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严家祺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
当代中国政治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权力与权利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严家祺批判最高权力终身制舊文部分目录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图片放正:王朝循环原因论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论皇权或绝对权力——专制独裁使独裁者时刻处于危险之中
·中国宪法对军委主席权力的限制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上次发表的是影印件,现在在网上找到了打字稿。


严家祺: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作者“六四”后为报刊撰写的第一篇文章


(香港《明报》,1989-7-23,7-24)严家祺


   

   6月4日的北京大屠杀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这一天,邓小平、李鹏、杨尚昆撕开了“共和国”的面纱。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都已看清,一个号称“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既不是人民的,也不是“共和国”。

真正的“共和国”是任何人颠覆不了的


   共和国不容许任何人成为名义上的或实际上的皇帝或国王,不容许国家的最高权力终身由一人掌握。邓小平身为实际上的中国的“末代君王”,却指责学运和民运颠覆人民共和国。真正的“共和国”是任何人颠覆不了的。今年春天北京发生的空前规模的学运和民运,极大地动摇了一个披着“社会主义”和“共和国”外衣的帝国的大厦,敲响了邓小平、李鹏、杨尚昆专制政权的丧钟。

专制政体的第一个特征


   与“共和国”相反,在邓小平的统治下,当代中国大陆建立了一个典型的专制政体。对很多国家来说,专制政体早已成为历史上的东西了。人们总认为,只要推翻了皇帝或国王,专制制度也就不再存在。当代中国的历史表明,一个国家即使没有名义上的皇帝或国王,即使号称“共和国”,即使以“社会主义”的羽毛装饰起来,专制制度仍可能存在。
   专制制度在体制上有三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最后集中于一人之手,不容许任何人、任何机构分割。邓小平在六月九日讲话时说,中国不能实行“三权鼎立的制度”,而应“坚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最近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又一次表明,这个名义上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实际上不得不听命于独裁者邓小平。在平时,人大常委会看来能自己决定召开会议或会议议程,事实是,只要独裁者干预,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不能自行召开会议。如果召开会议,会议的议程也必须经独裁者认可或批准。邓小平说,中国不能实行“三权鼎立”,就是说,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最高国家行政机关的权力,都不得高于独裁者的权力。6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直接致电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按邓小平的旨意,把学运、民运定为“严重反革命暴乱”。在这种情况下,是完全谈不上“司法独立”的。

专制政体的第二个特征


   专制政体的第二个特征是集中在个人手中的最高权力不容转让。毛泽东终身任职,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灾难,使人们看清了“废止最高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必要性。毛泽东以后,邓小平一次又一次拒绝担任中国共产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职务,多年来,人们形成了一个邓小平要求主动放弃权力的良好形象。邓小平多次表示,他要退休,并说,现在没有退休,是因为人民不同意,只要人民同意,他就退休。六四大屠杀充分暴露了邓小平多年的精心掩盖着的面目,面对全中国的愤怒声讨,他不仅绝不放弃最高权力,而且,正因为人民要他退休和下台,邓小平下令用坦克、装甲车、机关枪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一个八十五岁濒临死亡的老人,面对全中国人民的反对,在六四大屠杀后,还不惜一切代价搜捕一切对他不满和怀疑的人们。6月24日,邓小平在谈话中明确表示,如果“第三代领袖的形象和威望”树立不起来,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大陆不能产生一个既完全听命于他本人,又能完全掌握权力的领导人,邓小平仍绝不放弃最高权力。

专制政体的第三个特征


   专制政体的第三个特征是最高权力继承的非程序性。在历史上,那些国王、皇帝、元首们,曾一次又一次定下皇位的继承人,一旦继承人的权力稍为扩张,改变继承人就成了一件无法避免的事。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也使最高权力的继承无法有预定的程序。在当代中国,毛泽东、邓小平终身大权在握,对他们来说,权力继承是一件无与伦比的大事。
   毛泽东把刘少奇定为“接班人”后,当毛泽东认为刘少奇、邓小平、彭真、陆定一、罗瑞卿、杨尚昆形成了一个威胁毛泽东最高权力的“小圈子”后,毛泽东不惜发动“文化大革命”铲除刘少奇的势力。当毛泽东的“最最亲密的战友和接班人”林彪和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陈伯达形成一个“小圈子”后,林彪的灭亡也是难以避免的了。在林彪后,王洪文又被选为“接班人”,1976年的“天安门广场事件”,毛泽东看到了人民对王洪文、张春桥等人的抗议,最后选择了华国锋当“接班人”。
   在邓小平取得独裁权力后,胡耀邦、赵紫阳先后成了他的“接班人”,然而,邓小平也无法回避人类史上一切独裁者面临的困境,一旦继承人和他的意志稍有冲突,他将不惜一切代价,抛开一切程序改变最高权力的继承。
   在当代中国,邓小平是一位没有皇帝头饺的皇帝,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独裁者。邓小平的权力既不容分割,又不容转让,最高权力的继承无程序可言,人民的共和国只徒有其名。

