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徐水良文集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2015年
2015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徐水良


   

2017-6-19~20日


   

   
   近日被共舞台网友一致认为是中共特线,投票驱赶封名的百无聊赖(cwing),长期以来,不断捣蛋,胡搅蛮缠,死缠烂打,反对、攻击和污蔑揭露习中央系问题的人。尤其是郭文贵爆料开始以来,几乎以发疯、发狂的劲头,不断污蔑攻击郭文贵,为中央系和习、王辩护。
   
   近日,他又把矛头转向本人,无中生有,漫天造谣,攻击本人。下面是本人对他的批驳。
   
   cwing(又名百无聊赖):乔石(前特工王)系线人徐水良慌乱中披露:“江曾到监狱接收我”
   
   徐水良:你在共舞台无中生有污蔑我是乔石特务,说后来被江系接受。我回答说乔石当特务头子时,我在坐牢,他们到监狱到监狱来接收?一个揭发你造谣的责问,反过来被你反复造谣,说成是我的承认,可见你中共网评员的卑鄙无耻!
   
   你造了那么多低档谣言,我没时间看。这里只说华(花)开二朵(或一朵)的造谣。
   
   关于我的档案,网上有人问我,说查不到,我估计那人是中共南京情报机构的,有查档案权利的人。那华开二朵就用来造谣。
   
   实际上。我的档案,劳改时,监狱告诉我,我属于北京司法部管,他们只是代管,所有材料和档案当然都送到司法部,当然不在南京和监狱。估计当年我们那一批人的档案,都在司法部。
   
   因为我们的案件是政治局讨论,胡耀邦签字的,案件及其材料当然属于绝密级别。连监狱管理人员,也不能了解。胡耀邦临去世前,1988年12月我上书中共,要求邓小平辞职,恢复胡耀邦职务,这个上书和材料,由许良英和浙大在京人员,包括原浙大党委书记張黎群转送中共有关部门。后来胡耀邦对张黎群说,想不到群众这么谅解我。(张黎群一直想营救我,把我提到领导岗位。我被捕时,浙江还派人到南京想调我回浙江,负责一个杂志,就是张黎群的提议。)
   
   你唯一抓住的,就是那个投靠特线阵营二十多年,习惯于造谣的刘刚一次信口开河的造谣诬陷,就充分发挥你一贯的凭想像造谣的想象力,漫天造谣诬陷。你连我与魏京生关系也不知道,就把魏京生说成特线,说是魏京生这条线上的,把我归到魏京生这条线上的特线中。
   
   你甚至不知道,刘刚这个谣言实在低劣,连刘刚自己,也不再重复。相反,后来他的许多说法,都是否定这个信口造谣的,因为这个谣言实在低劣,没人相信。
   
   你要完成任务,就应该好好研究民运历史。可是你一窍不通,把习惯于造谣的刘刚信口造谣的漏筒百出的一句谣言,当作唯一证据,借以大肆造谣,也就让你很难完成主子交给的任务。
   
   胡安宁说你是国安部夜班值班员,但我估计你应该是中宣部之类的网评员。
   
   你连乔石当特务头子时,我在监狱里,这种事实都没有搞清楚,就漫天造谣,恐怕只能让你自己出丑。而上面这类事实,公安、国安应该是清楚的。所以,根据你平时造谣和承担的任务分析,我估计你应该是中宣部等等的夜班网评员,专门对民运的。
   
   胡安宁得到的消息,说你是夜班值班员的信息是真的。但他应该是搞错了部。
   
   我想你应该是专门担负攻击和搅乱民运阵线、污蔑抹黑真民运人士重任的小组。
   
   cwing:国安海外子弟花开说查你国安档案绝非信口一说,而是过程,非常真实。
   
   徐水良:如果是真实的,那也只是花开二朵自己的特务证明。我们那批人的档案,都属于事关政治局决定(胡耀邦签字)的绝密级别的案件。
   
   我的经办人员,在见到我时,都会说这是中央交办案件,他们只是奉命行事,没有决定权。
   
   而且,很多反革命案件,都属于绝密案件。即使没有政治局决定这类问题,像我这样系统批判毛泽东、以及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的案情,当然也会属于绝密级别。
   
