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仲大军事件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向胡平刘晓波提几个问题,代作初步批驳
·纠正花瓶民运全盘否定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错误倾向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原教旨主义、邪教、理性和信仰
·对世界和中国前途的思考(一)
·对张三一言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将被烧死的科学家在火刑架上说“地球仍然在转动!”
·总统宣誓,应该手扶宪法
·关于台湾两党问题答paul先生
·就帝国主义、中美及国际未来走向等问题答胡安宁
·北约应该绕过联合国打击叙利亚独裁者
·政治人物和政党应该注重道德
·对秦晖文章的几点初步评论
·大陆反对派务必吸取民进党的严重教训
·对方励之评傅高义的按语
·简驳谢燕益《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简驳王希哲《评马勇文章精到和俗论的所在》
·中国农民是最强烈反对中共的群体
·再驳梁不正
·三评谢燕益并按语
·不如希特勒纳粹的中共新纳粹
·谈王希哲的丛林法则等等
·对张乐天《底层视角的现代史》的不同意见
·汉语汉字是优秀的语言和文字
·驳韩寒素质论
·不要把韩寒三篇文章看作仅仅是简单的三篇文章
·韩寒三篇文章是有官方背景的运作
·韩寒低素质,百姓中素质,英雄高素质
·推特上反驳胡平等重弹反对革命的滥调
2012年
2012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点评王建勋《变革、民情及个体责任》
·纠正一个错误说法
·对何清涟文章的批评
·中国要重生必须经过革命洗礼
·美国对台策略简析
·对余杰出国问题的另一种评论
·关于活埋200人问题
·再次重提韩三篇是某势力预先策划的行动
·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
·驳张维迎们的非道德论
·驳草虾:南京大屠杀无法从南京人记忆中抹杀
·再谈狭义民运圈不可能大团结
·民主从党内开始是专制思维
·就民运派别问题答查建国先生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仲大军事件评论


(网站跟帖汇编)


   

徐水良


   

2017-5-29~6-1日


   
   
   嘿,仲大军这个毛左,实在是个弱智,他的自辩文章,不是证实了那个姑娘说的基本属实,最多只有枝节差别吗?
   
   而且,出丑的还不仅仅是这点。更严重的是,毛左仲大军的文章暴露了他振振有词讲他的旧道理,恰恰暴露他是完全不懂法,不懂常识和道理的法盲。他竟然还觉得自己占了理,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振振有词地辩护,完全是在暴露和表现自己不懂法制、不懂现代文明社会,人人平等等,老年人无权高人一等的真正文明的道理。
   
   年轻人不尊重老年人当然不好,但现在什么时代了,你还坚持老年人在年轻人面前高人一等,竟然可以使用暴力,殴打年轻人的旧道理,还不知道自己这是违法犯罪,更不知道他自己这思想的陈腐。
   
   难怪大家要把毛左看作思想陈腐的出土文物。
   
   要在西方国家,仲大军这样在公共场所公然使用暴力打人犯罪,毫无疑问警察马上上手铐逮捕送监狱,起诉几个罪名,然后让他家里人出钱保释,然后上法庭,然后这仲大军自己的文章被当作证据,证实犯罪事实无误,然后判入狱几个月,或者判社区服务多少个月之类的刑。
   
   更何况还是男人打女人,非常不文明。
   
   至于那个女孩指控仲大军耍流氓,也会是起诉罪名之一。但如果没有证据,这个罪名就不会定罪。
   
   但是,在公共场所公然使用暴力打人,还不止打了一次,还用脚踢人,毫无疑问已经构成犯罪,会被警方以几个罪名起诉。并且有仲大军自己的文章作证,犯罪事实无误。
   
   中国大陆对仲大军这类犯罪的处罚,显然偏轻。
   
   轻刑事罪,搞政治罪,这样的刑法是不好的。
   
   即使真的那个女士骂了你,侮辱你,你为什么不报警,让警察去处理?现在你仲大军纠缠此类枝节,最多只是减轻你犯罪罪行严重性而已,而不是否认你犯罪的理由。
   
   毛左往往撒谎成性。
   
   仲大军极端愚蠢,不仅抵赖狡辩,还要反诉对方。这种官司,除了在全国民众面前显示他的流氓无赖顽固抵赖拒不认错的老流氓老痞子形象以外,他能赢吗?
   
