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推背图》归序全解
[主页]->[宗教信仰]->[《推背图》归序全解]->[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1]
《推背图》归序全解
·第三节2 易学测算的可能性(《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三节3 孔子慧眼所见(《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四节 穿井获羊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五节 西周古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第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六节 公冶长鸟语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1 巨人长骨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2 孔子入定查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七节3 历史上巨人的真伪(《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1 小人国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2 史籍中的小人国2(《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3 海外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八节4 当代小人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九节 商羊鼓舞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十节 《论语》作者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1节 孔子之后,有若掌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2节 孔子预言之谜(《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二章《神迹相伴看孔子》后16节简介(《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2章)
·第15节1 儒家复仇,孔子立规?《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2 儒家复仇,经典矛盾?《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3 儒家复仇,伪经大罪《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5节4 儒家复仇,何为天道?(下2)《遥视历史问天机》2章
·第18节1 怪力乱神,千古讹困(《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2 怪力乱神说,洞悉错中错(《神迹相伴看孔子》)
·第18节3 怪力乱谁神?孔子骤惊魂(《神迹相伴看孔子》)
·
·第三章 千载蒙谤秦始皇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上)
·第一节1 秦始皇的绝密身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2 异人邂逅吕不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3 吕不韦赠妾窃国?《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4 现代判定 仍有漏洞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5 秦赵交兵 夹缝求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6 赵国破胆 子楚寒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一节7 三攻邯郸 生死大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8 乞丐的童年,苦难的砺炼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一节9 乞讨六年行 苦尽遇灾星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1 坑“骗”变坑“儒”,诬谤溢千古《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三章
·第二节2 编造坑儒的足迹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3 始皇尊儒,汉史有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二节4 历史影像中的“坑术士”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5 东汉“高科技”,“坑儒”骗世人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二节6 东汉钦定坑儒说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2 句读歧义,浮出真意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3 《史记》的自相矛盾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4 “焚书”的千古之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5 文化浩劫?文化拯救?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6 秦始皇Vs乾隆帝《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7 杂乱版本,该不该烧?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8 文化分崩离析,还是统一?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9 儒学,始皇打造的主流文化《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0 除墨灭杨,尊儒为上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1 始皇尊儒,《史记》八证《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2 始皇的博士阵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3章
·第三节13 儒家博士与典籍为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第三节14 李斯与刻石之证 第3章《千载蒙谤秦始皇》
·
·第四章 千年颠倒看项羽1《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
·第一节1 重瞳之谜1《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2 历史疑团,真伪相间《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3 追查重瞳见真相《遥视历史问天机》第四章
·第一节4 纵穿时空 追查重瞳《遥视历史问天机》上部第四章
·
·第一部(中)《汉书》递进的伪史
·第六章 代代美誉埋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一部中)
·第一节1 千年参名胜-伪史露真容(《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2 张良进履是真是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3 进履奇遇-循情入理?(《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4 汉史验证-刘邦哑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5 代代美誉埋张良6(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一节6 李白知道张良造假?(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1 决胜千里无战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二节2 后世谁堪比张良?《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1 武庙论功-张良亚圣?《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三节2 张良英迈-战绩何在?《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1 失势贵族,率先反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2 刺杀秦皇,英雄出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3 国师密计,始皇设局《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4 表面简单,层层惊险《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5 不会掐算,临阵傻眼《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四节6 大勇潜匿,十年待机《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1 再佐刘邦,连骗夺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2 骗下武关,羞于启齿《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3 峣关奇骗,史书免谈《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4 兵定咸阳,千古名谏《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5 佐策入关《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五节6 火烧栈道,战略忽悠?《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1 张良假信赚刘邦?《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2 下邑战略,史书见谎《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6章
·第六节3 御将兴汉,矛盾再现《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4 雄辩八难,化险未然《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节5 御将兴汉《遥视历史问天机》一部中第六章
·第六章《代代美誉埋张良》后续各节介绍
·
·第二部 天象在循环 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
·系列视频:天象01 天象在循环:未来有答案《遥视历史问天机》第二部
·系列视频:2016年凶险天象与真实历史——荧惑守心,天责帝君1
·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遥视历史问天机》)
·第一章 荧惑守心与荧惑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一节 火星顺行、逆行与留守(《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一章)
·第二节 荧惑守心、在心、犯心《遥视历史问天机》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
·第二章 前479年荧惑犯心,宋景公感天延寿(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第一节 善言得寿的故事(第二部上《荧惑守心,天责帝君》第二章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1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8-1

   图8-2:1005年1月6日澶渊之战开始时,日晕抱珥奇象的当夜天象图,火星从危宿驶向壁宿。
   

第八章 正解天象见天意,误解逆天悔不及(2)


   

   前面四章,经过去伪存真的史料剖析,我们还原了北宋“澶渊之盟”的真实历史,揭开了掩藏了1000多年的三大天象,在对“太白昼见”、“日晕抱珥”天象的解读中,大家在不断惊叹天人合一的同时,也看到了天道所在,认识到宋真宗屈辱议和是逆天之举。天道展现:澶渊之战应该议和,应该开启和平盛世,但是不能像宋真宗那样屈辱而为。
   
   由此,我们再追溯历史,看看当时的环境时局,如果顺应天道,能是什么样的结果。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7)
   

3. 对中有大错,逆天出恶果

   
   天机在过去是不能直白地展现在人间的,所以,人类对历史的认知,很多都是背离天道的。就拿澶渊之盟来说,一直被后续主流历史学派赞颂,一直在压制着质疑的声音,可是当我们把天象与人间的正道展现出来的时候,大家就能惊讶地看到真机所在。
   

30万岁币,多不多?

