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状元祠的疯子]
槟郎文集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状元祠的疯子

   状元祠的疯子
     槟郎
     .
     我手拿一杆长竹,
     她捧着一碗麦面糊,


     转到了村中的小学部。
     里面的知了正赛歌,
     我们轻步进入院内,
     四角四棵高大的青桐树。
     .
     枝繁叶茂,知了鸣叫,
     一个吊铃挂下树梢。
     面糊堆积在竹竿顶端,
     向知了的背上偷按,
     猎物便尖叫着飞跑,
     又无奈地往下掉。
     .
     长竿不小心碰了铃绳,
     发出短暂而微弱的铃声,
     吓了一跳,好在暑假,
     祠堂里没有上课的人。
     到底引来了看祠的疯子,
     他摇摇头地走近。
     .
     他说别惊动了外面,
     悄悄地领我们进入大殿,
     学生自带的桌凳已带走,
     墙上仍挂着未擦的木黑板。
     他在讲台桌上摆上香炉,
     又挂了人像古装俨然。
     .
     疯老爹点上香火,
     领我俩对画像磕首。
     又介绍说元末的状元公,
     江州总管,忠义断头;
     我们巢湖半汤的东李村,
     都是李黼公不肖之后。
     .
     他说:槟郎和夏娃啊,
     不要总是爱贪玩,
     长大后好好读书进取,
     给状元公的子孙争脸。
     明年初虚八岁可以上学吧?
     今天的事不要让人发现。
     .
     突然村支书踹开大门,
     后面跟着持枪的民兵。
     支书大吼又在搞迷信了?
     非拆掉这个封建堡垒才成。
     转身要民兵拉响铃铛,
     现场批斗大会召唤村民。
     .
     1986年,我成了山村
     二十年来第一个大学生,
     邻家小妹已辍学远嫁圩区,
     而疯子老爹已死去多年。
     退休支书说:那时太左了,
     拆了的状元祠要重建。
     2017-07-07
(2017/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