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曾节明文集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近代以来,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国人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评价 :
   
    一是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是垃圾,统统革除也在所不惜。
   
    中共在上台之初,就是持这种决绝否定态度的,所以毛泽东一伙在五十年代一度要以拼音文字取代汉字,但是其后,尤其是“邓改开”以后,中共又摇身一变,装扮成中国传统文化的维护者。
    这种态度肯定是不可取的。汉文明有许多优点,也与西方文明有丰富的互补性,正愈来愈多地得到见证;日本民族是世界上最有鉴别力民族之一,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日本人态度,与那种自暴自弃的华人完全相反,他完整地保存和敬奉着中国的许多传统精华:如汉服、茶道、书法、中医(汉方医)、周易、、.
   
    另一种则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完美无瑕,是圣洁的“神传文化”。如国粹派就是这种态度。
   
   
    中国传统文化是否神传文化先不论,以它为完美无瑕,显然失之夸张。我们不能因为自己是中国人,就对自己文化的缺点视而不见,而象手电筒一样只照别人。
   
    凭心而论,中国传统文化也有很多缺点,它的最严重的缺点,就是缺乏人道主义——即比较残忍。
   
    宋亡以后,中国人即便不是世界上最残忍的民族,也是最残忍的民族之一。
   
    阉人制度就是残忍的一大标志,从周朝到辛亥革命一连两千多年实行这一制度的民族,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国人;凌迟——这种把人千刀万剐的惨绝人寰惨杀,居然作为国家明正典刑,存在了数百年之久,全世界只有中国。这不能不说,与文化的缺陷有关。
   
    当然,中国文化也不是一直都很残忍,宋朝之前没那么残忍,宋朝更是文明到了取消所有酷刑,大大缩减阉人制度的近代文明前夜、、.可惜这一进程又被蒙古的铁蹄踏断了。
   
    中国在宋亡以后越来越残忍,蒙、满的征服固然是主因,但也有自己不争气的因素,它以两个汉人为代表,就是朱元璋和曾国藩。
   
    朱元璋摈弃宋朝的文明,继承蒙元的野蛮在此不表,但说曾国藩:曾国藩是近代加剧中国野蛮化的头号“功臣”,中共之所以在各国共产党中,都属最为残忍之列(或许仅次于朝鲜劳动党与红色高棉),与曾国藩带来的残忍,密不可分。
   
    简明地说,各国共产党都是残暴的,但共产党与尤为残忍的中国近代文化结合起来,就生出了特别残暴的中共。
   
   
    而中国传统文化在近代之所以变得尤为残忍,曾国藩罪责难咎!
   
    曾国藩(主要在镇压太平天国过程中)极端残忍地滥杀无辜,大大加深了中国文化的残忍。
   
    2009年,盘古乐队的主唱手敖博、吉他手段信军前往台湾,途径曼谷,特意看望并宴请了正流亡泰国的笔者。席间信奉佛教的敖博说:中国地主士绅遭到中共的残酷屠杀,是曾国藩等人剥皮、凌迟惨杀滥杀农民的报应!
    余闻言心惊,不禁灵动而神往。
   
   
    以儒家信徒为代表的人则辩称:曾国藩杀的是天平天国暴徒,那些“贼”人该杀!杀那些人是仁义!
   
    问题是,曾国藩的屠杀,远远超出了太平天国成员的范畴,不折不扣地是滥杀无辜:
   
    曾国藩指挥湘军顺江而下进攻天平天国,从九江到南京,湘军攻一城屠一城,直杀得“鸡犬不闻三千里”,湘軍將領彭玉磷都感嘆:“直教戮滅無遺種,屍湧長江水不流”(彭玉磷《克復九江屠城》)。
   
    其中,著名的大屠杀有三次:
   
    1858年屠江西九江,湘軍將守城太平軍暨其家屬兩萬多人全部殺光,又大殺城中百姓,城中積屍數萬,被拋屍長江者更難計數;
   
     1862年屠安徽寧國府,老百姓被殺者難以計數;由於屍積如山,倖存者太少,兩個月後城中屍體還無人收埋;
   