   这种不断自贬知识分子斯文,尊严,风骨,自贬应该有的高级知识分子文明形象,塑造自己耍无赖不讲理不认错的流氓形象,则更加愚蠢。
   
   尤其是他用这种做法不断自贬为人师表这种本来应该有的形象,证明自己不配当教授,逼迫教育部门予以开除的做法,更加愚蠢。
   
   除非你录像显示你仲大军一直离开她好多厘米,否则,你碰到她了,那她就有理由认为你缯了她。你就无法证明那女孩故意撒谎侮辱或诽谤。如果没有录像,那仲大军更加没有证据,官司更加打不赢。
   
   而且,事实很清楚,女孩请你离她远点,别碰她,你不仅坚决拒绝,而且还要打她,这就是你仲大军故意要缯她的一个客观证据,你仲大军已经根本没有理由说是女孩撒谎。
   
   而她公布的信息,都是网上找到的,或者仲大军在公共场所犯罪后,想要逃跑,激起公愤,被大家一齐合力抓住,送到派出所暴露出来的,根本不属于隐私。
   
   当然,仲大军如果有背景有特殊秘密身份,可以让当局曲意袒护,他当然也有可能胜诉。但是,那判决能够服众吗?如果此种判决激起公愤,那曲意袒护的法官,恐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仲大军此人值得“闲话”网友出来力保,一定比较重要,更应穷追猛打。
   
   相反,老闲力攻郭文贵,同样也很重要。除非确凿证据证明cwing老兄说法成立,否则,就该大力支持郭文贵。
   
   闲话,我说你重要,你就送我康生称呼,看来你是自比张春桥姚文元了,但在我看来,你最多不过是他们手下梁效,罗思鼎之类小卒,而重要性远远不及那些小卒。不过你应该兼网络宣传与克格勃康生手下的双重小卒地位。说你重要,不是因为你位高权重的重要,而仅仅是反映双重信息意义上的重要,还有贱加卑双重意义上的重要。
   
   所以,老兄你理解错了。
   
   还有一个,动不动给人送绰号,甚至动不动脏话粗话骂人,是曾节明这类街头地痞的做法,为正派人所不取。除非为反击捉弄此类地痞,也反过来使用同类做法。否则,谁习惯于使用此类手法,谁就是把自己当地痞了。
   
   你说你看了“仲大军声明后的二万多条留言,我的民主信仰动摇了”。
   
   那些网民不过是维护社会公义打抱不平,何来暴民之说?等中共垮台,全世界掀起清查中共罪行的超大规模高潮,你的信心将更加动摇。
   
   千方百计维护中共的,都不会有前途。
   
   老王社长王希哲发帖说仲大军不算“毛左”。
   
   但原来仲大军属于第五纵队,更应该猛打。
   
   他是曼谷会议一般招安成员?还是指导招安会议的特派员?
   
   这仲大军还参与曼谷会议组建以毛左为主的“新政协”——在海外组织的基国第五纵队招安机构。不过,王希哲认为仲不是真毛左。看来,他真还是联系官方、毛左和第五纵队的一个重要人物呢。
   
   王希哲还证实说:“仲大军前日事出后,我即去微信问他。他承认“有此事。打了一个无赖两巴掌”。云”
   
   地铁上那小姑娘有什么机会当间谍?相反,这仲大军,恐怕倒是依仗自己的此类秘密身份,有持无恐,才动不动使用暴力。
   
   仲大军在公共场所公然使用暴力殴打他人,而且不止一次,这犯罪行为,是明明白白明摆着的。他自己也是承认的。至于有无性骚扰,那是另外一回事,目前既无证据证明有,更无证据证明没有。别用此类目前无法确定的问题来狡辩,帮仲大军开脱。
   
   顺便问一下,海内外看一下,有人纷纷出动为仲辩护,是不是统一组织的呀?
   
   根据常理判断,这女孩没有理由故意捏造性骚扰去换仲大军殴打。
   
   法律需要证据才能作判决。但人们可以根据常识常理进行判断。别以为没有证据,别人就不能判断了。这是每个人自己的思想言论自由。
   
   公共场所发生的犯罪事实,恐怕不受隐私保护。侵犯隐私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
   
   至于诽谤,必须由仲大军提出告诉。否则,法院不管。
   
   即使事实有出入,但仲大军要在这种他公然犯罪的事情,及由此引起的纠纷中,证明那女孩是有意诽谤,恐怕很难做到。
   
   为仲大军辩护的,往往是野蛮人讲歪理。海外挤到别人,别人不高兴,这样的情况非常多。一般都是挤人的人说个对不起就了事。哪有为此使用暴力殴打他人的道理?
   
   为仲大军辩护的,怎么全是弱智?全是法盲?
   
   法律规定的,是保护隐私。公共场所犯罪,不属于隐私,因此就不属于隐私保护。这就是法律,懂吗?
   
   而且,连动用暴力殴打他人,属于犯罪。这些人都不知道。这毛左和为之辩护的走卒,这法盲,盲得没救了。
   
   公共场所公然殴打他人,还应该是罪加一等。而且还一再殴打,脚踢那女孩!
   
   这样的法律和道理,你们毛左和法盲,怎么全都不懂?
   