   更何况,我的材料,包括我《批判四个坚持》的长文,托人送到胡耀邦那里,胡耀邦多次指示,要求释放我,遭到邓小平,王震的反对,也遭到江苏省某些领导人的抵制。我猜邓小平他们一再批评胡耀邦反对四个坚持,很可能与他对我的案件的态度,多次要求释放有关。由于胡耀邦指示,在镇江的江苏省第二监狱老监狱长等领导,多次告诉我将马上平反回家。可是由于邓小平王震到江苏视察,强调四个坚持。江苏省副省长政法委书记洪沛霖写文章,在《新华日报》发表,说:有的反革命分子,恶毒攻击四项基本原则,可是,我们有的同志,竟然同情他,要求平反(大意)。我一看就知道,反革命分子,指的是我;“我们有的同志”,指的是胡耀邦,估计事情有变,我出不去了。后来果然,本来监狱通知我很快释放的事情,却风云突变,驳回申诉,维持十年徒刑五年剥权的原判。
   
   此外,我的档案里面,应该还有闫明复以统战部名义发出的文件。64以前,闫明复答应一些朋友,把我的材料送最高领导,解决我的问题。64以后,闫明复自身难保,只好以统战部名义发文件给江苏省、要求解决我的问题,闫明复以统战部名义发出的文件到江苏以后,省高法还到镇江找我,说统战部文件来了。我说,胡耀邦都没办法放我,统战部恐怕就更不行。
   
   此外,应该还有其他材料。
   
   这些东西,当然必然属于绝密或机密材料。需要省局、市局局长批准,才能查阅,也是合乎逻辑的事情。
   
   你网评员不懂这些规矩,就应该到政法部门去请教请教,才能少出点丑。
   
   附:之前在共舞台辩论:
   
   mac:老徐在独评最多只可连发两短贴,没有人像你一样可以如此连发大量短贴
   
   百无聊赖:老徐发过4连帖9成把握,懒得找,3帖也有不少.刚看见,独评啊,我在独评还第一模范
   
   徐水良:你怎么变成开口就造谣?独评对我控制打压极严。甚至发两贴都常删,怎么可能发4连贴?
   
   楼下这个百无聊懒,对民运情况毫无所知,却迷信刘刚
   
   曾节明:你又看走眼,百无聊赖明明是独评五毛cwing,他以前的马甲是狗屁佬gplib
   
   徐水良:gplib是著名民运人士,与cwing百无聊这个野种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他不仅相信刘刚不得不反戈一击时东西,而且他竟然相信刘刚那些信口造谣随便诬陷的东西。
   
   百无聊赖:不争口舌之快,刘刚的文章有价值,逻辑能够自洽,以此推论符合随着时局流变
   
   徐水良:刘刚自洽什么?刘刚造谣当然要讲逻辑,不自洽别人能信吗?只有你这样的蠢货才不自洽。
   
   是否自洽只是初步判断造谣与否的初级手段,是否符合事实,才是造谣的基本判别方法。
   
   即使你说郭文贵事情是真的。在这个时候你如此卖力出来反击,也只能怀疑你真是护共特线。
   
   不管郭主观目的是什么,其揭露对中共造成伤害时你顽强胡搅,只能认为是为了减轻伤害。
   
   百无聊赖:他对中共造成什么伤害了,你盘点盘点,“党尤其8千万党员绝大多数是好的”
   
   痛骂网友“没钱你反什么共”,郭反的是真正事实杀伤共党的那几个关键人
   
   徐水良:郭的错话你可以批驳,但你恰恰是不断攻击他爆料揭露中共黑幕。无论如何,你这种做法的效果客观上就是保护中共。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你既不懂民运历史,也不懂逻辑推理,只会凭想象漫天胡猜胡说,满口胡话。还要自吹自洽?
   