     1864年七月,湘軍曾國荃部攻破太平天國首都天京,立即執行曾國藩的屠城政策,三日之內,二十多萬湘軍見人就殺,見屋就燒,姦淫擄掠,無惡不作,南京城內數十萬老百姓慘遭屠殺,其中許多人是幼兒、老人和婦女;時在曾國荃軍中的趙烈文(曾國藩幕僚)見證:“……沿街死屍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滿二三歲者亦斫戮以為戲,匍匐道上。婦女四十歲以下者一人俱無,老者無不負傷,或十餘刀,數十刀……”(趙烈文:《能靜居士日記》);“秦淮河屍首如麻”、“三日夜火光不息”( 《湘軍紀》)。當年太平軍攻佔南京,南京城沒有受到大的破壞,而經過湘軍的浩劫,史載南京連一棵完整的樹都沒有,全城幾乎變為空城。
   
     這就是湘軍版的南京大屠殺!它比起七十三年後日本人製造的南京大屠殺,恐怕有過之而無不及。趙烈文估計:湘軍之屠南京,殺了二三十萬人;但後人評估,遇害人數遠不止此數,因為太平天國全盛時期南京有一百多萬人口,而太平天國滅亡十一年後的光緒元年(1875年),“江寧”(即南京)人口仍不及五十萬人。
   
     然而莫大諷刺的是:製造日軍版南京大屠殺的松井石根和谷壽夫成了戰犯,早被判處死刑,而製造湘軍版南京大屠殺的曾國藩,迄今榮享“聖人”牌位、仍然受到頂禮膜拜。
   
   
    面对如此故意屠民滔天罪行,冠名“儒家”的人仍无耻地辩称:这是镇压天平天国的必须!
   
    但曾國藩的濫殺老百姓,並不僅限於太平天國佔區,早在湖南興辦團練時,曾國藩就在省城長沙設立“發審局”:凡團紳送被捕人到局,立即殺死,禁止屍親呼冤,又禁止向團紳講理;有一次曾國藩抓到十一個據說是搶了米行的農民,曾國藩竟然連審都不審,下令把他們全部砍頭;曾國藩在湖南竭力鼓動濫殺濫捕,提倡團紳捕人,要求:地方官殺人、捕人要多,殺人要快,官殺人‘不必拘守常例’,紳捕人“不必一一報官”。湖南並非太平天國統治區,試問:此種濫殺,是鎮壓太平天國所必需嗎?
   
     可見,曾國藩的濫殺,遠遠超出了鎮壓太平天國所必需,他的濫殺,是大規模的蓄意謀殺,曾國藩就是謀殺犯。
   
   
     曾國藩不僅大規模地濫殺無辜,而且殺人手段之血腥殘忍,世所罕見,超越人倫底線,完全可以用禽兽不如來形容:
   
     在圍攻江西興國、大冶的戰鬥中,曾國藩把俘獲一百三十四名太平軍,不分官兵“一概剜目凌遲”; 九江戰役中俘獲十二人,曾國藩命令立即‘凌遲梟示’、又生擒十三人,曾國藩命令“就地剜目凌遲”。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湘軍紀》載,“重陽戰鬥擒獲七十餘人,(曾國藩命令)殺死後令兵勇割人肉生吞。”
   
     生吃人肉是什麼行為?這難道不是食人惡魔的行為嗎?
   
     這就是曾國藩儒家道德“聖人”真面目!這就是李劼所讚頌的曾國藩內心“修為”的真相!
   
   
    有以“儒徒”为代表的人辩称:不能以今天的道德標準來要求古人,曾國藩式的濫殺,在當時的時代是很常見的。
   
    這完全是對歷史無知的想當然。按今天的道德標準濫殺無辜是大罪,按當時的道德標準,濫殺無辜真的就不算什麼嗎?
   
