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切的丰盛]
谢选骏文集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切的丰盛

   谢选骏:一切的丰盛
   
   (一)
   
   《思想主权论》指出:


   
   (618)
   对于思想家来说,信仰祈福教,本质上是一个思想的堕落,也就是说,是陷入了思想上的循规蹈矩。一个思想家,既要信仰基督教,又不陷入思想的堕落,只有重拾天国思想,向不可能永葆的世俗幸福,说再见。
   (619)
   “我可以恨上帝,但不能恨耶稣基督,因为他牺牲了自己,我不能亏欠他的宝血。”——于是我知道了,人们常用“上帝”来指代众神,甚至是指代魔鬼。“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
   佛像,类似吸毒者的忘我形象;只有基督受难的形象,才是人生的真实写照。——这是我在苦闷抽烟的时候,得到的亲身感受!这是两种存在,梦幻与现实:麻醉与苦行,尽管似乎都是为了“应对人生的终极苦难”。“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
   (620)
   桂冠与荆冠,这就是异教与基督教的区别所在;吸血与送命,这就是异教与基督教的区别所在。“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又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歌罗西书》说得真好:
   
   Col 1:15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
   Col 1:16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
   Col 1:17 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Col 1:18 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Col 1:19 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
   Col 1:20 既然借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借着他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
   
   (二)
   
   《思想主权论》又指出:
   
   (2115)
   孔子、释迦、苏格拉底、耶稣基督,这“四大哲人”,谁最荣华富贵,谁最穷困潦倒呢?释迦牟尼,生为王子,最为荣华富贵;拿撒勒人耶稣,生于马槽、长于流亡、后来卑微,且死在十字架上,最为穷困潦倒。苏格拉底虽然也被处死,毕竟还在学生和朋友的簇拥之下,因为他是作为雅典人被雅典人处死的,不是作为外邦人被罗马人处死的,还保留基本人权,不像耶稣基督在众叛亲离之中,受尽凌辱虐待。至于孔子,虽少也贱,后却尊荣,鲁君封赏,门徒环绕,虽不及释迦之盛况,毕竟胜过苏格拉底多多,故不能企及揭示宇宙之真相也。因此之故,唯有那被神遗弃、遭人背离的耶稣,独能彻底征服我心、融化我灵,让我得以口称亚伯拉罕欢欢喜喜仰望的、大卫称他为主的基督,是我的救主。
   “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使徒行传》)《以赛亚书》说:“耶和华却定意(或作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或作他献本身为赎罪祭)”
   耶和华所“生出”(而非“创造”)的基督耶稣,是“以马内利”、与神同在;所以《箴言》上他说:“敬畏耶和华,在乎恨恶邪恶。那骄傲,狂妄,并恶道,以及乖谬的口,都为我所恨恶。”
   (2116)
   思想主权的最高体现就是“以马内利”,那就是“与神同在”:“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箴言第八章》)
   (2117)
   世上最美的事?那就是与主同钉十字架、慢慢享受流血至死的痛苦——那就战胜了世界、亲近了与神同等的荣耀:“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
   (2118)
   在《旧约》里思想主权的宣告不绝如缕:
   《箴言第八章》这样说智慧Sophia:“智慧岂不呼叫,聪明岂不发声。他在道旁高处的顶上,在十字路口站立。在城门旁,在城门口,在城门洞,大声说,众人哪,我呼叫你们。我向世人发声,说,愚蒙人哪,你们要会悟灵明。愚昧人哪,你们当心里明白。你们当听,因我要说极美的话。我张嘴要论正直的事。我的口要发出真理。我的嘴憎恶邪恶。我口中的言语,都是公义,并无弯曲乖僻。有聪明的以为明显,得知识的以为正直。你们当受我的教训,不受白银。宁得知识,胜过黄金。因为智慧比珍珠(或作红宝石)更美。一切可喜爱的,都不足与比较。我智慧以灵明为居所,又寻得知识和谋略。敬畏耶和华,在乎恨恶邪恶。那骄傲,狂妄,并恶道,以及乖谬的口,都为我所恨恶。我有谋略,和真知识。我乃聪明。我有能力。帝王借我坐国位。君王借我定公平。王子和首领,世上一切的审判官,都是借我掌权。爱我的,我也爱他。恳切寻求我的,必寻得见。丰富尊荣在我。恒久的财并公义也在我。我的果实胜过黄金。强如精金,我的出产超乎高银。我在公义的道上走,在公平的路中行。使爱我的承受货财,并充满他们的府库。……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众子阿,现在要听从我。因为谨守我道的,便为有福。要听教训,就得智慧,不可弃绝。听从我,日日在我门口仰望,在我门框旁边等候的,那人便为有福。因为寻得我的,就寻得生命,也必蒙耶和华的恩惠。得罪我的,却害了自己的性命。恨恶我的,都喜爱死亡。”——这就是思想主权的表达?
   1、“耶和华阿,我们在你行审判的路上等候你。我们心里所羡慕的是你的名,就是你那可记念的名。夜间我心中羡慕你。我里面的灵切切寻求你。因为你在世上行审判的时候,地上的居民就学习公义。以恩惠待恶人,他仍不学习公义。在正直的地上,他必行事不义,也不注意耶和华的威严。”(《以赛亚书》二十六章8—10节)
   2、“(大卫的诗。)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他的圣名。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诗篇》一百零三章1—4节)
   3、“我岂因他们不说话,站住不再回答,仍旧等候呢?我也要回答我的一分话,陈说我的意见。因为我的言语满怀。我里面的灵激动我。我的胸怀如盛酒之囊,没有出气之缝,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说话,使我舒畅。我要开口回答。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我不晓得奉承。若奉承,造我的主必快快除灭我。”(《约伯记》三十二章16—22节)
   我愿意相信那“不可能发生的事”,这就是奇迹、神迹、上帝的干预。
   (2119)
   耶稣在世的时候也许活出了生命的终极目的,那就是让自己最终被吃掉,当然,为让它者吃得丰盛,先允许自己长得壮大:“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以马内利与其他生命不同之处,是他主动地让人吃掉自己,而不是被动地、无奈地,所以说,“你们在他里面也得了丰盛。”这种主动态度,就是“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的, 因为那是来自“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神”,因为这样的生命机制,是维持生命系统所不可缺少的,而且“直到永永远远”。
   我们生下来就吃它者,从母奶到其他生命,我们死去的过程就是被它者吃——在这种意义上,个体的死亡只是表象,其实质是生命的转化:从母体转移到子体,而养育过程如同输血过程。
   (2120)
   “我活得不耐烦了。”
   “你想与主同在吗?”“怎样才算是与主同在呢?”“与主同钉十字架。”
   “你想为主而死吗?”“怎样才算是为主而死呢?”“与主同钉十字架。”那样,你就与思想的主权全然合一了。
   
   《腓立比书》说的真好:
   
   Phl 2:5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
   Phl 2:6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Phl 2:7 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Phl 2:8 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Phl 2:9 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
   Phl 2:10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
   Phl 2:11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
(2017/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