   你的逻辑,只要有贪官有特务为自保反共你就投共?不知道你是逻辑混乱还是故意伪装搅混。
   
   百无聊赖:我对老魏这根线上并不完全配合共党特务机关的前线人,一直保持一份尊重。
   
   像花开一朵一来就通过私人关系查你的线人档案,就明显是要挟废子的一种做法。
   
   徐水良:你连我这样的情况是不是特务都判断不了,你能抓什么特务?我看你倒是中共某个线上特线。
   
   包括像花开一朵等上海特务这样的信口造谣,你也判断不了,竟然以为他真通过关系查我了
   
   你蠢得无比,像花开一朵这样的低档上海特务,他的任务就是造谣搅混水,他能查什么?
   
   百无聊赖:就算是造谣,未必你真的没有辫子在共党手里,共党时常会拉一拉线叫下线明白。
   
   徐水良:你这种脑残,竟然可以完全凭想象造谣搞诬陷!你别以为用马甲,就可以任意造谣诬陷。
   
   百无聊赖:给证据了,在下面,如错了我道歉,刘刚确实说了我认为可能性很大,基于您的特务抓特务
   
   徐水良:刘刚为什么不敢去骗别人,只骗你。因为你脑残,刘刚骗骗你脑残而已。
   
   至少,刘刚信口造谣骗不到别人只骗到你。你甚至看不到刘一贯属特线阵营,二十年属于特先阵营,只偶尔不得不反戈一击。
   
   百无聊赖:您亲口说过,刘刚“揭发的大部分都是对的”,我的看法逻辑贯通,而您总是根据需要前后矛盾。
   
   徐水良:刘刚不仅一贯属于特线阵营还是著名流氓,他一贯自吹把撒谎造谣当武器。只有你这样脑残,才会相信他。
   
   你连我的话都读不懂。我说的是他面临灭顶之灾牢狱之灾,不得不反戈一击,那时他是真揭发,主要东西不敢造假。
   
   百无聊赖:如果按照您的理论,郭文贵这种国安3个一等功揭发的才有价值,刘刚的揭发同理啊
   
   徐水良:你蠢货总看不懂我的话。刘刚、郭文贵反戈一击当然有功。但刘是流氓,他平时的话绝不能相信。那刘刚面临灭顶之灾牢狱之灾时,不得不反戈一击说的真话真揭发,你才能相信。
   
   百无聊赖:照此逻辑,郭现在能深夜找李洪宽家访,有钱花,共特现在不可信,等其钱光被老领导暗杀……
   
   徐水良:因此,你就完全是没有任何证据凭想象抓老李特务。你不是绝对脑残,就是绝对的特务伪装。
   
   百无聊赖:你和三妹是乔石那个时期派出的,因乔石后来挺法轮你们继承了你们上线。
   
   徐水良:你随口就造谣,竟然有你这样造谣的。你这种人,不是神经错乱,就是特务故意伪装错乱
   
   百无聊赖:这话是刘刚说的,基于特务抓特务第一定律,我觉得有一定可能性,乔石不操纵下线 ……
   
   徐水良:刘刚比你聪明多了,造谣也会造一些多少能混淆是非的。不会像你,不着边际,信口胡说。
   
   百无聊赖:你这自我矛盾啊,说你和三妹是乔石的特务,就是刘刚说的,我引用他的话,他怎么会……
   
   徐水良:我与三妹没见过面也不很熟也有过不少争论。刘刚会说我是乔石特务?你脑残特务只会说胡话。
   
   百无聊赖:我从不造谣,刘刚:以刘晓东、徐水良、陈毅然、肖国珍代表的乔石系。
   
   徐水良:我认真研究过你的东西,一半是猜测,一半是造谣。一半猜测的一半有道理,另一半则可笑。
   
   而你那造谣,一半的可能是脑残,一半的可能是特线伪装脑残。因无法肯定你的身份,所以过去对你从宽。
   
   现在你竟然开口就造谣,造到我头上来了,那今后就可别怪我不客气!
   
   现在更符合逻辑的是,你是中央系派出全力维护中共统治特务,比你凭想象乱咬要真实得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