     在率军讨伐太平军之前,曾國藩在湖南的大殺濫殺,曾惹得輿論大嘩,落得“曾剃頭”的罵名——請注意:“曾剃頭”的綽號,並非來自太平軍,而是來自曾國藩自己的湖南老鄉!
     當時目睹湘軍的屠殺,不少士紳、甚至連滿清的地方官都看不下去,他們曾上書清廷彈劾曾國藩,指控曾擅殺良民。(但清廷置若罔聞,反而多次下詔表彰,這反映出滿清政權的非法性)
     湘軍屠城的血腥殘暴,甚至連湘軍的將領都看不過去。湘軍大將彭玉麟就先後於1861年安慶屠城後、1864年南京屠城後,兩次致函曾國藩,要求曾國藩“大義滅親”——即殺掉屠城的直接責任人曾國荃,曾國藩置若罔聞。
   
     以上能夠反映出:濫殺無辜按當時的道德標準稀鬆平常、不算什麼嗎?
   
     无需比历朝中最为文明的宋朝,比比明朝如何?萬曆年間,為了反抗太監孫隆徵稅,蘇州人罷市、遊行示威、毆打明廷稅監,有人提議動用軍隊鎮壓,“但太守(總兵)朱公燮元曰:不可。兵一御外寇者也,吾不能鋤奸,以至招亂。若又擊之,是重其毒也。切眾怒難犯,若之何抱薪救火哉!”(《吳葛將軍碑》)。
   
     更早且在汉族正统王朝中最为残暴的明朝人,都知道不能動用軍隊濫殺老百姓的常理,這能夠說明古人的道德標準,不以濫殺無辜為大不了之事?
   
   
    曾国藩何止不符今日的“普世价值”?他既不符合古道,也不符合“儒道”。孔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孟子曰:““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孟子.公孙丑》)
   
    试问: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曾国藩符合什么儒家之道?
   
    难怪儒家信徒蒋介石在日记中会批曾国藩“近乎伪”,蒋介石最崇拜的是王阳明,而非曾国藩。
   
    难怪毛泽东会对曾国藩五体崇拜,他直言:“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毛泽东1917年8月23日致黎锦熙信,见《毛泽东早期文稿》第85页)。
   
   
    显而易见,曾国藩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腥风血雨,大大地加深了当时中国社会的残忍,但把这种残忍大而化之,深深影响后世的,却是曾国藩身后的满清皇室——爱新觉罗家族:
   
    鲜有人注意到:正是以贼鞑子伪咸丰和叶赫那拉们为代表的满洲妖孽,把杀人权下放——给予了曾国藩、叶名琛、骆秉章、李鸿章之流惨杀、滥杀的权力(百年后,毛泽东把这种手法玩得炉火纯青);
   
    而更是殖民中国的满洲妖孽们,一次又一次地表彰曾国藩们滥杀、惨杀,并给予了杀人犯们“曾文正公”等荣耀和地位,终于使得杀人犯文化登堂入室,成为中国文化的正统主流,以致独裁者中良心和善根都很大很深的蒋介石,都未能免俗。
   
    可见贼鞑子满洲妖孽树立的这个“曾武歪公”,其流毒之深!
   
    呜呼!满清对中国传统文化、道德仅次于中共的戕害,世间有几人能明了!?
   
   
    有以“儒徒”为代表的人,以中共曾经批判曾国藩,来为曾国藩辩护。其实,中共批判曾国藩是在毛泽东时代,且以马列阶级论的角度进行批判(因中共自命是造反农民阶级的同盟),中共批判曾国藩代表的“阶级”,而从未批判曾国藩的惨无人道,更未提及他制造的“南京大屠杀”!
   
    毛共以阶级论批判曾国藩是错误的,不等于“邓改开”时代重树“曾文正公”就是正确的。
   
   
    将曾国藩这么一个惨无人道、滥杀无辜的杀人犯长期奉为圣人,不能不说是中国人的耻辱、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不重新审视曾国藩的滔天罪孽,人道主义在中国就树不起来,而中华文明的缺陷无法修复。
   
   
   
   曾节明 于2017.6.11于丁酉丙午己巳于晴热纽约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