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谢选骏文集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佛祖保佑不了中国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
·北京确实应该迁都了
·人生就是动物精神的外溢
·台湾人为何恐惧“一个中国”
·不要浪费工匠精神
·法国的思想亡国
·美国本土政权已在二十世纪结束
·川普、希来利、小布什都是全球政府的代表
·《资本论》是雾霾的产物
·“无法确定的中国”最有引力
·谢选骏:普京把川普变成了巫婆
·什么是“满洲候选人”
·这个报告虚假 不提种族因素
·雅虎死于“丧失信用”
·扬汤止沸还是火上浇油
·托管地避难地复兴基地
·资本只是社会控制的一个手段
·反资本论Anti-Das-kapital
·黑人其实最喜欢廉价中餐了
·邓相超是邓小平的替罪羊
·拨邓小平之乱
·决定魅力指数的地方是战场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谢选骏: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吴小晖案启示:在中国经商,每个人都是狗》2017年6月14日说:
   
   

   中国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前天被证实因"个人因素不能履职",引发关注,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今天分析指,安邦是中国现代经济中两个矛盾面的具体表现,一方面是敢冒风险的资本主义,另一方面是不定期的政府严厉控制,这两方面的搭配极不稳定。
   
   报导指出,在国外,安邦数十亿美元的收购活动震惊华尔街,而这正是在北京采取措施控制这种交易的时候。在中国,安邦从中国投资者手中吸收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这些大大小小的投资者们在追寻自己的成功梦想,这让北京在试图遏制潜在的金融危机时,让金融系统变得更加脆弱。安邦还涉足太平洋两岸充满风险的政治游戏,比如向川普总统的女婿库西纳(Jared Kushner)献殷勤。
   
   报导引述曾在亚洲从事银行工作的侯伟(Fraser Howie)表示:"在中国经商的基本规则之一是,每个人都是一条被牵着的狗。","没人有自由。党不给任何人自由,只是用皮带牵着他们,时紧时松而已。"中国企业的一条明显红线是:没有中国领导人的明确支持,尽量不要搅和到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去。
   
   谢选骏指出:其实,问题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在中国,不仅经商的人每个人都是狗;在中国,就是从政、治学的,每个人也都是狗,如果不肯做狗,那么他们的下场就比商人更惨。
   
   《朱镕基之子笑评邓小平外孙女婿吴小晖》说近来安邦集团掌门人吴小晖的负面传闻不断,“千亿贷款”、“增资谜团”、“吴小晖落网”等相继走上媒体头条。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笑评吴小晖的往事随之被爆料。
   
   吴小晖曾就安邦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表示,安邦买下酒店,将其部分改装为豪华住宅公寓。卖掉住宅,在财务上相当于白赚了一个酒店。参与同场讨论的中金公司原CEO朱云来笑称,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打法!
   
   希尔顿全球控股有限公司2014年10月6日宣布已和中国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后者同意以19.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旗下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根据声明,希尔顿与安邦保险达成了100年期合约,将继续经营华尔道夫酒店。作为纽约地标性建筑,华尔道夫酒店占据了曼哈顿核心地段的整个街区,常年入住率超过90%。早在2015年,安邦集团的董事长吴小晖在哈佛大学的一次演讲中就透露,要将收购的华尔道夫酒店的两个塔楼改造成顶级住宅,同时,买家仅仅有钱是不够的,必须持有金钱以外的“筹码”才有资格购买。
   
   华尔道夫拥有1413间客房,曾是全球最高且最大的酒店。1897年,李鸿章访美时住的是该酒店的旧址,宋美龄也在这里住过;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也常光顾该酒店,他去世后其夫人选择在此永久居住;此外,第31任美国总统胡佛也在该酒店确立了永久住所。二战结束后,英美法苏的代表也在这儿签过《世界和平协议》。1974年邓小平访美,在华尔道夫酒店会晤了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Henry Kissinger)。据称,2005年,联合国成立60周年的时候,32位国家元首下榻华尔道夫酒店。这里一时被戏称为“小联合国”。2015年9月,习近平赴纽约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活动期间下榻的就是这家酒店。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等多位中国领导人在访问纽约时,都曾下榻华尔道夫酒店。
   
