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谢选骏文集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谢选骏: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元规则”本有两项:“乾坤”,或曰“阴阳变化”。这是二元论,不是一元论。
   
   蒙古人不懂这一点,以为元规则只有一项,结果一味杀伐,不知与民同乐,结果“大元”就变成了“北元”,把“南元”留给了朱元璋。

   
   “大明”其实只是南元,所以那么黑。
   
   “大清”只是后元,虽然自称后金。
   
   而现在,又可以称为“苏元”或“共元”,所以出现了“元规则就是暴力”论。
   
   (一)
   
   维基百科说元规则是指中国学者吴思提出的一条历史规律:暴力最强者说了算。他以此“原始的规则”来描述何为“决定规则的规则”。
   
   这条规律认为历史上的明文法规和人们私下的认可的规矩(如行规、家规、江湖规矩等等,吴思将其命名为“潜规则”和“横规矩”)都是由利害格局中具有最强伤害能力的一方制订的。例如平民面对土匪、官吏等等有枪有权(权力事实上还是从枪杆子里来的)势力的时候,所要遵循和认可的行为标准是由对方决定的。
   
   吴思在《血酬定律:中国历史中的生存游戏》一书中的自序对暴力最强者立法定规的历史现象进行过列举,引用如下:
   
   我留心看过《大明律》的制订过程,也留意过明朝初年更高级别的法规《大诰》如何制订,如何实施,如何失而复行,又如何架空撤消。制订《大明律》的时候,几个大儒参照唐朝的法律,一条一条地修订,一条一条地草拟,朱元璋又一条一条地品评,修改,改了又改,最后立为天下法。但是皇帝本人并不遵行,另外编撰了一套个人色彩浓重的严刑苛法《大诰》。朱元璋死后,他的孙子即位,放弃了《大诰》,随后被自己的叔叔打败,夺了帝位。新皇帝上台,又恢复了《大诰》。在这些来回折腾中,决定和选择法规的规则变得十分清晰,那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在晚清的频繁变法中,这条元规则再次清晰地显露出来:暴力竞争的胜利者说了算,无论胜利者是洋人还是女人。
   
   现代历史上,毛泽东的政治口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表达了相同的含义。
   
   吴思在其后的文章中,把“元规则”所描述的内容加以拓展:当利害格局中某几方伤害能力彼此相差不多乃至相互制衡之时,他们之间就会出现“暴力均衡”这种状态,这种状态下的各方可以平等的相互交往,一旦这种均衡被打破,他们之间就会出现以伤害能力(即暴力)为依凭的称霸与称臣、奴役与进贡现象,在他之后的数次演讲中更把“暴力均衡”称作为人类从事生产活动的前提。
   
   有些人认为在如今的民主宪政国家下,再讲“暴力最强者说了算”不合时宜,吴思自己认为:作为生产阶级的首领、生产各个要素的组织者、市场需求的发现者,生产集团的首领当家作主了,立法立规了,他们成了暴力最强者,他们控制了军队、控制了国家机器,这时候生产集团控制了暴力集团,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愿立法;这个时候经济基础确实可以决定上层建筑了。
   
   (二)
   
   而吴思自己的《补说元规则》则承认:
   
   “元规则”这个词,我在杰弗里·布伦南和詹姆斯·M·布坎南的《规则之理:宪政经济学》中初次看到,英文原文是“meta-rules”,用以称呼那些决定或选择规则的规则,位于更高和更抽象层次的规则。这种区分,让我感觉眼睛一亮。
   
   我家最厚的英文工具书是《英汉辞海》,里边查不到这个词。大概杜撰不久,尚未流行。根据前缀meta-的通常译法,这个词可以译为“元规则”。元是初始、首要和根本的意思。
   
   元规则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在《规则之理》第七章中,布伦南和布坎南先生谈到了正义性,谈到了同意的广度和强度,还谈到了多数原则。作为生活在民主宪政国家的公民,他们这么说当然不错,但在我这个遥远的读者看来,却句句别扭,满心抵触,闹得几乎读不下去。中国历史清晰而强悍地告诉我:事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他们不对。他们的说法,只有加上苛刻的限制条件之后才是对的。
   
   我留心看过《大明律》的制订过程,也留意过明朝初年更高级别的法规《大诰》如何制订,如何实施,如何失而复行,又如何架空撤销。制订《大明律》的时候,几个大儒参照唐朝的法律,一条一条地修订,一条一条地草拟,朱元璋又一条一条地品评,修改,改了又改,最后立为天下法。但是皇帝本人并不遵行,另外编撰了一套个人色彩浓重的严刑苛法《大诰》。朱元璋死后,他的孙子即位,放弃了《大诰》,随后被自己的叔叔打败,夺了帝位。新皇帝上台,又恢复了《大诰》。在这些来回折腾中,决定和选择法规的规则变得十分清晰,那就是:暴力最强者说了算。在晚清的频繁变法中,这条元规则再次清晰地显露出来:暴力竞争的胜利者说了算,无论胜利者是洋人还是女人。
   
   那么,正义在什么地方呢?多数同意又在什么地方呢?是不是可以说,正义就在草拟法规的大儒的心里,就在审定法规草案的皇帝的心里?皇帝得了天下,意味着他得到了多数人的拥护,而多数人所以拥护他,又因为他代表了正义?
   
