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圣灵光照中国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八、非基督教运动
   
   (一九二二--一九二七)
   
     

     主后1922年,继义和团事件后,中国爆发了另一次蔓延全国、且规模更大的反教事件,是为非基督教运动(简称「非基运动」)。
     
   
   
   五四运动的影响
   
     在一十年代,知识分子积极要寻找救国之出路,他们积极从西方输入各种的思想,并且热切地学习及推广之。在报刊杂志里,到处都充斥着形形色色的理论和主义;几乎每一个主义在中国皆可找到它的市场及追随者。不过,这种思想上分歧的情况并没有造成知识界的严重分裂。因为一方面,绝大多数新主义新思想都只是停留在推介的层面,并未曾被付诸实际的行动。二方面,此阶段知识分子确认了文化革命和社会革命较诸政治革命为治本和彻底,他们甚至彼此相约不涉入政治当中,仅共同致力于文化及思想上的改造,如此较容易互相接纳容忍。三方面(更重要的是),不管知识分子自觉他们抱持的思想立场为何,骨子里信奉的其实皆极其类似,都是被称为「法兰西革命」所鼓吹的理性、民主、自由、博爱、科学等精神。这才是他们由衷追求的理想。
     
     但是在五四事件发生后,整个知识界的阵营开始产生巨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他们又重新被政治化了。知识分子在五四运动中受到政府的镇压打击,甚或被捕下狱,使他们对北洋政府全然绝望:「内除国贼」与「外争国权」是不能分开来争取的。要救国非推翻卖国的北洋政府不可。此外,知识分子亦发现单单拥有真理并无用处,真理若无自卫能力,则便会被拥有强权的军阀和官僚无情的压制,真理必须靠赖强权的捍卫方得以伸张。因此他们又毅然从文化革命和社会革命的任务中退却下来,重新返回政治革命的道路去。
     
     知识分子被政治化、重新投入政治运动之中,产生第一个直接的影响是他们彼此的分裂。不同的志同道合者组成各样的政治组织和团体,进行各种政治实验,希望将所信奉的理想实现出来。结社组党是此时期普遍的社会现象,当然对日后影响最大的是在主后1921年成立的中国共产党了。这些组织对政治形势和救国策略有不同的理解,意见和步伐都不一致,冲突自无法避免。更且为了鲜明旗帜及政策需要的缘故,一切问题都要被两极化、非友即敌,再无缓冲容忍的可能;所以不同政见者往往互视为对立竞争的对象,彼此互相攻讦,势同水火。基督教在此时期被彻底否定,原因也在于此,就好像陈独秀在一十年代末年为文讨论基督教时,还可以将教会的组织与耶稣的人格精神分别开来,批评前者而独独肯定后者的价值。但在不数年后再发表文章时,则已全面地否定基督教了。必须了解的是,此时期对基督教的攻击,并不纯粹是学术讨论,很多是基于反帝国主义这个大前题的需要而有的策略。
     
     知识分子被政治化的第二个影响是,由于他们要求行动,因此迫切需要的不再是一个完美的理想,而是可以具体实践的行动方案,所有思想的价值的评估标准也在于此。这样,许多在一十年代被视为激动人心的思想,由于在此时期达不到评估标准而遭人摒弃。自由主义是其中一例,它在知识分子及青年要挣脱传统桎梏时曾扮演了重要的导向作用;惟是在救国的当前急务上,则除教育外便提不到任何具体的策略。所以在二十年代,只有少数不参政的知识分子仍然坚持自由主义,其他人大都因其陈义过高、缓不济事而予以放弃了。
     
     如同自由主义的命运一样,基督教的人格救国的主张在此时期也因着找不到实践之途径,无法对应当前的问题,故不复为人注意及重提。若果救国是二十年代中国人自觉最重要的任务,而基督教在其中又产生不到任何功能,则她的存在地位和价值便很易受到国人所怀疑了。
     
     但基督教在二十年代面对的不利情况,尚不仅在于她在国人心中失去了救国的功能。更大的麻烦是,五四运动本质上是一个民族主义运动,是受着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山东的权益而引发的;西方列强在巴黎和会私相授受中国的利权,更使国人产生强烈的耻辱感和亡国危机意识,民族主义情绪遂高涨起来。在此阶段,民族主义的主要表达就是维护国权、反帝国主义。特别是当苏俄向中国招手,社会主义风行于知识分子中间后,列宁的反帝国主义理论亦给予国人不少启示,甚至提供了一个将感情理论化的出路。如此在二十年代,反帝国主义成了中国人确认的唯一自救之途,不独国、共两党以此号召人民,即普罗大众在目睹日本侵华步伐日紧一日的情况下,亦对之深信不疑。这种反帝国主义思潮的泛滥,对在华的传教事业构成严重的影响。基督教被指为与帝国主义侵华有关、传教教育被指侵犯中国的教育主权。非基运动便是在这样的思想背景所引发的。
     
   
   
   无神思想的流播
   
     在上一讲曾提过,第二十世纪传教士在欢迎中国建立新教育的同时,已警觉到世俗主义和怀疑主义的出现。至民国成立后,由于留学归国的人日多,传教士的忧虑便愈来愈成了事实。只要参考自主后1917年蔡元培写的「以美育代宗教」一文开始知识分子讨论宗教的文字,特别是主后1920至21年间的宗教问题论战,便可以看到无神思想流播的严重性和普及性。
     
