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解密时刻: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
雷声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密时刻: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

解密时刻: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
   
   
    这位年过80的中国老人叫程干远,在美国湾区生活了近20年。午夜梦回时,南京汉府街上的一栋小洋房却屡屡在他记忆中回闪。那是当年中共南京市委统战部的驻地,程干远在那里工作了整整十年。
   

    回想那段日子,自己一面要被迫屈服,违心表现,一面又痛恨人性遭到扼杀。事隔多年,那种人格的扭曲还会让他夜不能寐。2015年,程干远在海外出版《中共统战部揭秘》,内心的自省与挣扎逼他道出亲身经历的内幕、黑幕。
   
   
   目睹党内斗争 美好憧憬不再
   
    1959年10月1日,北京70多万民众云集天安门广场,参加红色中国成立十周年庆典。20岁出头的程干远和别人一样声嘶力竭地喊着“毛主席万岁”。那时,他刚刚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毕业,分配到北京的中央机关。
   
    程干远(前中共统战干部):中央机关排的是最靠主席台的队伍,当时就看见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他的旁边正好是赫鲁晓夫。赫鲁晓夫穿着天蓝色的西装,戴着一个草帽,然后他把帽子拿掉,那个光头看得很清楚。当时就是热血沸腾嘛,觉得国家一片光明,一片希望,认为主席英明伟大。
   
    那次庆典中,主持阅兵仪式的是新任国防部长林彪。几个月前,在中共庐山会议上,林彪的前任、同为开国元帅的彭德怀因为表达了和毛泽东不同的意见被罢官 。
   
    国庆的欢乐气氛过去没多久,一场批判“右倾机会主义”和“彭德怀反党集团”的整风运动席卷中央机关。
   
    程干远:我当时就感到很震惊。彭德怀原来在我心中的形象是一个伟大的统帅,因为我是志愿军,当兵的嘛。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军队赴朝作战。年仅15岁的程干远积极报名参军。
   
    程干远:那时候我自己凭着一股热情,对所谓新中国的向往,也是年轻,比较幼稚,现在讲叫愤青,就报名参军。到了51年6月份,经过半年的训练,我们就出发,北上经过东北丹东,进入朝鲜。
   
    上甘岭战役整个40多天我们都参加了。当时后勤伤亡很大的,伤亡率事实上超过了前方的伤亡率,每天都有人伤亡,整个运输连入朝的时候120多个人,最后死在朝鲜的有40多人。
   
    程干远自己也不止一次命悬一线。一天夜里,美军飞机投下的炸弹在他车后爆炸,弹片飞进他的驾驶室。
   
    程干远:我这个棉大衣好像是有个烫的东西,打到我的棉大衣里面了。我用手一摸,就是一块大概有个拇指大的一个弹片。 还热的,还烫的。如果我当时不是穿了个棉大衣,我肯定也被打中了。
   
    1954年,从朝鲜战场捡了条命的程干远以“调干生”的身份进了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今天的中国民政部)。正准备以满腔热情建设“新中国”的他却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弄懵了。当年的志愿军总司令怎么一下子成了阶级敌人?中央机关里和彭德怀有关的“西北帮”也纷纷受株连。
   
    程干远:所谓“西北帮派”,那个时候就包括,从国务院来讲就包括习仲勋,习近平的父亲,把他打成了彭德怀集团的成员了。在我们部里面,主要就是搞王子宜,常务副部长。
   
    他是老延安,在延安的时候就是民政厅厅长。他们当时在延安的时候不叫毛主席的,都是叫“老毛老毛的”,这批人都是老资格的,当时他的行政级别都是副总理级别的。这批人全部打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天天大会批小会斗,就像斗地主一样的。
   
    这是程干远入党后第一次亲眼目睹激烈的中共党内斗争。这一切与他刚到中央机关时的那种美好憧憬有着天壤之别。
   
    程干远:对于党内斗争这种做法,对毛的形象,自己感觉到思想上有所动摇了。为什么会把这个事情搞成这样?
   
    1961年,趁着中央机关精简编制,程干远主动提出调离北京。他想更多地陪伴在南京的家人身旁。原以为地方上环境会相对简单,没想到组织部却把他分配到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党务机关。
   
    在这里工作的干部必须是中共党员,因为这项工作涉及中共的机密。这个部门的全称是“中共南京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
   
    程干远:当时组织部的交待就是这是组织上对你信任。这个机构很重要。到底怎么重要,到底它在做些什么,那我是不清楚的。
   
    谍报起家的统战部
   
    程干远:统战部那时候在梅园新村,原来的周公馆,就是中共代表团在南京的驻地附近。前面就叫国府路(今天的长江路),一直通到总统府这条路。就在国府路和梅园新村交界的地方,有一栋小洋房,听说原来是国军一个空军少将的私人别墅。那个房子很漂亮,维多利亚的建筑,像个小城堡,两层的一个楼房,对着梅园新村中共代表团办事处那条路的进出口。
   
    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国国民政府于1946年5月还都南京。与此同时,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抵达这里,与国民政府展开和平谈判。距离总统府只有几百米的梅园新村不仅是当时中共要人的驻地,也是中共地下组织联络处,被称作“国民党统治下的地下共产党心脏”。
   
