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谢选骏文集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谢选骏: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杭州保姆纵火案:中国人素质不如菲律宾?》2017年6月25日说了,杭州保姆纵火案造成母子四人死亡案不仅震惊内地,香港媒体日前也对此进行了跟踪报道,简直不可理喻。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家的菲律宾工人姐姐芮雪儿的时候,她表示很震惊,高呼:OH MY GOD!芮雪儿难以置信,什么怨什么仇,竟然要放火烧死主人全家?这在香港简直天方夜谭。
   
   不要说香港,在内地人看来同样毛骨悚然。“保姆”,曾经是多么温暖的词汇。还记得艾青着名的现代诗《大堰河,我的保姆》吗?“大堰河,为了生活,/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汁之后,/她就开始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她含着笑,扇着炖肉的炉子的火,/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大堰河,为了生活,/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朴实忠厚的保姆,怎么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


   
   在内地,每天都在发生性质相同而只是程度不同的事。无论是电梯“吃人”,幼儿园虐童,还是这次的保姆纵火。我的北京朋友跟我说,现在开放菲佣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呼声很高。可为什么中国人的素质好像连菲律宾人都不如了呢?
   
   实话实说,开放菲佣进入内地是不现实的。香港和台湾都有所谓“外劳”,但内地不会有。究其原因,香港和台湾由于地域小,加之较早进入发达社会,所以发展比较平衡。这一现状导致的直接结果,是香港、台湾本地人如果做辛苦工作价格昂贵,因此必须从境外输入廉价劳工。而内地则不然,由于沿海和内陆等发展不平衡,城市化进度也不平衡,内地的劳动力尚未获得足够的释放,更谈何引进外劳?所以,“先富起来”的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唯忍受包容耳。
   
   今次杭州保姆纵火案的确折射出许多值得国人反思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保姆作为一个服务性行业,于今时今日的中国,已经几乎完全丧失专业主义与服务精神;同样,作为主人也没有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很多时候逾越主仆界限。
   
   保姆的男主人林先生事后接受内地媒体采访表示:“我们是通过一个中介机构找的(保姆),工资7500元,来了快一年了,平时和我们相处也挺好的。上个月跟我们说买房子,我们借给了她十万块钱,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初我老婆掉了(不见了)一块錶,价值二三十万,今天公安给我看她把手錶给典当了,包括小孩的一些手镯呀,现在她在公安那边已经认罪了,说火是她放的。”
   
   当我家在找菲佣的时候,中介曾明确提醒我,别任性和菲佣之间发生不必要的金钱往来。例如,合同中规定了每月工资多少,就是多少,不可以随便更改。后来友人又提醒我,假如想要给菲佣奖金,最好挑选节假日,否则会让菲佣误以为有奖金是件正常事。这些忠告,在在提醒“主仆界限”。
   
   当代中国缺乏专业主义与服务精神,这大概是所有人的共识。中国人无论去到境外哪里,香港、台湾也好,乃至日本、英国,都会觉得这些地方的人服务很好。说起来,中国人有特别“好”的特质,就是“全民平等”,人人都觉得自己是“爷”,从而没有了人与人之间的“界限感”。被服务者和服务者之间,常常“不分你我”。正如此次杭州保姆纵火案目前所披露的细节中,我们就看到女主人平时和保姆的关系很亲密,亲密到保姆开女主人的奔驰去买菜。而在一个有界限的社会中,有钱人应该怎样呢?主人是主人,保姆是保姆,大概开车的工作,是交给司机去做的。保姆开主人的车,这是有违职业伦理的。
   
   我猜,想没有人反对“全民平等”,起码不敢公开反对。而我以上的言论,反而有可能会被指责为想要恢复“纲常社会”吗?这看上去相当“反动”。而既然话已至此,我却想引发读者们思考一个问题——“平等”有那么简单吗?
   
   仔细想一想,“平等”至少有两个面向,第一是“公平”(fairness),第二是“公正”(equity)——前者主要强调资源上的平均,后者主要强调分配资源基于个人贡献和成就。什么意思?如果片面追求“公平”,最终就是人人是“爷”从而丧失专业主义与服务精神。但如果我们追求的是“公正”,则主人应该有主人的样子,仆人应该有仆人的样子,人人皆是平等,唯扮演不同角色而已。正如古罗马皇帝奥勒留所言:“在任何场合和时候,这些都是在你的力量范围之内的:虔诚地默认你现在的条件;公正地对待你周围的人;努力地完善你现在的思想技艺,未经好好考察不让任何东西潜入思想之中。”(《沉思录》卷七《痛苦不是不可忍受或永久持续的》,何怀宏译,香港:中华书局)
   
   曾经看到内地朋友说,有次家里的保姆要给他擦鞋,他觉得受不起,赶紧阻止下来。表面上看,这样的行为是“尊重”保姆对吧?不想让他做脏活累活,特别有人道关怀。而实际上,这恰恰可能沦为另一种歧视,即对保姆工作本身的歧视——觉得保姆工作低人一等,所以才“受不起”。芮雪儿之所以专业,不仅因为她可以做好她分内之事,同时我从来不干涉她做事的方式方法,只要她能够顺利将我布置的任务完成。当然,我是不会请她开我的车出去买菜的。
   
   回过头看,或许你会觉得孔子说“觚不觚,觚哉!觚哉!“有道理了。主人要有主人的样子,仆人要有仆人的样子,同时还要做到互相尊重。这对今天的中国人来说,或许已经变得陌生。那么,你就不妨重温蝙蝠侠和他管家潘尼沃斯的关系,就能领略一二。不过,专业主义的缺失,服务精神的缺失,绝不是当今中国保姆行业的特有现象,而是各行各业普遍存在的现象。例如金融行业、教育行业,乃至公务员行业,不亦如此?实现专业主义与服务精神的复兴,将是中国产业转型的核心价值。希望不会再有下次类似事件发生。
   
   谢选骏指出:“毛泽东的好战士雷锋”把共产党比作母亲,但是,有的母亲确实世界上最为凶残的。就拿“党棍诗人”艾青自己来说,就被共党母亲整的死去活来。母亲都如此无情,母亲教育出来的保姆,不凶残能行吗。解放以后,共产党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教育保姆和佣人,要“亲不亲阶级分”,狠斗雇主家里人。这样形势下,一些人品恶劣的歹徒,就有了恶性发展的机会,以至于演出纵火烧屋这样的“革命行动”。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不会。母亲都可以女杀自己的儿女,保姆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行凶了。
(2017/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