     宗教问题论战是由少年中国学会发起的。他们在主后1920年举办一连串的宗教讨论会,广邀中、外学者就「人是否宗教的动物」、「新旧宗教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新中国是否还要宗教」等问题发表意见。绝大部分学者皆认为,宗教作为历史的产物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而它原有的社会功能,亦可由其他东西所取代。
     
     从这些讨论,一方面反映了国人是以救国为前题,来检证宗教是否有存在的价值;宗教是什么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反倒宗教是否对今天的中国有用才是他们最大的关怀。另一方面他们赖以审定宗教是否有用的标准,其实都是来自西方的无神论思想,如胡适的自由主义、李石曾的无政府主义、蔡元培等的进化观念皆是。第二十世纪中国人的反教思想皆抄袭自西方。正如同策纵所言,在非基运动期间,中国人大量引用西方学者的言论来反对基督教,而宗教信仰者亦用西方学者的话来反驳,这几乎是重覆了近三、四百年来西方社会的宗教论战。
     
     虽然反教者提出的学说各有不同,但总的来说都有着明显的科学主义(Scientism)的特征。在新文化运动时期,科学被广泛接纳和推崇;国人不独对科学的研究和成果全然接受,甚至采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和价值观来重组他们对社会人生的态度,因而排斥一切违反自然和理性的神话传说,宗教自然不会例外。是以李文森(Joseph R.Levenson)曾这样的指出:第十九世纪中国人反对基督教,是因为她与传统中国相违背(anti-traditional);但第二十世纪中国人的反教,却是指其与现代科学相冲突(anti-modern)。反教思想的转变,反映了传统文化的析离。
     
     无论如何,西方无神思想的输入,即使不会立刻导致与基督教的磨擦,亦会冲淡了上一阶段中国与基督教的和谐关系,为反教连动预备了社会心理的基础。
     
     无神论思想的普遍,可以用一个例子来作结:一位政府官员曾这样对某传教士说:「从前做基督徒的,总爱对别人说他不拜偶像。但今天这个注脚已不再能做为基督徒与非基督徒间的分判了。因为有更多非基督徒是不拜偶像的。」
     
   
   
   非基运动的经过
   
     非基运动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是在主后1922年,第二是自主后1924年始,至1927年为止。
     
     第一阶段:1922年4月1日,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World Student Christian Federation)在北京借用清华大学召开第十一届年会。各地分会(即基督徒学生运动,Student Christian Movement)均派代表参加。
     
     在会议尚未召开前的3月9日,一群上海学生以「非基督教学生同盟」为名,反对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借用中国的大学校址开会;他们又攻击基督教为资本主义殖民政策的先导,奴役中国人民。这群学生通电全国各校,要求支持,各地纷纷响应。
     
     3月11日,北京学生成立「反宗教大同盟」,李石曾、蔡元培等人均予协助。3月21日,由为数七十七人的学者以该同盟的名义联署发表宣言和电文,指出宗教对人类的祸害,中国原为无教之国,但近数十年基督教却来毒害国民,故他们组织同盟以对抗之。4月9日,在世界基督教学生同盟大会闭幕的当天,北京大学举行非宗教演讲大会,有三千多人参加,不少著名学者上台发表演说,反教情绪高涨。
     
     当时,中国各大城市的学生及知识分子纷纷成立反基督教运动的组织,可考的足23个,他们彼此并无太大联系;即使是在5月有「非基督教同盟」成立后,也无什么证据说明它确实领导全国性的非基运动。
     
     非基运动开展后,北京大学五位教授周作人、钱玄同、沈兼士、沈士远及马裕藻在3月31日发表「信仰自由宣言」,重申信仰自由的精神,反对攻击基督教。但此时期大部分学者均反对宗教,支持非基运动。至于中国基督徒起来回应的便更少,主要只是广州由张亦镜编辑的「真光」杂志,后来并将反教及护教文字合辑成「批评非基督教言论汇刊」。
     
     非基运动的主要参与成员是受过五四运动洗礼的知识分子和学生。有人认为此运动主要是由中国共产党所策动的,这个看法并无根据。虽然在某个别地区如广州,支持及推动非基运动的主要是由共产党员陈公博、谭植棠等所办的「群报」,他们不断为文攻击基督教;但是即使在广州,以当时成立不过一年、人数不多的共产党,尚且推动不了整个地区的运动,何况全国?事实上,在二十年代的知识分子中间,抱持「共产的社会主义」的人相当普遍,绝不限于共产党员,加上当时资本主义国家侵略中国是一件众人皆晓的事实,而非共产党员制造出来的假象。故此即使中共在主后1922年听从共产国际之命、确立了反帝国主义和反军阀两重任务,也不能说所有采取此两种立场的人皆为共产党员,更不能指凡持此等立场攻击基督教者皆由中共教唆。国民党人支持非基运动的也多着里。
     
     4月是非基连动的高峰期,至5月反教言论已逐渐沉寂下来。7月后,据美国驻华大使史助门(Jacob G.Schurman)所言,民众对非基运动已失去兴趣。第一阶段的非基运动于焉告终,甚至不久连广东「群报」也停办了。
     
     紧随着第一阶段非基运动结束而来的,是一场知识界有关科学与玄学、宗教与人生的大辩论,牵涉的学者相当多,讨论气氛非常激烈。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机关刊物「中国青年」,仍不断有攻击基督教的文章出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