   谢选骏指出:小朱的赞赏给中美两国的官商勾结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老当年在中国通过国企改革空手套白狼的老朱,也会给小朱鼓掌的吧。
   
   《川普女婿认定 和吴小晖做交易可能成累赘》则说:
   
   安邦董事长从未解释清楚该集团不透明的所有权结构。知情人士称安邦一类保险公司是伪装成保险公司的投资公司。中国某家大型国有保险公司的负责人最近在开会时被问及最大的私营部门竞争对手之一安邦(Anbang)时,他沮丧地摇摇头。据一名在场人士透露,这名高管说,“我们不了解他们的商业模式,不断被他们夺走市场份额。”
   
   据两位知情人士称,本周中国共产党反腐败监督机构的官员们正在梳理安邦的账目,以解开这个谜团,此前该机构已在6月9日带走了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在安邦北京总部大楼上演的这些戏剧性事态,代表着两条更长的情节主线达到高潮:一是对一些金融业公司的调查,监管机构担心这些公司正在利用危险的高杠杆来助推业务;二是自去年末以来对境外并购的更严格审查,目的是遏止资本外逃。
   
   近年来,安邦成为中国最具收购意识的公司之一。Dealogic汇编的数据显示,自2014年10月以来,该集团做了十几笔交易,总价值达到170亿美元。周二晚,中国领先的财经杂志《财经》率先报道吴小晖被带走的消息。安邦后来表示,出于“个人原因”,其董事长“不能履职”。
   
   吴小晖被带走尚未得到正式证实,《财经》的报道后来被审查者屏蔽,这意味着他有可能获释而不会受到刑事指控。如果吴小晖不再露面,他将成为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败斗争扳倒的最令人瞩目的中国私营部门商人。
   
   2017年早些时候,反腐败调查人员开始将注意力转向金融业,包括高杠杆公司,如安邦和另一家私营保险公司宝能(Baoneng),这两家公司都出售高风险的投资产品,以此为高调的收购提供资金。“这些公司不是真正的保险公司,”一名接近调查的人士表示。“它们是伪装成保险公司的投资公司。”吴小晖曾一再驳斥这种批评,辩称他的集团成功的真正秘诀是比大型国有竞争对手更为精简的结构和低得多的成本。
   
   在国际上,安邦最出名的是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而宝能向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发起最终失败的敌意收购。2017年2月,中国保险业监管机构对宝能董事长、中国排名第四的富豪姚振华作出禁入保险业10年的处理,还指控该集团“提供虚假资料”和“违规运用保险资金”。“吴小晖短时间内就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服务品牌之一,”编制中国男女富豪年度排行榜的胡润(Rupert Hoogewerf)表示。然而,吴小晖从未解释清楚有关安邦的不透明所有权结构的问题,这一点曾迫使安邦放弃收购美国信保人寿(Fidelity & Guaranty Life)。去年的《胡润百富榜》(Hurun Report)专门列出六位人士,他们很可能应该上榜,但因为有关他们的财产信息不足而暂时无法纳入他们;安邦董事长就是这六个人之一。
   
   此外,不止一名知情人士称,当吴小晖试图从美国机构获得信用评级、以便在海外发行债券时,他被告知,由于安邦的股权结构不够清晰,他将得不到投资级的评级。与安邦董事长打过交道的人形容他是中国的伊卡洛斯(Icarus,希腊神话人物——译者注),他会一门心思地追逐交易,即使监管机构警告他不要这么做。这些交易包括去年出价140亿美元竞购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Starwood Hotels & Resorts),但没有成功;以及买入中信泰富(Citic Pacific)的部分股权,后者是一家国有企业集团,2014年曾斥资365亿美元买下母公司的核心业务。
   
