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谢选骏文集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谢选骏: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大家都在热衷讨论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其前提是说美国第一,中国第二,中美迟早一战……但是现在出人意外地,美国愿意追随中国的项目了!这与“亚投行”事件时美国的极力抵制形成鲜明对比!将来的历史学家们也许会总结说:抵制亚投行是美国“维持老大”的最后挣扎,追随一带一路则是美国“走向老二”的最初一步。至于“修昔底德陷阱”,去他的吧,那是希腊人的古老看法,是总结希腊城邦内部矛盾冲突的。就像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不过是基于欧美国家内部的自相残杀。也许中美能够例外吧,因为中美关系并非具有共同起源背景的内部关系,而是“互为夷夏”的关系。互为兄弟,也许厮杀,互为夷夏,也许不必厮杀,历史往往如此错乱。这不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创造吗。你看,谁能想到上台前后如此巨变的特朗普呢?他本来说要请习近平吃个汉堡,结果自己乖乖走向了老二的角色!
   
   附录参考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修昔底德(希腊文Θουκυδ?δη? 英文Thucydides,B.C.460或455~400或395年)古希腊历史学家,是在高度成熟了的希腊文化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
   
   修昔底德陷阱几乎已经被视为国际关系的“铁律”。
   
   “修昔底德陷阱”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这位历史学家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正如公元前5世纪希腊人和19世纪末德国人面临的情况一样。这种挑战多数以战争告终。公元前5世纪,雅典的成就急剧崛起震惊了陆地霸主斯巴达。双方之间的威胁和反威胁引发竞争,长达30年的战争结束后,两国均遭毁灭。修昔底德总结说,“使得战争无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壮大的力量,还有这种力量在斯巴达造成的恐惧”。
   
   “修昔底德陷阱”翻译成当代语言就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人们发现,自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1例。最显著的就是德国。德国统一之后,取代了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在1914年和1939年,德国的侵略行为和英国的反应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
   
   在亚洲也有类似的经历。日本崛起之后,就想挑战欧洲殖民地在亚洲建立起来的或者正在建立的秩序,确立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秩序,最终爆发了日本以反对西方列强为名而侵略亚洲其它国家的战争。
   
   有人说: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正等于是在说,“一山不容二虎”、“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是无稽之谈。
   
   但事实上,《礼记·曾子问》在两千多年前就说过了:“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家无二主,尊无二上。”
   
   更早的思想出现在《诗经·小雅·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普天之下,都是王土,四海之内,都是王臣。”)
   
   这和“修昔底德陷阱”一样,说的都是“一山不容二虎”。
   
   什么“修昔底德陷阱”,说了半天,舞文弄墨的,不就是老百姓说的“一山不容二虎”吗。
   
   如此看来,不仅强国之间“修昔底德”、“一山不容二虎”,就是邻里之间也是如此“修昔底德”、“一山不容二虎”,例如一个村庄都有一个村霸,一个班级都有一个头王、学霸。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一定要发生战争,人们发现,自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1例。还有4例不是没有发生战争吗?那怎么解决呢?主动让出老大位置,乖乖退出绝命争夺。
   
   《川普首度明确表态 参加“一带一路”》2017年6月23日说,在日本还在犹豫是否要参加“一带一路”时,美国已对此作出明确表态。据共产党中国外交部网站23日消息,当地时间22日,美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共产党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时表示,美方愿同中方在“一带一路”有关项目上进行合作。
   
   特朗普还表示,期待同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期间再次会晤,并在年内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据共产党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当地时间2017年6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正在华盛顿出席首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的国务委员杨洁篪。
   
   双方会谈时,杨洁篪说,不久前特朗普总统派美国政府代表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方表示高度赞赏。中方愿在共建“一带一路”方面与美方开展合作。
   
   特朗普表示,美方愿同中方在“一带一路”有关项目上进行合作。
   
   有台媒关注白宫这一动态,称这是特朗普首度明确表态美国愿意参与“一带一路”。在今年4月的“习特会”上,习近平曾明确表示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的框架内合作。但是,美国方面是否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一直未确定。
   
   直到5月12日,中美同步宣布,美国政府将派出代表团参加峰会,在当天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确认,美国总统特别助理、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波廷杰将率团出席论坛相关活动。
   
