曉波的蓄意謀殺!如果讓劉曉波出國治病,“死也要死在西方”,中共面臨的潛在風險之一是,可能讓外國醫生發現劉曉波病重與死亡的秘密:慢性中毒。
   
   有人或問:中南海為何要謀殺劉曉波?監禁他不就夠了嗎?中南海獨裁者的心思,非同尋常。他們看到,南非政治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最終成為民主南非的總統;長期遭軟禁的緬甸反對派人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季,最終成為民主緬甸的領導人;而流亡在外的西藏宗教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成為聲望崇隆而廣受各國歡迎的世界級精神領袖。
   
   中共獨霸國政,死守其既得利益,決意瓦解任何形式的反對派,決意把真正的反對派領軍人物扼殺於萌芽狀態。其陰險圖謀,乃是,決不讓中國反對派凝聚成形、匯成力量,而反對派
   彙聚成形、匯成能夠挑戰中共獨裁統治的真正力量的條件之一,就是,產生一位眾望所歸的領袖人物。身為首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中國人權鬥士劉曉波,就最有可能成為這樣的一位領袖人物,眾望所歸。因此,謀殺劉曉波,就成了中南海處心積慮的密謀。換言之,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無形間,竟為他自己遭來殺身之禍!
   
   將政敵置之死地而後快,在厚黑成風的中國歷史上,自有傳統。三國時,曹操當上丞相,手握重權,挾天子以令諸侯,對朝野內外任何有政治企圖心的人物,或者攻滅,或者加害,或者謀殺,能逃出其魔掌者寥寥無幾。曹操唯一失手的,是劉備。後者以隱居後園種菜的大智若愚,隱忍不發,瞞過了曹操,後來逃出生天,很快豎起反旗,最終創下“三分天下有其一”的政治偉業。
   
   三國後期的司馬昭,效法曹操,大權獨攬後,為篡位而大肆誅殺異己。為避免曹操式的失手,竟一個不漏。就連為司馬昭立下赫赫戰功的大將鄧艾和鐘會,率軍攻滅蜀國,以為功勞蓋世,卻旋遭司馬昭謀殺。
   
   1976年,毛澤東臨死,尋思如何讓妻子江青和侄子毛遠新最終順利接班,手段之一,是決意讓兩位超級元老周恩來和朱德先他而去。經精心密謀,毛澤東以拖延治病為手段,謀殺了周恩來;又以空調為暗器,謀殺了朱德。(參見筆者舊作《中南海厚黑學》及其他相關歷史文獻)。
   
   如今的中南海當權者,蓄意謀殺劉曉波,其歹毒用心與暗室密謀,與歷史上的曹操、司馬昭、毛澤東等人,前後師承。厚黑之術,如出一轍。而其隱晦、隱秘和陰暗程度,則大有“後人超前人”之勢。古有成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今則是:中南海之心,路人不知。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2017年7月10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henpokong-07102017100432.html
(2017/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