   这种回答拐了个弯,已经不是针对规则制订所遵循的规则和程序了。而且,拐弯后的答案依然成问题。成吉思汗的铁骑践踏了欧亚大陆,生杀予夺,随心所欲,只是因为他掌握了最强的暴力,与常规意义上的正义和同意并不搭界。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到处立法,充分体现了人类历史上的元规则:暴力竞争的胜利者说了算。
   
   更进一步说,什么叫正义?正义又是如何决定的?儒家教义被赋予宣示正义的正统地位,这本身也是暴力最强者的选择。
   
   打下江山之后,朱元璋曾经审查儒家经典,他读到孟子的一句话:“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句话强调了社会关系中正义的交互性,并无不妥。但是,朱元璋正是一个“视臣如土芥”的君主,他怒道:“这老儿要是活到今天,非严办不可!”朱元璋下令撤销孟子在孔庙中的配享资格,同时下令,有为此而谏者,以大不敬论。后来,皇帝又命令儒臣重编《孟子》,删去85条,被删除的都是一些强调民比君更重要的文字。明朝科举考试,用的就是删改后的《孟子节文》。
   
   再往远说,在中华帝国的源头处,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也体现了暴力最强者对正义观念的选择权。细读董仲舒的天人三策,他劝皇帝独尊儒术的基本逻辑,就是强调儒术合乎皇家的根本利益,如此选择对皇帝有利,对天下有利,不如此将重蹈秦朝的覆辙,等等。
   
   即使汉武帝做出了独尊儒术的决定,在实际操作中,他的孙子汉宣帝也非常明白地训诫自己的儿子:“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依然把儒家的王道当作次要的统治手段和装饰,并不全心服从。
   
   或许根本不必寻找历史证据。简单的逻辑可以告诉我们,在发生争执的时候,如果在肉体上消灭对手很合算,那么,只要拔出刀来,问对手想死想活,任何争执都不难解决,任何意见都不难统一。暴力可以压倒所有规则,反之则不然。
   
   这种逻辑所蕴涵的更一般的道理是:在挑选规则的时候,拥有让对手得不偿失的伤害能力的一方,拥有否决权。死亡是最彻底的损失,所以,暴力最强者拥有最高否决权。
   
   总之,逻辑和历史经验共同告诉我们:暴力最强者说了算,这是决定各种规则的元规则。暴力最强者的选择,体现了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而不是对正义的追求。暴力最强者甚至可以选择并修改正义观念本身。当然,平民并非不重要。在长时段上,平民的选择和对策,从热烈拥护到俯首帖耳到怠工偷懒到揭竿而起,可以决定暴力竞争胜利者的选择的成本和收益,决定选择者的兴亡荣辱,从而间接地影响统治者对法规的选择,间接地影响正义观念和统治者对正义观念的选择。
   
   (三)
   
   谢选骏指出:上面两家都是一面之词,其实在我看来,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各种元规则表达不同,但实际也就是一个意思:主流意见。
   
   不论“暴力原则”还是“多数原则”, “元规则”都必须是“主流意见”,也就是“元朝的规则”、“掌权者的看法”。它或遵循君主主权轮,或遵循人民主权论,但都是思想主权的体现。国家主权,都是思想的产物,但不一定都是暴力的产物,它也可以是智力的产物——但是说国家主权都是思想的产物,则大抵是不错的。因此说国家主权指定的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较能便于理解。
   
   杰弗里·布伦南和詹姆斯·M·布坎南虽是洋人,却在蒙古的黄祸侵袭欧洲、带入黑死病之后数百年出生,写作《规则之理:宪政经济学》时不会不知道元朝的规则吧。
   
   那么元朝的“元”又是从何而来的呢?从暴力吗?
   
   非也。
   
   从先秦哲学的《周易》之中来的:
   
   【原文】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译文】伟大的乾天是根本,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依托你开始,你统率着天气。天气按规律变化,万物各自正常按其特点生存,护养适合太平无灾,人们将犁地的农耕活动意志坚定的进行。开始生产出众多物产,天下和睦安宁。
   
   【原文】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
   【译文】广茂的大地是根源,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依托你生长,你顺从并承托苍天,土地深厚充满物产,对人类有好处符合人类需要的东西没有止境。
   大地容纳宽广还在继续发扬光大,众多物产都亨通顺利。寻找类似有溪谷适合放牧田马的地方,可以采用的地方很大没有边界。草木生长的稚嫩能顺应农耕活动的地方就定居下来。
   
   ……
   
   由此可见,“元规则”本有两项:“乾坤”,或曰“阴阳变化”。这是二元论,不是一元论。
   
   蒙古人不懂这一点,以为元规则只有一项,结果一味杀伐,不知与民同乐,结果“大元”就变成了“北元”,把“南元”留给了朱元璋。
   
   “大明”其实只是南元,所以那么黑。
   
   “大清”只是后元,虽然自称后金。
   
   而现在,又可以称为“苏元”或“共元”,所以出现了“元规则就是暴力”论。
   
   这是不行的。
   
   还是要回到《周易》,要掌握二元论,要知道多数原则和暴力规则不可偏废也,这样才能长久生养万物的大德: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
   
   “《易》有太极,是生两仪”。唐代鸿儒孔颖达曰:‘太极谓天地未分之前,元气混而为一,即是太初、太一也。’《列子》曰:太初者,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我们可以理解为“太极”就是一个事物的起点;“两仪”是指每一事物都分为阴阳对立的两个方面而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