   据外交部网站报道,在22日的双方会见中,杨洁篪转达了习近平主席对特朗普总统的诚挚问候。
   
   杨洁篪表示,在两国元首海湖庄园会晤重要共识引领下,近来中美关系取得新的重要进展。双方在各领域交流合作继续推进,就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事项达成一致,并就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保持沟通与协调。
   
   上述进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下阶段,中方愿同美方一道,坚持中美合作大方向,保持高层及各级别交往,扩大互利合作,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妥善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杨洁篪说,中美举行首轮外交安全对话是落实两国元首共识的重要步骤。双方均认为此次对话是建设性和富有成果的。杨洁篪表示,习近平主席期待同总统先生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期间再次会晤,欢迎总统先生年内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中方愿与美方共同努力,确保上述高层交往取得丰硕成果。
   
   特朗普请杨洁篪转达他对习近平主席的诚挚问候。
   
   特朗普说,我和习近平主席在海湖庄园进行了成功会晤,达成很多重要共识。很高兴看到会晤以来美中各领域合作都取得了积极进展。我期待同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期间再次会晤,并在年内应习近平主席邀请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希望通过上述高层交往,推动美中关系取得新的发展。
   
   双方还就朝核问题交换了看法。特朗普表示,美方期待着同中方就朝鲜半岛核问题加强合作,推动早日实现半岛无核化。
   
   杨洁篪重申了中方在半岛核问题上的原则立场,表示中方愿继续同包括美国在内有关各方保持沟通与协调,共同为缓解半岛紧张局势,推动半岛核问题的妥善解决作出努力。
   
   当天,杨洁篪还在白宫会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和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
   
   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等也参加了上述会见。
   
   ……
   
   谢选骏指出:大家都在热衷讨论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其前提是说美国第一,中国第二,中美迟早一战……但是现在出人意外地,美国愿意追随中国的项目了!这与“亚投行”事件时美国的极力抵制形成鲜明对比!将来的历史学家们也许会总结说:抵制亚投行是美国“维持老大”的最后挣扎,追随一带一路则是美国“走向老二”的最初一步。至于“修昔底德陷阱”,去他的吧,那是希腊人的古老看法,是总结希腊城邦内部矛盾冲突的。就像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不过是基于欧美国家内部的自相残杀。也许中美能够例外吧,因为中美关系并非具有共同起源背景的内部关系,而是“互为夷夏”的关系。互为兄弟,也许厮杀,互为夷夏,也许不必厮杀,历史往往如此错乱。这不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创造吗。你看,谁能想到上台前后如此巨变的特朗普呢?他本来说要请习近平吃个汉堡,结果自己乖乖走向了老二的角色!
   
   附录参考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修昔底德(希腊文Θουκυδ?δη? 英文Thucydides,B.C.460或455~400或395年)古希腊历史学家,是在高度成熟了的希腊文化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
   
   修昔底德陷阱几乎已经被视为国际关系的“铁律”。
   
   “修昔底德陷阱”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观点,这位历史学家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正如公元前5世纪希腊人和19世纪末德国人面临的情况一样。这种挑战多数以战争告终。公元前5世纪,雅典的成就急剧崛起震惊了陆地霸主斯巴达。双方之间的威胁和反威胁引发竞争,长达30年的战争结束后,两国均遭毁灭。修昔底德总结说,“使得战争无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壮大的力量,还有这种力量在斯巴达造成的恐惧”。
   
   “修昔底德陷阱”翻译成当代语言就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
   
   人们发现,自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存大国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发生战争的就有11例。最显著的就是德国。德国统一之后,取代了英国成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在1914年和1939年,德国的侵略行为和英国的反应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
   
   在亚洲也有类似的经历。日本崛起之后,就想挑战欧洲殖民地在亚洲建立起来的或者正在建立的秩序,确立以日本为中心的亚洲秩序,最终爆发了日本以反对西方列强为名而侵略亚洲其它国家的战争。
   
   有人说: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但大国之间一再发生战略误判,就可能自己给自己造成“修昔底德陷阱”。正等于是在说,“一山不容二虎”、“天无二日、民无二主”是无稽之谈。
   
   但事实上,《礼记·曾子问》在两千多年前就说过了:“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家无二主,尊无二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