李杨集团权势的暂时强化


   李鹏、杨尚昆集团和邓小平既有共同的厉害关系,又有某些区别,在维护专制政体和他们个人的权力问题上,他们没有什么分歧。六四大屠杀把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了。但是,在邓小平所说的“改革开放”问题上,李杨集团,特别是李鹏、姚依林等人却和邓小平不完全一致。自从李鹏担任国务院总理以来,李鹏的政策趋向是“回到文化大革命前去”。李鹏和赵紫阳在“改革开放”问题上的分歧和冲突,实质上是李鹏对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政策的一种抵制。不久前,邓小平说,赵紫阳代表中央在“十三大”所作的报告,强调了改革开放的持续性。今天,这个“十三大”报告仍然是一个字也不能改。邓小平说,这次喊出了很多口号,“打倒邓小平”的口号也有,但是就是没有听说过“打倒改革开放”的口号。这说明改革开放是人民满意的。十分明显,邓小平这些话是针对李杨集团说的,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包括李鹏,来否认他十年来一直主张的“改革开放”。
   六四大屠杀是当代中国的一次血腥的反动的军事政变。这次大屠杀的命令虽然是邓小平下的,但是,大屠杀及其以后的大搜捕,是由李杨集团直接实施的。大屠杀、大搜捕使中国大陆统治层中的反对势力无法抬头,大屠杀、大搜捕用超越法西斯主义的灭绝政策和恐怖统治,大大地强化了李杨集团暂时在中国统治层中的势力。

专制政治的两种形式


   专制政治有两种常见形式。一种形式是独裁者十分强有力,在“最高权力圈”内,任何人都不能形成“小圈子”,每一位分掌大权的人都直接效忠于独裁者本人。
   另一种形式是当独裁者声望低落、不够强有力时,“最高权力圈”中就会形成两个或若干个“小圈子”。独裁者为了维持自己的最高权力地位,就不得不借助于“政治平衡术”,在不同势力之间玩弄“政治平衡”。

邓小平的“政治平衡术”


   由于邓小平近几年来一再作出错误决策,如记得胡耀邦下台,不顾条件“闯关”改革物价、四‧二四关于动乱的讲话,邓小平的实际威望日渐低落,他不得不靠手中掌握的军权和“政治平衡”来维持自己的权力。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建立的新政治局常委,实际上就是邓小平玩弄“政治平衡术”的产物。邓小平为了抑制李杨集团势力的扩张,采取了两项重大措施,一是把江泽民、李瑞环、宋平塞到政治局常委中,二是让李杨集团以外的江泽民担任总书记。
   邓小平找李鹏、姚依林谈话时,强调领导班子以江泽民为核心,不能因为不服气而搞“小圈子”,并说搞“小圈子”是没有好下场的。邓小平说,新班子不能是无能的,这完全是针对李鹏的无能来说的。四中全会确立了中国大陆统治层的新格局,邓小平用江泽民、李瑞环、乔石、宋平等人来和日益扩张权势的李鹏、杨尚昆、姚依林集团来抗衡。
   对江泽民来说,他的权力既不来源于人民的授权,又不来源于党内的民主选举,江泽民担任总书记,有不少人是“不服气”的。他迟早会发现,他在行使总书记权力时,将面临他的两位前任胡耀邦、赵紫阳同样的问题。

未来的三种可能


   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的召开和邓小平最近的谈话表明,在大屠杀大搜捕后,为了使建筑在军事镇压基础上的权力取得道义上的力量,邓小平不仅要接过学运民运中提出的种种口号,而且迟早要寻找“替罪羊”,迟早要对笨拙无能的李鹏开刀(后来被邓小平、江泽民“开刀”的不是李鹏,而是陈希同、杨白冰——编者注)。
   在“最高权力圈”内部的相互关系上,未来中国大陆存在着三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面对学生和人民的新的大规模的反抗,以江泽民为代表的势力和李杨集团结合在一起,弥补各种分歧,共同对付中国的民主运动。
   第二种可能是,李杨集团为了进一步扩张自己的权力,对邓小平安排的四中全会的格局,进行坚决的反抗,通过种种手段来削弱江泽民、李瑞环等人的权力和影响。
   第三种可能是,在适当时机,李鹏以致杨尚昆作为“替罪羊”而下台,以缓和人民对大屠杀、大搜捕的仇恨。邓小平承认,学生运动是由“腐败滋生的”,并表示“杀人要有一个限度”。江泽民也说,“必须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严格执行政策,严格依法办事”。在滥杀滥捕后,邓小平说这些话是为了向人民表明,邓小平本人并不主张滥杀滥捕,这种责任并不在他身上。
   在这三种可能中,由于极其残酷的屠杀和镇压,在近期内,学生和人民的新的大规模的反抗难以发生。

专制政治的铁律


   围绕着最高权力继承权进行斗争,将成为六四大屠杀后中国政治的一个重要特征。这是一种在“停止争吵”、“加强团结”掩饰下的争权斗争。中国大陆“最高权力圈”中的每一个人,必须每时每刻小心翼翼地做事、谈话,惟恐怕对方抓住自己的问题。“最高权力的终身制”已充分暴露了它的致命弊端,专制政治在今天的中国已到了穷途末路。时至今日,不仅11亿中国人民已深感专制政治造成的深重苦难,而且,往日的胡耀邦、赵紫阳和今日的江泽民,以及其他政治局委员,也将深为这种政治上的不可预测的危险而焦虑不已。

专制政治的铁的规律是,权力并不以贡献来分配。在大屠杀中立有“卓著功勋”的李锡铭、陈希同并没有得到更多权力。


“共和国”必须再建


   六四大屠杀以千万人的鲜血和生命为代价,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在推到邓李杨反动集团后,中国一定要进行一次认真的政治改革。现在,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人民共和国”的名称,都已无法掩盖有几千年传统的、并带有新特点的、现代专制制度的实质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