   2017年早些时候,吴小晖还试图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女婿和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的家族达成一笔有争议的纽约房地产交易。据一名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那笔交易最终落空,只是因为库什纳家族得出结论认为,该交易可能变成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累赘。
   
   与吴小晖有过来往的人们表示,他给人以低调的形象,很少谈到他娶了中国已故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但他也可能展现出傲慢自大的一面。吴小晖曾向一群顾问吹嘘称,他认识中国保险监管机构的所有人,“从主席到门卫”。他指的是保监会前主席项俊波,此人因涉嫌腐败已在4月被拘留。
   
   谢选骏指出:“买卖不成仁义在”——我所说的“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全球化大趋势,是无法逆转的。
   
   《吴小晖从未携妻(邓小平外孙女)回老家》意味深长地“披露”:
   
   中国保险大亨、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婿吴小晖,近日被有关部门带走,但相关讯息随即全数被从网络上删除。安邦发表声明,表示吴小晖“因个人原因暂不能履职”。公开资料显示,吴小晖为浙江温州平阳人,生于1966年10月,曾从事汽车销售工作,当过反走私稽查员,后来娶了邓小平的外孙女。坊间传言,吴小晖的亲戚,以及周宅村的其他村民知道吴小晖和邓小平外孙女的婚姻关系。但他们都不认识邓卓芮本人。吴小晖从未带着妻子一起回老家与家人见面。
   
   现年51岁的吴小晖,曾在陈小鲁旗下的公司工作,并与邓小平外孙女邓卓芮为“同事关系”而于2003年左右结婚,之后创办并担任安邦保险CEO和董事长。吴小晖的发迹和安邦的崛起一样神秘,折射中国红色权贵之路。2015年曾有中国媒体报道邓家宣布邓卓芮与吴小晖“形同离婚”的消息。可是邓卓芮依然可以接受央视主持人白岩松采访……
   
   “安邦官网”显示,吴小晖2017年5月15日还在比利时大使官邸参加花园招待会,拜会到中国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副首相克里斯.佩特斯,与他合影。这是吴小晖在公开场合露面的最后一次报导。
   
   《财经》杂志报导,总部位于北京建国门外大街六号黑色联体建筑的安邦集团,仅用12年,便完成扩张神话——从一家总部位于宁波的小型财险公司,跃居为业界“黑马”,资产遍布海内外。吴小晖则于2013年11月19日开始走上前台,出任安邦董事长和总经理至今。此后安邦便一直备受瞩目,其迅速扩张和境内外动辄10亿元级的投资,给外界以“有钱任性、投资风格激进、擅用股东背景和资源优势”的保险企业新贵印象。
   
   尤其在海外,安邦先后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比利时Fidea保险公司及Lloyd银行、韩国东洋人寿、荷兰VIVAT保险公司和美国信保人寿。根据安邦的官方口径,截至2016年底,安邦人寿总资产规模升至1兆4500亿元人民币。其中,海外保险资产达9000多亿元,占总资产比率超60%。安邦说,该集团已“成为中国首个国际化的保险企业”。
   
   然而《纽约时报》对安邦保险集团的所有权结构调查显示,公司申报文件股东名单上的90多人,分别是39家公司的股东,而这39家公司又持有安邦的股份。他们中至少十几人来自温州平阳县一带,且大部分是吴小晖的亲属和熟人。极为蹊跷的是:吴小晖本人和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却未被列为股东,2015年吴小晖又是“低调现身博鳌”……报导指出,实际上吴小晖、陈小鲁(革命元帅陈毅之子)及他们的亲戚组成的红色贵族,共同掌握着安邦最初七家企业股东中六家的股份或高层管理职位。陈小鲁、吴小晖和邓卓芮最初持有的股份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