    程干远:当时在梅园新村这个地方,国民党派了很多便衣、特务人员,在路的两边都有监视的点。 我们统战部的楼正好也是作为他们的一个据点,因为那个楼前面有一个院子,很大的一片空地,空地前面有一个小的传达室。那个传达室就对着路口,路上来往的行人也好,车辆也好,一目了然。
   
    当年的共产党人恐怕自己也没有料到,短短几年后,中华大地便江山易主。梅园新村附近的这座小楼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程干远:现在唯一保留下来一张1962年照的统战部全家福。他们基本上都是南京地下党原来的党员。我们的部长王昭全,他是在抗日战争接近胜利的时候进入南京的这批地下党员。
   
    这位杨女士是程干远的顶头上司,早年间以学生身份做掩护从事地下工作,曾有西南联大校花的美誉。
   
    程干远:实际上她没怎么读书,参加了共产党地下工作,实际上就是做情报工作。她当时在西南联大,因为人长得比较出色嘛,而且她善于跟上层人物打交道。她在大学里呆了不止四年,五六年,都是以大学生的名义在活动。一直到“解放”,她的身份可能还是学生,实际上她是一个职业的情报人员。她当时主要是负责搞军事情报的,属于当时的三野敌工部来领导的。
   
    敌工部,全称“对敌工作部”,是上世纪30年代起,中共在军中设立的负责对敌政治宣传、策反和情报收集的部门。
   
    程干远:统战部在最早的时候是和情报结合在一起的。按照毛泽东的话说,把对方营里一切可以利用的矛盾集中起来,打败对方。
   
    最早应用统一战线的应该说是列宁。统一战线是共产革命里面,也就是从苏联开始,所运用的一个政治谋略。
   
    统一战线助中共发展壮大
   
    中国共产党把列宁奉为革命导师,但建党之初却没有领会列宁统一战线的精髓。1921年中共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一方面强调武装推翻资产阶级,一方面要求“彻底断绝与资产阶级的黄色知识分子及与其类似的其他党派的任何联系”。
   
    被列宁派到中国坐镇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因为坚持共产党与国民党建立统一战线,与中共领导人产生了很大矛盾。
   
    程干远:苏共当时的策略就是希望共产党和国民党合作。当时他们把国民党认为是中国革命强有力的组织者。他们认为国民党是资产阶级左派,根据远东局的指示,共产党的成立必须要和国民党合作,在中国实行所谓的民主革命。
   
    上世纪20年代初,为对抗北洋政府,孙中山接受苏俄帮助,设立黄埔军校,组建国民革命军。此时的中国共产党也接受了共产国际的建议,作出全体中共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的决定。
   
    中共利用与国民党的统一战线在国军中建立秘密的党组织,发展自己人马,培养自己的军事人才。1955年受衔的解放军十大开国元帅中,有九人是前国军军官将领。
   
    1927年8月1日,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发奎麾下由共产党人叶挺和贺龙控制的十一军二十四师和二十军会同国军第九军副军长朱德的人马在南昌发动武装叛乱,中共史称“南昌暴动”。“八一南昌暴动”至今是中国大陆高调纪念的建军节。
   
    1927年12月,张发奎的部下,国军第四军参谋长、中共秘密党员叶剑英和叶挺、张太雷等人率部在广州发起暴动。隔年7月,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五师一团团长、中共秘密党员彭德怀在湖南平江率领属下国军部队暴动。
   
    到1930年春,中共已经在中国全国300个县发动了武装暴动。这些暴动、兵变让原本没有武装力量的中共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中国工农红军。
   
    到1933年,中共的中央红军已经发展到30万人,建立了以江西瑞金为中心,北至陕西,南至海南岛的许多块红色根据地,覆盖了全国十个省份,这些根据地都以苏联的名字称为“苏区”,即苏维埃地区。
   
    中共所谓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主力被迫进行所谓的长征,一路溃败至陕北。三十多万红军只剩下不到三万人。
   
    1936年的“西安事变”给了延安窑洞里的共产党喘息和坐大的机会。
   
    程干远:“西安事变”以后,共产党对统一战线有更深刻的认识。实际上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想,包括毛泽东是主张把蒋介石杀掉的,他并没有认识到这个,但是因为共产国际指示,不允许他们这样做,必须要跟国民党搞统一战线。所以他们在策略上转变。
   
    蒋介石获释后,同意与共产党结束长达十年的内战,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停止剿共,承认陕甘宁边区政府,将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的两支部队——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称第十八集团军,以及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又称新四军,并拨发军饷。
   
    到1940年,长征后残存的不到三万红军就已经壮大成40万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中共控制的地区有几千万人口。统一战线挽救了中国共产党。
   
    不仅如此,中共再一次利用与国民政府的统一战线在国军中积极搜集情报,安插内线,实施策反。
   
    程干远:它首先是做国民党军队里,军政的这些上层人物的统一战线工作。很多打入它内部的共产党员在起作用。一方面提供了准确的情报,使得仗未打就先胜了一半,而且在很多关键的时候都是把敌人策反。
   
    中国(共)的统一战线把敌军部或者叫情报部结合起来。这是共产党在实际战争中间,从红军到后面的八路军,一直到解放战争期间,部队所能在战场上取得胜利的一个很重大的因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