   怎么你们五字头的,全讲歪理?那女孩开头也叫仲大军离开点,别碰她,仲大军却不肯。仲坚持近距离触碰,不仅那个女孩,连别人,也会因此认为仲大军是故意性骚扰。
   
   因为老五们动员起来为仲辩护。
   
   为免屏蔽,所以说五字头,说老五。
   
   那女孩开头也叫仲大军离开点,别碰她,仲大军却不肯。这是仲大军是故意性骚扰的间接证据。
   
   所以,你们辩护的说法就是不讲理。
   
   还有于欢案,老五们也全是不顾事实,歪曲事实。
   
   我们维护被害者,为弱势发声;你们维护侵害者,拍强权马屁。这就是区别。
   
   有网友说:地铁猥亵殴打女乘客有些蹊跷,似乎有点太无法无天了。反正,从常识来判断的话,有点无厘头。
   
   我也怀疑仲有某种秘密身份,长期凭这种身份横行霸道,习惯了,才会有这种不合逻辑的蛮横行为。
   
   所以,也才会有他出国组建第五纵队招安机构的机会。
   
   那么多网友发声,要贴什么金?谁会指望从那个小姑娘哪里得什么好处?大家打抱不平而已。
   
   网友不像你们。你们奉命辩护,好处多多。
   
   有辩护者说仲大军理性,并说:“我完全相信仲先生,如若是我,我也会对这个恶女出手。”
   
   笔者讽刺:理性得公共场所公然使用暴力殴打他人,而且不止一次殴打,还用脚踢,踢打的还是一个女性,极不文明。事后还振振有词为自己的暴力犯罪辩护。一点点教授的文明和体面也不讲,真是够理性。
   
   这个在公共场所公然使用暴力殴打他人耍流氓的教授,还好意思为人师表?为了不影响下一代学生,教育部门应该把他清理出教师队伍。
   
   仲大军,与孔庆东,韩德强,吴法天,都是一路货。
   
   你别一天到晚老人老人的,毛左韩德强打老人,你们讲过尊重过老人吗?
   
   现在你们又打女人,年轻人,如此不文明,老人、女人、年轻的都打了。但因为这次打的是年轻人女人,却搬出老人来了,有说服力吗?
   
   为什么毛左在全国名声那么臭,只有你这样臭味相投或者带有任务的人才拼命为之辩护?为什么?
   
   因为毛左撒谎成性,连大家众所周知的事情,例如大量饿死人,文革全面专政侵犯人权,都要撒谎抵赖。你们还有什么不能抵赖?
   
   现在仲大军公然在公共场所使用暴力殴打他人,而且是男人打女士,非常不文明。再进一步说,还打了好多次!事情出了,还要发挥毛左一贯特性,狡辩撒谎,不断抵赖。全国民众网民能够相信你们吗?
   
   你毛左一贯无理狡辩,撒谎抵赖,既没有信用,又没有法治观念,动不动使用暴力,搞得自己名声扫地而已。搞得没有人信你们这些垃圾,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你们反而还要怪别人,还要不断污蔑打抱不平维护正义的人,这无非是继续降低你们的信用而已。
   
   拼命狡辩撒谎,胡说八道,颠倒是非,想把你们自己造成的现状和客观事实颠倒过来,可能吗?
   
   毛左还要一口一个尊重老人,在你们迄今大赞特赞的文革中,批斗侮辱了多少老人?而且你们迄今还坚持赞扬当时那一套。你们还好意思一口一个尊重老人?
   
   为仲大军辩护的老五们和毛左们的特点,就是没有任何根据地污蔑攻击对方。
   
   别人断定在公共场所暴力殴打他人的人是老流氓,因为在公共场所暴力,拳打脚踢殴打他人,就是一种流氓行为。你们却说别人没有证据,是污蔑仲大军。
   
   但是,你们张口就污蔑那个女孩是女流氓,你们拿出过一点点证据吗?
   
   我比仲大军大七八岁。我特别反对以尊敬老人为名为仲大军这种流氓垃圾辩护。他在地铁上公然耍流氓殴打他人,还想逃跑。结果激起公愤,同车乘客报警,被大家合力抓住交给警察。被警察处以行政拘留。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主要的犯罪事实。犯罪罪行清楚明白。但他自己毛左和有特别任务的那些人,竟然还要狡辩撒谎抵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了一下仲大军的简历和作品,他是1968年的初中毕业生。文革后进大学,是中文系毕业,竟然是经济学家。他的成就和作品竟然能够吹嘘“总是站在社会发展的前沿,最先提出社会变化的新动向和新趋势,他最先写出加大教育投入、消除教育瓶颈的文章,最早呼吁打破户籍樊笼,给中国公民以自由迁徙的权利,最早写出反垄断的文章,最早对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作出深入研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