   
   现代学者都认为,30万两岁币,对比北宋当时1亿两银绢的年收入来说,很少很少,买来宋辽120年的和平,太合算了!
   
   可是多不多,不能脱离历史环境,不能用现在人的眼光来衡量,要看当时人的评判。史料记载:澶渊之盟达成后,在真宗离开澶州返京的前一天,因重病留在京城的首席宰相毕士安那时已经病好了,到澶州朝见皇上,当时很多大臣议论:“30万岁币太过丰厚了。”毕士安说:“不这么多,契丹看不上的话,和平恐怕不能长久。”[1]
   
   别看北宋财政年收入1亿,可是军队常规开支就要用去将近5/6,还有庞大臃肿的官僚体制,丰厚的官员待遇,支出庞大,结余并不多,这才是当时官员认为“30万岁币太过丰厚”的真相所在。脱离这个历史背景,用30万岁币对比财政总收入,是不恰当的。
   

该不该给濒临惨败的辽国岁贡?

   
   这才是问题的实质,尽管当时的外交辞令是“助契丹军旅之费”,实际就是年年进贡。
   
   37年后,辽国趁著北宋对西夏小国屡战屡败,中原财政匮乏之际,公然违约,集结重兵准备南侵,派使者先礼后兵、寻衅滋事,向宋仁宗索要瓦桥关(今河北保定市雄县西南)南十县之地。尽管后来北宋以增加20万银绢岁币化解了战争,但是从此被迫定为向辽国“纳币”,显然是称臣纳贡之意——究其源头,澶渊之盟实质就是纳贡。
   
   辽军南侵宋朝,一路劫掠残杀,抢到的财物驮在马上,掳掠人口为奴,这样的侵略军,在即将战败难以自保的情况下,宋真宗不但积极答应讲和,还下令600里的州县和各路宋军放行,任凭辽军带着抢劫的财物和人口离开,懦弱如此,可有国家的基本尊严?
   
   更有甚者,辽军全身而退,快到边境又放纵游骑军兵劫掠北宋百姓——不管这是不是契丹朝廷的默许,都是代表国家行为的公然违约。宋真宗对此的态度,只是下诏做了表面文章:派两万宋军跟踪契丹撤退军队,如果有劫掠就全部围歼,又给归降辽国的北宋“烈士”王继忠赐手诏:责令放回劫掠的宋朝老幼(年轻的不用放回?)[2],而后就没有下文了,可见没有任何结果,辽军早全身而退了。事后宋朝不追责,辽国也没做出任何解释。
   
   而且,在真宗从澶州撤回之前,副宰相王旦上书:“请求用重金,赎回被辽军劫走的北宋百姓。”结果不了了之[3]。王旦的提议可行,但是太丢人,君主不愿给受害的百姓做主。这样的君王,还能享有举国赞颂的荣耀么?难怪王钦若谗谤寇准时,能一语击中了真宗的要害。
   
   (未完,待续)
   
   --------------------
   
   [1]《续资治通鉴长编》:癸巳(十二月十四1005年1月26日),大宴于行宫。宰臣毕士安先以疾留京师,是日来朝。议者多言岁赂契丹三十万为过厚,士安曰:“不如此,则契丹所顾不重,和事恐不能久也。”……甲午(十二月十五1005年1月27日),车驾发澶州。”
   
   [2]《长编》:北面诸州军奏:“侦得契丹北去,未即出塞,颇纵游骑骚扰乡闾。贝州、天雄军居民,惊移入郭。”诏高阳关副部署曹璨帅所部,取贝冀路赴瀛州。以保州路部署、宁州防御使张凝,为缘边巡检安抚使,洛苑使、平州刺史李继和副之。选天雄骑兵二万为璨后继,以蹑戎寇,敢肆劫掠,则所在合势翦戮。仍遣使谕契丹以朝廷为民庶尚有惊扰、出兵巡抚之意。又赐王继忠手诏,令告契丹悉放所掠老幼。
   
   [3]《长编》:癸巳(十二月十四1005.1.26),大宴于行宫……诏参知政事王旦权东京留守事,即日乘传先还。时两河之民颇有陷敌者,旦上言:“国家揽四海之富,不急之费动至亿万,愿出金帛数十万赎其人。”或有沮议者,遂止。(陈贯亦有此议,具明年。)
(2017/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